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3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

*目录 双更,不吃生子的可以跳车了,记得去看前一章

>>

33

“目标移动位置。”

“目标向三点钟方向移动,速度很快!”

“一队就位。”

“二队……哎?报告,目标携带同伙行动,疑似兽人幼崽,报告完毕。”

“该死。”蹲踞在高楼顶层的英俊青年啐了口血沫子。他摘掉棒球帽,鸡窝似的金毛两侧立时弹出两只圆圆的狮耳。“三十多人堵我一个?!”

深秋时节的傍晚,卫衣稍显单薄。孙翔用磨起边的袖口抹去额上豆大的汗珠,刚想松口气,卫衣兜帽却诡异地抖动起来。

“我靠。”反手将帽子里揣的玩意掏出来,拢在双手间,挡住高楼间的狂风。他皱着眉头问那只巴掌大的奶猫:“喂,你没事吧?”

或许因为适才高速行进的颠簸过大,小猫咪受了惊吓,此时一双蓝莹莹的眼珠子瞪得浑圆,粉色的三角嘴微张,颤颤巍巍地喵了几声,然后,呜哇一口吐了。

孙翔熟练地抹去手上的奶沫,心想,羊奶兑水可能不行,小猫的脾胃受不了。但让他亲身上阵?放过他吧。在兽人群中见识过温柔可亲的雌性兽人照料小孩子,也曾亲手喂过几只小猫小鸭,然而,半岁一岁大的小动物和刚出生半个月的崽子显然是两回事。他手中这只,脆弱得跟玻璃珠子似的,风一吹就打喷嚏,饿一会儿就急到翻白眼。啧啧,比唐昊这样的普通人类更弱。哪里像我的……

“咳。”孙翔尴尬地咳嗽几声。

小猫的来历,他不想提。兽人繁衍困难,有时群体中的雄性臣服强者时会暂时拥有生育的能力。他听蛇女说过,蛇女的母亲就是他的外祖父。混乱的关系叫孙翔苦不堪言,现在轮到自己身上,除了骂脏话,似乎没有别的法子。

唐昊算哪门子的强者?孙翔呸了声,随即想起床帐内的憧憧人影,红晕攀上面颊。好吧,某些方面上,勉强算是。

躲过一轮围剿,孙翔疲惫不堪,想干脆躲到刘小别家去好了,联盟总不至于到军方高层将领的家中抓人。示弱的想法只存在了一瞬,他用力眨眨眼睛醒神,站起身,小心将小崽子揣进兜帽,用那条洗过一回后缩成毡子的羊毛围巾盖好。

有了后顾之忧,行动不便的程度陡增。千辛万苦找到一间暂时无人家居全都笼上灰尘的居民房,把小猫安顿下来,孙翔隐匿身形,藏于夜色中,快步走去两公里外的大超市买食材。

联盟的围剿,与其说是捕猎,更像是一种测试或是挑衅。自他处理掉几个尾巴后,这种感觉愈发明显。

过去,联盟训练他们的严酷手段并未让天性自由的兽人磨灭叛逆心,而现在,对联盟仇恨深重的鬣狗竟然屈服于联盟的威慑,孙翔难以想象,这之中发生了何种龌蹉事。突然,一道灵光乍现。孙翔停驻脚步,浑身发冷,下巴颤抖,吐出一个人名:“唐昊。”

唐昊或许没有直接命令联盟捕杀他,但让联盟的手段更加精进的武器提供者,极有可能就是唐昊。想透这一点后,孙翔对唐昊的感情愈发复杂。

猛地甩头,抛去脑中稀里糊涂的思索。超市对于孙翔而言,宛如人间天堂。琳琅满目的食物、玩具,看得他眼花缭乱。推着超市小推车,生疏地辨认两罐奶粉的成分,实在看不懂,干脆两罐都买回去试试。此外,推车里装满七七八八的零食和速食。人类尽管心黑手狠,但研发美味的劲头依然值得赞赏。

