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0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睡前读物

*目录 十万字撒花

*[昊翔]刚刚好先生 点这里有只超可爱的翔

>>

30

鬣狗被俘,兽人的情势愈发危急。

“为什么回来的全是轮回的人?”有人不满。

点点火星飞出篝火,干燥的木柴发出爆裂声。银河星拱升起,风吹叶落,树影在孙翔清俊的面庞上落下,仿佛一面阴沉的面具。

“你什么意思?”他质问,“我和江哥、杜明,我们三个死在那里更好?!”

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周泽楷示意他噤声,不远处兽人的幼崽们害怕得唧唧直叫。

被他一句话顶回去的狼形兽人与鬣狗交好,听到这话,登时不满地挥舞拳头,起身搡了孙翔一把。方明华等人赶忙将孙翔护在翅膀后边。

“江波涛。”周泽楷叹息,黑曜石般的双目露出坚定的眼神,“走。”

事情落到这一步,轮回没有再和兽人组织联合的必要。乌合之众,留下来,不过徒增亲近之人的伤亡。

当断则断。

缴获的军火,余下的十来位战斗型兽人当然不会慷慨地按人头分给轮回,仅仅分他们一人一杆枪一柄军用匕首而已。江波涛没多争执,让轮回的伙伴们收好寥寥无几的行李,在远郊废车场开来一辆满是灰尘的旧卡车,载上众人、受伤的蛇女和一群小崽子,扬长而去。

孙翔和杜明挤在副驾,车窗开一半,夜风吹翻金色的碎发。老旧的空调咔咔作响,冷气一股子机油味。选择和他们一同出走的,还有几位看在周泽楷面子上战斗力不强的雌性兽人。他们一行人,有伤有病,有老有少,六个能打的加上快二十只弱小兽人做大后方。明明身后坠着拖油瓶,孙翔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畅快。

蜿蜒的公路,两道白光。开到一半,为了省油关掉车灯,凭夜视的能力穿行在夜色中。他们离都城越来越远,打算往半岛北部的山脉行进。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驻扎下来,照管一群小孩儿,直到他们长大。

都城的灯火像天际的星光点点,孙翔深呼吸,握紧拳头,准备开始新的人生。


荧荧的红点渐远,小全息屏上的虚拟山脉也由都城郊区的丘陵地带转移至海岸沿线的高速公路。

唐昊有些茫然地看着那点红,看它像指间沙般飘落,而他无法可想,无能为力。能在联盟眼皮子底下保住孙翔的命,已是竭尽全力的结果。但是,这还不够。

“W728电磁通路的临床实验明天早晨在市研所展开。”赵禹哲递来内幕,“联盟本想独自吞下成果,但军方得知消息,也想掺上一脚,看看兽人的用途。”

活捉兽人,用从唐氏得来的特殊电磁通路测试适宜驯化兽人的数值。唐昊看过生物实验的视频,想到里头的小白鼠和兔子,不禁生出一身冷汗。幸好他不顾一切地把孙翔弄走,要不然……

“我司出品的武器,我有不去看的道理?”唐昊扯扯嘴角。

花园酒店高层,数公里外缓缓飘来一块灰云,窗户隔音功能上佳,云层无声地释放蓝紫色的闪电,却听不到雷声。因孙翔而起的颓靡消退,转而生出血脉喷张的激动心情。唐昊的手颤抖着,既恐惧又兴奋。他即将触及的,是都城的暗处、权力的中心,军方、政府高层和联盟的博弈,而他和他的资产、研究所在这些斗争中仅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存活,夺利。他现在的位置,看似强大,实则连一只小猫都保护不了。弱小、无力,唐昊憎恨这些。


“奇怪。”江波涛忽然打破沉默。

“嗯?”周泽楷问。

“有人跟着。”江波涛捋捋灰蓝色的蜷发,“十公里外,有两辆车在跟,我昨天晚上就注意到了。”

全车人马立刻作出备战的姿态。他们一路上避开有摄像头的高速路收费站,绕远路从狭窄的山路和偏僻的海岸公路前进,不该有普通人的车辆与他们同路。

吴启拔出匕首,咬在口中,含糊地问:“要我去看看吗?”

