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7

*草莓思慕雪味的高中生,日更求评,评论是更新的动力
*目录见文章标签
>>
17
孙翔清楚,就在上一秒,他把他和唐昊的友情毁了。
失而复得后,他格外在意彼此的情谊,一心打算做唐昊最好的朋友,最铁的哥们。老班说早恋是青少年萌发的性冲动,保质期一个月,而且附带一系列成绩下降、胡思乱想的负面症状。如此说来,做朋友反倒比谈恋爱更长久。
但是……他妈的,他都对唐昊做了些什么?唐昊那么信任他,他却对唐昊说出那种话?唐昊会作何感想?会觉得他……恶心吗?
“对不起。”孙翔揉揉眼睛,郑重地道歉。这恐怕是他对唐昊说的最后一句话。
唐昊脑子乱成一团,看傲气十足的孙翔连声说抱歉,他有些心疼,但更加愤懑:“你道什么歉?对不起谁?我吗?”
见他怒火中烧的样子,孙翔的心揪紧了。逃避没有任何意义!他挺起胸膛,闭上眼睛,大声说:“你不爽的话,揍我好了!但不许你说我……说我恶心,拜托了,唐昊。我知道男人喜欢男人不对劲,可是……我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我喜欢上你了,像命中注定一样,像电视剧里悲情的男二号一样,爱上一个不会喜欢自己的人。
卷子里的难题可解,单恋何解?恋爱没有解题套路,亦没有参考答案,一个人摸索得再透彻,另一个人不做回应又如何是好?
他在抖,唐昊想,像只落在狼窝里的野兔子。
意料之中的拳头没落在脸上。孙翔发心一热,有人拢住他的肩膀,把他压在厚实的窗帘上,亲吻他的头发。
震惊地瞪大双眼,豆大的泪珠滑向下巴,在下巴尖上悬了片刻才啪嗒一声落下。日后回想,孙翔觉得当时的自己丢脸极了,居然汪着一泡泪愣愣地问唐昊:“你……不揍我吗?”
“你这么想我揍你?”唐昊故意活动手腕,假意挥拳,“来啊。别怂。”
孙翔吓得一闭眼睛,再啪嗒嗒挤出几颗眼泪。平日里大大咧咧,来去生风,哭起来动静也不输人。他由着唐昊搂住他的肩膀,脑袋往唐昊肩头闷声撞了撞,趁势在唐昊校服外套上抹去一脸乱糟糟的鼻涕眼泪。
好丢脸,卧槽,我日。孙翔接过唐昊递来的纸巾,狠狠擤了擤鼻涕,终于平静下来,有余裕感受狂乱的心跳。
有个说法叫做“狂喜乱舞”。如果唐昊不在,孙翔会跳上桌子蹦几下。可惜唐昊在,于是只能跟唐昊一块儿装逼……欸。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孙翔挣了挣,脸仍埋在唐昊肩窝里。
唐昊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在脊背上抚摸,安抚他的情绪,一边低头用嘴唇轻触他的发心、额头和不明显的美人尖。听到他抱怨,唐昊轻哼:“抱到你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对我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三见不要不要的时候。”
“靠。”孙翔无力地竖根中指。论说颜色笑话,他对唐昊拍马难追。
“孙翔。”
“干嘛?”
唐昊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直视自己:“你喜欢我没有对不起谁。我很高兴,了解?”
这话说得孙翔有些扭捏:“你成天不高兴,气哼哼的,竟然有高兴的时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挺高兴。”
“别说啦。”孙翔捂住他的嘴。
“唔?”唐昊闷声发问。
“我要脸红了……”孙翔扇了扇风,“好热。”
嘴上说热,一个午休,他们几乎始终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唐昊把小教室窗帘拉了,没人瞧得见屋内有人。孙翔闻到窗帘上的灰尘味,还闻到唐昊身上那股特别的香味。
“你抹香水?骚包。”
唐昊皱皱鼻子,疑惑:“你狗鼻子失灵了?还是说,你现在高兴到失去五感,啧啧,武林盟主的位置,从今往后归我所有了!”
