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44

*总裁×兽人,狗血睡前读物
*要心心和亲亲~评论是更新的动力
>>
44
唐昊心中弥漫着淡淡的悔意。他因轻敌吃过不少苦头,这回亲手绞杀联盟首领,以为去掉了蜈蚣的脑袋,何曾想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
留在外头的成员消失不见,编制、装备完备的十五人小队直接缩减为捉襟见肘的六人,其中还有一位拖后腿的大老板——唐昊本人。
成为短板的滋味十分微妙。唐昊戴上遮住半张脸的黑色金属面具,寥作遮掩,接着果断下令:“东西必须带出去,人也一个不能少。赵禹哲,你能做到吗?”
“放心。”赵禹哲郑重点头,划拉几个手势,余下四人包括曾信然便散开队形护在唐昊身侧。
出去的道路一片寂静,阿蒂纳基地的巡视人员皆不见踪影。唐昊咽咽口水,握紧手中的枪。
走廊内,放轻的脚步声间或夹杂水滴声。
滴。
哒。
录入通行密匙,赵禹哲轻而缓地挪开一扇厚重的安全推拉门。
显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仿佛地狱一般的景象。不久前,干净到不近人情的大厅地面一片雪白,纤尘不染。然而现在,大厅中间、墙角、桌后四散着数具面目可怖的尸体。
“小赵。”唐昊皱眉,“他们的脖子被拧断了。”
这些武功高强的雇佣兵死于颈骨骨折,碎骨捅破气管,面色半青半红。有几位肩膀被撕开,尸身软趴趴地垂在椅背上,有一人倒吊在房梁上,胸口破了一个大窟窿,正缓缓向外淌血,人已没了进气。
“嗯……”赵禹哲巡视各处,找到他们的名牌,他紧紧攥住几枚狗牌,眼眶发红,“死后才被弄成这副样子。妈的,哪来的变态!”
虐杀。唐昊环顾四周,基地的中央空调持续运作,冷风吹来甜腥的血味。
地上印满凌乱的血色脚印。唐昊半蹲下去观察,在其中一位同伴的身上发现几道穿破防弹衣的爪痕。
“是兽人。”
“该死!”
咒骂声不绝于耳。唐昊在此时保持了镇定,他拍拍痛失战友的赵禹哲肩膀:“节哀。我们先出去,狗牌拿走,回头再来收拾。”
他们选择了一条最短的道路想走出基地。然而,拥有最外两个关卡权限的另一支小队队长被发现死在了任上。赵禹哲他们一行冒名顶替而来,尚未拥有守卫基地小队的全部权限,几次尝试破门的举动均宣告失败。
唐昊终于发觉:“操,我们被困住了!”
为了武器库的安全,制止入侵者逃出,这种安全门系统的设置基本上很难从内部突破。唐昊做这一行,看一眼滴滴作响的警报器界面便迅速了解了糟糕透顶的情况。他把几道冗长的密匙发给门外的军方人员,委托他们从外突入救援,然后转向赵禹哲:“外边人进来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先离开这里,去监控室,想法子干死那群狗娘养的。”
“昊哥,兽人为什么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赵禹哲张大嘴巴,“卧槽!”
众人看向护在中间的机密武器,兽人的死敌W728。紧接着,一道骂了声娘。他们亲手把W728销毁,以绝后患,万万没想到,断的是自己的后路。
人类的傲慢、粗心,在此次行动彰显得淋漓尽致。
唐昊想倒带回去揍自己一拳,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走。”唐昊声音低沉,头顶黑压压的一片乌云。
六人小队护着一车沉重的武器往回走。他们避开一切易于藏匿的拐角,光明正大地走在过道中央。
曾信然的脊背上全是冷汗,明知兽人存在,却往兽人窝里走的行为恕他不敢苟同。每回想到兽人,就会想起追踪孙翔那只狮子时被三两下打倒的事,巨大的阴影徘徊不去,腿肚子瑟瑟发抖。
“想什么呢?”唐昊用力拍他肩膀。
“我、我在想孙翔……”
“哼?”唐昊表情玩味。
“就是介绍我来你这儿的兽人。”曾信然低声说,“他那么强,其他兽人会不会比他更厉害?你看那些人的死状……孙翔该不会跟他们一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野兽吧?”
唐昊冷冷地回:“他们不一样。”
“啊?”
“我说,他们不一样。孙翔比别的乱七八糟的人强多了。”
“那他更冷酷无情咯?”
“曾信然!”赵禹哲叫住他,努努嘴,示意他看唐昊,冷成一块可乐冰的脸。
监控室位于地下一层。唐昊等人猛地闯进去,居然撞上位正在血洗监控中心半支小队的狐形兽人。
那人下颌略长,比起人,其实更像兽。唐昊见过蛇女那般兽化更为完全的兽人,十分镇静,挥挥手,余下五人跟他一齐开火。
器材密集、拥挤的监控室登时火光四溅。那只狐狸人像没有痛感似的,无视胳膊和腿上的枪伤,飞快地在四面墙和天花板间辗转腾挪。他动作凌厉如闪电,六处火力集中扫射,竟然一时间没将他打成肉泥。
黑影越来越近,唐昊六人且战且退,心中默念和兽人对垒的关键所在——绝不能近战。
人类的身体素质和兽人判若云泥,一旦贴身,必死无疑。
一道银光飞向赵禹哲的喉咙。唐昊眼疾手快,移动准星,咔地打下一支刀刃锋利的匕首。
霎时间,战况骤变。半狐兽人抓住唐昊注意力转移的机会,又或许是看出他的身板在一群雇佣兵之间略显不足,径直朝唐昊冲来。
十指扭曲成爪,青筋暴起。唐昊在孙翔身上见过这般变异,知道但凡被兽人的利爪刮到,他不掉块肉也得脱层皮。
脚跟用力,贴着地面猛地后撤。站位密集的队伍瞬间被兽人撕成U形。
唐昊退至末端,手上按动扳机的动作一刻未停,吸引住狐狸的火力。
“就现在!”
赵禹哲手腕翻转,用力掷出一把三棱血槽的匕首,刹那间便深深扎入狐狸兽人的后心口。
解决完一只兽人,众人的肩膀一松。唐昊的心情愈发复杂,和兽人近距离打斗让他深埋于心的不甘再度蔓延。孙翔会怎么看我?他会甘心雌伏在一个人类身下?他现在愿意,以后不愿意,我能拦得住他?
不愿深想,唐昊扫过废墟中勉强维持运作的几块监视器屏幕。赵禹哲在一旁,眼尖地发现三楼东区实验室里有一只兽人在移动。
“我们动静这么大,兽人的耳朵鼻子灵,他会听不到?”唐昊冷哼,“看来这只兽人很沉得住气。”
或者说,余下那只兽人想借他们的手干掉自己的同类,所以才不实施救援?要知道,六个人类应对一只兽人已然勉强,倘若当时从后方蹿出一只兽人,他们六人必将命丧黄泉。
一个举动能判断对手的状态。唐昊粗估出兽人的心态,判断对方必然不是好惹的货。
“留在这儿?还是走?”赵禹哲问。
唐昊对兽人很了解,马上摇头:“看他的耳朵,有狼的血统,说明听力极佳。我们在这儿说的话做的事,他都能听到。埋伏不埋伏都一样。”
“那么……”赵禹哲立刻估计状况,比出几个手势,一队人马无声地往一楼靠近大门的待客室走。既方便和军方会和,在狭小的室内守株待兔又利于限制兽人的动作。
但他们的对手,可没有上一只狐狸那样傻。
走到一楼大厅时,他们被伏击了。

