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29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睡前读物

*目录 十万字撒花

>>

29

“你说什么……”唐昊惊讶。

孙翔没有回答他。哀恸的咽在喉咙眼里的哭嚎撞碎一时的寂静。彻头彻尾的寒意袭来,唐昊在瞬间明白自己方才为了保命都做了些什么。外表丑陋不堪,招招至他死地的蛇女居然是孙翔口中温柔静美的母亲,是他此番前来寻找的目标人物?这谁能想得到?

情势容不得他继续懊悔,联盟雇佣兵的指腹已搭上扳机。走道容三人并行,一旦联盟开火,孙翔即将面临的就是一张密集的火网。

嘭。唐昊举枪,往孙翔脚下射了一弹。

但他的小狮子没有如他预料般仓皇逃走,而是木木楞楞地抬头,迷茫地看向他。接着,那双他倾慕过爱慕着的蓝色猫眼湿润了,泪水背后,是无法弥合的裂痕。

“为什么是你?”孙翔哽咽。

唐昊无法回答,他脑子里绷着两根弦。其中一根业已断裂,另一根嗡嗡地颤动,尖叫着,快走,快走!

“他是……”唐昊声音嘶哑,“我家里逃出去的玩意,我来处理。”

战局已然明朗,在狭长的走道中独自面对荷枪实弹、准备周密的雇佣兵,孙翔没有胜算,再多的挣扎,只不过是困兽犹斗。联盟的人纷纷发出了然的笑声,仍扶着枪支,但都颔首同意让这位前来参观又和联盟有合作关系的伙伴亲自料理不听话的宠物。

几乎在孙翔肩膀前倾的瞬间,唐昊便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零星的子弹叮铃掉落在地,一枚弹片划破孙翔的小腿。唐昊心如刀绞,可是,现在必须由他开这一枪。

一道黑影冲至走廊当中。唐昊能看到他在刹那间躬身抱起地上伤痕累累的蛇女,血液染红他白皙的手背。

再见了,唐昊喃喃。

嘭嘭嘭!三枪,一排白亮的冷光灯骤然碎裂。

眼睛因突然袭来的黑暗而失去几秒钟的视力。联盟的人随即开枪,不顾一切地扫射。

“停手。”唐昊冷淡地说,“人已经走了。”

带队的雇佣兵看唐昊很不爽,要不是忌惮他的身份,早就一把手枪抵在他额上。默然无语地跟着大部队撤出,在上一层遇上赶来救援的赵禹哲。

“跑了三个,重伤五个,其中一只据说是他们老大。”小赵笑道,“哈哈,勉强算大获全胜。你没受伤吧,昊哥?”

唐昊脸色苍白,心如死灰,像是一腔热血突逢暴雨,徒余心累。“没事。”他抿紧嘴唇,迈上台阶前跟极其不爽的另一小队队长道歉,“枪法不好,让你们受累了。刚才那只狮子,和我有私仇。以后遇上,留着给我处理。”说着,拿出一张支票,填上一笔不菲的数额,慷慨地递过去。本是用于和联盟交易孙翔他母亲的钱,如今没了用场,再买孙翔一条命吧。

见到真金白银的好处,小队队长表情和缓,尴尬地恭维几句唐昊的枪术。唐昊没工夫理会,挺直脊背,逃命似的大步走到地上。明媚的阳光刺在眼上,远处蔚蓝的海岸反射粼粼波光,站在安静的三层小楼亚斯托监狱前,地下的狼藉和血腥在脑海中翻涌,恍如隔世。


“嘶……咳咳。”鳞片张合间,淌出黏稠的深红血液。

孙翔慌乱得像个做错事的三岁小孩,掌心堵住蛇女腹间的伤口,可是止不住血液的流逝。兽人的恢复力再强,也是有极限的。

“妈,你再坚持一会,很快,我……我去找医生。”

蛇女嘶嘶地笑:“是养母。我哪生得出你这么大一个。”

不愿纠结,平白耗费蛇女微弱的精神,孙翔沉默了,脑子转得飞快。独自带人从亚斯托逃出,他甚至不知道江波涛和杜明是否还活着。该死的鬣狗,瞎JB指挥。现在好了,一队人马撞到联盟的陷阱里,不晓得折了多少个同胞。

监狱附近的城镇皆在联盟严控之下,孙翔背着蛇女沿下水道往外沿行进,避过关卡守卫,急速奔跑至几十公里外的高速路边,歪在他怀中的养母已奄奄一息。僻远的海岸小镇,几十分钟不会路过一辆私家车。躲在树影中的孙翔等得心焦,他知道,倘若不及时进行治疗,蛇女恐怕无法撑过今夜。

一辆军牌越野飞驰而过。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备,孙翔舒展四肢,自半山坡跃至越野车顶。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孙翔稳稳地扒在顶棚的架子上,在车停下的瞬间,身体蜷缩,以一个猫科动物捕食的姿态飞至驾驶员身前,指关节扭曲出锋利的爪,上来就是个锁喉。

“等等,等等!”来人的声音有几分耳熟。

孙翔惊讶:“刘小别?!”

