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2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

*目录 今天双更

>>

32

把那张神奇的小卡片丢还给唐昊后,孙翔方才理解透彻人类社会没有钱寸步难行的道理。他在一家光线昏黄、柜台高到他肩膀的典当铺子当掉唐昊某日送他的一块手表,换来一沓薄薄的现金。当铺老板若有所思的笑容,似乎将他当作来销赃的偷鸡摸狗之徒,让孤身闯荡人类世界的孙翔不大舒服。他有一身本事,何至于去偷一块花里胡哨的表?

但在都城内徘徊数日,回到当初逃出唐昊家的那段日子,孙翔又认识到,即便有了一笔足够他吃喝不愁一年有余的钱,就算有上天入地的武技,依然过不安稳。轮回的人藏身半岛与大陆相连的北部山,荒山野岭,没有电话线,他找不到办法去报平安。想亲身回去,过起和同类逍遥人生的理想生活,也有些难度。

缺少身份证明,乘坐不了公共交通。若说混上去,人类的大铁鸟,他怕闹腾起来连人带鸟栽地上,火车呢,北部山山麓有七八个站,他看不懂复杂的线路图,到了附近,假如下错车站,得白走数百公里。

而且……孙翔嗷呜一口,吞下半个汉堡,卫衣兜帽和鸭舌帽遮住他的猫耳朵,但眼观八方灵气活现的蓝色猫眼依然顶用。目光掠过快餐店户外座位周遭,他位于10区步行街正中,前后三十米的咖啡馆、吸烟室皆有无故黏在他身上的视线。

联盟?摸了把空无一物的脖颈,孙翔喉结颤动,心下疑惑。唐昊给他解了附带定位功能的颈环,联盟为何能准确找着他的位置?还是说,他们干脆是始终盯住他的那一拨人?目的为何?又是为什么,死盯着他一个?

桌上散落七八张皱巴巴的汉堡包装纸。高热量的食物,最受孙翔青睐。结实的牛仔裤挽起,露出令人艳羡的纤瘦脚踝和线条优美的跟腱。孙翔两手插兜,大步往前走。

有人尾随?怕个屁。都城的地图,可是在唐昊家时便牢牢印在脑子里的,一切准备,就是为了今天。

疾步而行,接连甩掉两个跟踪者,闪身进入打折季人头攒动的商场,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吱——呀。天台生锈的铁门推开容一人通过的缝。咔哒,手枪上膛的声响。

呼——嗖——恍如一阵风拂过海面,一道灰色的影子蹿上前来,紧接着,一声闷响!

“说!”孙翔的钢筋铁骨一般的小臂勒住来人的喉咙,“谁派你来的?”

那人不语,见左冲右突、反手射击的动作均被孙翔四两拨千斤似的破解,索性仰头,继而身体一软,从孙翔的控制中出溜出去。孙翔愣住,手足无措地看着莫名其妙断了气的人。掐住那人下巴,迫使新鲜的尸体张嘴,立刻闻到股令人不愉快的苦杏仁味。

这是……他努力搜寻脑海中对于人类社会的了解,片刻后明白过来,这人为了保密,吃下毒药,自尽了。

没有真刀真枪的正面战斗以及突如其来的胜利,叫孙翔很是憋闷。时不我待,他手脚麻利地取走跟踪者身上的武器,碾碎藏于腰间时时亮起红灯的联络器,飞快立刻现场。

他心中已有结论,这些渔网般缀在他身后,既不前来围捕,又不转而放弃的人马,一定是联盟的人。而且,跟先前追踪轮回的一行人,有莫大的联系。

那日,唐昊听闻他被人跟踪追杀,显然十分惊讶。他虽撂下不信任的话,责备唐昊撒谎,但之后回忆起当时情状,唐昊应该没在骗他。那混蛋给出的态度,是一辈子不想再见他,想赶他走,而他求之不得。既然如此,就更没有理由突然反悔,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唐昊没这么无聊。

“可恶。”想到唐昊,心头不禁空落落的,商场的空调冷风,吹得他打了个寒噤。

有苍蝇在追,孙翔当然没傻到引人到轮回藏匿的北部山去。二十多位孱弱、年幼的兽人,光是捕猎、照料、警戒,已耗尽其余五位伙伴的心神。万一他将秃鹫引过去,结局不难预料。

从前,队伍的伙伴们舍身救他。现在,轮到他来保护轮回。

接下来几天,孙翔怡然自得地在都城及周边的小城镇闲逛,该吃吃,该喝喝,晚上夜宿公园,或者找一间主人不在的公寓睡觉。一根神经始终警醒着,整个人绷得像一面鼓。

绕路、躲藏,甩开探子,将一拨荷枪实弹的人马分散成点。等到机会,他便故技重施,捉到落单的雇佣兵,试图探听消息。头几位,极有骨气地吞药自杀。后头来了位新人,可能没见过双手变形扭曲成爪的兽人,当时吓住,让孙翔得以抢先掐住他脖颈,逼出藏在后槽牙里的氰化物胶囊。

“氰化物?”孙翔牙齿跟舌头打架地学舌。

年轻的雇佣兵被单膝压在他胸口的猫科兽人压到闷血,连连咳嗽。

“呃,不好意思啊……”孙翔松了一半气力,再换回龇牙咧嘴的凶悍表情,“交待清楚,谁派你来的?说清楚,我就饶你一命。”

雇佣兵苦笑:“你饶我,别人不饶我啊。”

人类复杂诡谲的逻辑令锋利俊美的眉眼瞬间皱成只包子,孙翔疑惑:“啊?为啥?”

