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1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睡前读物

*目录 十万字撒花

*[昊翔]刚刚好先生 点这里有只超可爱的翔

>>

31

初生的心脏,伤口仍新鲜着。孙翔自认潇洒肆意,天上地下无一能阻碍他的人物。但是,和唐昊纠缠不清,以为奔向自由,到了落个永生永世受制于人的结局,他不甘心。如何能甘心?

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7区的海滩水清沙幼,寂静如同以往。晴夜,万里无云,宅院内的景象和他逃离时无甚区别。趁着夜色,孙翔屏息敛气,潜进唐宅的后山。与兽人组织同行,接受训练、出生入死的一个月,他的体术和潜行的技巧远胜当时。落叶微陷,悄无声息,影子藏于屋檐、雕塑和喷泉的阴影之下。

眼帘低垂,遮掩湛蓝的猫眼睛。他闪电般挪移,转眼间便进到花豹唐三打带他出来的暗道。周身气息凝重,黑洞般将周遭的光芒敛入,像一个真正的猎食者。

猫耳竖起,大宅连同庭院、后山皆在孙翔监控中。鸟啼虫鸣,花叶轻摇。太过安静。或者说,他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来了?”唐昊正等着他。衣物齐整,大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坐在卧室床边的靠椅上。月色如冰泉,映得他目若点星,眼神澄澈。

孙翔尽量平静地问:“你在等我?”

“哼。”

“你知道我要来。”

“有什么想说的,快说。我很忙。”唐昊站起,将散落的额发捋到脑后,露出饱满的额与锋利的眉眼。

深呼吸。感官敏锐,细微的气息流动间孙翔能感受到唐昊的呼息与跃动的心脏。那人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气势极盛,全然不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即将面临死亡的普通人类。

“我来杀你。”孙翔抿起嘴唇,指骨扭曲,肌肉虬结,青筋胀起,藤蔓般攀附于手背和胳臂。那对劚玉如泥的利爪低调地垂于腿边。

唐昊似笑非笑,片刻后,禁不住哼笑出声,仿佛孙翔将要挥舞的不是利刃而是纸糊的刀剑。

簌!五指并拢,食指的指甲边缘往唐昊侧脸削出一道血痕。孙翔恼怒非常,锁骨抵住唐昊胸膛,把那人按在墙上。

而唐昊的心跳丝毫不乱,处之晏然,冷冷地说:“你不敢。”右手轻轻拢住孙翔变形扭曲的爪,手心被尖锐的指甲刮擦出蛛网似的血痕。

孙翔双目圆睁,目眦欲裂。他竭尽全力不去眨动睫毛,生怕在这不对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率先落下眼泪。

糟糕,他想,我糟透了。

在对方不设防的情况下,连拧断唐昊脖颈都不敢,日后能成什么事?

杀掉他,心中有头雄狮在愤怒地低吼。

“嘶……”虎口被划开深深的伤口,鲜艳的血液沾湿卫衣袖口。唐昊仰头,看了恨不能咬死他的孙翔一眼,冷冷地说:“不在我杀掉你母亲的当时动手,孙翔,你也变得有耐心了?”

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几乎贴在唐昊唇角颤动:“不是为了这个。不过,两件并做一件,一起算账!”

刀削般的眉毛挑了挑,唐昊疑惑:“那是……”

“你找人杀我和我的朋友,围追堵截,致人死地。”孙翔咬牙切齿,“轮回已经决定妥协,退到山里去不和你们人类争斗。究竟做到哪一步你才会满意?唐昊?!”

唐昊沉默半晌,内心惊涛骇浪,黑暗中的表情仍不动声色。

“这样下去,我除了杀掉你,又能如何?!”小狮子语带哭腔。

“别哭。”唐昊冷哼,拇指抹去孙翔眼尾并不存在的眼泪,“不要掉眼泪,我不吃这套。”

“哈?!”孙翔气笑了,“你以为现在的你能对我做什么?任我鱼肉而已。”

可是,当唐昊正如他所说,放松身体,倚靠在墙上,摆出放弃抵抗,任他施为的姿态,他却一动不动,只睁大眼睛瞪人。

“你妈的事,对不起。”唐昊偏头,不再看他。

“不需要。”

