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6

*养乐多味的高中生,日更求评
*目录见文章tag
>>

16
蛋糕尺寸小,孙翔没切,和唐昊将就用叉子吃掉大半。期间叉子打架,抢水果吃的琐事像糊墙的腻子将隔阂抹平。
唐昊看着眉开眼笑的孙翔,松了口气。这人伤寒初愈,脸色有些苍白,精神头比平时蔫巴,可是一旦绽开笑意,便像王冠装点上宝钻,光辉夺目,叫人挪不开眼。
浴室门咔哒咔哒地晃。孙翔拍拍脑门,急火火地赶过去,推开被风吹实的门锁,里头钻出来一条七八个月大的小苏牧。
“蠢狗。”孙翔叹气,摸摸它光滑的毛发,“傻姑娘,怎么把自个儿锁进去了?”
牧羊犬嗷嗷叫几声,绕过孙翔,直扑唐昊,爪子搭在他膝上要抱抱。
“来,叫爹。”唐昊开玩笑,没注意到孙翔脸色一暗,接着问,“你爸妈不在,这些天它住哪儿?”
“楼下宠物店。”孙翔有些愧疚,“早知道不住校,方便照顾它。我一会儿去遛它,然后带去店里。”
唐昊伸个懒腰,起身:“我跟你一起。反正吃完蛋糕不饿,散散步消食,再去吃正餐。”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孙翔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翻出牵引绳,收拾好狗包,准备跟唐昊一块出门。
“等等。”唐昊扳过他的肩膀,让他转身,“礼物没给你。”
孙翔才注意到沙发一角放了只品牌的纸袋,应该就是唐昊口中的生日礼物。
“回来再拆。”
“不行。”唐昊摇头,强硬地把包装精美的纸盒塞给他,“一定要现在拆。”
“霸道。”孙翔撅起嘴,没好气地扯开柔滑的缎带,然后惊讶地发现唐昊的礼物居然是条围巾和同系列的手套。
围巾手套,老套的送礼选择。对唐昊这种人而言,实在有点娘。孙翔原以为会是钱包卡包什么的,刚想吐槽这牌子钱包跟他风格不符,岂料唐昊送了份简直像暗恋他的高中女生才会送的礼物。
“不喜欢?”唐昊有些尴尬,甚至有点忐忑。礼物说贵不贵,说便宜不便宜,毕竟是花了他两个月零花钱买的,孙翔要是不喜欢,他嘴上不说,心里也会难过一阵。
见孙翔始终不吭声,东摸摸西看看,唐昊坐不住了,清咳几声,从孙翔手中拿过围巾在那人光着的脖颈上绕了几圈,围得密不透风。浅驼色的纯色羊绒贴着下巴,片刻后孙翔就在空调和围巾双重夹击下渗出细汗。
“喏,我眼光还成吧?”唐昊指给他看玄关旁的穿衣镜,“学校那块风大,戴着,小心感冒。”
孙翔从唐昊亲手帮他围围巾那会就僵成一根冰棒,内心却蹿着一团小火苗。他咽咽口水,镇定下来,摸摸柔软的围巾,笑了下:“戴上去有点傻。”
“帅和期末考年段前十哪个重要?”
