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26

*初恋的味道,高中生,日更中
*目录见tag
>>
26
幼儿园的孙翔画过一幅画,上面有蚊香似的七彩太阳,一座有烟囱的房子,有花花草草,还有父母和一条小狗。中考结束那日,他老爸从旅行提包里抱出一只小苏牧,又过几日,他偷偷带小狗出门,于是遇到了唐昊。
现在他想把唐昊也画在画上,两个火柴人,手牵着手。
高二一起去出国班的事很快敲定。那几日唐昊心情不佳,应该是被他爸妈暴骂一通,说他瞎折腾,不负责任。孙翔心里难受,和唐昊一道从学校宿舍的公共浴室出来,一人抱着一个装满沐浴露洗发水的塑料盆,忽然说了句:“对不起啊唐昊。”因为我挨骂了。
“没事。”唐昊哼了声,“他们本来就想让我出国,现在巴不得呢。骂我是为了敲打我,摆父母的架子。”
“嗯……”孙翔想想也对,而且一想到下学期他们要在一个班一起为漫长的出国考试、申请做准备,顿时心怀激荡,“好开心啊!以后就是同班了,唐昊同学,我要跟你做同桌。”
“唐昊同学拒绝,我想好好上课。”
孙翔眉毛一扬:“嘿,你什么意思?跟我坐,不能好好上课了?”
“跟你‘做’,那确实……”
话音未落,孙翔的拳头跟上,唐昊撒腿就跑。脚步声轰隆隆的,在宿舍楼长长的走廊里荡起一阵阵回声。

高二刚开学,唐昊和孙翔决定去出国班的事传遍了新高二年级。有意参加高考的学霸们通通松了口气,但是想到他们俩还要跟理科的课程继续参加高二全年的大小考试,心情又不是那么愉悦了。
话题的中心人物倒没想那么多。校队主力阵容集中在篮球场上,升入高三毕业班的队长黄少天在叽里呱啦地训话。
“我还有三点要讲!”
篮球场上瞬间哀鸿遍野。棉花糖般拖着轻丝的云装点在碧蓝的天上,阳光猛烈,不时刮来咸腥的海风。
孙翔盯着唐昊背在身后的双手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抓球抓得很稳。他脚踝上的伤刚好,今天来只能参加恢复训练,看到打完训练赛的唐昊背后湿的一大片,心里既焦急又心疼——唐昊练得太狠。
“……市运会可能是我最后一场篮球赛,总而言之,谢谢你们大家。”黄少天终于说完,居然给他们鞠了个躬!
孙翔分外惊讶:“黄少,还有大学联赛呢!”
黄少天指指自己:“孙翔,你在挖苦我吗?”
大学联赛的身体对抗比高中的小打小闹激烈百倍,黄少天的技术和战术再细腻高超,身体素质和各大校队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特长生们不能比。身高问题也是短板,就连唐昊的个子放到大学校队里也只是中下水平。他们仰仗和钦佩的黄少作为校队球员的生涯已经开始了倒数计时。
“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比去年更进一步。”黄少天说,“我相信经过一年的训练,以我们的默契杀进决赛圈都不成问题!有没有信心啊?”
“有!”孙翔扯着嗓子喊。
“黄少。”唐昊说,“不如更进一步,送你上领奖台吧?夕阳红了,好歹上一次台子。”
“好,有志气。”黄少天用力拍了下唐昊的肩,“就这么定了!目标上市运会领奖台,保三望一,剑指冠军宝座,哈哈哈哈!”
全体人马一顿狂笑,他们知道黄少天在说大话,但冠军意味着进入省级联赛,这是份无与伦比的诱惑。要知道,几年前他们学校甚至摸不到市运会的边呢!
说大话怎么了?一群十几岁的小年轻不说大话,尽说些瞻前顾后八面玲珑的话,多没意思。人生不在年轻时狂妄,更待何时?