“我没有派人去追杀你。”

孙翔冷笑:“你在骗我。”

谎言,谎言,谎言。人类最擅长哄骗,他绝不会上当。

唐昊耸肩,不再解释。疲惫仿若雪崩,一片雪花落下,地动山摇,皑皑白雪覆盖大地。那人不乐意信,他多费口舌多没意思。

尖利的爪攥住唐昊前胸的衣料,再近一分,便能将他的心脏剜出来。嗓眼哽住一声呻吟,孙翔垂头,手心能感受到唐昊滚烫的体温。抬起右肩,粗鲁地抹去泪水。牙根发苦发酸,怨恨和深沉的喜爱在心中纠结、盘旋。

唐昊偏头吻他,右手捧住他的侧脸,将凝未凝的血液抹花俊美的脸庞。他们像快要溺死的人一般接吻,舌尖交缠,牙齿撕咬嘴唇。

“咸的。”唐昊舔舔渗血的嘴角,再靠近了,舐去孙翔的泪痕。

他们之间,应当一开始就错了。唐昊想过,如果换一个身份,他和孙翔会如何。如果孙翔是人类,这个年纪应该才进大学,青葱年华,鲜亮得像朝露湿润的野蔷薇。他能小心地靠近他,对上几句话,再谋其他。如果他是兽人,又是不一样的境况。磨难和艰险动摇不了他和孙翔,撞南墙撞到头破血流后,会有一朝醒悟,一同到天涯海角无人之界消磨余生。但是,没有如果,没有假设。他们来不及了,太多的误会,太多的矛盾,多到无法挽留。

“你把我当什么?”唐昊突然问。

孙翔嫌弃地抹抹红肿的嘴唇,连呸了几口唾沫,听闻唐昊的话,当时愣住,半晌才道:“仇人。”他的目光坚定有力,像一柄不世出的宝剑,対直了往人心口刺。

这就对了,唐昊想。

他抬手,往孙翔颈后抹。后者悚然一惊,差点跳起来。

滴——滴——

喀啦。禁锢孙翔日久的颈环落地。

孙翔恍惚地摸了会儿光洁无物的脖颈,狐疑地望唐昊一眼。他会这么好心?

“走吧。”唐昊哼了声,“等什么?真想对我动手不成?”

后撤几步,见唐昊当真没有后手,孙翔逐步冷静下来。他扫视唐昊一圈,客套地回:“我欠你人情。”

“不必。”唐昊摆手,“你饶我一命,天大的人情,我感激不尽。”

孙翔不多言语,转身便走。走到门口,又停住脚步,往回看了一眼。唐昊受伤了,他想,血一直流。心脏空空地响,不知为何仍在跳动。

“走啊。”唐昊挑眉,“快滚。”

孙翔横眉怒目,想跟他顶上几句。手往口袋里掏了掏,甩出张小卡片。

“这个还你。”

唐昊忍不住笑了笑。

“我不欠你什么。”孙翔说。

“嗯嗯。”唐昊的态度敷衍至极,像在对一个陌生人。

孙翔的心像被人攥住,又像被唐昊丢进洗衣机,狠狠地搅动,疼得他直抽凉气。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他第一次跟唐昊道别,为何每一次都是撕扯血肉般难过?他知道我的心情吗?孙翔不禁想,应该,不知道吧。可是唐昊人品堪忧,明知如此,却刻意要伤人心的事,他又不是干不出。混蛋,这个混蛋!

此时此刻,他决定不再为这人停驻,不再因这混蛋心动。

就此作别,唐昊的一切再也与他无关!

狮子来去如风,狂风骤雨般入侵自己的生活,转眼间消失不见。唐昊低头闷笑,笑着笑着没了力气,满是血的右手胡乱在裤子上抹了抹,沿着墙壁滑坐在地。夜幕笼垂,卧室没有点亮灯火,沉沉的夜色罩在他身上,远远看去,像一枚灰蒙蒙的石头。

tbc.

>>

小剧场

翔:什么时候HE?!

昊:有完没完!

俊:没完!爱我扣1,爱孙大猫扣2,爱昊哥扣3!谢谢大家!

评论 ( 50 )
热度 ( 2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