孙翔眼珠子打转,纠结地回答:“就戴寒潮的几天。”
嘴上嫌弃,但带小苏牧出去溜达,和唐昊一起出门吃大餐再搭公车去学校,孙翔一直没摘下口中傻傻的围巾。之后,天气愈发寒冷,该生日礼物的出场率也愈高,让唐昊得意了好几天。

月考过后,期末考临近,各类小测验和复习题接踵而至。高中的第一次期末考,人人摩拳擦掌,想夺得好名次安安稳稳地过年。
紧张的气氛在学霸们中间更甚。高中有三个食堂,每天放学,青少年们跟野马似的脚下生风往最近的那个食堂奔去,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走廊的地砖为之震颤。孙翔习惯等唐昊一起吃饭,唐昊也会等他,等他们人凑齐了,慢悠悠走到最远人最少的那间餐厅,抢在前头三两口扒完饭的勤奋人士已回到教室开始午休前的复习。
“我靠,要不要那么拼?”吃罢饭回来,看到早早坐到课桌后的唐昊班学霸,孙翔惊讶地问。
和初中不同,省重点高中里不但有全市最优秀的生源,还有来自邻市的学霸学神级人物。孙翔跟他们不大熟,但是知道同龄人里有比他努力一百倍的人存在。可亲眼所见,依然震惊,更激起争强好胜的心。
“所以他能考年级第一,你不行。”唐昊哼了哼,拿起两张卷子,和孙翔一道去走廊尽头的空课室自习。
孙翔拉开角落的一张座椅,大大咧咧地坐下,接着扬扬眉毛:“第一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行。”
“拉倒吧你。睡到早自习前才起,谁家第一名有你这副德性?”
孙翔不服气:“第一名不能说明他比我强。我睡到七点半能考二十名,他苦哈哈地才拿第一,证明我比他聪明。”
唐昊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也擦干净座位,坐到孙翔对面。作为从美式教学的私立贵族学校转考重点公立高中的人,他对大陆应试教育的感受比孙翔更真切。中考前埋头苦读的那段日子让他知道,到了一定水平,优秀的考生争的可能只是一分两分,死抠细节,做到极致的完美,才能在一所本一率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重点中学里站在前列。
人人都聪明,排在前头的人没有一个是死读书的傻瓜。而想要冲击第一,比孙翔从前二十冲到前十的目标来得更加渺茫。
“你不信是吧?”孙翔彻底被激起好胜心,“翔哥考给你看!”
唐昊懒得打击他,索性打个响指,哼笑一声:“成,你下定决心冲第一,刚好跟我一起复习。如果我们中间有哪个考到第一名,输的那个就答应第一名一件事,如何?”
一个普普通通的提议,究其根本,不过一个上进版的国王游戏。
孙翔却愣住了,突然拽住唐昊宽松的校服外套:“真的吗?要求什么都可以吗?”
他眼睛里的期盼仿佛雪地上的阳光,白亮,刺眼。唐昊被慑住,点点头:“那当然。”
孙翔似乎后悔起刚才的冲动之言,松开唐昊的袖口,拍平那儿的皱褶:“我、我随便说说……”
“啊?一言为定的事情,不许有二话,还是说,你怕了?”
“我没有!”
“那不就得了。”唐昊挑挑右边眉毛,“你想要啥啊?这么激动?”
孙翔躲开他探究的目光,糊弄道:“不过是一句话。我想让你跟我说一句话。”
唐昊笑了,孙翔怎么傻得可爱?他凑过去掐了把孙翔颊上的软肉,哼笑着说:“想听我说什么?用得着废那么大工夫?来,你告诉我,我现在跟你说。”
孙翔捂着脸猛地往后躲,椅背往后压,跟唐昊隔开一米多的距离:“别捏脸。”
唐昊不屑:“捏脸怎么了?你打球时亲我我都没废话。”
“不行就是不行。”孙翔正色,“朋友之间不可以这样做。”
唐昊想到上回吵架的缘故,乖巧了一秒钟,讨人嫌的病又犯了。他冷声质问:“你的意思是,别人可以碰你,我一丁点不能碰?”
“也不是……”
唐昊摸了摸他的发心,软软的,像春日里萌发的青草,歪着头问:“这样行吗?”
