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29

*还有两章或者一章,甜甜的高中生
*期待长评
>>
29
指尖累到动弹不得,人像石头做的,沉沉地睡到天光垂到地平线下。孙翔睁开眼,黑暗中家具的模糊的形状让他艰难地认出这是他家租在学校后门的房子。
夜光电子钟显示晚上九点半,他睡了四五个小时。想到明天的两场比赛和一个字未动的作业,他叫苦不迭。
真想一觉睡到下个星期天。
卧室门推开,唐昊往指尖吹气,端了碗热腾腾的菠菜鸡蛋面进来。
“醒了?刚想叫你。你爸妈不在家,我不敢放你一个人,晚上不回宿舍了。”他抬抬下巴,让动作缓慢如同树懒的孙翔把电脑桌支起来,抽着凉气把烫手的汤碗放下,“我做的,尝尝味道。”
“干嘛摆一张‘不许说不好吃’的表情?”孙翔嗤笑,筷子卷起面条,吃了一大口,“嗯!”
“怎么样?”
“还行。”孙翔呼噜呼噜地吃面条,菠菜煮得柔软香甜,鸡蛋鲜美,汤头调得恰到好处,“好吃。”
唐昊舒口气:“我第一次做饭,临时百度的菜谱……本来想叫外卖,但想想算了,太油腻。”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同样心满意足的孙翔,心里清楚自己不算爱照顾人的类型,嫌麻烦,但是孙翔,他心甘情愿。
“真好吃。”孙翔吃完,非常给面子地连连夸赞,金棕色的眼睛里晕着满足的晕光,“唐昊,给我做一辈子饭吧!”
唐昊心跳快了几拍,摸摸孙翔的头发说:“可以。”
吃罢暖身暖胃的一大碗面,孙翔元气满满,能当飞天小男警上天入地一个来回。一身汗,一觉过去后黏糊在身上,于是马不停蹄地去冲澡。
浴室仍有水汽,唐昊把他安置好后应该借地儿洗了回澡,身上的衣服估计是自己的校服,想到此处,孙翔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惹得帮忙拿浴巾的唐昊敲门问他搞毛。
“马上好。”话毕,旋上花洒,推开门后把浴巾马马虎虎地系在腰间。
孙翔进屋时,唐昊毫不掩饰地直了眼睛,嘴上仍在嫌弃:“不穿衣服?不害臊。”
“又不是没看过。之前还君子坦荡荡呢,现在居然畏首畏脚的,嘁。”孙翔理直气壮。
话虽如此,唐昊换上孙翔的睡衣,睡到他身边时,两人聊的却是下午和明天的比赛,十句话里九句吹牛逼,一句假正经。
“体力撑得住吗?”唐昊问。
孙翔动动小腿,脚心有意无意地划过唐昊的小腿肚,长腿蜷起,抱抱枕般斜跨在唐昊腿上。他哼哼唧唧地说:“你不做坏事,就撑得住。”
操。唐昊骂声脏话,把计谋得逞的孙翔压在身下,狠狠地吻一遭。
停下时,两人呼吸急促,额头相抵,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的情绪。
“我想要你。”
孙翔摇头:“今晚不行。”
“你再动来动去,就由不得你了。”
孙翔学乖了,缩缩脖子,安静地躺在唐昊身边。下面半硬着,像蛰伏的猛兽,努力平复呼吸。这时指尖的触碰,掌心的汗水,乃至眼波的流转,都像塞壬美妙的歌喉,温温柔柔地诱引他们坠入欲的深海。
其实,上个寒假旅行回来后,他们没有再做到最后一步。最过分的,也是在唐昊宿舍没人的时候一道睡在狭窄的双层床上铺互相帮忙,要么在他家,一起洗澡的时候或者午睡时,他用腿或手帮唐昊纾解。
一晃大半年过去,每每想到数百公里外陌生城市的结合,孙翔仍旧会脸红。那种灭顶的快感,尝过一次后不可能再忘记,不可能想要别的替代品。
“想什么呢?”
孙翔埋在被子里,闷声说:“想你。”
唐昊几乎痛苦地低吼一声,孙翔声音里蕴含的意思,他比谁都要清楚。可是今晚做了,明天的比赛孙翔压根不能上场。
他们不敢再触碰彼此,不敢接吻来缓解焦躁,不可能缓解得了,没有什么能熄灭这火,除非它自行燃尽,安静地灭掉。
“明天我家没人。”唐昊说,“我妈值班,东高全寄宿制,周日晚上年级主任得在。”
孙翔的脸红到不行,半晌才说:“哦……那我跟爸妈说晚上住你家。”
说完两人都没了声,孙翔往唐昊那儿挪了挪,额头抵在他饱满的胸膛上:“睡吧。明天的比赛,加油。”
“加油。”唐昊抚摸他新洗的头发,吹干不久,仍有潮意,闻起来是种熟悉的清爽的香气。
那股迷蒙的香味沉浸在唐昊梦中,一夜安眠。

半决赛,孙翔他们出乎意料地输了,无缘冠亚军。
黄少天脸色差了三秒钟,安慰几位喘着粗气的后辈:“昨天和东高的比赛太耗体力,节奏一时没调整过来。下午的季军争夺战,我的最后一场联赛,拿下它吧!拿下胜利!”