刘小别猛拍胸脯:“我操,大哥,见着我就动手,什么深仇大恨?”

副驾驶走下另一个熟悉的人来,邹远。孙翔看到文文弱弱的邹远就有些心虚,忙收了爪子,不甘愿地说了声:“抱歉,我太着急了。”

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唐昊买的款,简单时髦,活脱脱一个都城的二代。可是,浑身的血污和风尘仆仆的气质骗不了人。邹远忧心地皱眉:“出什么事了?”

他们是唐昊的朋友,孙翔想。他咽咽口水,本能地不想跟人类,尤其是和唐昊交好的人类求助。母亲鲜血淋漓的模样浮上脑海,孙翔心一横,咬牙道:“我想……求你们帮一个忙。”

骄傲的兽人落魄起来,格外惹人心疼。尽管跟孙翔有过争执和推搡,刘小别也有些心软,挣扎了一会儿就说:“唐昊知道你在这儿吗?他在附近,要不,找他过来帮忙?”

“不不不,不用了。”孙翔连忙摇头,“算了,我自己走去市里。别告诉唐昊你们见过我。再见。”

“等等。”邹远叫住小狮子,“我愿意帮你。”

刘小别看了蹩脚医生邹远一眼,叹了声气:“这儿离最近的城市有八十公里,你有狮子的体力,也跑不了两个马拉松的距离吧?”

“真的?”孙翔问,“保证不告诉那谁?”

刘小别搔搔脸颊,不置可否。孙翔当他答应,悄声问两位人类:“有人受伤了,枪伤,你的车上有没有止血的药物?”

邹远翻出一个小药箱,微笑着说:“普通的伤口我能处理。你把人带来吧,孙翔。”

见孙翔遥遥离去,刘小别靠在车门边抽烟,一边唉声叹气:“哎,小远,你说,咱们这叫不叫惹祸上身?瞒下这事,平白拉唐昊仇恨,啧啧。”

“先帮他。”邹远拍他胳膊,“其它再说。而且,唐昊不会生气的。”

“行,你说的。到时候唐昊日天日地大发脾气,你出去堵枪眼!”

邹远苦笑。等他看到孙翔抱到铺了一块防尘帆布的后座上的人时,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这是?”刘小别目瞪口呆。

蛇女嘶嘶笑:“我是孙翔的妈。”

刘小别往那红唇蛇尾,胳膊颈子布满鳞片的女人身上瞄一眼,起了两手臂的鸡皮疙瘩。严苛的家教在此时发挥作用,他按下惊奇和恐惧,打趣:“阿姨,你很牛么!”

同样头皮发麻的还有邹远,他顶住压力,用消毒过的镊子取掉弹片,喷上消炎和止血的药剂,又指挥刘小别泡来一杯红糖姜水,喂蛇女喝下。孙翔感觉到她的心跳平静,便松一口气,及时的救治,让兽人超强的肌体复原能力开始缓慢发挥作用。基本上被包扎成一条木乃伊蛇的雌性兽人逐步恢复体力,苍白的面颊上多了分血色。

“谢谢。”他诚心实意地道谢。唐昊虽然人是个混蛋,但他朋友的为人还可以。血迹将越野宽敞的后座弄得一团乱糟,他有点尴尬地看坐在驾驶座上,扭过头来围观的刘小别一眼。

“嗨,没事儿!回头洗洗就是。”刘小别慢悠悠地倒车,“本来要去亚斯托接唐昊,刚才我跟他说隔壁市高速路堵车了,晚上才到。现在先送你们到市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

难以用言语表达谢意。孙翔连连点头,猫耳朵开心地竖起,长及小腿肚的狮尾悠闲地甩动。

“嘶。”蛇女笑,“你们俩和刚才那个孩子,身上有相似的气味。”

“妈。”孙翔紧张地叫停。如今的他,一个“唐”字都不想听到!

无奈,刘小别不看后视镜时,胆子贼大,跟蛇女聊得起劲:“唐昊?阿姨你见过他啦?”

“蛇的视力不好。”蛇女嘶嘶地说,“我闻出来的。那位年轻人的气息和你们两位差不多,嘶,附加一点孙翔的味道……”

“别说他了。”孙翔不满,“他差点把你杀了,有什么好聊的?”

车厢内的空气顿时凝滞。两个和唐昊切肤相关的人类被唬了一跳,尴尬地互抛眼神,随时准备弃车跑路。

“他不知道我是谁。”蛇女嘶嘶有声,“没闻出你留在他身上的气味前,我也差点将毒牙咬进他的脖子。”

“那不一样。”指尖紧紧抠住膝盖,几瓣月牙形的红痕刻在玉一般的膝骨上,孙翔垂下眼帘,想起唐昊一枪接着一枪,将子弹射向他时的冷酷眼神,心脏像被人攥住般难受,“我不会原谅他,绝对不会。”

tbc.

>>

小剧场

别:远

远:尬

要亲亲要抱抱要小发发~告诉我狗血爽吗?开心吗?刺激不刺激?

评论 ( 35 )
热度 ( 2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