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0

*高中生清爽的暧昧日常,陈年老坑一口气填完,日更求评论关爱

*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10

“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不到——”

唐昊带孙翔去看LIVE的地方,其实不是酒吧,而是CLUB。低音炮咚咚直响,撞击耳膜,迷幻的射灯从蛇群一般乱舞的人堆中穿梭而过。

音浪滚滚,对着耳朵喊,嘴唇蹭到耳垂上,仍然听不清声音。唐昊和孙翔隔开半臂距离,这闹腾的地方,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两个大男生挨在一起算不得什么,但他硬是觉出不自在。

“你待在这儿,我去吧台点酒。”唐昊晃晃手机,给面对面的孙翔发了一条微信,“等会儿小赵他们过来,说我马上到。待在原地不许动,别喝别人递的酒。”

孙翔第一回来这种地方,酒精做基底,情欲为点缀,像支缤纷绚烂的万花筒,在外头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

“我要可乐。”孙翔讪讪地发消息,不出意料地看到唐昊鄙视的眼神。

唐昊戳戳他的脑门,没好气地说:“行吧小朋友。等我。”

孤零零地坐在高脚凳上,长腿点地,扶着窄小的圆桌,不安分地晃荡转椅。孙翔目送唐昊艰难地挤进人群,今天唐昊没抹发胶,刺猬头垂在额前,眼神稍显凶狠,比起他,唐昊更像一个见过世面的大人。

万花筒,孙翔想,唐昊也是一支万花筒,里头有银色黑色交杂的闪片,旋动之后是一场茫茫的冰雪。他自以为了解唐昊,事实并非如此。

两人个子高,相貌俊朗,五官残余的几分孩气潜藏在昏暗的光线中。孙翔今晚穿的一件潮牌T和牛仔裤,腕上的手表不算昂贵但也不便宜,看上去就像一个开跑车来的小开。

唐昊低估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在酒精泡沫包裹中的诱人程度。等他领着手持冰桶、可乐和两瓶洋酒的侍者回去,孙翔身边已围上了一圈搭讪聊天的人。他们说好不暴露真实信息,以免因为年龄问题被保安赶出去,于是孙翔对一干“小哥几岁”“帅哥约吗”“你是隔壁大学的吗”的疑问无力招架,胡乱点头摇头了事。

“散了散了。”唐昊大步走过去,把孙翔护在后面,“我们约了人。”

有约的帅哥吸引力水平直线下降,而且,站在身前的另一个小帅哥看上去很不好惹。围在孙翔身边的人少了一半,走掉的那些也走不远,在一旁乱瞟,上下打量,像一群大草原上的秃鹫。

“昊哥,昊哥。我们来啦!我靠,周末好多人。”赵禹哲带着五六个东高初中校队的哥们把一张小小的高脚圆桌团团围住,唐昊从没认为他这么可爱过。

桌子小,唯一一张凳子孙翔占着。一群人围着小桌先碰了杯金汤力,孙翔叼着吸管跟他们碰可乐,同龄人,各自点头招呼开几个玩笑算认识了,以后就是兄弟。

等打开冰桶里两瓶千把块的酒,气氛渐入佳境。一群男孩子笑笑闹闹,开着在学校里不能说的玩笑,好奇又攻击性十足地瞧周遭的寻欢作乐的人群。

“店里最便宜的酒,给你倒一杯,爱喝不喝,别怕浪费。”唐昊打了串字,孙翔没低头瞧手机,于是凑到耳根边再说一次,推了杯斟到玻璃杯三分之一处的酒到孙翔面前。

孙翔拼命摇头,他知道自个儿酒量,两口啤酒能撂趴下,何况今晚唐昊喝了许多,他们之中得有一个保持清醒。他把浅浅一杯酒递到唐昊嘴边,看他皱着眉头喝下。

赵禹哲打趣:“哥们,你们喝交杯酒呐?!”

孙翔装没听到,轰隆隆的音乐为他作保。他瞟了唐昊一眼,心想,奇怪,唐昊莫非血液里淌着酒精不成,凭什么几杯烈酒下肚脸色不变,说话依然稳当?