孙翔挑挑眉毛:“你休想!”说着轻轻往唐昊结实的小腹上揍了一拳。唐昊握住他的拳头,拇指指腹在手背上划了划。他立刻安静下来,舒心悦耳的钢琴曲响起,适才红着脸说:“上课了。”
唐昊揉揉鼻尖,再看了看丰神俊朗、剑眉星目的少年,低声说:“走吧,二货。”
隔壁班的唐昊同学骂人骂得贼溜,傻逼、智障、SB、头脑有问题、十三点、勺、憨包,孙翔看情况看心情判断是不是在叫自己,以及选择如何反击。但今天这一招,他招架无力,乖溜溜地“噢”了声,拎上书包跟唐昊前后脚回到教室。
一如既往的“段草出没处”,高一某两个班级前后门间的走廊。唐昊多走一段,孙翔少走一段。手插裤包昂首走在前头的唐昊忽然转身,似笑非笑地对孙翔说:“好好上课。”
“废话,还有一周就考试了,等我吊打你。”
“话别说太满,小心立下flag。”
“切!”
“我记得某人昨天小测数学附加题不会做,半夜发微信问我要解题思路来着。”
“谁啊?”孙翔扭过头,“好了,不废话。预备铃响完啦,再杵在门口,小心你们班主任骂你!”说着,雄赳赳气昂昂地往教室里走。
后脖子被某人摸了摸,孙翔浑身一激灵,僵直脊背回到座位上,机器人瓦力一样咔、咔、咔地坐下,摆好课本,然后“呜”地干嚎一声把脸埋进交叠的双臂。
他和唐昊……在一起了?糟糕,孙翔摸摸耳朵,再摸一把脸颊,好烫。
一墙之隔,唐昊也好不到哪儿去。
班主任的数学课像拉丁文一样左耳进右耳出,不留下一丝波澜。他大剌剌地靠在椅背上,长腿伸长,脚上穿着年级里的半大小伙们都羡慕的限量版黑色高帮板鞋,下巴扬着,目光因走神而向下瞥,骨节分明的打篮球的手此刻哗哗转笔,转出一阵无影风,一副目空一切的屌样。
“唐昊!”班主任课本往讲台上一摔,下一秒粉笔头跟武林暗器似的朝唐昊脑门飞来,“上黑板来答题!”
唐昊脖子一缩,懒懒散散地站起身,按了按酸痛(低头亲孙翔发旋亲的)的脖颈,慢吞吞地往讲台上走。
“你是乌龟啊?快点儿!”
“老师,我在边走边思考。”
台下笑声一片。
“思考完了?”
唐昊哼了哼,稳扎稳打地在墨绿色的黑板上写下解题步骤,写完后还顺手擦掉了验算的草稿。那是一道二次函数求零点的衍生问题,因为有几个干扰信息,难度在期末试题卷倒数第二和第一大题之间。他在上面写,底下的同学在唰唰唰地抄,校正答案。
班主任呵了声,没话好说,挑刺道:“步骤不完整,省掉中间那几步,期末考让我撞见,一定扣你三分!”
那我也有147!唐昊心情好,没把内心台词蹦出口,撇撇嘴,在老班的死亡射线下晃回位置。
“某些同学,不要以为期中考考得不错就放松警惕,成天想着吃喝玩乐、招猫逗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晓得吧?一个年段只有七八百人,而你们的对手是全省的十几万考生……”
唐昊把脑海里围圈唱歌跳舞的十个孙翔赶走,勉为其难地坐直,低头开始记录刚刚的习题。
他和孙翔有一个赌约。孙翔问他要一句话,他赢的话,该向孙翔讨要些什么呢?
一个吻?
不,不对,他直接去亲孙翔,那人应该不会拒绝。再想一个实在的赌注好了。
tbc.
>>
明天更长长的一章

评论 ( 51 )
热度 ( 3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