“我中午去你家午睡?”唐昊摸摸孙翔透湿的衣裳。
高二起,孙翔父母给在繁重的理科课程学习中备战托福的孙翔租了套学校后门老小区的房子,两室一厅,方便他休息。大人的工作愈发繁忙,照顾小狗的工作也压在孙翔身上,每天晚上十点晚自习回家,还要带它出去玩一小时,边遛边背英语。说着难,做起来其实趣味横生,何况,有时会多出一个唐昊。
他们挤在狭小的淋浴间一起冲澡,水声哗哗,筒形的毛玻璃外墙上映出两个模糊的人影。孙翔闭上眼睛,让唐昊帮他把泡沫冲掉。接着摸上来的手,他看了眼唐昊,没有拒绝。
紧密的拥抱像要将彼此刻进怀里,水从结实的背肌间滑落,唐昊兜住那滴水,握住孙翔的两块挺翘的软肉,左右揉搓,直到那人受不住,喘息着让他住手。互相抚慰,没做到最后一步依然满足。
十二点四十,他们能睡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踩着上课铃回到班级开始下午的课业。
老房子里什么都没换,当初租下它,是看在位置好,和学校后门相隔一段小马路,能让孙翔多睡十几分钟。唯一换掉的家具是孙翔房间的床垫,把吱吱哑哑响弹簧顶到背疼的老旧床垫换成舒适崭新的白色大床。
唐昊睡在外侧,胳膊搭上孙翔的腰,眼睛一闭便陷入安睡。孙翔看着他的睡颜,心脏突突突地跳。这人看上去老是凶巴巴的,没有一天心情好,但和自己在一块时却经常笑,睡着后冷硬的五官柔和了,看着有几分温柔。
“唐昊。”他凑过去亲亲熟睡的男朋友,嗯,嘴唇软软的,很好,“我好喜欢你呀。”
这种话在唐昊醒着的时候万万不能说,否则某人的尾巴会翘到天上去,还会得寸进尺,占他便宜。
有时候孙翔会觉得,虽然唐昊这不好那不好,对他很凶,经常跟他吵架,喜欢抢他吃抢他喝,幼稚得要死,但他依然幸运无匹。可能上辈子遇到过一千颗流星,许下九百九十九个愿望,才会遇到他喜欢同时也喜欢他的那个人,而且,那人是唐昊。
小心翼翼地搂上唐昊的腰,埋在他胸膛里深深吸了口气。孙翔急促的心跳总算平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双眼跌进黑甜梦境。
你傻吗……唐昊睁开眼睛,状似不屑地扫一眼孙翔。动静那么大,猪都醒了!
而他眼底的情绪,像层层叠叠卷起的海潮,一波一波温柔地将孙翔映入脑海。

市运会淘汰赛第一场,今年换手气好的刘小别抽签,幸运地抽到一个跟他们地位相当的菜鸡队,举队欢庆,八强就在明天。
一场单方面的酣战后,孙翔他们所在的省重点顺利杀入下一轮。或许因为人品守恒定律,去年倒霉透顶的分组没有再度出现,他们直到四强争夺赛时才“幸运地”遇上东高。
“我靠,不是吧!”黄少天瘫倒在地,“有没有搞错?他们跟我们有仇吧?”
“黄少,说好的保三望一剑指总冠军呢?”唐昊哼笑。
“我开玩笑的你们也信?”
“啊?”孙翔震惊,“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打倒他们,踩在他们脸上进入四强吗?”
黄少天跟弹簧似的腾地弹起来,伸出右手。
一群瘫得横七竖八的半大小伙子们通通起立,一只手覆上另一只。唐昊握了握孙翔的手背,众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十几只交叠的右手。
“一二三,打倒他们!”
“总冠军!”
呼喊响彻空旷的篮球馆,孙翔血液贲张,每一根神经上都跳动着兴奋。
准备一年,是时候拿祭品祭剑了!
东高很强,但对他来说,只是一只强悍的猎物。
而且,这是黄少天,甚至可能是他和唐昊的最后一场校队比赛,最后一次,他们绝不能退缩。
必当全力以赴。
tbc.
>>
回到文章一开头的时间点啦!完结倒计时,这篇能收到长评不?

评论 ( 32 )
热度 ( 2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