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1

*高中生清爽的暧昧日常,陈年老坑一口气填完,日更求评论关爱

*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11

期中考过后,偌大的校园进入鼓乐喧天的艺术节。成绩下发,几家欢喜几家愁,而绝大多数没心没肺,把成绩和排名忘到脑后,集中精力准备艺术节。用心学,认真玩,这是省重点的学生们惯有的风格。接下来的两周时间,各类社团展示、义卖、歌手赛接踵而至,最终的汇演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

孙翔考得贼好,年级排名二十,刚好卡在第一集团军的尾巴上。而唐昊不幸地考到二十一名,让孙翔嘚瑟了几日。

“别显摆。”唐昊冷哼,卷成筒的剧本啪啪敲击手心,“好好念你的台词!”

一个年段十几个班,两班为一组出一个大节目。孙翔和唐昊的班级正好编到一起,班委头碰头商量后决定演一出话剧——经典的《雷雨》。剧组道具、服装、场务若干,演员从同学里抓壮丁,选了几个盘靓条顺、口齿清晰的姑娘小伙,导演的位置却成了难题。唐昊班的文艺委员,追孙翔的那个,挑来捡去,不知从哪儿听说唐昊初中时在东高戏剧社混过,便推举他执导。

从排练的情况看,这个选择没错儿。唐昊一开始不乐意浪费时间,但知道孙翔要上台后收敛不满,认真做起来,倒也像模像样。

“你演的二少爷周冲,愣是愣,但你本色出演几个意思?”唐昊啧了声,“周冲喜欢侍女四凤,这是话剧,角色的细腻、敏感要更夸张、戏剧一点。你看着她的眼睛,胳膊却不搂她肩膀,让人怎么相信你喜欢她?”

站在孙翔身旁的恰是那位文艺委员,懒散的马尾晃了晃,甜甜一笑:“唐昊你别急嘛,我们再来一次。”

“不来了。”孙翔摔掉一叠页脚皱巴巴的剧本,“唐昊,你不就是导演吗?凭毛一直盯着我挑刺?我把你当哥们,你把自己当神仙?”

唐昊被他莫名其妙的呛声噎住,思来想去想不出孙翔突然爆发的缘由。眉头拧紧,嘴唇抿成一条线,肩膀紧绷,努力压制怒气。唐昊冷冷地问:“我哪一点说得不对?”

“别吵架啦……”身材纤长的文艺委员不安地拍拍唐昊的小臂。

繁重的课业、排练、校队训练早让孙翔的稀薄的耐心消耗殆尽,看到眼前亲亲密密站在一处的两人,想到这女孩早些日子才找他告白,想到唐昊不屑的表情,一团裹挟青春期荷尔蒙的怒火嘭地炸开,烈烈燃烧。

“我演不出来你要的效果,看不惯的翔哥话,另请高明吧!”孙翔瞪唐昊一眼,双拳在腿边紧握,“我又不喜——”

“闭嘴。出去吵。”唐昊上前去掩住孙翔的嘴,拽住他的臂膀,把人扯出排练用的课室。

拉拉扯扯,一路推搡到天台上。午休时间,校园空旷,寂静无声。猎猎秋风中,孙翔急促的呼吸声随风飘散。校服裤收了裤脚,折了几折,露出清瘦的脚踝和修长的跟腱。

唐昊盯着他踝骨上苍白的皮肤看了会儿,一把将人抡到天台的铁网上,凶巴巴地问:“想怎样?!”

“不想怎样。”孙翔别开脸。

“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他妈一点也不喜欢她!”孙翔大吼,胸膛前后起伏,仿佛释放了积压数日的愤愤不安。

唐昊挑眉,鄙视地问:“当着人小姑娘的面?当着我的面?你们有话私下聊,在老子面前说,几个意思?你不怕丢人,就不怕伤到别人?”

孙翔愈发不爽,抬抬下巴,一阵刺人的刻薄劲冒到嘴边:“唷,心疼了?我想喜欢谁喜欢谁,从不藏着掖着,哪像你,喜欢她还把她推到我这儿!”

“哈?!”唐昊被他说懵逼了,“我喜欢她?我什么时候喜欢她?!”

领口骤然被攥紧,唐昊呼吸困难,垂眸看跟他呼吸交融的孙翔的脸,跟他一样,都涨得通红,气的。

“我了解你,唐昊。”孙翔信誓旦旦,掷地有声,“我们俩什么关系?你喜欢她,用不着这样,演深情男二很酷吗?我跟你说,一点也不!你要是喜欢,我让给你就是……嘶。”孙翔捂住肩膀,刚才唐昊一拳过来,他差点以为唐昊要往他脸上揍一拳。好歹唐昊记得不久后的汇演,打人不打脸,索性重重一拳打在肩头。

“你想差了。”唐昊冷哼,“我对她没感觉,你想太多。”

孙翔哑然,眨眨眼睛,清澈的双目中满是困惑不解:“那为什么LIVE回来的那天起,你就阴阳怪气的,我跟你说话三句有两句不搭理?为什么疏远我?神经病啊你?还有,为什么她碰你……你一点儿不反感?”

如果之前被孙翔当头痛骂,唐昊是一级懵逼的话,此刻便是十级懵逼。孙翔说的是中文吗?他为什么听不懂?

上周末回家后,他确实冷淡了孙翔几天,之后忙排戏,孙翔的表现着实一般,他的态度自然恶劣几分以示公平和权威,但是,说来说去,都够不上“疏远”的程度。不过想想先前的无数次吵嘴,他有意不理睬孙翔时孙翔的嗅觉都很敏锐,他又找不出别的借口了。

“对,没错,我确实不想屌你,那又怎样?”唐昊冷哼,“谁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但是,这跟我喜欢谁不喜欢谁没有关系。”

“你有喜欢的人吗?”倏忽间,一个问题砸向唐昊。而提问人无辜而好奇的眼神让他生出几分赌气的冲动。

“没有。”唐昊冷冷地说,“你不是说很了解我?这都不晓得?”

孙翔无力地靠在墨绿色的铁丝网上,指尖用力抠着冰冷的铁网。他竭尽全力挺直脊背,维持着一触即碎的冷漠面具:“哦,没有吗?我想也是……你才不是会喜欢人的人。”

嗓眼像卡了枚果核,喘不上气。唐昊哼笑:“刚刚说我喜欢我们班文艺委员,现在又变了口风?”

“要你管?”孙翔双目圆睁。

唐昊揉揉他细软的头发,天台的风将发梢泛棕的短发吹成鸟窝:“扯平?”

“哼!”孙翔学唐昊重重哼了一声。

碧空如洗,天上流云风车云马,从天台的看下去,能瞧见半站路外的海湾。海水波光粼粼,老旧的码头在树林后若隐若现,海上传来悠悠的汽笛声。

“你说我台词不过关,现在背给你听。好好听着。”孙翔清清嗓子。

唐昊双臂环抱,和他一块站在墨绿铁丝网前,看向象牙塔外的无边盛景。

“我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无边的海上,哦,有一条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有点咸的时候,白色的帆张得满满地,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

“哼,有点意思。继续。”

孙翔瞥他一眼,压低声音,不疾不徐地背诵:“飞,向着天边飞,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

大海一望无际,苍茫无边。

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

tbc.

>>

忙于农药升段,今天稍稍短一点,明天多更一些

校园文没有上一篇那么撕心裂肺,想写出纠结微妙又美好的心情❤持续求评论鼓励❤

孙翔念的台词来自《雷雨》原文

评论 ( 16 )
热度 ( 2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