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4

*总裁×兽人的狗血故事

*目录 要评论

>>

34

小猫软软的,刚出生几星期就落到陌生的唐昊手上,整晚扯着细弱的嗓音喵呜喵呜叫唤。这是孙翔的孩子,想到此处,唐昊便醋海生波,让管家买来小床、翻出唐三打小时候睡过的软垫时的语气透着股酸味。

张新杰推推眼镜,主动提出把小猫安放到他工作的兽医所温箱里帮忙照料。

“那最好了。”唐昊哼了声气,“我才懒得受这份闲气。”

大概猜到兽人崽子和唐昊家几个月前逃脱出去的孙翔有何关系,张新杰同情地看唐昊一眼,伸手将小猫接过来。

“啧。”唐昊拍掉张医生的手,“算了。我来。唐三打小时候由我照顾,一只小狮子能比豹子难到哪去?”

送走张新杰,唐昊憋着气蹲坐在大床边一张小臂长短的小床旁,没好气地戳小狮子粉色的三角嘴:“牙没长全,成天瞎JB叫,烦死了。”

说着,递过去一根装满温热稀释羊奶的针管,蹙着眉头,细细地把奶水喂进小狮子嘴里,直到生有细嫩金色毛发的腹部鼓出小肚子,再提着手腕,以轻如鸿羽的力道用指节捋小猫的脊背,防止他吐奶。照顾动物,唐昊颇有经验,认真做起来后很快就沉溺其中。卧室温暖的灯光笼在他身上,柔和了略显年轻锋利的五官。

“要不是怕你半夜挂掉,孙翔找我麻烦,我才不想理你。”唐昊闷闷地说,“死小孩。”

他将小狮子从头嫌弃到尾,嫌娇气,嫌长得没孙翔好看,毛发没有孙翔那般金,自言自语说到口干舌燥,清清嗓子,低头一看,那只小鬼竟然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嗤。唐昊为小猫盖上餐巾大小的桃红色小绒毯,心想,好小啊,跟毛线团差不多大,孙翔小时候也长这样?

半夜时,唐昊设了闹钟,每半小时爬起来看一眼小猫是否活着。看到小狮子打着奶呼噜,又不甘心地骂脏话。他倒了什么霉,要为孙翔做这档事?!

不过,按孙翔的个性,怕是难以理解他心中的纠结,即使日后想找孙翔讨精神损失费,也寻不到由头。

白日里唐昊去上班,解决不得不出席的要事,大半工作带回家处理,照顾小猫咪的工作落在张新杰和唐三打身上。

“我操,哈哈哈哈!”笔记本电脑扔桌上,唐昊难得地捧腹大笑。

只见孙翔的崽子一口叼住花豹唐三打黑黄相间的尾巴,被一脸无奈的唐三打拖在地上走。

“他好像把唐三打当妈妈了。”张新杰拂去脑门上的汗。

“他妈的,唐三打是公的啊?!”唐昊笑到停不下来,多日积压的压力在看到这幅可乐的场景后一朝迸发。

小猫走不稳路,亦步亦趋地跟在活力四射的花豹身后,动不动便磕绊几下,摔一跟头。唐昊看不下去,刚想上前,可是唐三打动作更快,湿润的鼻尖喷气,扭头把小猫咪浑身上下舔成透湿。

平日安静而严肃的宅院,因小猫的到来多了几分欢欣愉快的气息。张新杰重新问起小猫的名字时,唐昊也没跟先前那样一秒钟拉下脸,恶狠狠地说“关我屁事”。

“名字?”唐昊摸摸下巴,“我想想。”

常年为7区周边饲养珍惜野兽的富人工作,张新杰对这群人的爱好颇有心得。有些人爱显摆,灵感常来自神话传说、名人经典;有些人接地气,取喵喵、咪咪、宝宝、贝贝一类常见的宠物名。而唐昊,在经历第一类人群的阶段后,实在记不住复杂的神明名称,将院里的小家伙们通通换成一打、二打、三打、进宝、旺财一类土里土气的名字。他同情地看小狮子一眼,心想,你爹不在这儿,没人能为你做主,等着变成招财二世吧。

结果,唐昊沉思半天,打了个响指,说道:“就叫小猫。唐小猫。”

“孙翔没意见?”张新杰问。

唐昊登时噎住,表情色彩斑斓了一瞬,而后清清嗓子:“咳。他能有什么意见?等他回来带走小崽子,改成孙小猫不就得了。在我的地盘上混,得守我的规矩。”


甩开跟踪,在都城连倒五辆车,七绕八绕,总算在灯火阑珊末班车停摆的深夜抵达7区别墅区。孙翔蹑手蹑脚地避开安保,从小路绕进唐宅后山,路过动物园时,笼里的狮群懒洋洋地睁开耷拉的眼皮。歉疚地望他们一眼,他加快步伐,鬼魅般钻进大宅。