逛到超市快打烊,一辆小推车也成了两辆。小山堆一般的商品堆在收银台上,当手表得的现金,顿时少了一小叠。

再度体验生活之苦涩的孙翔扛着两大袋零食往回走,心痛到滴血。想起唐昊家闲置的房间,经常浪费掉大半的餐食,淡淡的嫉妒萦绕心头。

今晚“借”住的屋子在52区,是都城内一个人口密集的贫民区。外表整洁、制式化、毫无个性的板房连接成片,街上飘荡着浓郁的烟火气,锅铲划过铁锅,发出嚓嚓声。过路的行人和在街边抽烟的闲人言谈间聊起最近都城内安稳的氛围,感慨兽人果然死光了吧,死绝了最好。

孙翔恶狠狠地瞪他们一眼,众人皆作鸟兽散。

没有一个种族,比人类更热爱施行种族灭绝。上一纪元,远古时期的人类便杀掉了诸多类人生物,导致人这一支的进化曲线简单得像是一条独一的折线,而非一棵树。兽人的横空出世,被人类掩藏在文明尘埃之下的本能会重新迸发么?答案是如此地显而易见。

走到低矮的板房门边,孙翔忽然觉得不对。屋内没有小猫的呼吸声,亦没有小崽子听到他的脚步后,急匆匆奔来用爪子扒拉门板的杂声。

糟了!孙翔竖起耳朵,将周遭搜寻一遍,可是,除了正常的人类活动声,再无其他。

他冒着风险,闯进空无一人的屋子。对方并未留下炸弹之类一目了然的陷阱,而是在小猫睡着的软垫上扔了一枚纸团。打开一看,是张邀请函。上面的花体字,孙翔艰难地认出后,终于痛骂出声。

“格拉迪尼!”这间拍卖行的名字,丧钟一般在他短短十七年生命中时时响起,出现一次,便有一位同胞永远地离开。

唐昊带着巧妙易容后的曾信然步入装修奢华的拍卖行。格拉迪尼的常规拍卖活动,没像上次一样张扬地选择古斗兽场作为舞台,而是选在达官贵胄出入频繁的花园酒店一号会议厅。

“昊哥。一切正常。”曾信然生得一张娃娃脸,化上妆后,成了位刮着精致胡髯的娃娃脸,平添几分沧桑。

今晚的拍卖会,唐昊因见着名录上有兽人幼崽,一时好奇,跑来看看。旁人或许不知,但对联盟内部动向一清二楚的他明白,如今的联盟已转换思路,不再将兽人仅仅当供人娱乐、猎奇的商品看待,而是将其看作研发前景无量的人形兵器。既然如此,得了一只小兽人,好好养起来就是了,为什么要卖掉?

十指交叉,放于小腹上,安然自若地坐在观众席正中。因为月初一次大手笔的地皮竞标,唐昊手下新成立的地产公司抢下60区的一大块地。在不知情群众嗤笑他家财散尽时,突然传出60区贫民窟即将重建的消息。唐氏手上的地,价格登时乘火箭般上升。嘲笑的声音歇了,人们回过神来,不禁为一向低调的唐昊所惊。有钱,有资源,眼光毒辣,这是一位二十五六的初生掌舵人能达到的功力?一时间,本在社交圈边缘游荡的唐昊,成了都城上流社会里的香饽饽。

就连现在,力求安静、优雅的拍卖会场,时常有陌生人前来寒暄。唐昊恪守礼仪,客套地一一微笑回应,心中冷笑,这才刚开始呢。

联盟猎来的珍惜动物逐一登场,相继被拍下。唐昊打着哈欠,等那只明显有鬼的小兽人登场。

一座一人多高的牢笼推上台,当中立有一座展台,上面放着一张宝蓝色的软垫。幼崽个头很小,唐昊眯起眼睛看清后不禁笑出声:“操,拿只小猫来糊弄人?”

台下的买家们和唐昊做同一感想,纷纷躁动起来,有年轻冲动的甚至喝起了倒彩。

牢笼和当初关押孙翔的那只一般无二,唐昊手托下巴,陷入氤氲在心间的想念中。那个家伙,在做什么?现在应该好好地跟同类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在森林中,等他再大几岁,可能也会有和这只小猫一样的孩子吧……

嘭!

枪响!