“到阿蒂纳还有多久?”孙翔急躁地拍前座的靠背。
“十分钟!”刘小别的越野开得跟飞机似的,挂着军牌,一路闯关,畅通无阻。
距唐昊等人进入基地已有一个半小时,失去联系长达五十多分钟。军方将将破解复杂的入口系统,正整装待发,准备进入基地救援。
到达现场,刘小别找到相熟的负责人,塞给孙翔一包装备和防弹衣。
“我哥们交给你了。”刘小别认真地望他一眼,再用力地抱了抱神情焦虑的兽人。
一队士兵分三队进入通路庞杂的基地。孙翔跟在一队人中间,不顾周围人或好奇或敌意地盯着他尾巴耳朵看的目光,径直走向血腥味最为浓重的大厅。
唐昊……他的心揪成一团,对唐昊又气又恨。撒谎,骗子,混蛋!说好的跟我一伙,却抛下我一个人去逞英雄!那我算什么?
狮耳竖起,整座迷宫般的军事基地收拢在孙翔的感知范围内。虫蚁、电流、水声、通风口的风声,尽数听得清楚明白。
“跟我走。”孙翔举起枪,径自带队走到前面。
后面的人面面相觑,狐疑地跟在他身后。
三楼,接近实验室的过道内,墙灰漫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孙翔看向脚下的弹壳和血迹,这儿方才发生过一场激战。
前方五十米,剧烈的心跳声,六个人。孙翔凝神倾听,不对,七个,还有一位他的同类。唐昊在吗?他有些害怕。那里是楼内唯一的生命迹象,倘若唐昊不在,也就意味着……
“跟他拼了。”沙哑的男声。
噗。孙翔差点笑出来,是唐昊。他居然没死!
前面的交火声愈发清楚,军方小队贴墙快步行进,打算来一出里应外合的包抄。

