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5

*酸酸甜甜的高中生,日更求评
*目录见文章专属TAG
>>

15
“阿嚏!”孙翔打一个大喷嚏,揉揉通红的鼻尖,抬头却看到背靠连廊栏杆和刘小别闲聊的唐昊。勉为其难地冲刘小别笑笑,不待唐昊转身,三步并作两步从后门走进课室。
以往,他和唐昊要在两班之间的走廊上说上好一会儿话才互相道别,唐昊班的后门像孙翔的专属地带,年级里的女孩儿们都知道,要看帅哥,得上这儿来。
南方的冬天三天内叫人领略春夏秋冬,跑步迈入湿冷的时节。天寒地冻,三不五时飘起蒙蒙细雨,寒风猎猎,吹得人不成人形,骨头芯子跟着发抖,神仙下凡怕要换一个地方渡劫去。
孙翔逞能,宁死不穿秋衣秋裤,不戴围巾手套,为了好看,和少年人比天大的面子宁愿头重脚轻穿上两层毛衣,上课时借用同桌妹子的海绵宝宝热水袋,也要光着修长的脖颈,单穿一条厚实的校裤,做足小帅哥的样子。
死要面子活受罪,孙翔不出意料地感冒了。恰好是周五下午,没有主课和自习,班主任看他半死不活吸溜鼻涕的可怜相,打通电话,让他爸妈来接。
孙翔忙说不用,他父母工作忙,连着两周在马来西亚的槟城搞项目,过两天他生日都回不来,小小感冒而已,打车回去就行。
假条团成一团,捏在手里,孙翔耷拉着眉毛走出年级办公室,过道正对风口,穿堂风裹挟海水的潮气扑面而来,吹得他一个趔趄,顿觉头昏眼花,血液中翻滚着冰渣子。
“生病了?”唐昊扶住他的胳膊,另一边臂弯里抱着一沓数学作业。
孙翔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回教室,在一众嘘寒问暖中收拾书包。走到楼梯口时,又被唐昊堵住。
距离他们上一次不欢而散已逾两周,这之间,校队由于市运会结束省级联赛无望加之月考临近开始停止训练,他和唐昊没了必须相处的理由,而非必要的相处,譬如吃饭逛学校超市去图书馆复习一块回家等等,全被孙翔一刀砍成零。
他不想见到唐昊,没有别的理由,只是因为看见唐昊,听到唐昊的声音,嗅到唐昊的气味,而唐昊仍像原来那般对他好,他会无可避免地感到难过。
“孙翔,发烧了?”唐昊皱着眉毛,抬手摸他的额头,“很烫,你先去医务室,等放学了,我爸来接我,我们一块回家。”
孙翔打开他的手,艰难地咳嗽几声,哑着嗓子说:“让让,别挡道。”
“我做错了事,道了歉,你……”
“你没做错。”孙翔讥讽,“是我的错。”
“孙翔。”唐昊拿出他十二万分的耐心,沉声问,“我把你当哥们,你闹脾气,半个月不跟我说话,我认了,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就算你在生我的气,需要拿身体开玩笑吗?你这副鬼样子,昏倒在家里怎么办?”
他的话,不大好听,但孙翔懂得唐昊在关心自己,可惜,他不想要这种关心,再也不想。
“我们以前是朋友。”孙翔挺直脊背,支撑病体,不想在唐昊面前落入下风。
悦耳的上课铃声响起,一首欢欣喜悦的钢琴曲,在瑟瑟寒风中如同一片飘摇的花瓣。
“什么意思?”
孙翔看他一眼,紧紧攥住书包背带,低头说:“现在不是了。”
唐昊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孙翔逆着人流往校门口走。身后教务主任在催他回去上课,他不得以催动双腿,机器人一般回了教室。
周五下午的选修课,一半人去上德语入门,一半人,比如唐昊,跟着大部队去生物实验室上烹饪课。
一条草鱼惨兮兮地躺在实验台上,唐昊面无表情地用狭长的肉菜专用菜刀给鱼开膛破肚,塞进头发丝似的姜丝。刘小别跟他做拍档,看出他情绪不对,一句废话没说,坐在一边看唐昊做手术一样处理鱼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鱼入了锅,刘小别负责开火蒸熟。两人闲下来,隔壁桌切菜声橐橐,一屋子的欢声笑语。
“咳咳。”刘小别假装咳嗽,把魂飞天外的唐昊拽回来,“他没跟你和好?”
“别提了。”唐昊说,“以后别提孙翔,我们绝交了。”
“不可能。”刘小别断言,“特么你俩跟连体婴双生子似的,分不开。孙翔心大,生再大的气过几天就消,你再等等?你说,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孙翔发那么大的火?如果你当真做错事,收起你的狗屎脾气,两个人开诚布公地好好谈谈……”
唐昊皱起眉,心想,他确实做错了事。孙翔和他之间,友情的边界如此模糊不清,但从未有人告诉过他,另一侧是无可挽回的万丈深渊。而且,他隐隐感觉到孙翔生气的原因不止是他的逾越,而是更多地他未能察觉到的关键。

