我捏哒,昊翔情侣头像,自取
水手服孙翔和小黑猫唐昊
可爱不(ฅ>ω<*ฅ)

【昊翔】泡泡机和泡泡糖

*幼儿园小朋友的故事,甜饼也要评论1551
>>

两只炮仗长大前,就是两枚二踢脚。但二踢脚也足以闹得花花幼儿园鸡飞狗跳。

孙翔跟唐昊,一个三岁半一个四岁,正是小男孩最皮也最可爱的时候。尚未抽条,四肢和脸都圆滚滚的,像两只包子。不过,唐昊皮肤黑点儿,孙翔皮肤白点儿,所以一个是红糖包,一个是奶黄包。
他俩打架闹脾气的时候,就是红糖包、奶黄包掐架现场,奶里奶气,眼泪掉了一地。
不过,唐昊是绝对不会哭的。他俩打架,每回哭的都是孙翔。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花花幼稚园的老师们于是对孙翔照顾有加。几次过后,特地拉唐昊在午睡时出来罚站,耳提面命让他以后不许欺负孙翔。
唐昊昏昏欲睡,但老师的话还是听进心里。...

【昊翔】衣不如故

*好久没更新啦摸一篇甜饼,要评论噢
>>

应该有一个字,用来概括秋天的上海。二十四小时内体验春夏秋冬,下午穿T恤大裤衩出门觅食的孙翔晚上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回家,孙翔就边揩鼻涕,边打喷嚏,直奔衣帽间,想把冬天的厚衣服翻出来。
衣橱角落塞着一只衣物分装袋,里头一件褚红色卫衣,看logo和款式是Gucci去年的旧款。
孙翔衣服多,卫衣拿出来抖了抖,也没想起来是什么时候买的。他收拾行李从来都是卷成一卷挨个摆好就算不错了,没用过分装袋这种东西。
挠挠头,想了半天,孙翔恍然大悟,他好像把这件卫衣借唐昊穿过,那家伙再从南京寄回来,之后便在衣柜里吃灰。
绵密的衣料散发着极淡的香气。孙翔鼻翼皱皱,埋头一嗅,...

脑补了一篇小学生昊翔,哈哈哈哈

拍了酸奶的黄少天!好可爱呀!想搞个昊昊翔翔
(ˉ﹃ˉ)口水

【昊翔】游龙戏凤 05

*孙翔男扮女装嫁入豪门,狗血向
*假期多更几篇,要评论哟
>>

因是戴罪之身,孙少爷虽是世子夫人,却不能有婢女随身服侍。他与唐昊错开半步,低眸垂首,由朱雀门向内廷走去。
长裙迤逦,妃色锦缎上绣有栩栩如生的仙鹤。领路的小黄门偷摸看一眼,心道这忠肃王世子好福气,夫人果有殊色,只是凌厉英气太过,恐怕在府上娇纵跋扈,难以消受。
孙二不自在地咳嗽一声,小黄门适才回过神来,赔罪道:“世子,小的险些忘了,皇上宣您养心殿觐见。夫人就由小的领去皇后娘娘那儿,娘娘啊,还没见过世子夫人呢。”
唐昊担忧地看一眼孙二,隔着宽袍广袖捏捏他的胳膊,叫他安心。
“世子放心去吧。”孙二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笔直的宫道上,唐昊腰...

【昊翔】欢迎来到颜文字世界(ง •Ì€_•Ì)ง

*傻白甜小短篇,要评论唷
>>

孙翔穿越了。
穿进了一本玛丽苏言情小说,封皮老旧,情节老套,一句话梗概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穿越前主神说,搞到男主角他就能回来,恋爱废柴孙翔喜滋滋地答应了……
等一下,男主角?!!

孙翔在五百平的大平层醒来,身下是软得像云似的king size大床,身上穿着骚包的丝绸睡衣,整个人散发着睿智的气息。他在被窝里摸了摸,很好,零部件还在,看来他没穿越成女主角……
完蛋了!孙翔腾地坐直了。他是个男的,怎么搞男主角啊?还是个霸道总裁男主角?要知道,他可是个大直男,而玛丽苏小说的男主,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基佬。
完了,回不去了。孙翔脸埋进双手,嗷了一声。
孙翔万念俱灰地爬下...

【昊翔】Time Capsule

*原作向短篇,甜饼,要多多的评论
*ai给我的命题作文。昊翔的开始:冰雹、蛀牙、打歪的领带。昊翔的爱情:孤独、飞机和冷天清晨呼出的白雾。昊翔的结局:天空、绒毛布偶、烛火的温度。
>>

01
苏黎世湖。
白色的游船推开浪花,飞鸟掠过湖面,凉风吹拂在孙翔的脸上。他紧紧身上的防晒衣,布料凉丝丝的,天气阴凉,他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这种天气穿防晒衣简直蠢到爆了!他吐槽自己,一边悄咪咪地瞟一眼人群中的某人。
那人被苏沐橙他们抓壮丁去帮忙拍照,背对着他,黑发刺硬刺硬的,像只放大版的刺猬。
孙翔盯了某人半天,居然一点儿都没注意到他,心里愤愤不平。
切,这算什么嘛!他想。
游船沿湖岸缓缓而行,缓坡上,小镇热闹而生...

我喜欢的那两个人在时光的片段里闪闪发光,是夏天午后的可乐,第一口的味道

AI成精
我哭了你们呢?
我的眼泪流成河

【昊翔】游龙戏凤 04

*孙翔男扮女装嫁入豪门,狗血向
>>

离中秋宴尚有七日,但七天时间让孙少爷学会宫规宫矩成为足以以假乱真的世子夫人远远不够。
婚礼那天,他穿着层层叠叠的嫁衣和豪奢的全套头面始终坐在床边,加之烛火摇曳模糊了身形才将一屋子下人蒙混过去。除了次日去给唐昊的父母敬茶,他极少走出房门,生怕被看出端倪。
于是,唐昊一说入宫的事,孙二少爷的小脑袋就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去。
“宫里人都跟人精似的,我去了,要是被看出名堂,岂不是一个死字?还会连累你……”孙二郎气呼呼地说,“那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死在你手上,总好过……唔。”
唐昊捂住他的嘴,不赞同地啧了声:“中秋佳节,少说不吉利的话。”他看孙二实在不...

说一个现象,不一定对

日更无人问津,年更有生之年。

全职糊成这副德行还在写文的人真的很不容易了。每天都在跟基友互相问,为什么要写文呢?
对我来说,每篇文都有大纲,已经脑洞完毕,不存在非写不可的文。写文其实是种消耗,需要读者反馈来补充。如果没有,不如不写。
写文三小时,看文三十秒,点心评论十秒钟。有空就给喜欢的写手捧个人场吧,碍不到多少时间。
🙏

对不起,希望凹翔ky离我远一点,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