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2

*橘子汽水味的高中生,陈年老坑日更球评

*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12

高中的教学进度快,期中前课程要求的知识点已经教得差不多了,因而唐昊他们得以腾出半个晚自习和午休的时间日夜兼程地排演话剧。似模似样的道具、服装堆在后台仓库,带妆彩排时配合学生会文娱部负责的灯光、音效,一场雷雨即将来袭。

雷鸣如同战车滚动的车轮,银蓝色的闪电刺破夜空。枪声乍起,囚禁于命运的女子发出阵阵哀鸣。金钱不敌爱意,而爱惨败于宿命。

登台演出前最后一次彩排,灼热的舞台灯光下,孙翔满头大汗,发根尽湿,刘海塌在额上。他的嗓音略微沙哑,但台词有力,声线昂扬。他搂着戏中人物深爱的女孩儿,眼中乃是如渊的深情。

昏暗的光线中观众席排排褚红色的靠椅皆成了黑色,唐昊大爷似的坐在头一排,射灯一扫而过,照出他明亮的眼睛。

孙翔笑了笑,直视观众席诉说他的恋情。心跳得很快,他在说台词么?在按照唐大导演的指挥表现人物么?像,又不像。准确地说,孙翔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像喝多了酒,又像谈了一场恋爱,晕晕乎乎,不知归处。

“你搞毛?”唐昊果然不大满意,下来就揪着孙翔去后台化妆间训话,“说了看着女主,你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晚上那位置坐的校长,你盯着地中海深情告白?不怕笑场?”

孙翔嗤了声,脸上发烧,没反驳。

拿纸巾细细拭去孙翔脸上的细汗,唐昊眉头紧皱,像一位雕塑家雕刻石像英俊的脸庞,认真而细致,眼神中流露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好好演。”唐昊叹了口气,“排了两周时间,别白费大家的努力。”

“切。”孙翔扬扬眉毛,“放心吧,翔哥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保证超常发挥,行了吧?你呢,看着我就行。”

看着我,只看着我。

好不好?

心头的渴求像只不安分的兔子,蹬着心房,叫人兴奋又紧张。孙翔发现他和唐昊靠得很近,参加演出的同学们在挨个上台彩排,一片狼藉的化妆间没有别人。空气在刹那间抽空,胸膛起伏,用力呼吸,依然喘不上气。他摁住左心口,那儿揪成一团,疼得他弯下腰来,咬住嘴唇,发出忍耐的闷哼。

唐昊被唬了一跳,扶住他的肩膀,焦急地问:“不舒服?”

孙翔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种“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的状态在最近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尤其在唐昊身边,他总是……变得不像自己。

“没事。”孙翔摇头,唐昊碰到他的那一刻,指尖随之战栗,心悸的感觉稍缓,他的眼眶湿了,眼神愈发清澈和动人,“我没事,刚刚一口气没换上来,呛着了。”

唐昊狐疑地看他一眼:“有事就说,不要逞强。”

舞台光吃妆,小演员们各个脸上化了浓妆,在稚嫩的脸上涂上花红柳绿姹紫嫣红,浓妆艳裹地充起大人。孙翔的五官天生浓艳深邃,上了舞台妆不像其他人似的夸张,反而英俊非凡。水红色的唇膏被孙翔吃掉一半,唐昊扫他一眼,便拿过桌上的唇膏盘,指腹点了一块艳色,往孙翔嘴上抹。

“啥玩意儿都吃。”唐昊冷哼,“别舔,忍到演出完,带你去吃好吃的填填肚子。”

孙翔没吭声,全神贯注地感受唐昊的指尖揉按在唇珠上时带来的酥麻的触感,陌生的痒意自唇角蔓延至心尖。

见他装没嘴葫芦,唐昊觉得有些古怪,顺手轻轻掐了把孙翔的脸肉,方才察觉逐渐黏稠憋闷的气氛。

孙翔适时抬眼,唐昊像被烫到似的挪开目光,腾地收回手,状似自然地插进裤包里。突然之间的尴尬让两人皆不知如何是好。唐昊清清嗓子说声我去前头等你,立刻落荒而逃。

正式汇演时,孙翔饰演的周冲在一声枪响后翩然倒伏在地,其后便安然待在幕布侧边,从旁围观一场撕心裂肺的大结局。舞台灯光明明灭灭,炸雷的光效忽地闪在他俊秀的侧脸上。

导演忙到火烧眉毛,既做现场指挥,又当场务,忙里忙外地叫演员、搬道具,幕间时和其他同学拎着小扫帚冲上黑暗的舞台咵咵扫地上破碎的花瓣。路过孙翔时,唐昊顿住脚步,然后什么也没说,继续招呼各部门就位。

有什么东西变了。

演出大获成功,庆功的金色闪片如黄金雨般散落在剧组众人的肩头。年轻人易于感动,作为压轴大戏的《雷雨》付出了他们成山成海的心血,几位感性的女同学开始啜泣,欢呼雀跃中,人人都湿了眼眶。

唐昊换了身学校的冬季制服,白衬衫蓝色条纹领带,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站在中间领着全体工作人员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致谢。孙翔站在他身后两排的位置,中间隔了无数个人,人头攒动间时而能看到身材高挑的某人的后脑勺。之前,他们说好要一起站在中间谢幕,唐昊不晓得是故意还是无意,没有叫他。

没有就没有,我才不稀罕。孙翔扭过头,专心致志地撇肩上和头发里的金色纸片。

突然,有人从舞台最前方穿过重重人群,拉过他的小臂把他往前面拽。

“干嘛干嘛!唐昊你干嘛?!”