一股热意从发顶涌向脸颊。孙翔知道自己脸红了,生怕唐昊看出破绽,想跑,但唐昊的手跟五指山似的,把他和他的小九九震在原地,动弹不得。
“可、可以。”
唐昊深谙得寸进尺的处世哲学。而且,自上回大吵一架后孙翔对跟他肢体接触的反应越发捉摸不透,像只刚被人收养的野猫,说不准什么时候跟他亲密无间一如往昔,什么时候躲得远远的待他若仇敌。两个人想继续做好哥们,必须清楚对方心里的底线。
指尖撩起散乱的刘海,抚过光洁的额头,再用指节轻轻揉按生得俊美立体的眉骨。“这样呢?”唐昊声音低沉,步步试探,实乃步步紧逼。
孙翔抿起嘴唇,侧颈上的血管鼓起,肩膀开始颤抖。唐昊快逼疯他了,像一名猎户漫山遍野地追捕野鹿,鹿并不会知道致命的子弹何时会出现,拼尽全力想逃出生天。这种绝望中带有一丝希望的境况,加倍了恐惧、兴奋和淡淡的伤怀。
微醺的状态袭来,唐昊像小酌几杯烈酒,半醉未醉,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却无法控制身体的举动。
校园寂静无声,无人的小课室弥漫着尘埃味,没人会进来打扰。唐昊反手握住孙翔的左手,孙翔发出一声几近绝望的喉音。
“牵手行吗?”
“不行。”孙翔咬牙切齿。
唐昊有些失落,松开孙翔的手,再揉揉他的脑袋:“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做任何让你不开心的事,你放心。”
呼……孙翔舒了口气,嘴边腾起一团白雾。他也伸出手,想摸摸唐昊刺一般的黑发找回场子,把该死的暧昧吹散,可指尖临到唐昊发心前,埋头写作业的人却突然抬头,指腹恰好从骤然紧闭的眼皮滑向嘴唇。
一道电流蹿进手心。孙翔嗖地抽回手,故意把课本翻得哗哗响。这下,连唐昊也觉出不对劲。他每每张嘴想问,都被孙翔的非暴力不合作无视过去。
“喂。”唐昊忍不了了,“你再这样,别说拉手,我还会亲你!管你行不行准不准。”
孙翔亦有些恼怒,唐昊这个臭脾气,说好了不碰,有朋友该有的距离,到头来,霸道无礼得像个街头小混混!说了不会让他不开心,却一句句话往他心口上戳。凭什么啊?就凭我……喜欢他?
“妈的。”孙翔急了,开始骂脏字,干脆朝唐昊伸出手,“你拉啊?你敢吗?”
唐昊啧了声,一把拉过孙翔的手,反手一握,低头亲了亲白净的手背。
孙翔的理智立刻像一缕青烟,风一吹,散了。他直视着唐昊的眼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亲手背而已,算得了什么?”唐昊松开他,掐过孙翔掌心的指腹在校裤上摩挲。
“嗯。”孙翔镇定地点头,“不算什么。什么都不是。”
唐昊狐疑地看着他,强装淡定,眼尾不知为何湿了,孙翔不爱哭,不常哭,少数几次,都让他撞个正着。他想抹去那人眼角的泪水,却被拍开手,想掰开那人紧握的右边拳头,却被狠狠地瞪了几下。
“我又让你难过了?”唐昊问。
“没有。”孙翔说,“你在做梦,看到的全是……做梦。”
“为什么?”唐昊不耐地询问,仿佛有一只蝴蝶在心间扑棱翅膀,有什么难以名状的幽微心思呼之欲出,“我为什么会让你难过?”
孙翔的左手,捏着卷子的一角,懒懒地搭在桌面上。唐昊不怕死地去牵,却在碰到孙翔时像被电到一般突然收回手。
手指屈起,一下接着一下在桌面上打出拍子。哒,哒,哒。那是青葱年代稚拙的舞步,是雀跃的心跳,是划在时钟上的分分秒秒。
“因为我喜欢你。”孙翔说,“我喜欢你……对不起。”他急匆匆地收拾东西,语无伦次地道歉,唐昊从未见他那么惊慌失措过。
而那句话,像暮鼓晨钟般在脑海中嗡鸣,久久不散。
tbc.
>>
好刺激,边写边尖叫

评论 ( 45 )
热度 ( 3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