年轻人体质好,孙翔蒙头大睡一下午,立刻神清气爽,胃口大开,肚子咕噜噜地叫。
床头的电子钟显示晚上六点半,拉开窗帘,果然天色已暗。正琢磨一个人晚饭吃什么,门铃响了。
肩膀一僵,趿拉拖鞋慢吞吞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是位外卖小哥。
孙翔奇怪:“我没订餐。”
“啊?地址是你家啊?0902室没错啊?啊?”小哥口音重,孙翔艰难地听着,“来,收下收下,这袋感冒药是代购的,都是你的啊!”
孙翔接过两袋东西,打开一看,热腾腾的粥、一笼虾饺和一份鸡蛋羹,另一袋装了几盒感冒药和一瓶维生素。
闷闷不乐地吃下,热乎乎的饭菜抚平内心的裂缝,孙翔拍拍肚子,好像没中午那么生气那么难受了。
周末两天,孙翔像只懒散的雄狮子,除了写作业,就是睡觉,三餐有田螺小伙点外卖送到家门口,出门都省了。临到周日中午,收拾行李准备返校,感冒病毒早已跑到爪哇国,精力旺盛到能打满全场。
升入高中的第一个生日,恰巧撞上礼拜天,可以说过得有些惨淡。爹妈在国外,转了大几千的红包过来让他请小朋友吃饭给自己买礼物。说失望透顶倒也未必,但一丢丢的失落确实飘上心头。
他没有特别想请来吃饭的朋友,即便请客,应该会请校队和几个要好的同班同学,然而,那样的话不叫上唐昊似乎有哪里不对。别人一定会问唐昊为什么不来,到时候,无论他给出何种答案,传到唐昊耳朵里无非是给自己难堪或者让唐昊难堪。
一个人过好了,孙翔想,省下的钱刚好凑一块买个新钱包。
欸……孙翔下巴搁在书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给错题本划上重点。
门铃丁铃铃作响。算算时间,田螺小伙叫的午饭应该到了。
他没有防备地打开门,接着毫无准备地看到唐昊,和唐昊手里拎的蛋糕。
“出去。”
“不要。”唐昊挤开他,自顾自地进屋,弯腰找拖鞋穿。
孙翔惊到哑口无言,嘴里攒了一万句刺人的话,想冷嘲热讽把唐昊说走,可是想起接连两天吃的白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话到嘴边,软和下来:“买蛋糕干嘛?用不着。我、我要出门了……”
“回学校?”唐昊冷哼,“才十二点,校门没开。”
“我出去吃饭。”
“用不着。”唐昊原话奉还,提提蛋糕盒子,“先吃这个垫垫,一会儿我们出去吃。”
孙翔浑身僵硬地坐到沙发上,看唐昊在冰箱前翻箱倒柜,找到瓶养乐多叼进嘴边,接着倒给他一杯白开水,把宾至如归四个字发挥到十成十。
蛋糕盒上画着繁复优美的鲜花丛,孙翔记得这家店的LOGO,是城里出名的一家蛋糕店。打开礼盒,是一块铺满几层蓝莓奶油的裸蛋糕,最上层摆满各式水果,上头洒满雪一般的糖碎,正中插了块巧克力做的名牌,写着孙翔十六岁生日快乐。不是临时买的蛋糕,而是特意订的。
孙翔疑惑:“你就不怕我不在家,不给你开门?”
“那我带去学校。”唐昊耸肩,“不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会不好意思吧?”
孙翔想想班里的同学齐唱生日歌,外班的妹子闻风而至的场景,不禁松了口气。他不是在人堆里游刃有余的个性,和唐昊两个人过……挺好。
“谢谢。”
“哼。”唐昊往蛋糕上插了根做成绵羊公仔型的蜡烛,婴儿拳头大的Q板的卷毛绵羊身穿天蓝色卫衣,举着两个蜡做的数字“16”。
孙翔见他用附赠的火柴盒点生日蜡烛,点完后马上火急火燎地把火柴抢回来:“我的,不许拿回去点烟。”
唐昊愣了愣,然后松开轻蹙的眉头,弯起眼睛笑笑。
孙翔强忍躁动的心跳,闭眼吹熄明亮的烛光。
“许了什么愿?”
“期末考考进前十。”
唐昊对明显是搪塞他的话不以为然,用低沉的声音说:“我蹭了你一个愿望。”
“啊?”
“我许愿我们和好。”
孙翔拿叉子戳戳裸蛋糕上的蓝莓奶油,讪讪地说:“噢……”状似无动于衷,实际上内心惊涛骇浪,热闹程度,堪比一支雪碧广告。
“孙翔。”唐昊坐在孙翔对面,两人间隔着一张小茶几,“我那天,不应该那样,没考虑你的感受,我道歉。你是我认识的最特别的人,是我的……朋友,也是竞争对手。中考完认识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幸运。我不希望因为一件事,我们俩以后不再说话……”话说得越来越磕巴,唐昊烦躁地抓抓头发。
孙翔沉默半晌,嘴巴没停,把蛋糕上的水果吃掉一半。
世界上没有他喜欢唐昊,唐昊就一定要喜欢他的道理。唐昊没有对不起他,相反,是他的喜欢对不住唐昊和他的友谊。
孙翔少有换位思考的机会,但是和唐昊的此番争执,让他寝食难安,翻来覆去地想了许多遍。倘若别的哥们,对他怀有这般难以启齿的心思,他要是知道,恐怕朋友都没得做。他自己如此,更没有立场去要求不知情的唐昊对他如何……
唐昊没做错任何事,是他错了。他不应该喜欢唐昊。
决心已定,孙翔咽下酸甜的蓝莓,让那微酸的味道沉入胃里,血液里也泛着果汁的酸甜。
“我知道。”他认认真真地看向唐昊,在那人两手拢住他的右手时亦没有挣扎,用手心仔细体悟对方的体温,“我不该冲你发火,我也道歉。唐昊,你是我的朋友,永远是。”

tbc.
>>
好刺激

评论 ( 41 )
热度 ( 2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