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19

*菠萝啤味的高中生,日更要评论关爱
*目录见文章标签
>>
19
恋爱的快乐像野花野草般疯长,漫山遍野,充满生气与贪婪。孙翔是个好学生,准确地说,他在跟唐昊互相学习,用双手、用唇、用皮肤的每一寸去摸索、试探彼此能感到喜悦的地方。
宽松的毛衣往上卷起,露出小半截白生生的腰,肌肉像玉一般有着柔与刚并立的肌理,唐昊的手搭在孙翔后腰,偶尔用虎口卡住腰侧,吻与吻的间隙,调笑:“看不出来,腰挺细。”
“你又不是没看过!”孙翔回嘴。
暧昧期那段加倍暧昧的记忆陡然降临。孙翔抿抿嘴唇,那儿被亲得很红,接着,不安分地挣扎起来。他担心唐昊又想跟他那样,做那种事。虽说上回唐昊弄得他很舒服,午夜梦回想起时会脚趾蜷缩的舒服,但以唐昊的个性,一旦松口绝不仅仅是用手而已。唐昊会更过分更猛烈地要他,而他既不服气唐昊一开始就站在主动者的位置——明明是他先告的白——又有些害怕,经由某些事,他们的关系会像蝴蝶扇动翅膀般发生不易察觉的改变。
“放心。”唐昊手指屈起,扣扣他的脑门,“现在不会动你。”
孙翔嘿了声:“谁动谁还不一定呢!”
“靠实力说话。”唐昊冷哼,“你知道怎么做吗?敢在我眼前嚣张。”
孙翔哑然,片刻,别别扭扭地说:“网上查查,不就知道了。”
拉下卷起的粗针毛衣衣摆,再揉揉肚子以防感冒。唐昊侧躺下来,和孙翔面对面地躺在一块儿,手揽住腰,若非两人下头的小帐篷未消,仍像蛰伏的野兽头顶头挨在一处,此时的场景可以说温馨而恬淡。
“男的和男的做,要从后面。”唐昊直视孙翔玻璃珠子一般清澈的双眼。
而孙翔明显地打了个哆嗦,括约肌紧了紧,眉毛往下一耷拉:“我靠,那岂不是很疼?”
“片子里有扩张,应该……不会疼。”唐昊开始瞎扯。
孙翔哪里知道这些,像看西洋画似的,继续打听:“扩张?什么意思?”
“用手指,先进去那里,慢慢揉开。”唐昊盯着孙翔的脸,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污七八糟的事,面上仍维持着冷静叙述的假象,“我看被上的人还蛮爽的。”
“那你来吧。”孙翔笑,“翔哥让你爽……嗯,爽一爽。”
唐昊嗤笑:“凭你?那你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孙翔的脸颊发烫,刚想吐槽唐昊家地暖太热,转念一想唐昊家哪来的地暖,连热风空调都没开。他咽咽口水,心想,既然唐昊发问,他为了面子也得大发慈悲地告诉他:“接着,进、进去。”
“然后?”唐昊往前挺动了下腰,孙翔吓到“呃”了一声,听到唐昊耳朵里,比钙片里妖妖娆娆的小零要诱人一万倍,“怎么进去?”
“闭嘴。”孙翔捂住唐昊的嘴,该死,差点被唐昊绕进去。这家伙的声音沾上欲情,于他就像一杯加了料的烈酒,几句话便丢盔弃甲,任人鱼肉。
下边两柄燎过火星的匕首正蓄势待发,渴望破除阻碍,渴望鲜血,渴望刺进另一人的身体。孙翔花费颇多的忍耐力才在唐昊气息、体温和声音的包围中按捺冲动,侥幸存活。
待忍得难受的唐昊放松紧绷的肩颈,孙翔舒口气,可是一看唐昊眼底的火焰,他想都不想就知道,今夜某人大概会想着他……处理一些琐事。
拥抱变得克制而温情。他们不再纠缠在一块,接吻、牵手,而是回到原来的状态,边坐在茶几后头吃外卖边斗嘴。
电视里在播央视新闻,孙翔嫌烦,调了一个音乐频道,下巴跟着屏幕里唱唱跳跳的迪士尼公主一点一点。
唐昊先收拾好餐盒,再从冰箱拎了袋黄澄澄的小芒果,挨个用水果刀和不锈钢勺把果肉完整地与果皮分离。
“冬天居然有芒果!”
“超市一年四季都有。”唐昊把掌心一半大的果肉放进玻璃碗,他一边剥,孙翔一边吃,半袋下去,小小的玻璃盅从没装满过,“想好去哪儿了吗?今年我家回老家过年,我们想出去,得赶在春运前回来,不然票不好买。”
孙翔没主意,按他的想法,他想和唐昊跑到北欧或者南非去,天涯海角,就像私奔一样。
唐昊闻言,没取笑他,而是思考半晌后承诺:“高考完去,或者今年暑假。”
“那就今年。”孙翔笑笑,“高一的暑假最自由了,高二?不是人过的日子。”
脑袋顶脑袋,琢磨半天,最终定了个飞行时间一小时左右的大城市。那儿以美食出名,年前游客稀少,各方面的便利和安全也会让家长放心。从微博上扒了几篇攻略,事情就这么确定下来。