冠军还是季军,在这一刻似乎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校队所有人都想让黄少天退役前享受一场完美的比赛,完美的胜利。失败的悲情是黄昏的颜色,但是青春,要耀眼的金、夺目的红、通透的蓝装点才对味!
他们没有让任何人失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五个人小腿肚发着抖,站上市运会篮球赛冠亚季军的领奖台。
季军的台子比另外两个矮上一截,于是孙翔他们昂首挺胸,在合影后一二三跳起来,让高一替补的小队员用单反和三脚架咔咔咔拍下几张照片。上面每个人都在笑,一向黑脸示人的唐昊眼睛弯着,搂住孙翔的肩膀。他们跳得比谁都高,比冠军队还高。落地时咚的一声巨响,一群人哈哈大笑,被司仪赶下台去。
晚上聚餐,选在一家出名的海鲜大排档。人声嘈杂,海风钻到桌下,塑料桌布呼呼地响。
唐昊拿茶水帮孙翔洗干净碗,刘小别啧了啧:“待遇千差万别啊唐昊。”
孙翔吐吐舌头:“你想帮我洗,我还不乐意呢!”
“吃你们的饭。”哗啦,唐昊给孙翔舀了一大勺海瓜子。
校队众人相熟,对他俩关系铁的事见怪不怪,调侃一两句,话题的重点一半跑到在学术和球技上互吹牛逼,一半在聊学校里的妹子。
孙翔在的高二年美女如云,高一的小男生们都特别羡慕。在忙着喝酒吹牛的刘小别,看上去凶巴巴的唐昊和人虽然傲但是好说话的孙翔中间选取后者,拽着孙翔问七问八。
孙翔哪晓得七班班长八班班花姓甚名谁,被低年级的小朋友问到懵逼。
“翔哥别装啦,您的人气,应该桃花运满分吧?”
孙翔摸下巴想想,桃花运么,以前有,现在几乎绝迹了,也不知道中了谁的邪。
而他最大的桃花运本人在听到这句话后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就他?零分还差不多。”
孙翔气到拧他腰,肌肉结实,拧不动!
学弟们转而来吹唐昊:“昊哥女人缘肯定不错,人MAN又酷。”
“翔哥就不MAN,就不酷啦?”孙翔挑眉。
唐昊笑出声:“你他妈别欺负人。”
聚会有酒,兼之有队长黄少天卸任去备战高考,所以酒越喝越伤感。
“下半年的比赛,靠你们了。”
“放心吧!”
“黄少我放心不下啊!”黄少天抱着酒瓶子哭,“想当年,我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哥几个拉扯大……”
唐昊听得满脑门黑线,把一大盒面巾纸砸黄少天脸上。
“等高考完,你俩出国对吧?那个时候托福应该考完了?到时一起打球。”
“没问题。”孙翔拍胸脯。
“欸,要是我们所有人像你们一样该多好?一起读书,一起考托,一起出国,不用分开了。”黄少天感慨,“你说你们这样,和结婚有啥区别?”
孙翔脸红了:“什、什么鬼?”
话题随着咕嘟冒泡的啤酒沫沫,飘到西天去。但孙翔脑海里始终徘徊着黄少天的话,他和唐昊一起去美国留学,运气好考到一个学校,再不济也能选在大陆的同一侧,一直这样下去,唐昊一直喜欢他的话,会结婚吗……
等一下。孙翔晃晃脑袋,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孙翔,你才十六岁,和唐昊才在一起一年不到,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可是有些人一旦爱上,一旦到手,就会控制不住地去想和他永永远远在一起的事。
唐昊跟人干了半箱啤酒,来回去了几趟厕所,回家的路上依然酒肉穿肠,面不改色。孙翔对他的酒量有信心,以为他跟之前去CLUB喝洋酒一样给力,哪里知道唐昊一晚上顾着跟人拼酒给他夹菜自己却没吃几口。没东西垫肚子,酒精作用得飞快。
于是,进到唐昊家,在卧室门口孙翔拽住唐昊时,唐昊脚步飘了飘,反手把门摔上、反锁,一把把人摁在门板上。
“干嘛?”唐昊声音低沉,一边上手去摸孙翔的腰和屁股。
孙翔挣了挣,企图无视唐昊惹火的动作,声音微微颤抖:“呃,我想跟你说句话。”
“一会儿再说。”
“不行,现在要说。”孙翔搂住唐昊的脖颈,抵着他的额头,“我想说,呃,什么来着……算了不说了。”
“麻烦精。”唐昊刮刮他的鼻子,这是个过分亲昵的动作,但孙翔适应得很坦然。
我想说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孙翔被唐昊摔到床上,放松身体,任他施为。他想,有些话,他不必说唐昊也知道。而唐昊对他的喜欢,他像明白怎么呼吸一样清楚。
我喜欢你。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2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