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47

*总裁×兽人,酸酸甜甜的恋爱法则(X
*日更🐝球评论和爱的抱抱,长长的一更
>>
47
半岛北部的崇山峻岭中,兽人们诛茅作庐,片石当瓦,垒石为屋,织藤为桥,建立了一片供三十人生活的小小聚落。
江波涛和孙翔父子二人辗转抵达北部山已是五天后。远远眺望到他们三位行踪的伙伴们集体在村落门口候着,挨个拥抱后,孙翔夹着面露惊恐的唐小猫炮弹似的冲到蛇女身边。
“老妈!”孙翔用邀功一般的语气说,“瞧,我儿子。”
蛇女衣袖边缘露出的鳞片如同玉石,阳光下反射着盈盈的微光。
“喵嗷!”唐小猫紧张得汗毛倒竖,炸成一团小毛球,尾巴高高立起。
“别怕。”孙翔拎起小猫的后颈,安抚地拍拍他的脊背,接着把兽人崽子往蛇女怀中一甩,“小孩儿暂时交给老妈你照顾,我一会儿就来。”
轮回诸人在燃尽的篝火边围坐,空气中飘荡着湿润的泥土气息。
“江哥说小猫崽子是你和那个人类的种?”杜明深表好奇,“可以啊孙翔,怎么做到的?”
孙翔神情扭捏,撇撇嘴说:“别问了。”
兽人群落里能打的几位大人头对头商议,互相沟通近况。得知军方的态度尚算收敛,给兽人留足了谈判空间,孙翔不屑地笑:“人类的话,哪里能信?”
周泽楷摇摇头。
江波涛轻声叹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不得不信。”
“憋屈。”孙翔握紧拳头。
方明华拍了拍他青筋暴起的手背,微笑:“用不着生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在这一方天地生活不好么?”
“嗯……”孙翔环顾四周,他离去多日,轮回的人居然平地造出一片野趣横生的房屋,“这儿很漂亮。”
不远处,蛇女和几位战斗力稍弱的兽人在照管上至五岁下至几个月大的兽人幼崽。初时的羞涩和害怕消散殆尽,唐小猫和一群猫猫狗狗玩作一团,喵喵呜呜地直嚷嚷。
“他们比我们小时候幸运多了。”孙翔托着下巴。
连最开朗乐天的杜明也沉下脸,人类带给兽人,带给他们的伤痛无法泯灭。为图娱乐,肆意折磨其他生灵,食物链的顶端,世界的主宰者就是这样一种生物。
唐小猫被一只扁嘴的小黄鸡追在屁股后边,跌跌撞撞地朝孙翔奔来,不料爪子卡在石头缝里,就地摔了一跤。一颗金色毛线球咕噜噜地滚到孙翔脚边。
“哈哈哈哈哈!”孙翔笑到直打跌。
算上快成年的孙翔,六个大人直勾勾地盯着队伍中的下一代,片刻后,爆发出舒心愉悦的笑声。
前路漫漫,轮回想要守护的事物万分珍贵,值得他们付出一切代价。
“以后……”杜明犹豫,“孙翔,以后你打算去哪儿?和我们在一起吗?”
“当然!”
