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20

*水蜜桃绿茶味的高中生,求评论
*目录见文章tag
>>
20
旅行,食为先。
纵使想把孙翔摁床上亲一会儿,饭点到了,肚子打鸣,唐昊还是跟孙翔勾肩搭背地去了酒店附近一家出名的酒家,尝尝早茶点心。
说是早茶,其实如今跟早上六七点钟在餐厅门口排队的传统早茶不同,大部分酒楼全天候供应点心、主食,也有一些新兴的店面学习香港日本那边的餐厅用起了二十四小时自助点餐机。满城皆是档次不一的吃茶处,随时随地一饱口福。
他们工作日饭点到,恰好排到空座,孙翔大笔一挥把酒楼的五星推荐通通划上勾,一样来一份。反正,俩一米八几的大男生胃口比海深,不至于吃不完。
竹蒸笼盛放的各色点心如流水般上了,二人小圆桌摆不下,索性高高垒在一起。茶点的普洱,唐昊说助消化。小蜡烛在茶壶下烘热滚水,修长的手指提起竹编的壶柄,行云流水般给彼此满上一小杯浓浓的茶水。
“烫!”孙翔直吐舌头
唐昊一看,果然烫红了,心里有点急:“你不能等凉了再喝?”
孙翔撇嘴,扭头,自顾自地吃起招牌的虾饺。正宗的虾饺跟他们那儿偷工减料的山寨货不一样,个个有婴儿拳头大,里头塞有几只新鲜的整虾肉,入口鲜甜爽脆。四只虾饺,他给唐昊留了一半,等他别别扭扭地想把蒸笼悄悄推过去,砰,一声易拉罐开启的脆响。
“冰一下,不然会烫起泡。”唐昊把一听冰可乐顿到孙翔面前。
“噢……”
忽然,两人同时抬头,看着对方眼底的东西,那些如初生的枝叶般的温柔,芒刺般的尖锐,山峦般的坚定和黑铁般的强硬,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他们在别人眼里或许有诸多标签,有各种光芒万丈的形象,或许以不同的角色驻入一个个怀春的梦境。但是,在唐昊和孙翔眼中,某人只是某人,只是那个人。
“你怎么凶巴巴的?”孙翔问,“你这样有人喜欢你吗?”
唐昊嗤笑:“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再说了,有没有人喜欢我,你不是最清楚?”
孙翔低头,害羞地用筷子戳了戳流沙包,白白胖胖的面皮破了个小口,流出滚烫的金色蛋黄沙。
“老子的情书,被你截下不少吧?”
“啊?”孙翔没料到他提这个,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说实在的,他没有“截下”别人递给唐昊的情书、小纸条,不在一个班,到底没有作案条件。交由他转交的信他都一个不落地交给唐昊,既然唐昊不会看,那他给不给也无所谓。但是拜托他转述某班某女生对唐昊有意思让他撮合撮合的破事,他听完就丢在脑后,又不是神仙,哪来的菩萨心肠给他人做嫁衣?
当初,他和唐昊还是没影的事呢……
唐昊听罢他说漏嘴的话,哼了哼:“你当人家傻?找你一次没信儿,下一次就找上别哥。刘小别随口一问,你不就暴露了?”
“那你……”孙翔惊讶,“你当时已经知道我喜……喜欢你?”
唐昊摇头,语气略带遗憾:“那个时候,我以为你单纯地忘性大,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干过一样的事,怎么好意思跟你兴师问罪?”
“嘶。”孙翔被流沙包烫了嘴,等他回过神,充分理解唐昊话里话外的意思后,那口热腾腾的蛋黄沙便囫囵吞进肚。暖洋洋的,仿佛胃里浮着颗小太阳。
“当时我已经喜欢你了,可是我不知道。”唐昊垂眸,专心致志地挑开椰子炖鹌鹑汤上的椰壳盖,平静得就像在说日常流水帐,“现在想起来,有点SB。”
“岂止是有点!”孙翔低头,就着唐昊递来的汤勺喝了口椰香四溢的鹌鹑汤,“唐昊你简直笨到家了!”
“那你呢?”唐昊跨过小圆桌,戳戳他吃得鼓鼓囊囊像哈姆太郎的脸颊,“你在那儿磨叽什么?为什么不说?”
孙翔喝了口普洱清口解腻,闻言忽而神色一黯:“说起来有点那啥,以前我怕说出来你会讨厌我,不跟我做朋友。那个时候我想啊,宁愿你一辈子不跟我在一起,我也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做朋友,当哥们,都行。”
他们从没就那段苦涩而彷徨的时光深谈,此次在金红两色装潢的传统酒家饭桌上推心置腹,实属孙翔意料之外。
“问这些干嘛?”他搔搔侧脸。
“不干嘛。”唐昊哼了哼,“只是觉得……让你等久了,对不起。”
孙翔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他:“你脑子瓦特啦?”
唐昊啧了声,妈的,跟这家伙说这话,课本上说“清泉濯足,花下晒裈,背山起楼,烧琴煮鹤,对花啜茶,松下喝道”,原来如此。
“也没有很久……一般般久。”孙翔笑,“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在一起,以后也在一起,会吧?以后?”
