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40

*总裁×兽人,狗血读物
*关爱日更写手,请用评论投喂🐝
>>
40
孙翔怕水,照理说,狮子老虎等猛兽天生会泅水,可是孙翔打小在囚笼中长大,不见天日,遑论一池盈盈碧水。
“咳!我靠!咳咳咳!”他脚能够着地,水将将没过胸口,然而浮力使然,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配合糟糕的“刨泳”手臂动作,居然在原地打起转,一口水呛进鼻腔,立时慌了,拼命拍打水面。
白浪哗啦啦地荡开,远处的小猫喵呜呜地叫。唐昊暗骂句脏话,埋头潜下去,在水中抱住孙翔的腰,按住他胡乱扑腾的胳膊,安抚道:“别怕,别怕。你越急越容易呛水。”
“……我没怕!”脸颊因剧烈的咳嗽染上红晕,孙翔手脚俱扒在唐昊身上,稳住心神后方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一时间,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纠结之下,他咬了唐昊肩膀一口,埋头在唐昊颈窝,说什么都不肯抬头。
“你说……”
“我什么也没说!”
“我听到……”
“你他妈什么都没听见!”
好吧,好吧。唐昊搂住孙翔,待他呼吸平复,稍稍松开力道,用自以为隐蔽的目光扫射一遍孙翔肌肉结实漂亮的小腹。
孙翔马上炸开锅:“你往哪儿看?!”
“随便看看。”唐昊一手环孙翔的腰,一手拨开水面,两人一道慢悠悠地往漂到池中央的唐小猫那儿移,再沉默着把气垫床往岸边推。
这是我儿子?唐昊扬扬眉毛,眼神古怪地看向包在浴巾里活像一颗小糖果的兽人幼崽。
小猫天蓝色的眼珠子,像孙翔。眼眶上两道淡棕色的眼线和卷翘的睫毛,像孙翔。浅金的毛,也像孙翔。
兽人一岁半到两岁化形,不出意外的话,他会看到一只金发碧眼脸肉肉的迷你孙翔。
全像孙翔,哪里像我?
不过,像孙翔很好,仔细想想,有点可爱。
“你那什么表情?”孙翔横眉怒目,戳了戳唐昊翘起诡异弧度的嘴角。
唐昊笑笑:“你在骗我。男人怎么会生孩子?”
我他妈怎么知道?雄性兽人对其他强者臣服并暂时拥有生育能力,本就是一件极低概率事件,孙翔无从解释,唐昊哪来的“好”运气。
“你当我骗你好啦。”他撇撇嘴,“他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
“哦?”唐昊哼了哼,孙翔立刻意识到唐昊在给他下套,“再生一个我就信。”
“你做梦。”孙翔龇牙咧嘴,气哼哼地系好浴袍。窄窄的腰身,侧边挂上一个丑丑的蝴蝶结。
唐昊忍不住笑意,说不出原因的高兴。前头的疙瘩消化成饱满的喜悦,孙翔先前的闪烁其词,在他心里都有了解释。
手撑下颌,望着哼着歌给唐小猫吹毛的唐昊,头顶湿漉漉鸟窝的孙翔忽然生出一股奇妙的感动,像饿了许久吃到一颗烤土豆,口感绵密,触手滚热,扎实而满足。
“别别别,我自己来,自然干!”他推开手持吹风机的唐昊,缩到玻璃花房长沙发的另一头去。
“不行,会感冒。”唐昊单手把蓬松柔软的小猫放在孙翔大腿上。
一阵温热的风将孙翔脑门上一缕缕的头发吹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
“喂!”孙翔这才反应过来,没等他捂住耳朵,躲避恼人的噪声,一个轻轻浅浅的吻便印在他的额头上。
“对不起。”唐昊真心实意地道歉。
慌乱的逃亡之旅,配上孙翔粗心大意的性子,天知道意外中奖给孙翔带去了多少危险和不便。
“用你道歉?”孙翔切了声。
“我在认真道歉的时候,你就乖乖听着。”
这算哪门子的道歉态度?!
