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9

*总裁×兽人,狗血
*晚安读物😴
>>
39
弥天大火,愈燃愈烈,将城东的天空染成炽热的红。几道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三五辆军车并消防车停在浓烟滚滚的高楼附近。
唐昊朝赶来收尾的赵禹哲点点头,再向一本正经跟在军方负责人后边垂耳聆听的刘小别吹了声口哨。那两人分别递来一个放心的眼神和一对卫生眼。
绑架案受害人唐昊,唐总,摆出副疲惫不堪的模样,加之他胳膊上满是树枝划痕和淤伤,俊朗的脸上抹了几道黑灰,军队的人和赶来协查的警方不过问他几个问题,便捂着小心脏把这位祖宗放行。
“赵禹哲,我回家一趟。”唐昊抬起肩膀,胡乱蹭了蹭脸上的灰,“余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赵禹哲笑笑,“昊哥你快回去吧。有人等不及了。”
唐昊转过身,数米外蓊蓊郁郁的树冠沙沙作响,不显眼的一处枝桠上垂下来一条狮子尾巴。
“哎。”唐昊招呼,“我走了啊。”
磨砂漆的跑车蒙上烟灰后狼狈极了,唐昊也不嫌弃,脱下脏污的外套,抹干净车窗,砰地打开车门,然后坐在驾驶座上,手指尖轻敲方向盘,耐心地等。
他哪来的那么多耐心?
好像有了孙翔,他的年轻冲动、急躁毛糙全成了无尽的耐心和妥协。孙翔想要,便由他去。孙翔铤而走险、背水一战,他便在后头吃下有些莫名的、根本不必要的风险。
先前,或许有补偿心理在,日久,却成了习惯,习惯之余亦酝酿着浓浓的不甘。
“说吧。”那人没打招呼就打开车门,一屁股坐进来,先开空调再乱按了会儿音响,摆足主人的谱。
唐昊扯扯嘴角,按住额上跳动的青筋,冷声道:“回家说。”
孙翔重重地嗤了声:“回谁的家?你家又不是我家。”
“孙翔。”唐昊皱眉。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孙翔的胃里像沉了块冰凉而坚硬的石头,又磨又坠,让他好生难过。他猛地捂住一双狮耳,弄完发现自个儿还有对和人类一般无二的耳朵,于是抬起上臂,以一个有些滑稽搞笑的姿势通通掩上。他的嗓音沙哑:“但你……能不能别说?”
啊?唐昊愣了一瞬,继而想起孙翔今天赶巧听到的那句“我跟他没关系”,再一想,他妈的,他心情不好说的气话、逢场作戏说的谎话竟然一句句都被孙翔听到,好他妈倒霉。
“孙翔,我……”
那只大猫打断他:“说了你别说!再说我走了!”撒完气仍觉着不爽,忿忿地说:“你这人没有心吗?还是你们人类都这样?只想着自己?”
喘几声粗气,孙翔平复心情,自嘲:“靠,我跟你这混蛋说这些干嘛?”
哧——灰仆仆的跑车停在路边。不远处,白沙绵延,海面波光粼粼,与天相接。
唐昊扯开安全带,向一旁俯身,恶狠狠地吻上孙翔的嘴唇。迷恋、愤怒、不安、嫉妒,酿成一个苦涩的充满血腥气的亲吻。
“这样你满意了吗?!”唐昊有些恼怒,他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人,何况孙翔一句不停地刺他?“也是,你,孙翔大少爷,你怎么会满意?是我欠你,我活该还一辈子!”
孙翔吓了一跳,他哪会知道唐昊心里积累的怒火。眨眨眼睛,天蓝色的瞳孔清澈得像润过水的宝石。
“喂。”唐昊懊悔,刚想好好解释,一见孙翔竖起尖刺拼命抵触他的样子,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他缓下语气,移开目光,淡淡地仿佛事不关己地说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回家再聊。对了,我刚才想说的是……我家也可以是你的家,你懂我什么意思吗?孙翔?”
孙翔想将头埋进细腻的沙里,装没听到。
实际上,他的心脏咣咣咣直跳,像装上一对酒吧DJ的低音音箱,震颤不已。
“噢。”孙翔抿抿嘴,硬别过脸去,窗外湛蓝的海水映入眼帘。
“耳朵红了。”唐昊哼了声,不给面子地戳破,接着摸了把缠上他小臂的猫尾巴,尾端棕色的毛发蓬松,炸成一颗小毛球。
两人拧着,生生撑了一小时没说话。其间相处和谐友爱,孙翔冲了个战斗澡,换上唐昊的衣服,然后和屋主一言不发地吃完一顿大餐。
“嗝。”孙翔捂住嘴。
啧。唐昊过去,拧住他秀挺的鼻子,嫌弃地说:“细嚼慢咽,没人跟你抢。”
兽人的脸肉鼓包起来,脸颊涨红,眉毛鼻子皱成一团,嘴巴呼气:“松、嗝,松手啊混蛋!”