“那个人,没问题?”杜明指了指远处的山麓。
孙翔爽快地回答:“他叫唐昊。他嘛,当然没问题。我想去哪儿去哪儿,他没法子管我。”
众人狐疑地对视,心中的疑问像沸腾的水面,咕咕冒泡。周泽楷长长地“嗯”了声,话尾上扬,以示疑惑。
孙翔不满:“怎么,你们不相信吗?唐昊和我早就不是那种关系了,现在,现在我们是恋人。”
早前屈居唐昊所属物身份的日子在他心里留下阴影。他的生命绝不是唐昊攥在手心的玩意,即使成为恋人,即使彼此喜欢,他依然是他自己。
自在、逍遥,绝不接受一丁点束缚。
一番话下来,其他人不便多问。孙翔不是小孩子,谈恋爱用不着他们插手。
山里的时间走得很慢。深山老林,丰盛的果实和猎物,清洁的水源,足以保障一群兽人的生活。孙翔带着唐小猫满山遍野地跑,教他爬树和捕猎的技巧。天色黯淡,所有人都睡着后才有心思去想唐昊。
这些日子,他快乐得忘却了时间。粗略算一算,距他离开都城已逾半月,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唐昊竟然没来也没派人来找过他。如此想来,孙翔不禁气闷,好像他在或不在唐昊身边,对唐昊来说都一样。
说什么喜欢,说什么爱,都是哄骗人的台词。
他闷闷地翻身,把唐小猫搂进怀里。小家伙身上遗留着唐昊买的婴儿香波的奶味,仔细闻闻,在草腥味和泥腥味之外还有唐昊的气味。他猛地吸了口气,一撮绒毛蹿进鼻腔,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得回去看看,孙翔心想,出来有一段日子了,虽然唐昊不想他,但他有点想念唐昊。那人在他心上嵌入了一枚钩子,离得远了,鱼线便牵扯鱼钩,拽得他心口生疼。

江波涛和蛇女他们似乎对他决定回去都城一趟并不吃惊。
蛇女交待他跟唐昊好好相处,人类让他受委屈的话,就狠狠揍一顿后回北方。长着一对翅膀的周泽楷和方明华则没多说临别的话,各自拍拍肩膀了事。
孙翔乔装打扮,戴上帽子,穿上长款风衣,唐昊衣帽间里淘出来的衣服样式虽简单,穿在孙翔身上却有别样的味道,像位简单时髦的小明星。
他手上有现钱,如此装扮,雇一辆车往都城开去没有引起怀疑。司机只当他是位带宠物猫出来旅游的小少爷,油门大踩上了高速,两天后便平安到达唐昊位于7区的大宅。
大大咧咧地按响门铃,没人应。时间不早不晚,下午四点,孙翔不等宅子里忙碌的仆人开门,便急火火地摁了指纹,径直打开大门。当初唐昊握着他的手设置指纹密码,他嫌唐昊多此一举,今日却派上用场。
猫咪耳朵竖起,宅院内的动静统统纳入耳中。唐昊在书房,键盘噼里啪啦地响,应该在忙。
孙翔三步并作两步往书房走,唐小猫跟在他脚边。一身风尘仆仆不及洗净,推开门,直接往书桌后面的人身上扑去。
他紧紧地抱了唐昊一会儿,才发现那人冷着眼睛看他,一句话不说。
“想什么呢?”孙翔呐呐,仍坐在唐昊腿上,手却慢慢收了回来。
唐昊别开脸,冷淡地命令:“起开。”
孙翔一下子恼了,怒气冲冲地质问:“凶什么凶?!”
唐昊推开他,闻言脚步一滞,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矮身抱起唐小猫,任由有一定份量的狮子幼崽在他怀中蹭来蹭去,把昂贵的灰蓝色毛衫黏上一片金黄的猫毛。
“唐昊。”
那人不理不睬,装没听到。
“唐昊……”孙翔凑过去。
那人捋起袖子,专心致志地帮唐小猫洗澡。
“你理我一下。”孙翔脱掉衣服,干脆地坐进浴缸,和唐小猫一样扒在浴缸边看他,给小崽子洗澡的温水将将没过脚踝。
那人眼皮都没抬,睫毛都没动过,只在唐小猫舔他手心时笑了笑。
孙翔心里头七上八下,唐昊应该可能也许大概生气了,可是他到底在气什么?回去北边,在山里和久别的朋友家人们待一段日子有错吗?要说不告而别有错,他明明留下了纸条,唐昊认识字,肯定看得明白。
既然我没错,唐昊凭什么给我甩脸子?想明白这点,孙翔顿时理直气壮起来。他一把掐住唐昊的下巴,猛地凑近了亲唐昊一口,牙齿撞到牙齿,唐昊倒抽了一声凉气。
“不许再生气了!”孙翔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浴室里,温热的水雾弥漫,他蹲在唐昊面前,膝盖和小腿皆染上润润的水光。
他们不是没有过吵架拌嘴的时候,以前,往往话说到这一步,已然算孙翔低头退让了,唐昊会极给面子地回吻他,怒火和郁结消弭在热烈的吻和温柔煽情的抚摸之中。
然而今天,唐昊非但没主动过来亲他,而且洗干净小猫,冲干他的绒毛,把吹风机重重往孙翔跟前一搁后,就换上干净衣服,拎起一个简易行李包,当着目瞪口呆的孙翔的面离开了家。
来摆晚饭的阿姨告诉孙翔,唐昊工作忙,要在公司住一段时间,接着要去国外出差,让他自便。孙翔越听越不对劲,唐昊不愿意跟他说话就罢了,现在面也不想见?