周末晚上的LIVE由城里出名的地下乐队出演。短暂的调音时刻,整间屋子安静了几秒钟,仿佛冥王驾驶战车飘过。赵禹哲大着舌头跟另一个初中校队的小朋友聊姑娘,CLUB一静,他点评妹子长相的“美啊”和孙翔大声附和的“对啊”宛如破空。喝多了的客人们大笑,空气中酒气浮动,将陌生和熟悉的人丝丝包裹。

“俩二百五。”唐昊低头,装不认识。

“哈哈,那,昊哥,你是伍佰。”赵禹哲狂笑不止。

唐昊眉毛一挑,得,第一个喝大的。

乐队唱着孙翔没听说的歌曲,主唱声线嘶哑,唱到高潮处仿佛歇斯底里。孙翔目光灼灼地盯着主唱的红色漆光吉他,时刻准备着主唱把吉他摔掉。

气氛使然,一首听不清歌词编曲一般的歌孙翔仍听出妙处,下一段副歌来临时跟着人群合唱,下巴一点一点地打节拍。

清吧的驻场民谣歌手歌词像一条流水线出来的,脱不出姑娘、梦想、告别、城市、孤独种种,这支地下乐队的风格介于流行和摇滚之间,技术一般,架势满分,歌词则翻来覆去变着花样歌唱性、热情,骂操你妈。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听了三首孙翔便摸清路数,轻笑几声,想把他的重大发现说给唐昊听。

耳朵痒痒的,扭头一看,发现唐昊撑着下巴在看他——似乎又没在看他。唐昊的目光擦过他的侧脸,不知落到何处去。

干嘛呢?孙翔眨眨眼睛。

没干嘛。唐昊摇头,皱了下眉毛。想回去了?

孙翔点头,轻轻握了下唐昊的小臂。

唐昊没挣脱。校队前锋的小臂肌肉紧实,攥起拳头时会鼓起性感的青筋,像藤蔓的脉络。孙翔在黑暗中握着他的胳膊,不是手腕,也不是手,不含一丝不该有的暗示。可能人太多,他怕走丢吧?唐昊想。

把小赵交待给尚有神志的学弟,唐昊拖着孙翔挤出人群,在呼吸到CLUB外清新空气的一瞬间,孙翔自如地松开手,转而搭在唐昊肩上。

“能走得动道吗?”孙翔扬扬眉毛,巴掌脸,下巴尖翘,抬抬下巴就显出一股天生的傲慢,“我跟你说,唐昊,我可背不动你。要是走不动,我把你扔酒吧门口,让人捡尸去。”

唐昊皱眉:“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

“赵禹哲啊!”

唐昊暗自决定以后不带赵禹哲跟孙翔玩了。

“走得了。”唐昊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揪起领口闻闻衣服,很好,没有太重的酒气,“我们六个人,才两瓶酒,你想啥?你以为人人都像你?”

“我?我怎么了?”孙翔切了声,“会喝酒了不起啊,让我练练,我也行。”

“算了吧你。”

两人沿着临近半夜愈发热闹的酒吧街往大马路上走,凉风习习,吹散了令人发蒙的酒精。CLUB太吵,孙翔攒了一晚上的话,此时噼里啪啦地爆出来,问唐昊几岁学的喝酒,几岁混进酒吧,问那支乐队的名字,问唐昊为什么不在东高直升本部,话头之多,让唐昊想起校队队长黄少天。

“初三,学长带我来玩。”唐昊无所谓地说,“其实没啥,人多凑气氛而已,没多大意思。”

“东高呢?为什么不在那儿读高中?”孙翔挠挠头发,“你篮球这么强,升上高中说不定能进校队首发,今年就是你拿冠军了……你说,你坐冷板凳,是东高校队的那群家伙欺负你吗?”