临到上飞机前,孙翔终于有了种独自和唐昊出远门的实感。两人共用一个大号行李箱,托运后便轻轻松松地当甩手掌柜,潇洒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时而趁对方不注意,勾勾彼此的指尖。
“哑巴了?”唐昊问那个一上飞机就在翻机上杂志的人。
孙翔把杂志举高,遮住半张脸,等唐昊不耐烦地把书脊往下按,才抱怨道:“你特么不能让我害羞一下吗?!”
唐昊摸不着头脑:“哈?老夫老妻了,还害羞?”
孙翔一把捂住他的嘴,夸张地嘘声:“嘘——还有,唐昊,在一起一个月不到,算哪门子的老夫老妻?还有还有,谁是妻啊?你吗?”
商务舱没别的客人,孙翔环顾四周,看了眼和乘务员舱间垂下的帘子,低声说:“我们第一次一起出远门嘛,感觉怪怪的。我带了pad,书包里有漫画,一会儿你要是无聊就……”
今天孙翔的话异常地多啊?黄少天你对我男朋友做了些什么?唐昊手撑下巴,皱着眉头看了看眉飞色舞然而手指不断划拉扶手的人,然后问:“你紧张个屁?”
孙翔肩膀一垮,额头撞了撞唐昊胸膛:“不能紧张吗?第一次欸!我昨晚,担心三天两晚的行程,你跟我没话聊,担心我们旅途中吵架,一晚上没睡。”
唐昊笑了:“你特么小学生吗?”
“我高一。”
“好吧。”唐昊摸摸他软乎乎的头发,“你放心。我跟谁没话聊,都不会跟你没话聊,光看着,就够可乐了。”
孙翔悄咪咪竖了根中指,然后隔着衣服咬唐昊上臂一口:“尼玛,唐昊!”
飞机幸运地准点抵达。时近上午十点,等去酒店登记入住完,刚好十一点钟去吃午茶。
然而几十分钟后的酒店大堂,他们定的房间却出了问题。
“不好意思哈客人,昨天消防演习,您订的房间喷水系统出现问题,把屋子淹……淹了。”
孙翔骂了声卧槽,急匆匆地问:“那怎么办?”年前游客虽少,但这家在景区附近的五星酒店仍旧房源紧张,万一这家不能住,他们临时换一家可能要浪费一个中午的大好时光。
“您的VIP卡,唐先生是么?唐先生是您的……”
“我爸。”唐昊倒不着急,“用他的卡定的,登记入住的是我们两个。”
“那,给您把双人房升级成家庭套房,一样有两张床,您看成吗?真不好意思,因为我们的失误给您带来诸多不便……”
孙翔摆摆手:“没事没事,就这么办。”
反正是两张床,家庭套房空间更大,唐昊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等他拖着行李箱跟唐昊上去,打开这间面朝江水的豪华套房门时,恨不得把上一句话吞下去。
套房里确实有两张床没错,可是大床之外的另一张是塞在角落里提供给客户小孩儿的单人床,看上去对于他或者唐昊都憋屈极了。
“我的!”孙翔嗖地扑到柔软的大床上,打了个滚,瘫成大字,“你睡那儿!”
然而,等唐昊耸耸肩,没跟他计较,把双肩包里的随身行李放到小床上时,他又觉得有点愧疚。
“喂,那啥。”
“哪啥?”唐昊背对他问,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怒。
“你跟我睡吧,唐昊。”孙翔托着下颌,歪在床尾,“床挺大的。”
唐昊心中一阵妖风吹过,他妈的,你知不知道这话有歧义?
tbc.
>>
放、放心!

评论 ( 36 )
热度 ( 2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