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07

*高中生清爽的暧昧日常,陈年老坑一口气填完,感谢琉璃太太

*01~02 03 04 05 06

>>

07

“比赛的重要性我作为队长讲得已经够多了,但是,作为你们的队友,作为黄少天,我还有许多话想说……”黄少天举着瓶矿泉水充作话筒,讲到重点时往掌心敲两下。

高中男篮的控卫,鼎鼎大名的黄队长出名的原因有二,其一兼顾球队和化学奥赛省队,牛逼到不行,其二话贼鸡巴多,能从鸡毛蒜皮侃到国际形势,按孙翔的说法,他适合做北京的的士司机。听到话痨讲“有许多话要说”,孙翔自动入定,目视前方,余光偷瞟唐昊。

南方的城市,三百三十天是夏天,余下才是秋冬。十月底,烈日杲杲,风卷来潮湿的云,云挤出咸腥的雨水。滴滴答答的小雨,十来岁的男孩子们不以为忤,手背在身后,挺直腰背听黄小队长训话。

唐昊蜜色的皮肤沾上雨水,T恤黏在他结实的背肌上头。手指头按捺不住地碰了碰,湿的,烫的。孙翔抽回手,冲偏头无声骂他“手贱”的唐昊嘿嘿一笑:“摸摸不行啊?”

那人没理他,嘴唇翕动,念念有词。孙翔“侧耳聆听”,耳朵快贴到唐昊肩上去,发现唐昊在背课文,期中考重点考察的几段古文。

我靠,要不要脸,说好的带我飞,共同进步,精益求精呢?!他故意用胳膊肘撞撞唐昊,后者捂着肋下骂了句“我操”,被黄少天点出来:“唐昊有话说?上来讲两句?”

孙翔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但那丝浅淡的愧疚像入了水的棉花糖,呲溜,化了。唐昊手背在身后,反手向他竖中指。

哟嘿。孙翔在唐昊孤零零地站在全队面前,抓耳挠腮想说辞时扬扬下巴,剑眉一挑,做了个口型:“看你的了。”

我在欺负唐昊,他想,我欺负唐昊,唐昊就不生气,别人这样做,唐昊怕是要跟人打起来。

校队里正选加替补十几号人马,能打的不过他、孙翔、黄少天和刘小别,他们四个的位置还有重叠。中锋是位高个子的男生,和唐昊一样读高一,个头合格,体格不行。不过,这也是重点公立高中的通病,有肌肉、腿脚站得稳,还有球商的中锋一般不会出自这里。唐昊初中和小学在学费骇人的私立就读,校队里不少特招进来的篮球特长生,一个中锋的肩膀能有两个他厚。

估摸一把队友的实力,再想想黄少天同志许下的宏图大愿,唐昊眼前冒出一个字:菜。

他们闯过了区运会,按说实力不差,可是一个区取积分最高的两队进入市运会,他们所在的分区恰好只有三支队伍,能晋级,实属理所应当。进到市运会,运气好撞上更菜的公立高中校队,跻身八强,运气差撞上种子或卫冕,直接掉头回学校复习。

欸……

“唐昊!”孙翔在人堆里嚷嚷,“黄少让你讲话,没叫你发呆。”

唐昊抬头望天,喉结动了动,低头时总算挤出一句话:“没有梦想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加油!努力!”

底下的人,尤其是黄少天和孙翔,特别给劲,啪啪啪鼓掌:“说得好——”

 

如果给黄少天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不会让唐昊在开幕式时去抽签。

看到签上的校名时,唐昊的脸黑了,孙翔凑过来看,跟传染似的也黑了脸,咔咔咔,全队顶着张黑脸蹲在承办学校三中体育馆台阶上唉声叹气:“怎么头一场淘汰赛就遇上他们呢?”

他们——东高——唐昊的母校,那批特招的篮球特长生直升到高中本部,继续为这所富家子弟云集的中学荣誉墙上增光添彩。

“唐昊,这你初中吧?有你认识的人不?”刘小别问。

“叹什么气?有我在,还怕打不过东高?”孙翔信誓旦旦。

黄少天埋头发短信,手指翻飞,片刻后说道:“我搞到了他们的登记名单和正选的资料,我们研究一波,明早搞一下针对。肉体嘛,是外在,要赢比赛,靠的是头脑。”

众人叽里呱啦,没有一人责怪唐昊糟糕至极的签运。唐昊舒了口气。虽说他们队不在十六进八输掉也会在八进四时打道回府,但因为签运导致一轮游,仍然会让一位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愧疚。

“我知道东高校队的人。”唐昊低声说,“他们中锋很强,篮下敢抢,小前锋的实力也很不错,全是体校教练训练出来的高手。”

孙翔张大嘴:“那怎么办?”