不见就不见,我才懒得见你呢!
直到深夜,唐昊常开的半新跑车仍然没甩着拉风的弧线出现在大门口。孙翔坐不住,翻箱倒柜,在书柜角落找到一份高中毕业生年册,里头有唐昊、刘小别和邹远的照片。
刘小别家的电话属于国家机密,自然没留在册子里。邹远倒大大方方地留下了一条联络方式。孙翔默念着号码,生疏地使着书桌角落的电话,那头嘟嘟几声后竟然接通了。
“唐昊?”邹远的声音稍显疑惑,“怎么用座机打电话?手机坏了?”
孙翔抱着电话听筒,纠结半天,在对方以为电话出问题时,匆匆叫道:“那个,邹远,我是孙翔。”
对好哥们的毛绒男友邹远印象还成,身高腿长颜正,确实是唐昊喜欢的款,除了雄性兽人的身份在上流社会吃不开外,没什么不对。话说回来,就算唐昊和一位人妖领证,邹远也能宽容地接受,谁让他们是朋友呢?
“孙翔,我是邹远,有事吗?怎么想到拨这个号码?”邹远温声问,“我家没人用座机,刚刚接得迟了些,不好意思啊。”
“没、没事……”
“啊?”
“不不不,有事!”孙翔急了,磕磕巴巴地把事情一股脑说给邹远听,问他如何是好。
电话那头的邹远沉吟半晌:“你说……唐昊出院后,你没打招呼就回去北边,在那儿待了小半个月?”
“我留了便签条!”孙翔不服气,“用出水特大的马克笔写的,唐昊不可能看不到。”
“……你说你不知道唐昊为什么生气?”
“对啊。”孙翔气鼓鼓地说,“我明明没错,主动跟他说话,他却不理我!小心眼,生气鬼,一天到晚都不高兴!”
邹远心头一口闷血,料想唐昊吐的血比他更多,顿时心理平衡了不少。他撂下一句“你好好想想”,便咔哒一声挂上电话。
孙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把唐小猫安抚睡后,又穿过几层关卡,到军区家属院里拿小石子去砸刘小别卧室的窗户。
“不见不见!”刘小别唰地拉上窗帘,灯跟着暗了,装睡,不见人。
如果说一开始孙翔是恼怒的话,那么现在已是切切实实地不解。
想来想去,只能直接问唐昊。
不行,孙翔猛地晃晃脑袋,猫耳朵压成飞机耳。唐昊生气,我不生气吗?我不要面子的啊?才不要去理他!
说着说着,脚却不由自主地往车站走去。末班巴士,七扭八拐地开到新兴工业区,唐氏旗下的研究所和厂房连结成片。
中间一座写字楼,十一二点钟依然光辉璀璨,不知道多少人在唐昊压迫下加班。顶层的办公室亮着,几点光明明和别处一个样,孙翔却一眼找见。唐昊是不一样的,他想,一群人中间他只看得到唐昊一个。
夜风呼啸,半岛湿润的海风裹挟着白色的星星点点,在厂区高耸的探照灯照耀下像星河倾落。
下雪了。
tbc.
>>
写的时候被孙翔强大的逻辑说服,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个孩子!

评论 ( 30 )
热度 ( 2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