唐昊勾起唇角,哼笑一声。原来如此,憋了半天的话在这儿。

“你脑子里什么狗血剧情?”唐昊眉毛直跳,“瞎鸡巴想。我来我们学校,当然是为了升学……东高是私立,高中起跟美国那边的课程,没几个人会考大陆高考,师资一般。我要参加高考,所以中考考过来呗。”

话说得轻松,从一间教材、课程和普通公立初中截然不同的私立贵族学校考到省重点,期间唐昊付出的努力比一般的中学生多得多。孙翔佩服地啧了声,拍拍唐昊肩膀:“幸亏你没继续读东高,那样的话我就遇不到你了。”

唐昊没接话,抬头看了眼光污染严重的褐红色夜空,高楼大厦外围绕着粉紫色的光晕。

“那谁,”唐昊说出一个陌生的名字,“她有联系你吗……艺术节的事?”

“谁啊?”孙翔拍拍脑门,恍然大悟,“哦,她啊!她昨晚跟我聊微信来着。”

唐昊冷冷地哼了声:“聊什么?她想追你?”

“我靠,你怎么知道?!”孙翔大惊,“我说她怎么这么奇怪,我以前压根不认识她!昨晚说艺术节吧啦吧啦说了一晚上,早上说什么,熬夜了,没睡,没吃早餐,让我推荐。”

“你回了啥?”

“我说我家楼下的饭团挺好吃的。”

“哈?”唐昊生出一丝不满,“然后呢?”

“然后她问我家在哪儿嘛。”孙翔摊手,“我就说了。”

“……你,傻吗?”

孙翔瞪他:“我乐于助人,干嘛说我傻?”

唐昊揉揉眉心,孙翔在这方面单纯到不可思议,于是接着问:“你怎么发现她别有所图的?突然开窍了?”

“拜托……”孙翔鄙视他,“翔哥好歹是被人从小追到大的好吧。而且,她跟我说了啊,说喜欢我。我心想,卧槽,我们才认识一天,现在的姑娘都怎么了?”

“人对你一见钟情。”唐昊冷哼,“你不信一见钟情?”

孙翔撇撇嘴,清澈的眼睛看向唐昊:“我信。我还信日久生情。”

唐昊呼吸一滞,不敢多想,思维迅速滑过这个空当,撞了下孙翔的肩膀:“她说喜欢你,你呢?”

“我不了解她啊。”孙翔摊摊手,“果断拒掉。”

“哦——”唐昊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深入了解后总该答应了吧?她挺漂亮的。”

“确实漂亮。”孙翔点头,“你们班,你同桌外就是她。”

两人一同停住脚步。唐昊握紧拳头,一股无名火在他体内上下左右乱蹿,而他分外清楚,绝不能朝孙翔撒气。孙翔没做错事,他没道理惹孙翔生气,让孙翔难过。

谈恋爱,多正常的事。青春期萌生的好感,跃动的期盼,仿佛柔软的花瓣和鲜嫩的枝叶,自然生发,令人心生喜悦。

可是,一想到孙翔跟女友勾勾搭搭,一块去食堂、图书馆,一起回宿舍,等在隔壁班后门时不是在等他而是另一个人,校队训练外的时间孙翔会跟小女朋友去看电影、逛街,期末复习时孙翔书包里会多出一份字迹娟秀的笔记,他的心脏便揪成一个难看的结。酸涩和苦辣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还有嫉妒。

我可能看不惯哥们被哥们女朋友抢走,唐昊想,对兄弟有占有欲,很正常。

裹挟凉意的秋风穿林打叶,几片细小的黄叶飘然而落。唐昊倾身,清楚地看见孙翔在一瞬间屏住呼吸,他拂去孙翔肩头的叶片,指尖摩挲那人五官精致的脸庞。

“有只蚊子。”唐昊冷哼,“帮你打掉了。怎么谢我?”

孙翔脸有点红,进而有些恼羞成怒:“快冬天了,哪来的蚊子?”

“这儿。”唐昊捏了捏孙翔的脸肉,狠狠往外一扯。

tbc.

>>

写他们聊天打屁能写一百集(不)

评论 ( 26 )
热度 ( 2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