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08

*高中生清爽的暧昧日常,陈年老坑一口气填完,日更求评论关爱

*01~02 03 04 05 06 07

>>

08

球队约定七点钟会合,孙翔五点就睁开眼睛。天刚破晓,一道微弱的光从窗帘间隙射进来,划过唐昊的腰背、孙翔的指缝,在少年人的手背那一枚枚嶙峋的山峦上留下一道浅浅的金。

从床尾爬下去,刻意不去惊扰唐昊,刷完牙,满嘴清新的薄荷味,凉水泼在脸上,清醒了。可等他躺回留有余温的床上,因为唐昊瞎动胳膊变了位置,不得已躺进唐昊臂弯里时,脑子突然嗡的一声,糊涂了。

这股稀里糊涂的感觉一直持续到球场上。

开场仅仅五分钟,比分2:10。

唐昊抬起胳膊抹了把人中上的细汗,冲孙翔挑挑眉毛:“搞毛?”

“没搞毛,手滑,失误了。”孙翔坦率地承认。

他们今天都在前锋的位置,负责冲锋得分和篮下拼抢。东高校队的小前和大前显而易见地比他们更具备身体素质和后天训练上的优势。然而孙翔不服气,他觉得对面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可怕。敌军虽强,但尚属于他能够处理的范畴。

于是在一开始,他和唐昊便展现出强悍的攻击性,争到球权后,球交给控卫黄少天,两人一左一右刺刀般杀入对方禁区,在刘小别的传球配合下率先夺得两分。但在那之后,球到孙翔手上时便开始频频失误,对手连落十分。

孙翔并不焦躁,才五分钟,第一局才进行到一半。而且,他看向唐昊时,那人冷峻的眼神在告诉他,没有人在怪他,冷静下来,认真打,他们尚有一搏之力。

“情况很清楚。”第一局结束时,黄少天头顶毛巾,边擦脑门上的汗边说,“孙翔被他们针对了。他们应该是认为翔是我们队里唯一一个能打的,搞定他,就能搞死我们。唐昊,他们是你初中的队友和师兄吧,现在怎么在看轻你的实力?”

唐昊脸色一黑,似乎想到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以前我技术烂,在校队打替补。”

众人皆肃了肃,以唐昊的实力居然在东高初中部够不上正选的位置?那他之前的队友该有多强?

“喂,你们什么表情?慌个屁。”唐昊嗤了声,“他们很强,但也就那样。我们气势上虚了,更会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我有一个想法。”黄少天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在唐昊和孙翔眼里,简直是一排狐狸的尖牙,“既然他们自以为对你十分了解,那么我们将计就计,来一出扮猪吃老虎。”

孙翔拍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唐昊?扮猪吃虎?得了吧黄少,你看他那个凶神恶煞的眼神,有这种猪吗?”

“有啊,野猪。”刘小别补刀。

为了方便打球,唐昊今早刚好用发胶把刘海往后捋,再用吸汗头带固定,坚韧的黑发根根竖起,说野猪,正好应景。

唐昊无话可说,只好撞了下孙翔的肩膀。

黄少天的计谋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孙翔持球猛冲,被人黏住后作势投篮,接着反手一勾,把球传回给黄少天,几番快速周转,调戏人一般把东高防卫的重点集中到他和孙翔身上。在经验和意识超群的东高球员们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嗖的一声,将球传给唐昊。

修长的小腿肌肉紧绷,黑色护胫包裹之下甚至能看清楚肌肉一松一弛的状态。足尖点地,轻快地起跳,像风一般迅速,动作像滚石一样坚定而有力。

一个挑不出毛病的极端漂亮的投篮姿势。唐昊落地,与此同时,篮框发出令人安心的清脆的撞击声。听到“咚”的一声,唐昊闭着眼睛都知道,角度没错儿。

嗖——球落入篮框,篮网颤动——进了!

应该在前锋卡位的唐昊却在三分线外投出一个意料之外的三分球。球场上最激动人心的是篮下争抢,逆风时最振奋人心的则是这般毫无争议的三分射篮。

孙翔的嘴角掩不去笑意,在持球回防时朝唐昊挤挤眼睛,笑出一口白牙。

唐昊面无表情,仿佛刚才投篮成功的不是他,而心里却在疯狂地大骂孙翔:说好的计策,你笑得眼睛亮晶晶的,谁看不出其中有诈?坑人啊这是!

母校的高中校队果然没让唐昊失望,贴身黏人防范的重点很快从孙翔一人变成孙翔唐昊两个人。不过,强力的高压压在两人肩头总比压在一个人身上好。东高虽然强势,第一局伊始便压着他们打,但天罗地网的防御中总有缺口,何况,他们还有黄少天。

一直被东高忽视的黄少天,有着在篮球场上宛如霍比特人的一米七五身高。如今省内高中联赛如火如荼,上场球员平均身高一八零起跳,黄少天打的控卫,弹跳能力好,但是身高和体型的差距让他的发挥在东高五个大个子面前差了点意思。

上空被封,贴身刚不过对面的一身肌肉,传球空间被压缩,黄少天似乎无路可逃,无球可传了。对手看穿他的实力——稍加压制便能废掉——开始有意图地放置他。

而这正是黄少天想要的。

正面打不过,那么打侧面。硬实力推不过去,那就用计策。阴谋阳谋通通摆到桌面上,藏在袖子里。黄少天穿针引线,明里暗里掌控住球场上的节奏。等东高的聪明人嗅到不对时赛程已推进到第三局后半段,而看上去菜鸡无比的重点高中男篮校队和他们的差距只有堪堪十二分。