客人们尖叫出声,矮下身,抱头逃窜。唐昊在曾信然的保护下,紧随人群快步逃到外头。没等他看清楚情况,荷枪实弹的联盟雇佣军走出大厅,沉着脸对门外的客人道歉,并承诺危机已经解决,请各位客人回房间,联盟保证酒店的安全。

“哼,谁信啊。”话虽如此,唐昊依旧回了楼上的套房,留下曾信然帮忙打听情势。

电梯行到二十七层时突地一顿,唐昊啧了声,心想,该不会倒霉地遇上电梯故障吧?!酒店楼下一片混乱,按了几回连接安保的电话,无人接听。懒得等曾信然上来,他原地一跳,推开头顶的电梯厢门,爬到电梯顶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二十七层的电梯门掰开一条半人宽的通道,闪身出去。

“谁?!”熟悉的清亮的声音。

唐昊惊奇万分地扭头,接着心口一痛,望着满身是血的孙翔,说不出话来。

“傻了?”孙翔捂住嘴,小声咳嗽,大腿上的伤口流出鲜艳的血,“我没事。”

没事才怪!唐昊冷哼:“我问你了?”

孙翔难以置信地看他一眼,目光黯淡,淡淡地“噢”了一声。

空气凝固,唐昊刚想开口,带孙翔去治伤,二十七层的另一座电梯却动了起来,数字不断攀升,向他们靠近。

“唐昊……”孙翔语气绝望,前进不是,后退不是。

仿佛感受到他的心悸,唐昊缓下语气:“你先跟我来。”

“不行。和你没干系。”孙翔摇头,抿紧苍白的嘴唇,突然冲上来亲了唐昊一下。

与其说亲,不如说咬。过分热情的亲吻,牙齿撕扯着唐昊的唇,舌头却和以前一样,软软的,愣愣的,不懂该舔哪一处,会让双方都舒服。

“帮我。”他往唐昊怀里塞了个布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人来,唐昊没时间整理思路,更没机会查看包袱,只好任由孙翔在说出“与你无关”这种冷血的话后又祈求他的帮助,然后一溜烟地跑个没影。支吾完前来巡查的雇佣兵,唐昊双手插袋,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走安全梯一个人回到三十层的套房。

紧紧锁上房门,小心将孙翔托付给他的布包拿出。这块布有些眼熟,好像是他买给孙翔的衣服,怎么磨成这幅德行?

一边吐槽,一边解开打着活结的包袱。里头的东西却把唐昊生生惊了一跳。

怪不得……原来如此……

拍卖会上发生的怪事有了解释,唐昊望着被他摆在大床中心的小猫淡淡地想。可是,就算他努力克制,也阻挡不了一股酸溜溜的情绪像吃过芥末一般冲上来。

这只猫,准确来讲,这只狮子幼崽,和孙翔什么关系?孙翔的孩子?效率够高的嘛,孙翔。狮子怀胎三到四个月,正是孙翔在外和同类们自由自在的时间。天晓得,以孙翔的长相,能勾搭到几位母狮子。

哼。

哼哼。

哼哼哼。

丢垃圾桶里算了。唐昊趴在床上,玩了会儿熟睡中的奶狮子柔软的肚子和粉色的爪垫。这小家伙和孙翔有七八分相似,同样的金色毛发,蓝色眼睛,眼眶自带浅棕色眼线。脑袋没长成形,仍是讨人喜欢的小圆脸。才几星期大,一只手掌便能兜住,嫩得像块会动的豆腐。

越看,唐昊心里越不舒服,简直想把孙翔抓回来,揪住他的领子问:什么人啊你!

小赵那里传来联盟再度追捕失败的消息,唐昊啧了声,回复:“都说了,你们加一块都打不过他,不用勉强自己。”抓捕孙翔的会是何人,唐昊心中已有想法。是时候,跟那些人会一会了。

“喵。”小猫叫了声。

唐昊冷冽的神情顿时柔软下来,食指戳了戳它的肚子,说道:“饿了?求我啊?”

tbc.

>>

双更成就达成~要爱的抱抱和评论

评论 ( 54 )
热度 ( 3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