敏锐的狮耳竖起,随中央空调吹来的暖风微微颤动。房里没有别人,唯有在书房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唐昊,以及主卧里呜呼呼打呼噜的狮子幼崽。

书房和主卧相隔甚远,他动作轻一点,唐昊应该察觉不了。

“你过得倒好。”孙翔看着露肚皮的小狮子,嘴角扬起一丝温柔的笑意。

孙翔的年龄,在人类社会中尚且算作半大孩子,却阴差阳错地诞下一位幼崽。时机不对,他亦没有做好准备,照料小狮子的短短几星期动作可谓粗糙至极。可是,这毕竟是他的小孩。脆弱又无助,全身心依赖着他的存在。想到这点,再通透坚硬的金刚钻石心,也软化成一条柔柔的柳枝,一瓣软软的花瓣。

要照顾好这只小猫,抚育他成人,让他和自己一样成为强悍的狮子兽人。尽管他的血液里流着一半唐昊的血……

“谁?!”听到脚步声,孙翔惊讶地转身,见着双臂环抱倚在门边的唐昊,立刻垂下头,尴尬地盯住脚尖。想事情太投入,居然没意识到唐昊的靠近,该死!丢人丢大发了!

卧室里单单亮着踢脚线上边的地灯,门半掩,走廊的灯光落在唐昊的侧脸上。“你要带他回去?”唐昊冷冷地问。

“噢……”孙翔心慌,片刻后才回神,不好意思地说,“要的,不过,不是今天。你……多看他几天,等我解决一件大事,找到落脚的地方,就领他走。”

帮前任恋人看顾不知打哪儿来的野孩子,实在令人愤愤不平。唐昊没忍住,冷冰冰地问道:“他是你的……小孩?”

“嗯。是我的没错。”孙翔干脆地点头。见唐昊的神情变幻莫测,应当不晓得真相,那么他继续隐瞒下去,对谁都好。

半狮哪里想到,人类的心理复杂百变,其中“妒忌”一桩,能延伸出五味杂陈的多种心情,表现形式也纷杂繁复。有时,和血吞进肚里;有时,尖锐地爆发出来,像闪电划破夜空。

“你干什么?!”孙翔暗骂自己被唐昊家熟悉的气息所染,失去防备心,一边轻轻咬了口唐昊攥住他下巴的手。

“和谁的?”唐昊语气低沉,压抑又危险。

兽人动作大点,便会伤到肢体柔弱的人类。孙翔气急败坏,唐昊想必是看透他不会伤害自己这点,才肆无忌惮地靠近,对他动手动脚。

聊胜于无的挣扎,对常年健身的唐昊跟挠痒痒差不多。待孙翔说出意料之中的那句“和你有关系吗”,他掐住孙翔下巴的手劲更重了些,指甲陷进白嫩的皮肤,留下几道弯弯的红月。

“你知道我……”唐昊深呼吸,咽下后半句话。他已决定跟孙翔一刀两断,桥归桥路归路,不将军方、联盟、兽人的三方斗争引到孙翔头上,大可不必因一句多嘴的话前功尽弃。

孙翔急得眼眶通红,唐昊半遮半掩的一段话引起他心头的一阵波澜。他似乎知道唐昊想说的话为何,在这一刻,光线昏暗,他们眼中唯有彼此的时刻,战火暂熄,他能透过黑暗看见唐昊。

胸膛紧贴,孙翔脱力地靠进唐昊怀里。他们没有未来,起码拥有现在。

“孙翔。”唐昊抚摸他后脑细软的头发,咬住他的猫耳朵,低声问,“为什么不走?离都城远一点?”

“我走,会害了别人。”孙翔垂下眼帘,睫毛的阴影衬着他青黑的眼圈。

“哦?所以你在城里逍遥,还有空搞出个孩子?!”

我他妈就知道你嘴里吐不出好话!孙翔瞪唐昊一眼,偏过脑袋,不肯跟唐昊对视。

唐昊看他一脸“爱谁谁”“你能拿我怎样”的态度,更是不爽。想到孙翔的嘴唇吻过别人,孙翔跟别的人做过,甚至,孙翔已经有了新的爱人,简直像在心脏上撒一把跳跳糖,气得滋啦滋啦响。他淡淡地说了句“衣服脏了”,使了狠劲把孙翔磨旧的牛仔裤拽掉一半,手从发黄的卫衣下摆伸进去,恶劣地拧那人劲瘦的腰身。

“我靠。”孙翔惊叫,“唐昊你有病啊?!”

“嘘。”唐昊捂住他的嘴,“别吵到唐小猫。”

唐小猫哪位?孙翔随唐昊的眼神,望向一旁玩具似的小床和上头公仔一样的狮子幼崽,呜呜地叫着,手搭在唐昊肩上轻轻推拒。顿时,有种丧权辱国的感觉。

tbc.

评论 ( 49 )
热度 ( 3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