十二分,一局半的时间,一旦孙翔他们控到球,打上几波强攻,随时可能反超。

一个合格的机会主义者不仅要看到对手的失误点,而且要看到己方心理的微妙转折点。眼下的十二分正是如此,一头是乘胜追击,一头是望尘莫及,个中差距有如云泥,全看身为队长的黄少天如何调动队员的情绪。

“干掉卫冕冠军,说出去多有面子?”黄少天笑,“他们有心理包袱,我们可没有。现在对手心里一定很急,一急,便会出岔子。所以我们一定要稳,他们中锋再犯一次就要罚下场,现在的动作会比较收敛,我们要利用这一点……”

唐昊拧着眉毛聆听,孙翔坐在他右侧,闭目养神。

腿肚子在颤,上臂开始酸痛,灌下再多的冰水也解不了喉咙的渴意。孙翔知道自己的状态在流失,身旁的唐昊也好不了多少。前三局的拼杀消耗掉他们大半体力,可是一想到最后一局赢下十二分完成绝地大反超会带来的舒爽,他就兴奋不已。他放松紧绷的肌肉,半个身子靠在唐昊身上,右腿屈起踩在长椅上,有条不紊地揉按小腿,免得一会儿抽筋掉链子。

唐昊撑着孙翔的身体,没人注意到他们之间亲密的举止,即使注意到了也觉得在篮球场上这算不了什么。倚在他身上的人烫得像火苗,豆大的汗珠从下巴滑下,低落到他的小臂上。汗水是热的,呼吸也是。他能听到孙翔剧烈的心跳和血液簌簌流动的声音。汗水将两人的衣物和皮肤黏糊在一块,像要将他们两个黏连在一起。

“语言上的巨人,球场上的矮子。”唐昊突然淡淡地冒出句冷笑话。

黄少天叉着腰,质问:“唐昊你骂谁?你敢骂队长?胆子肥了啊?”

众人大笑,唐昊勾起嘴角解释道:“夸你呢,黄队长。控卫要那么高有什么用?最后要看技术。”

“你说黄少技术咋样?”孙翔好奇,想听唐昊的评价。

决战在即,哪里是评价队长实力的时候。唐昊在拍黄少天马屁和糊弄过去中间选择了后者:“技术不错,今早别哥是这么说的。”

“我操尼玛,唐昊!”刘小别作势要揍人。

一群大男孩笑作一团,唐昊的笑话来得恰到好处,凝重的气氛消散大半,和另一个半场的准备席上严肃的气氛对比鲜明。黄少天说得对,他们没有心理压力,大可以放开了打。赢了牛逼,输了光荣。

“啊?啊?”孙翔连打几个问号,“唐昊唐昊,他们在笑啥?”

唐昊眯眯眼睛,心想,这家伙真不懂假不懂?这年头十五六岁的男生有啥不明白的?他初中时,同班同学搞大了两个女孩子的肚子,闹了一出好戏。网上资源应有尽有,男女男男女女,基本上,该做的都做过,没做过的人心里也懂。孙翔如此纯洁,唐昊觉得他作为哥们负有一定责任,打定主意市运会和期中考过了给孙翔开眼看世界。

“没笑你,笑黄少天呢。”唐昊哼了声,揉了把孙翔湿淋淋的头发。濡湿的触感黏在指腹上,像甩不脱的糖渍,幽幽地沾在指尖,勾起喉间一股不为人道的干哑。

十五分钟,十二分的差距不啻天渊,又有如一线之隔。

孙翔拼得比前半场更猛,利箭般射入敌区,利齿般撕开防线。他的每一次传球,每一次跳跃,每一次意图射篮都激起球场外的一阵尖叫。那人是天生活在目光下的人物,天赋的宠儿,饶是外行人都能看出潜藏在他华丽姿态下狠厉的进攻态势,而内行人更加为之心惊胆颤。

“进了!”孙翔踩在二分线上跳投,球进后扭过身就往护卫他深入禁区的唐昊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唐昊别扭地抬起肩膀蹭干净脸颊,等他看到孙翔竟然把刘小别亲了两口,往黄少天额头和两颊上各亲一口后开始后悔自己动作太快,没让那个吻停留久一些。

该死,他想,这么爱亲人啊,去亲别人咯。

我才不稀罕。

唐昊啐了口带着汗水的咸味和血水腥味的唾沫,一场下来咬牙切齿地用狠劲,牙龈快咬出血了。他弯腰整理护颈,再活动手腕换了对干净的护腕,深吸一口气——最后一分钟,最后三分!

场上的气氛凝重到极点,双方杀气腾腾,恨不能把对方撕咬到稀巴烂。东高从未想过一支菜鸡重高队能把他们逼到如斯尴尬的境地,而唐昊他们也没想过面对一支实力强悍的队伍他们的能力和精神意志居然能支撑到现在,且跟对方不分高下。

说不定,唐昊心想,我们会创造历史。

tbc.

>>

写得好爽的一章!

现在的文笔和两年前完全不同啦

评论 ( 18 )
热度 ( 2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