校队的中锋高个小哥不安地缩缩脖子。黄少天瞥孙翔一眼,笑道:“不怕,我们黏住他就是了。”

“我家有东高初中校队的训练录像。”唐昊举手,“里面有三个是明天的正选,有两个是替补。”

黄少天拍手:“那还等什么?”

一行人,借市运会的机会留宿在外,给学校报备后转头点了六份大号披萨和一堆吃食,十几人大摇大摆地住进唐昊家。电视上在循环播放东高的一场训练赛视频,沙发上地上,挤挤挨挨的都是人。唐昊父母出差去了,由得他们胡闹。

“你晚上回家吗?”唐昊指指门口,小腿碰了碰孙翔的膝盖。

孙翔想了会儿,摇头:“不回了,我没跟我老妈讲今晚不住学校。而且,我没跟大家一起住过……动画片里怎么说?合宿?对,合宿!”

见他一脸向往,唐昊亦有些兴奋。一干人等研究战术到深夜,其他几位回家睡了,留下家远的黄少天和刘小别,刚好一个住客房一个睡沙发。两人差点因谁睡床打一架,最后刘小别受不了黄少天叨叨,扶着额头把客房的单人床让给学长。

“孙翔呢?他回家?”刘小别问。

唐昊摇头。

“打地铺?”刘小别吐槽,“哎,唐昊,不是我说你。你爸妈的卧室我们不好进去,但你的房间可是双人床啊,让你哥们进去睡一晚,不碍事吧?”说着便揽着孙翔的肩膀往次卧走。

唐昊冷哼一声:“他跟我睡。”接着当着刘小别的面关上卧室的门。

孙翔趴在唐昊床上哈哈大笑:“你看刘小别吃了苍蝇的眼神没?哈哈哈哈!你明天得请他喝奶茶,不然过不了这一关。”

“你用我房间的浴室。”唐昊没睬他,“新牙刷和毛巾给你找好了。”

孙翔挑眉:“睡衣呢?”

他和唐昊家住得近,一个单元楼,但两人长期住校,周末都乖乖回家,其实很少在唐昊家留宿。心脏上像爬了只小蚂蚁,又像揣了只小猫,爪子挠得孙翔痒痒的。

“穿我的。”

孙翔扯下唐昊甩他一脸的睡衣睡裤,简单的素色宽T恤和一条百慕大短裤,典型的唐昊审美。洗过澡,洗旧的衣物柔软地贴在身上,散发出阳光和薰衣草的味道。唐昊的沐浴露是柚子味和海盐味的,孙翔选了黄色的那瓶,洗完后整个人像只散发水汽的柚子。

蹑手蹑脚地往黑暗中的大床走。唐昊小臂遮着眼睛,睡在外侧。孙翔放轻力气,手按在唐昊腰左边的床垫上,想一脚跨过去睡到里头。

“干嘛?”唐昊貌似被吵醒了,语气有些冲。

孙翔吓了一跳,手一软,摔唐昊身上。

两个人的呼吸同时停滞,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似乎谁先眨眼谁先呼气谁就输了。心跳好快。孙翔按了按胸口,借力滚到里边,还压了唐昊一下。后者闷哼一声,没多说话。

刚才,怎么了……孙翔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盯久了,黑暗中荡出一层层光晕。他动动僵硬的腿脚,脚心一不注意蹭到了唐昊的小腿。

“别他妈动。”唐昊的心情好像很差劲。

“哦。”孙翔冷冷地回。

到底不服气,磨蹭唐昊小腿的动作频繁起来。膝盖抵住大腿,凉而干爽的脚心一点点地蹭过唐昊的腿肚子。时紧时松,不久后,连羚羊一般的修长跟腱也紧绷起来。

“孙翔!”唐昊低吼。

“我没动!”孙翔跟他额头抵着额头吵嘴,“我就……我就碰一碰你。”

空调开得低,二十度,冷风嗖嗖地吹着,一屋子暗色的冰天雪地。但唐昊的人是烫的,呼吸是热的,要烧着我了,孙翔想。

tbc.

>>

暧昧让人目眩神迷。

评论 ( 19 )
热度 ( 3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