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50 正文完

*总裁×兽人,欢喜冤家
*目录 完结啦!划十字求长评,明天有饱满多汁的番外
>>
50
“结婚?”唐昊有些懵,这只猫知道他在喵喵什么吗?
“嗯!”孙翔点点头,看到花坛旁边有一层厚实干净的积雪,兴致勃勃地蹲下,边搓雪团子边头头是道地说,“我们在谈恋爱嘛,谈恋爱更进一步就是结婚,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
双手捧起雪,往上一抛,细碎的冰粒沙沙而落。搓雪球,团了六个,两两叠在一块,给其中两摞分别插上一根小拇指长的枯枝。
唐昊也蹲下身,看孙翔跟小孩子似的玩雪,心想,第一次看到雪有那么开心吗?嘴角始终上扬,像小猫嘴。
“你知道结婚什么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孙翔瞟他一眼,“你不想么?犹犹豫豫的,不像你了唐昊。”
唐昊哑口无言,孙翔说对了,他确实在犹豫。不是在犹豫事件发生的对象,而是事情本身。
婚姻被人类赋予了严肃庄重的含义,即使在传统道德观念日渐消弭的如今唐昊依然属于老派人物,谈恋爱想谈几个,想同时谈几个都行,结婚么,得选一位合心、顺眼、志同道合的妻子一起过一辈子。
而且,以他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以及他背后层层叠叠的利益链条,婚姻的象征意义和可能带来的实际利益较寻常人复杂更多。
孙翔无师自通地堆了三个巴掌大的小雪人,指给唐昊看,这是唐昊,中间是唐小猫,右边是孙大猫。他嘴角噙着笑意,眼尾噙着闪闪发光的得意,唐昊的犹疑和沉默似乎并未浇灭他的自信。
他笃定我会答应,唐昊想。想了会儿,竟有些想笑。
活了二十五六岁,开心的日子不算多。压抑、逼仄、贫困的童年,夹缝中生存的少年,拼命证明自己,疲惫不堪的青年。
快乐的片段,多半来自旧杂志边栏的一个老土的笑话,来自后山慢慢长大、组成群落的动物,浮光掠影,模糊不清。平日里,“哦”“哈?”“哼”能表达大部分心情,平淡的,冷酷的,如此这般活着没什么不好——直到他遇到孙翔,拥有一份镶上金边的丰盛的喜悦。
没有人会让他开心至此,更没有人会让他难过如斯。
心被牵住,放不开手了。
“嗯,好啊。结婚吧。”唐昊哼了声,“不过在那之前……”
孙翔总算把目光挪到他身上。
“把这个戴上。”
一双手套摔在孙翔关节冻红的手上,黑色,羊羔绒,收口处翻出一圈不显眼的毛边。孙翔手腕雪白,深色的绒毛衬托下愈发白净,青紫色的血管像细幼的藤蔓。
唐昊把孙翔拽起身,拢住他的双手,郑重地说:“答应了就不许反悔。”
“我不会反悔,反悔是小狗。”
“我也不会给你机会。”唐昊哼笑一声,偏头吻了吻孙翔的嘴唇。
恋爱要谈,班也要上。唐昊心急,懒得回家休整,想在公司把邮件看完,等一大早国外的合作伙伴开视频会议。
孙翔求完婚就开始犯困,唐昊想叫司机送他回家,他也不乐意去,抓抓头发,打着哈欠进了暗藏在唐昊办公室墙后的卧室。
这里只有唐昊家的主卧一半大,孤零零的放了一张双人床、一组衣柜,墙上空荡荡的,只装点了一幅助理代为拍下的摄影作品。床垫和轻而暖的羽绒被合孙翔的喜好,脸贴上织法细密的被套,脑袋一歪,昏睡过去。
唐昊哭笑不得,亲了亲他的额头,转身把灯关了,回去赶工。
凌晨,第一缕青白色的阳光划破夜幕,从广袤的工业区低矮的厂房尽头升起。
唐昊伸了个懒腰,忽而听卧室房门咔哒一声,一只脑袋裹着被子加量不加价的巨型糯米团子飘了过来。
“怎么?睡不着?”他轻声调笑,想过去安抚一二。
哪想到孙翔没理他,径直躺到办公室另一头的长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闷头大睡。
“你继续……”孙翔含含糊糊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我离你近点儿,好睡觉。快干完活吧,我想和你一起回家。”
从此君王不早朝,此时唐昊的脑海中只有这句话。
敢问有一只猫坐在你的键盘上,然后迷迷瞪瞪地睁着眼睛睡在你看得到摸不着的地方,你能好好工作吗?
你不能。
所以你不是唐昊。
唐昊瞟了被子精一眼,不过眼神滞留的时间稍稍长一些,便稳住心神专心致志地处理手上的事情,还有余裕给刘小别和邹远发短信:“我和孙翔决定结婚了。”