“会的。”洁净的桌布掩盖下,两只交握的手越握越紧。
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生活节奏很快,餐厅人声鼎沸,没有人认识他们,也不会有人关心他们的私情。孙翔很享受此刻做贼一样和唐昊大庭广众之下牵手的刺激和兴奋,但更多地是满足与快乐。这一片片的旧时光像是偷来的那般令人窃喜。
吃罢午茶,沾白糖的烧肉烧鹅叉烧、豉汁凤爪、牛肉肠粉、榴莲酥、萝卜糕、黑椒牛仔骨以及讨彩头的及第粥通通进肚,被吃干抹净的蒸笼高高堆成一摞。孙翔给蒸笼山拍了一张照片,和堆满桌的美食照一块发了朋友圈,配字简单到不像本人发的:和唐昊。
孙翔撑到走不动道,想转悠回酒店午睡,但硬是被唐昊拽着拖着沿江吹风遛弯消食。
“这儿是景点,一堆民国建筑。反正不要门票,随便看看,增长你的知识水平。”
孙翔半张脸埋在浅驼色的羊绒围巾里,头上套着米白色卫衣兜帽,再套了件厚实的VETEMENTS廓形棒球外套,吃饱喝足犯困,眼睛一闭,一大个人像埋在衣服里。他懒洋洋地嗯了声,问道:“哦?来啊,你讲讲。”
“这里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商埠,上世纪初沦为英法租界,大少爷你靠着的柱子是英国领事馆的罗马柱……”唐昊竟然叽哩咕噜讲了一堆“超纲”知识。
孙翔吃了一惊,刚想拐弯抹角地赞扬一下,再和唐昊“厉害厉害,彼此彼此”地互相尬吹一番,睁开眼睛,唐昊手里居然拿着台手机!
“好哇!唐昊,你作弊!”
“这叫开外挂。”唐昊耸肩。
“尼玛,外挂和作弊有啥不一样?”
“我是光明正大地开外挂。不然,你真以为我是景区讲解器啊?”
孙翔埋头撞了撞唐昊肩膀,力道很轻,像隔着围巾的亲吻:“你是我一个人的讲解器,专属导游小哥。”
“是啊孙少爷,老子陪吃陪玩,”唐昊看向他,意有所指地舔舔嘴唇,“陪、睡,见过这么敬业的导游么?”
“我日。我特么不该夸你。”孙翔红了脸,为毛调戏无处不在啊?以前怎么不知道,唐昊有逗他脸红的天赋?
江边风大,天阴沉沉的,工作日午间罕有游客。不知因为中午话说开了,还是人在陌生的城市多了几分勇气的缘故,孙翔搓了被寒风吹红的手一会儿后便主动往唐昊大衣口袋里塞:“牵着。”
唐昊心尖发颤,世界上有人有如斯本事,一举一动皆牵动他的心跳,哭了让人心疼,笑了让人心动。他拢住孙翔的右手,把冰块似的指尖捂暖。
这回旅行不赶时间,没有一板一眼的计划,走到哪儿算哪儿。他们慢悠悠地走过老旧的天桥,身后是黄沙弥漫、汽笛阵阵,前方是车水马龙、高楼广厦。孙翔想排半个多小时买喜茶,那就排,唐昊想买芝士塔回去当夜宵,那就买。
乘车去骑楼林立的老城区吃鱼皮和牛杂,仿佛有第二个、第三个胃。折返回来,刚好看一场黄金时段的冷门电影,隔壁厅在播合家欢动画片,路过时隔着门都能听到笑声。在黑暗中牵手,交换一个水蜜桃绿茶味的吻,影片结束后,两人皆有些呼吸急促。
唐昊拐进便利店时,孙翔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忍住没问。
在仅剩几家营业的餐厅里选了家茶餐厅吃宵夜,孙翔点了份通心粉和菠萝油,看到唐昊有条不紊地夹鱼蛋吃,不禁有些紧张,喉咙像堵了东西,吃不下。
“不饿?”唐昊熟稔地挑了几条通心粉尝味道,“还可以,多吃几口。”
“哦……”孙翔余光瞟向唐昊的双肩包,讪讪地说,“今天吃伤了,撑得慌。”
“那算了,买单吧。”
“哎!等等!”孙翔拉住唐昊,磕磕巴巴地问,“现在,就、就回去啊?”
“不然呢?一大早出门坐飞机,现在快十一点了,早点回去睡。”唐昊义正言辞。
孙翔无法反驳,节节败退。该死的,每回唐昊一本正经地说事,看上去有点帅的时候,他都会失去一秒钟的理智,只会点头说好。
深夜万国建筑林立的景区几乎空无一人,仅在滨江道上有夜跑和遛狗的行人。唐昊带孙翔抄近道回酒店,下午光鲜亮丽的西洋建筑此时成了张牙舞爪的黑影,唤醒孙翔窝在唐昊家看《咒怨》玩日本恐怖手游时的记忆。
“我靠,能不能行?”孙翔拽紧唐昊胳膊,“说走近路,为毛越走越远呢?”
“心理作用。”唐昊啧了声,“前面灯看到没?马上到,胆小鬼。”
身后没有回音。唐昊脊背发凉,汗毛倒竖,转身回去的瞬间被人一把捂住嘴小臂勒住脖子往一旁黑摸摸的暗巷歪去。
“搞毛?”
“闹鬼啦!”孙翔举起双手呜啦乱叫。
唐昊失笑:“什么鬼?”
“胆小鬼。”孙翔凑近了,亲吻他的唇角。
唐昊闭上双眼,用全身心感受孙翔主导的吻。先像小猫舔食一般,细细地舔舐嘴唇,舌头再生涩地钻进牙关,像一位初学交际舞的舞者邀请舞伴,试探地然后大胆地勾缠。他搂住孙翔的腰,胸膛相抵,时而随着接吻的节奏轻轻摇晃。
甜蜜的气泡藏身于黑夜,咕噜咕噜,缓缓上升,缓缓炸开。又像无声的烟火,点亮寂静的冬夜。月光昏沉,江对岸弥漫着蓝粉的霓虹晕光,仿佛一个梦。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