“不必。”周泽楷摆手,眼神示意江波涛将车开进山脚的岔道,停在一间关门大吉的修车店门口。

“他们也停了。”江波涛皱眉。

“嘶嘶。”伏在后座养伤的蛇女说,“联盟的人。”

“怎么会?!”孙翔惊讶,“我们的行踪够隐蔽了吧?又不出去偷鸡摸狗,给人类捣乱,凭什么跟着我们?我和吴启出去,处理掉尾巴。”

“没用的。”周泽楷从车顶棚上翻回车厢,方才他飞上高处瞭望,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论,“有五辆。”

江波涛低头一算,诶了声:“对方人太多,少说二十个。”

在有准备有谋划的前提下,轮回六人对付同等人数有武器的正规军,能劫下三辆军车,只受一点轻伤。然而,这回更凶悍、对兽人更了解的联盟雇佣兵人数众多、有备而来,他们绝不能和对方正面对上。

突然,蛇女荧黄色的眼睛咕噜一转,目光落在孙翔颈间:“嘶,围巾下头是什么?”

孙翔不晓得他老妈干嘛突如其来地提这个,立刻捂住窄而长的黑色闷骚围巾,臊红了脸:“没什么。”

轮回众人互相抛去眼神,各自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孙翔有点恼怒:“你们背着我交流啥?!”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齐摇头。

杜明耐不住:“翔,你的颈环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孙翔疑惑。

江波涛打断:“行了,我们先走。料他们不会在今夜发动袭击。明天我们开到闹市区去,让联盟投鼠忌器。”

叭——

“不成。”孙翔猛拍了下方向盘,“说清楚再走。”

江波涛他们学周泽楷,全成了锯了嘴的葫芦,低头的,望天的,集体不说话。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孙翔的脑子像只高压锅,猫耳朵噌噌喷气,然后,轰一声,炸了。

“停车。”他够着长腿去猛踩刹车。

“孙翔。”周泽楷皱眉。

方明华从后座伸出手,按了按孙翔的肩膀:“不要太任性。”

“你们不能什么事都瞒着我!”孙翔委屈,“我也是轮回的人,非把我当小孩,为什么?”

江波涛无奈,同时也有些恼火:“你能立誓保证,听完我说的话后继续跟队伍一起行动,绝不背叛轮回吗?”

“你在说啥啊江波涛!”孙翔当真恼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背叛队伍?”

“我怀疑,你的颈环里有定位装置,所以联盟才能大老远找着我们,确定我们的位置。”

孙翔懵了一瞬,晃晃脑袋,猫耳朵耷拉着:“我没听明白。”

蛇女嘶嘶地叹息:“他的意思是,有颈环在,我们的方位始终在联盟掌控之下。”

人类精密的科技,前沿的技术,孙翔半点不通。听到这宛如玄幻的话,先是不信,再是惊讶,紧接着想起去慈善晚宴那晚,唐昊说漏嘴的话。

晴天霹雳。继而,浓浓的恐惧袭来。

十指抠住严丝合缝紧贴他白皙脖颈的黑色金属环,指尖用力,手背青筋暴起。

啪!蛇女打掉他的双手。

双肩颓然地垮下,孙翔双手抱膝,将自己蜷成一团,额头紧紧靠在车窗上。

“翔,不要紧……”杜明抚摸他的脊背,“多大点事儿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江波涛微笑。

吕泊远抱着只嫩黄的小山鸡过来,和着喳喳的叫声说:“你答应过江波涛,不许反悔哦。”

“就是。”周泽楷点头。

他们的安慰,像丝丝暖流浇化孙翔心中的严冰。他有一支好的队伍,一群好的家人,一个好的归宿。


三天后。半岛北部山脉,一处山谷深处升起袅袅的炊烟。

“你说什么?!”江波涛惊问。

“孙翔……不见了。”

tbc.

>>

要花花❀

小剧场

翔:丁丁

周:迪西

杜:拉拉

江:波~

前方万斤狗血袭来!!留评论的宝宝才看得到(没有这种设定)

评论 ( 39 )
热度 ( 2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