“你被狮子精下了蛊吧唐昊?”刘小别人模狗样地穿着军装,他老爹终于看不下去他混吃等死的状态,念他在对付联盟一事上有功,让他从空军新兵干起,磨性子,积累经验,“你别哥天天在部队里忙训练擦飞机,以为你之前说结婚是精虫上脑一时冲动,万万没想到——”
唐昊知道他在开玩笑,否则不会带来刘家的贺礼和一大摞礼金,还是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邹远比刘小别淡定多了,从唐昊下决定到正式策划婚仪足足过了一年多,足够他消化唐昊惊世骇俗的选择。
“恭喜了,唐昊。”邹远笑笑,“还有你,孙翔。想不到我们中间最早结婚生子的会是你们两个。”
“我进度一向快。倒是你和刘小别,看到顺眼的赶紧跟家里人说。”唐昊冷哼,“省得当一辈子单身狗。”
“唐昊你再说一遍?”刘小别挥挥拳头。
孙翔边笨拙地系领结,边好奇:“单身狗是啥意思?刘小别不是人吗,怎么会变成一条狗?”
刘小别竖起一对中指,为孙翔添妆。
仪式的规模很小,外界只知道唐氏的大老板娶了位兽人妻子,陆续送来昂贵珍惜的贺礼,但有机会出席婚礼的唯有关系亲密的友人。
孙翔那边来了江波涛和杜明,犬科兽人方便乔装打扮,西装革履一穿,耳朵用帽子遮挡,便跟常人无异。小周、方明华的翅膀太张扬,蛇女的鳞片太吓人,没法子出席,于是送来北部山兽人们栽种的新鲜果子和河床里发现的漂亮石子。
一年多的时间里,唐昊陪孙翔回过好几次北边,孤身进入兽人聚落他并不害怕,镇定的表现赢得了兽人的尊重。蛇女把小猫和孙翔交到他手上,捏着两位成年男性的手和一只爪垫粉嫩的猫爪说:“好好过日子,不许亏待孙翔,否则兽人拿你好看。”
唐昊对差点杀了他和差点被他杀掉的蛇女也不怵,点头答应。
后山的动物园,经张新杰和唐昊轮番讲解,孙翔才明白,新纪元的地球上,适宜大型猛兽生存的地方越来越少,残余的狮子豹子基本上逃不过被猎杀的命运。唐昊把他们养着,总比落到有虐待癖的富人家里好,不会被拔掉牙齿砍掉利爪。以后时机对了,会把有野外生存能力的狮子放生到自然保护区去,失去野性的,也唯有在动物园里好生养着一条途径。
婚礼的证婚人是唐昊认识的第一对人类和兽人夫妻,笑眯眯的老方和美艳动人的猎犬夫人。老方如今在唐氏控股的地产公司任总经理,是唐昊亲密的合伙人之一。
“时间差不多了,唐总,准备开始吧。”
唐昊扯扯领带,突然有些紧张。
婚礼从简,在家中一片绿茵上举办。草坪上摆满热烈似火的蔷薇花墙,高低层叠,疏密有秩。宾客人少,在花朵甬道尽头各摆了一排白色的座椅。唐昊插着口袋在证婚人老方身边踱步,邹远和刘小别纷纷发出打趣的笑声。
“孙翔在里头干嘛呢?”杜明着急,捏了捏膝盖上的圆帽,犬耳机灵地竖起,“哦,在给他儿子换衣服。马上就来。”
话音刚落,一个踢着小皮鞋,穿着宝蓝色西装短裤和小马甲的金发小朋友便哒哒哒地冲出来,衬衫一角残留着打翻了的果汁水渍。
他捧着一束红粉相间的蔷薇花球,踮起脚,小短腿跟嫩藕似的,仰起头睁着蓝盈盈的猫眼睛跟唐昊说:“老爸,孙翔迟到了!”
唐昊蹲下身摸摸他阳光一般的金发和神气地竖起的猫耳朵:“刚才不是说去花房待一会儿就出来么,怎么迟了?”
“因为……”唐小猫鼓了鼓脸,尾巴有气无力地垂下,“因为我不小心把橙汁洒他衣服上了。”
欸,一个二个都不省心。唐昊想起早上他帮孙翔穿西装打领结,光是礼服上复杂的暗扣两人就折腾半晌,临时换衣服,也不知道孙翔一个人能不能行。
初春的阳光和煦,醺起一阵阵温暖甜蜜的花香。
唐昊轻微花粉过敏,其实有那么一点想打喷嚏。但在看到孙翔手足无措地从花房里出来时,忍住了,于是脸上留下一个惊讶的表情。
“喂,你那什么表情?”孙翔扯扯胸前的领结。
原本说好的仪式简单,两位新郎不分彼此都穿黑西装糊弄过去,走个流程。岂料中间出了岔子,孙翔没得选,只能穿婚庆公司备用的白色西装礼服,一黑一白,倒真像人类男女婚礼时一黑一白的一对新人。
“高兴的表情。”唐昊笑了声,把花童唐小猫一把抱起,放江波涛腿上,然后转身对擦热汗的老方说,“开始吧。”
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忠诚、尊重、彼此爱慕,将两条原本毫不相干的红绳攥进手心,纠结成一道难解的结。
“你愿意和孙翔结为夫妻,直到……”
“我愿意我愿意。”孙翔猛地点头。
唐昊哼了声,揉揉孙翔的猫耳,低声说:“我愿意。”
春风浮动,树枝吐露新芽。唐昊握紧孙翔的手,小心而郑重地为他套上一枚戒指,接着孙翔再为他戴上他的。
有人说爱情是束缚,在唐昊看来,未必。爱大可以胡作非为,只要跟你胡来同你放肆的人没错,那就错不了了。

fin.

>>
强行点题,哈哈哈。这篇文写得其实比星光下粗糙,用词结构主线剧情各方面为了追求更新频率各种糙……能被大家喜欢真是太好啦!狗血文嘛,享受的就是写的时候虐自己发出来虐别人的快感。能稍稍带给读者九分快乐和一分被虐到的痛感一篇纯狗血文就算完成任务了。写得很开心的一篇文,谢谢支持我的朋友们和评论里的大家!一人一个唐小猫的么么哒!

评论 ( 60 )
热度 ( 4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