松开手,指尖却沿着面颊轻轻往下,抚至孙翔颈侧,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血管里涌动的血液,旺盛的生命力和难训的野性。拥抱在此刻来临,孙翔下巴搁在唐昊肩窝,仍不住打嗝,唐昊有一搭没一搭地拍他的背,接着闷声笑了起来。
老实说,孙翔一向认为唐昊有点忽冷忽热、喜怒无常,行事没有章法,自己爽为主。但唐昊一时的愤怒,冲动下的告白,又让他疑惑,或许有一丝丝无伤大雅的误会存在于两人中间。
此外,皆是孽缘。是爱之深,恨之切。
“走吧,上楼看眼你家……”陈年老醋味儿的话在唇齿间转弯,唐昊咬着牙根说,“唐、小、猫。”
从电梯往卧房的路途中,唐昊哼哼唧唧地抱怨这只小东西有多难带,孙翔是一位多么不负责任的父亲,结合青少年尝禁果后造出意外的社会新闻,把孙翔这样的年轻父母数落一遍。孙翔听到直挑眉毛。
张新杰医生帮唐昊在主卧隔壁辟了一间符合宠物幼崽饲养和人体工学的房间,涵盖猫砂盆、猫抓板、猫爬架、吊床、喷泉饮水机等一系列你想到和没想到的猫咪用具。到晚上,唐昊会捧着睡倒在他电脑键盘上的小狮子去他卧室的玩具床上睡,怕孙翔的亲儿子从高大的实木爬架上摔出个好歹。
“唐小猫。”孙翔蹲下身,嘬着嘴,喊那只小金毛团似的狮子幼崽过来。
血脉相连的古语总有些道理。只见比上回见时足足大了一圈的小猫软垫哒哒地踏在木地板上,一扑通,在毛毯上滚一圈,接着颤巍巍地往孙翔的方向跑去。
唐小猫嗅了嗅孙翔的指尖,扭着胖麻花似的小身体,在他瘦削的腕骨上蹭。
“嘿嘿。”孙翔得意地朝唐昊抬抬下巴。
下一秒,那只小白眼狮子却抛弃他的亲生父亲,嗲嗲地咪咪呜呜叫,扒住唐昊裤脚,想往上爬。唐昊冷哼一声,在垮下脸的孙翔面前,一把捞起狮崽子,捧在手心里。看一会儿唐小猫翘起来遮住肚子的尾巴,唐昊忽然泄气,心想,老子跟孙翔较什么劲?咯应不咯应?
要是孙翔今后愿意跟他一块,有这只小家伙在,虽说长得挺可爱,但依旧是个越扭越大的疙瘩。哪个男人能忍啊?哪个人能忍啊?经由孙翔,唐昊动心忍性,可心眼绝没大到抚养情敌的儿子长大这一步!
气死我了。
唐昊吐一口浊气:“还你。”说着,把小狮子揣孙翔的运动外套兜帽里。
“你又怎么?”孙翔扬起一边眉毛。
跟孙翔吃醋没意思,跟他较劲没意思,这只猫又不懂!说了管个鸟用?
大度,唐昊默默念叨,去死吧,大度你妈啦。
“你心真大。”唐昊冷冷地说,“让我养你跟别的母狮子生的种,不怕我把他扔泳池里去?”
孙翔怕水,当即被唐昊幼稚的威胁吓了一跳。而不明所以的唐小猫仍喵喵叫唤,眼巴巴地看向唐昊,让唐昊过来抱他。
“你才不会。”孙翔掀掀嘴唇,含含糊糊地说道,“尽会骗人,吓人。你演技烂透了,知道吗?”
“是不会。”唐昊哼笑,揽着孙翔肩膀,往玻璃花房外的花园走。
清澈如练的不规则泳池玉石般置于花园一角,天气凉爽时,是个举办派对的好地方。
“孙翔,下来。有话跟你说。”唐昊脱掉外衣,穿着条运动五分裤一头扎进池水。
孙翔在岸上直瞪眼:“有话不能在地上说?”
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肌肉在余辉下让人生出类似口腹之欲的欲求。孙翔心里好奇,到底按耐不住,把胆子贼大的唐小猫放在张一人宽的充气床垫上,然后扶住气床边缘,哆嗦着往深水区迈。
水没过小腿,接着淹过腰身和胸膛。孙翔将湿透的外套甩到岸边,身上的外伤居然在一顿饱饭的时间内完全恢复,半点疤痕没留下,皮肤白皙到晃眼。
“有话快说。”他一手扒着气垫床,一手抓住唐昊肌肉紧绷的上臂,半个人被搂进怀里。
“好,我说。”唐昊咬牙,一不做二不休,“老子不爽。”
“啊?为啥?”
“想到你爱过别人,离开我家后麻溜地跟别人搞上床,赶趟儿似的生了个小的,我很不爽。”
准确地说,是超级无敌不爽,嫉妒得快要疯了。
孙翔尴尬欲死,几欲开口,皆闭上嘴。
这事能说吗?打死都不能说!
唐昊憋闷,有气无力地接过那只想跳进泳池里的小猫,把孙翔撂一边。
等他头顶着呜哇乱叫的唐小猫游出老远,孙翔那边忽然传来句凝在唇边和牙根的模模糊糊的话:“如果我说……唐小猫真的是唐小猫,你会不会笑我?”
噗通。
唐昊连带唐小猫往水里一沉,然后一人一猫蹿出水面,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
孙翔游跟没游一样地往池边刨。
“别动。你再动一爪子试试?”唐昊丢下一句命令,便将唐小猫放回充气床,接着钻入水中,长腿摆动几下,奋臂划水,仿佛银鱼一般向孙翔的方向冲去。
tbc.
>>
狗血没解释完,任重道远啊昊昊

评论 ( 47 )
热度 ( 3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