“我们头领下的命令,跟踪你,试探你的实力,时机到时实施抓捕。”话毕,雇佣兵叹口气,语气酸涩,“我看你像个好人,杀掉我之后,拜托你帮我一个忙……喏,这个,帮我交给我的家人。他们住在杨树街……”

“等等。”孙翔眉头轻蹙,狮耳不满地下压,“谁说我要杀你?”

“兽人嗜杀成性……”小伙子声音发抖,将一块名牌并一张写着数字的纸片塞进孙翔手里,“求你,动作快点……”

“你认识别的兽人?”孙翔扬声,慨当以慷,“我想起来了!你们的人,捉去我许多同伴,他们去了哪里?在做些什么?”

小伙子叹息:“在做……跟我一样的事。”

他的话宛如当头一棍,砸得孙翔头晕目眩。原以为鬣狗他们小命休矣,他还在心里悼念过几位不像鬣狗那样讨厌的同类,哪里想到,这群人居然倒向和他们不共戴天的人类中最为深仇大恨的一群人——联盟!

“你说你活着回去,必死无疑?”孙翔抿唇。

“哎。”

“那我帮你一次,让你‘真的’死掉,如何?”孙翔问,“你叫什么名字?”

“哎?哎?”年轻的雇佣兵没反应过来,“我、我姓曾,叫曾信然。”

孙翔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颔首道:“成,小曾。这里的事我来处理,你留下你的衣服,和一点血……不用太多。然后穿上这个,我的,凑合穿穿。然后,去7区的这个地址,会有人帮你。”

“啊,这个,猫哥……”曾信然似乎难以接受变幻莫测的现实,被孙翔当场扒掉上衣,捂住前胸,结结巴巴地问,“我该怎么回报你?”

“猫哥?我?”孙翔手点了点自己,接着大笑,“我叫孙翔。回报?不需要回报。不是非杀不可的情况,我也不喜欢杀人。”

“您真是个好人!啊,不不,是只好猫!”

孙翔一哂:“人类太弱,动起手来没意思。”


送走曾信然,孙翔偷偷顺走巷口菜市场肉铺的两碗猪血,将小曾的衣服抹成一团烂糟,再在湿润阴暗的墙壁上龙飞凤舞地写下几个大大的字母,拼凑成一句简单的恐吓——惹我者死。

血腥的现场,乍一看极具冲击力。大猫像位志得意满的艺术家,叉着腰,满足地看了看自己的大作,狂笑着走了,惊起飞鸟无数。

此番糊弄,将联盟前仆后继的围猎稍稍暂停了几日,孙翔得以有充足的时间休憩。掐指一算,从他上次跟唐昊见面,已有一月有余。轮回的朋友应该也有足够的时间往返都城,在唐昊那儿打探到他仍平安的消息。而自他下定决心脱离唐昊家的温柔乡,已是三个月快四个月前的事了。

秋高气爽,都城的天空是叫人见之忘俗的靛蓝。他瘫在一栋高级公寓的天台花园晒太阳,四肢懒懒地舒展。近日,他尾随一位拖着大行李箱出远门的哥们,顺来家里的钥匙,暂时‘借住’在这座安保齐全的公寓楼。冰箱里有充足的食物,床铺虽然不如唐昊家的柔软,但已足够他享用。灯下黑,蜗居在居民区里反而不方便联盟大肆搜捕,走前留几张钞票当谢礼就行。

也不知道老妈最近咋样了……孙翔手搭凉棚,阳光自指缝间滑落。他的小熊双肩包内袋藏有刘小别借给他的亚斯托附近一所民居的钥匙,若是都城待不下去,还能去那里落脚。

想到刘小别,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唐昊。愤恨业已消散,他对唐昊,留下的心情更多是一股淡淡的怀念和不甘心。凭什么唐昊能冷酷至此,对他毫无感觉?而他就必须被感情左右,不敢伤那人一寸?

拳脚公平,孰高孰低,打一场便知晓。感情却与公平无关,任由他惊涛骇浪,唐昊自巍然不动。他心里的唐昊,就是唐昊,而唐昊心里的他……只是小宠物罢了。

往事席卷而来,心脏不禁发紧发疼。接着,连肚子都疼了起来。

孙翔气到失语,颤颤巍巍地扶墙回了暂居的公寓,一边暗骂唐昊,一边虚弱地倒在沙发上。虚汗流了满头满脸,指尖颤动,小腹像有柄钢刀在搅一样疼痛。

我靠,我这是……要死了?!


评论 ( 20 )
热度 ( 2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