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25

*草莓奶油拿破仑味的高中生,日更球评
*目录见tag
>>

25
三日无墨,笔枯而死。
毛笔尖沾上浓厚的墨汁,手腕一提一转,屏息凝神写下收敛锋芒的稳重大字。
下学期班级要做一个文化角,号召同学捐书做移动图书馆之外班主任点名半路出家的唐昊写幅大字装裱好挂墙上。唐昊头疼不已,他那笔破字拿去唬孙翔没问题,用于装点课室未免丢人现眼。
至于写的内容,老班让他自由发挥,基调严肃活泼即可。唐昊额上青筋狂跳,从百度文库里一堆名家名句、儒家经典里找出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日。”唐昊啧了声,“写劈叉了。”
刚想把纸揉成团重写,忽然又叹口气,在写坏的字上划一个叉,再提着笔在空白处画了一只猫。孙翔三天没理他,打电话不接,按门铃不应,问他父母就说生病不想见人,骗鬼啊?!
唐昊有些恼怒,几天过去,他没想明白自己错在哪儿,要说错,孙翔难道没错吗?而且,他已经低头了,孙翔还想怎样?
湿润的笔尖垂直于纸面,在小猫头上轻轻写了一个“王”字,立刻变成一头小老虎。随手画的老虎倒比认真写的字顺眼可爱,唐昊拿手机拍下,想传给孙翔,转念一想,他俩仍在冷战,没有他单方面低三下四孙翔扬着下巴鼻孔朝天的理。
“妈的。什么臭脾气?”唐昊收拾好笔墨,明天再写,然后抱着一摞废掉的宣纸趿拉着板鞋下楼扔垃圾。
在电梯里撞上,唐昊丝毫不意外。住一栋楼,进进出出总会碰到。而且,现在刚好是孙翔家的狗出门遛弯的点,他出门前就想到了。
“啧啧啧。”唐昊伸出手指逗那条毛发顺滑的牧羊犬,他手上有墨味,苏牧闻了闻,喷喷鼻子,第一次嫌弃地远离他,躲到孙翔身后。
孙翔憋不住笑了,笑完后依然绷着冷冰冰的小脸,拉高围巾,攥紧牵引绳。
哼。唐昊不死心,在裤子上抹干净手,又去招呼小狗。
电梯到了一楼,一人一狗再度恢复往日的亲热,小苏牧死咬着唐昊的裤腿不让走。
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
“咳。”孙翔清清嗓子,拽着绳子,把狗往一边拖,“去不去玩啊?蠢狗!不玩我回家了!”
唐昊看一眼他左手拿的飞盘,明白过来,哼了声:“去玩飞盘?”
“关你球事。”孙翔小声怼回去,“你情愿跟它说话,都不乐意理我。”
唐昊无话可说,气得要死,憋出一句:“我发的信息发给狗了?”
孙翔红了脸,心里酸溜溜的,早知如此,他不该开口。
嘭。后门的垃圾回收箱闷声合上。唐昊拍拍手,发现孙翔还在后门附近拖那条在地上打滚的赖皮狗。听见唐昊过来的脚步声,小苏牧眼前一亮,耳朵立起,尾巴跟大风车似的吱溜溜地转,嘹亮地招呼唐昊过来。
孙翔没法子,他家的狗女儿,对他爹妈亲热,对他一般,对唐昊才是亲主人的待遇,回回见面要撒过娇才肯走。
“走吧。”唐昊呼口浊气,拍拍孙翔肩膀。
“干嘛!”
“带它去玩飞盘。”
孙翔撇撇嘴,看牧羊犬乐颠颠地跟在唐昊脚边。“喂。”他说,“我还在生气。”
“我知道。”唐昊看了看他,“脸鼓得跟狮子鱼似的。”
“狮子鱼是什么?”