唐昊压着他的后脑就是一个一鞠躬,嘈杂间话音若隐若现:“卸完妆在礼堂后门等我。我们出去吃宵夜。”

台上人头攒动,孙翔稀里糊涂地被化妆组拖到人声鼎沸的化妆间卸妆换衣服,然后被等在后台的刘小别塞了俩书包,一边挂一个,傻乎乎地等在虫鸣喑哑暗香浮动的大礼堂后门口。

好傻啊!孙翔想,卧槽,唐昊没带手机,让我一个人在这儿等,傻死了!

因为汇演,晚自习取消了前两节,结束后同学们嬉笑着回到课室继续未尽的作业,方才喧哗热闹的礼堂归于沉寂。冷风吹了会儿,孙翔的脸冻到发僵,不但有些冷,而且有点怕。开玩笑,大晚上的,后门黑麻麻一片,树影跟鬼影似的映在围墙上,灌木丛中不时传出窸窸窣窣的诡异声响,让孙翔想起几部和唐昊一块看的泰国日本鬼片,而此刻的他正是倒霉催的男主角。

后头有人按了下他的肩,孙翔浑身僵硬,肩膀一紧。

“走了。”唐昊拎过自己的书包,甩在肩头。

孙翔忙不迭地跟上,刚想像平常一样吐槽今晚的节目吹嘘自个儿的表现,但在看到唐昊冰块一般的面孔时突然噤声,打定主意,唐昊不先开口的话,他绝对不会跟唐昊说话。

见跟前的人把两张暂时离校的假条交给保安,孙翔心头升起一万个疑惑。唐昊啥时候准备了假条?怎么跟自己的班主任要的签名?神通广大啊唐昊?纵使要被十万个为什么逼疯,孙翔依然紧闭嘴唇,抬着下巴,绷着张高傲的面具。

同校眼里的孙翔是个不易于亲近的校园风云人物,人帅,又傲,脑回路清奇,一般人很难接他的话,跟唐昊天天黏在一块,像在唐昊以外看不上其他人。唐昊清楚其中谬误,但懒得替孙翔解释。

孙翔跟你们想的不一样!这种傻话,唐昊不会说。

不一样,那又是怎么样?

孙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即使朝夕相伴如唐昊,也说不出所以然。

穿过居民区间的小巷,有一条小摊小贩齐聚的小吃街。孙翔嫌弃地抹抹塑料矮凳上的油渍,一屁股坐下来,望向矮桌对面的唐昊,终于憋不住问道:“你他妈就带我来这种地方?!”

长腿委屈地屈在矮桌下,挤挤挨挨地靠在一处,唐昊甚至能透过厚实的冬天校裤和他的制服裤感受到孙翔的体温。听闻孙翔的话,他哼了声:“舍得和我讲话了?”

孙翔有些生气,口不择言道:“半路逃跑的又不是我。”

唐昊磨一次性筷子的动作一顿。孙翔的话歧义无数,内涵万千。

跑?跑什么?逃?又在逃避什么?

然而说话的人没有意识到口误,换了个话题:“这家什么好吃?”

“砂锅刀削。”

“面啊?”孙翔挠挠头发,冲小推车后的老板喊,“老板,两碗砂锅刀削面,一碗夹肉加蛋加火腿肠加豆芽和土豆片!”

“尼玛。”唐昊骂了声,“宰人啊你?!”

“就宰你。”孙翔理直气壮,“说好的请我吃好喝好,结果来一家路边摊,不吃回本怎么行?”

唐昊哼了哼:“吃了你就知道。不好吃我跟你姓。”

“别。孙昊真特么难听。”

唐昊笑出声,孙翔跟别人……就是不一样。

恼人的尴尬一扫而空。两碗热腾腾的砂锅端上桌,水汽蒸腾,衬得孙翔卸妆后的脸更加清俊动人。

面汤烫,孙翔猫舌头,吹一下吃一口,小口小口地吸溜进嘴里,跟小松鼠似的吃到脸颊鼓起。唐昊认准的店家,确实不错。汤汁鲜美,面条弹性十足,卧的荷包蛋用筷子戳戳,涌出金色的蛋液。

唐昊趁乱夹孙翔碗里的土豆片吃,手背上挨了几下。

“偷鸡摸狗!”孙翔咽下滚热的面条,骂道。

“偷?老子这是光明正大。”唐昊冷哼,“要偷,先偷人才对。”

往日孙翔听不懂唐昊的调笑,需要唐昊前后解释三遍才明白。今晚,“不知道怎么了”的状态再度出现,脸唰地红了,叼着筷子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直视唐昊,不说话。

唐昊的话本是随口一说,孙翔安静下来,适才觉出不对。不但话说得不对,孙翔和他都有些不对劲。

“喂。”唐昊尴尬地叫了声。

忽然,孙翔没头没尾地问:“你上回说,你没有喜欢的人哦?”

“啊。”唐昊愣住,“啊?没……没有。”

孙翔低头,大口吃面,滚烫的刀削面烫得他眼眶发红,嘴里起了小泡。

“没有就好。”孙翔含含糊糊地说。

tbc.

>>

现在什么情况!其实我也不知道

评论 ( 36 )
热度 ( 2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