暖风吹拂着细软的金发。一阵阵的嗡鸣声中唐昊的声音却很清晰。发丝滑过指缝,唐昊仔细调整吹风机的角度,一边直视孙翔的眼睛:“我不知道男性兽人会怀孕,这件事我很抱歉。上次在亚斯托用枪打你,是因为我不动手就是联盟的一支小队出手,我想保下你,必须要有一个态度。你母亲的事,真的非常……对不起。孙翔,其他事我有得解释,这件事,你妈……我去亚斯托就是为了找她,但是,我没想到……”
他眉头紧拧,语气愈发苦涩:“你一辈子不原谅我,我都理解。换我我也不会,该死。”
啧。唐昊低下头,懊恼又焦急地等孙翔的回应。
他们之间要跨越的太多,拥有的却太少。是否有一份未来,要看孙翔的意思。
“她没事。”孙翔嘟囔,“我老妈受了重伤,足足三天才恢复过来。不过,事后她跟我说了,不关你的事,她也对你下了狠手。”
唐昊下意识地捂住肩膀,右肩上有一块新鲜的疤痕,正是在亚斯托监狱中蛇女留下的纪念。
“我不怪你。”孙翔无力地倚住靠背,仰头看挑高的花厅天花板上悬挂的吊灯。
那是一只精致的鸟笼,铜色的金属制成,细细的栏杆间伸出栩栩如生的金色叶片。
“我恨过你。但我其实……只是很难过。”孙翔茫然地形容着这段日子以来不断折磨他的痛感,“我不明白为什么,可能,如果我不……你的话,就不会那么难受。”
他的话语含糊不清,唐昊却听直了眼。
直白地承认喜欢、恋慕、欣赏,对他们俩而言总是艰难无匹。况且,说出口的喜欢和他们心中的感情不是一回事,也不是一个份量。
唐昊偏头吻住孙翔,手撑在他耳边,将他的兽人,他的小狮子牢牢地拢在怀里。
急促的亲吻,舌尖直接攻城略地,搅得孙翔头昏脑乱。快感电流般在身体里蹿动,他抚摸唐昊的鬓角,再紧紧攥住唐昊脑后刺硬的头发。
深入地纠缠,然后稍稍放松,移开些距离。孙翔的眼睛像雾气朦胧的湖水,唐昊的影子在其中时隐时现。他半眯着眼,舌头伸出来一些,和唐昊的在空气中调情似的勾缠。
“我想保护你。”唐昊闷声道,“可惜做得很糟糕。”
孙翔摇头,尽管仍想不明白唐昊和联盟、唐昊和军方间的弯弯绕绕,但他大概能猜到,唐昊在实力数倍于几的暴力机器面前如何艰难地对遥遥逃开的他施以援手。很难,可能会死,可能会失去自少年时忍耐、奋斗得来的一切,但唐昊做了。
“为什么?”孙翔问他。
这回,不是拙劣的谎言间夹杂的劣质试探,而是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的发问。
“你知道为什么。”唐昊摸摸他吹干后柔顺的金发。
“哦——”孙翔拉长话尾。
正想说段感人肺腑、崩坏人设的内心剖白,小腹却被哒哒哒地一阵猛踹。唐昊唰地和孙翔拉开距离,一只金色的小毛球气鼓鼓地蹲在孙翔腿上,冲他凶狠地嗷了声,喷出几股鼻息。
“压到你了?”唐昊蹙眉,揪起唐小猫后颈的软肉,抱过来察看一番,接着把他远远地放在沙发尾的一张软垫上,“一边去。”
孙翔大笑。
唐昊听着他爽朗的笑声,怀念之余想到,孙翔才十七岁,差两个月成年,还是做孩子的年纪,莫名其妙地当了父母。真是罪恶啊!
以后幼儿教育,得让成年人负责。
“说吧。”孙翔抹掉眼角的泪花,“联盟,你打算怎么处理?”
煞风景,唐昊冷哼,谈恋爱的时候谈什么工作。
不过孙翔既然问了,他不铺开来讲,互相坦白,那么前面那些真情都成了假意。
要赢得狮子的信任,可是很难的。唐昊没幼稚到以为孙翔是一个吻能糊弄过去的傻白甜。他的小狮子,凶狠又漂亮。虽然天真,但天生自带兽类的冷酷、锋锐和敏感的直觉。
“用这个。”唐昊从丢在地上的衣服兜里掏出一件东西。
哗啦。一个暂停工作的联络器垂在指间,在孙翔眼前晃荡。

tbc.
>>
甜一会!

评论 ( 33 )
热度 ( 3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