“……一种海洋生物。”唐昊哼笑,“气鼓鼓的,身上全是刺。”
“靠。”孙翔闭嘴。他在小区一块人烟稀少的大草坪上找块大石头坐下,这儿原定建儿童滑梯之类的设施,不知为什么搁置下来,正好给狗狗撒欢。
唐昊在前面跟小狗玩“你扔过去我捡回来”的飞盘游戏,嫩黄色的圆形飞盘在半空中划出闪电般的U形和Z形,弹跳力超群的牧羊犬蹭地一跳,在飞盘落地前叼进口中。
“讨厌鬼。”孙翔撑着下巴看,微朦的阳光洒在唐昊身上,高楼大厦间,天空一片铁灰色,风也是灰蒙蒙的,有些冷。
“你衣服穿那么少,想在开学时感冒,翘掉开学式?”
“嘁。”
“孙翔。”唐昊走近了,身边跟着那只嘴叼明黄色飞盘的牧羊犬,他摸摸孙翔的额发,“别生气了,我们聊聊。”
话一出口,唐昊也觉得奇妙。他是一个对人缺乏耐心的人,仿佛他将百般的耐心耗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好。”孙翔深吸一口气,心砰砰直跳,脑补了如果唐昊提分手他该怎么揍人的一百种方案。
“当初我放弃东高直升,选择参加中考进省重点,我爸妈骂了我三天。”
孙翔啊了声,不屑地问:“为什么?我们学校不够好吗?”
“当然好,不然我干嘛来?啧,他们当年想让我出国,我不乐意,也不喜欢东高的风气,就过来了。”唐昊说,“东高从高二开始上AP课程,还有专门的SAT辅导,出国确实很方便。但那个时候我不想从东高附属幼儿园一条龙读到东高高中部……觉得烦吧,人生被我爸妈和学校规定好了,只能这样,只能那样。”
孙翔想了想贵族私立学校的一条龙服务,好的孬的有钱都能直升,缺乏有效的竞争,还得被迫跟不喜欢的人待上十几年,确实不符合唐昊的一贯个性。
唐昊喜欢针锋相对的竞争,喜欢让人沉静的读书环境,喜欢人生握在手中,骨子里流着叛逆的血……
孙翔揉揉眼睛,问他:“所以你想好了?不会出国?”
“你呢?”唐昊站在他身前,手搭在他肩上,如果可以,如果不是在公共场合,他真想抱住唐昊的腰,埋进他怀里。
“我想出去看看。”
“好。”
“好什么好?!”孙翔气到眼眶充血,“好什么好?!滚你丫的唐昊!”
“说了别生气。”唐昊嘶了声,握住孙翔往他小腹上砸的拳头,这家伙没留力,痛死人了,“我想去跟我爸妈谈谈,说我改变主意了。你不愿意就算,爱咋咋地。”
孙翔懵了,286处理器似的反应了半分钟:“你的意思是……?”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边。”
“那你一开始……”
“因为我不想让你因为我而做决定。”唐昊顿了顿,开始吐槽,“然后你个SB,不听我解释就开始冷战。你想气死我?”
今后,这种两难的境地会一次次出现在他们之间,有舍有得,有争执有妥协,有满足有失落。即使唐昊不去,孙翔仍然想去,才是孙翔自己真正想要的选择。人生,只能由自己承受其重。
“不不不。”孙翔摇头,“这事你比较蠢。”
“老子懒得跟你吵架。”
“你吵不过我。”孙翔笑笑,扶着唐昊的胳膊站起来,他像一柄新铸的剑,敞亮又锋利。
“是我让着你。”唐昊绷了会儿,情不自禁地笑了,“回家吗?”
“嗯!”吹声口哨,小狗爪垫哒哒哒地踏在地上飞奔而来。
许多年后,孙翔依然记得那片记忆中广阔而荒凉的大草地,远处的天空像草莓味的拿破仑蛋糕,一层黄,一层红,上面连着浅灰的天,晕晕的,朦胧如在梦中。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2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