半狼杀气腾腾。唐昊等人被他追杀得疲惫不堪,他亦然如此。双方都绷着一根弦,专心致志地处理手头的斗争。
伤痕累累的六人小队四散在房间角落,以实验室几张桌子和高大立柜为遮掩,展开一场室内枪战。
半狼身处其中,一旦想突破一个人便会遭至后方五人的袭击。两方旗鼓相当,对峙半晌,竟分不出胜负。
唐昊有些焦急,他不知道兽人的极限体力为何,但清楚这次的潜入任务,他和赵禹哲他们为了掩护身份,并没有带充足的弹药。他们在消耗半狼兽人,兽人也在消耗他们的火力。
该死!他看向业已成为一堆废铁的W728,若非他们冲动,上来便毁了关键性武器,被联盟压迫日久的兽人也不会马上反水,展开报复,现在他们也不会落到手握宝剑却无法屠龙的地步。一饮一啄,皆有因果。
恰在此刻,兽人身后虚掩的大门轰然而落。所有人的目光转向门边,只见一片耀眼的光芒中走出一位更加光彩夺目的人来。
“人狼,你有胆子碰我的人?”孙翔挑眉。
半狼嘶哑地大笑:“我闻到了你的味道。因此更要杀他!哈哈哈哈哈!叛徒!孙翔!叛徒!”
“我不是。”孙翔有些恼怒,“我从来就不是你们的人!”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唐昊灰头土脸,还有空打嘴炮,“你是我的人。少逼逼,直接干。”
孙翔朝唐昊笑了下:“等我一会儿,我英雄救美来了。”
说着幼稚的话,干着放肆不羁的活。一干人等,一只大猫最为突出抢眼,最得唐昊的喜欢。
“开始。”身后军方的负责人命令。
两面夹击中,孙翔始终紧盯人狼的动作,在他想往唐昊方向去时,狠狠地补上几枪。
“都让开,我来!”他冲上去,跟苟延残喘的另一只兽人缠斗。
赵禹哲挥手止住枪战,火药味暂歇。一群人眼睛一瞬不瞬地盯住孙翔在半空中旋身翻转,长腿一扫,再制住半狼兽人的情景。
“得手!”孙翔嘿嘿一笑,膝盖用力,压住半狼的肩膀。
跟武器精良的联盟小队六人消耗半天的兽人简简单单地被孙翔拿下。即便知道一轮加大火力的枪战后,半狼依然要落下必死的结局,在场诸人仍止不住为孙翔叫好。
唐昊放松下来,适才发觉手脚因为长时间跪姿射击已然僵硬发麻。他慢慢走向孙翔,想抱抱他,说声谢了。
说时迟那时快,昏迷中的兽人抢到械斗中掉落在地的一把手枪,对准唐昊的胸口射去。
孙翔只来得及打断他的手腕,手刀击碎他的喉咙,却来不及阻挡近距离射出的子弹。
太近了。
唐昊甚至来不及反应,来不及眨眼,等他回过神,胸前突然一阵剧痛,接着浑身发冷。他恍惚地摸了摸汗水淋漓的胸口,手背沾上温热的血液。
不要。他听到孙翔在喊。不要!
对不起。闭上眼前,他深深地望了望孙翔。要求你跟我约法三章,我自己却做不到。
以后可能不能陪着你了,对不起。

tbc.
>>
小剧场:孙翔唐昊打农药
昊:浪崩了
翔:反蓝追到地方泉水,活该浪崩!(气鼓鼓)
昊:等老子复活(。

评论 ( 38 )
热度 ( 2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