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HIGH SCHOOL!! 31 完结

*高中校园架空,初恋的味道
*完结要长评
>>

31
高二一年,如同走马观花般匆忙。托福一战、二战刷分,SAT考了一次,还有出国班的AP课程要修,看似轻松,时常请假出校考试、上课,实则累去半条命,只想在家做条咸鱼。
“起床。”唐昊扣扣床头柜,“你妈让我进屋叫你。”
孙翔装死,搂住唐昊的腰,脑袋枕在唐昊腿上,眼珠子在眼皮下轱辘打转。
“起床了,孙翔。”唐昊催他,“六点半了!今天高三开学式,你想迟到?”
“六点半!”孙翔惨叫,“我才考完试没多久,让我缓缓……开学式就是去领课本听讲话,我们又不高考,听高三毕业班总动员干嘛?”
唐昊眉毛一挑,把人从腿上推下来,掀开被子,露出一个衣服皱巴巴的孙翔。
“在学校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唐昊单膝跪在床边,嘴唇碰了碰他的额头,“你以为我想去听领导废话?”
孙翔想了想,滚到床边,换上唐昊递来的校服,冲去浴室洗漱,还抓了抓头发。男生的工序简单,三两下就从邋遢精变成精神的小帅哥。
他妈早起给他做了早餐,唐昊来后不管他嘴上说吃过,照样盛了份桂圆粥。
“唐昊吃水果吧?阿姨给你切只橙子。”
唐昊笑了笑:“好,谢谢阿姨。”
装,你再装?!孙翔在桌子底下踢唐昊小腿。
这家伙在外头跩得二五八万的,走路带风,上哪儿都自动生成一拨小弟,谁知道在孙翔爹妈面前温顺得像只金毛猎犬。我去,唐昊明明是黑背,蠢的时候是二哈。
到学校公车要三十分钟,孙翔起晚了,两人紧赶慢赶赶在早高峰前拦到的士,背着书包,唐昊拎着行李箱,在关校门前进了学校。
高三的唐昊依旧住校,不过忙于各种为申请文书增光添彩的活动实际住宿舍的时间不多。孙翔帮他把仅有的几件换洗衣物放到宿舍,再一路沿小道,穿过日晷旁的花丛,在大礼堂的高三动员大会开始之前找到出国班的位置。
开学式跟动员会其实跟他们班的同学没有关系,于是三分之一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没出席。唐昊和孙翔坐在一堆空座中间,穿过几百张红色靠背椅和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跟千里之外的刘小别吹了声口哨。
“……这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三百天,改变命运的三百天。在你们身边的同学,也是你们的战友。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很难再碰到那么好的朋友,和你一起努力,为梦想而奋斗……”
一年后即将分别。孙翔鼻腔一酸,想到年底申请季开始后他和唐昊的命运差不多已经决定,不由兴奋又担忧。
会在一起吗?
一定会的!
“我想跟你去一所大学。”孙翔说,“再不济,同一个地方。千万不要一个东一个西,比国内读大学还惨。”
“不是早商量好了吗?”唐昊揉揉他的头发,“如果一起出国,还跟异国似的,老子费劲出去干啥?”
孙翔心头发热,周围人多,于是只握了握唐昊的小臂。

次年,高考的第三日,刘小别戴着耳机走出校门,转手把课本卖给收废品的大叔,三年的课本和参考书卖了十六块钱,不够去麦当劳搓一顿。
他正低头数钢蹦,抬头看到俩穿着红T的二逼。
“穿得够喜庆,怎么,要结婚了,缺我九块钱?”
唐昊和孙翔一人在他背上来了一下。孙翔切了声:“哥们接你出考场,穿吉利点不行啊?刘小别,没良心。”
“走吧,先吃饭。我叫了人,晚上体育中心打球去!”唐昊说。
刘小别扯掉耳机,跟他们说:“谢了啊哥们。”
“谢什么谢!”孙翔笑,“高考完自由了,不第一时间带你出去浪怎么行?”
三人说说笑笑地走到码头,坐上甲板吱呀响的老渡轮。六月的下午五点钟,碧空如洗,海浪轻轻翻涌,海鸥尖声鸣叫,划出白色的倩影,老旧的小码头渐渐远去。
孙翔回首,怔怔地看了会儿。唐昊搂了搂他的肩膀,手下来,悄悄握一下孙翔的手。
“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
“嗯?”刘小别疑惑,他正在胡吃海塞孙翔送来的“庆祝出狱”礼,一大包鳗鱼味的薯片。
“高一演的戏,难为你还记得。”唐昊哼了声,其实心中颇有触动。
孙翔白他一眼:“好意思说?当年你每天晚上来我宿舍,压着我在走廊背,宿舍走廊大半夜光线黑麻麻的,凿壁偷光啊!我考托福背单词的时候都没那么认真。”
“压着背?尺度真大,啧啧啧。”
“刘小别!”唐昊怒,转头问孙翔,“怎么,当初给你一对一专业戏剧辅导你还不高兴了?”
高兴,高兴坏了。那时孙翔仍在不清不楚地暗自喜欢唐昊,因为排戏骤然多起来的相处机会让他饱受“折磨”。那时哪会知道,唐昊之后会成为他男朋友……
“拉倒吧唐昊。”孙翔喜欢跟他斗嘴,“你初中就在戏剧社待了一年,别以为我不知道。嘁!”
喀嚓喀嚓喀嚓。刘小别越吃这薯片,越觉得空气有点酸,还有点甜。该不会高考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上岸后,三人直奔一家出名的韩国烤肉店。牛五花猪五花牛肉卷猪大肠什么肥腻点什么,把烤肉店的推荐菜品全数拿下,美名其约给虚虚的别哥补补身体。
韩式烤肉店装潢很有韩剧里半土不洋的风格。方桌中间一个凹陷的圆盘,里头盛着木炭,金属排烟管直伸到碳炉上方。
孙翔稀里呼噜喝完口感绵密的南瓜粥,嫌少,又把唐昊喝了一半的拿去,一口干下。烤肉的时候,唐昊刚烤好正要拿去热芝士锅里沾一沾的嫩牛卷也被孙翔拿走。到后来,完全变成唐昊给两个人烤,刘小别自给自足的烧烤模式。
每次刘小别以为唐昊要发飙了,唐昊都很淡定地继续给肉翻面,拿厨房剪刀帮孙翔把牛柳剪成小块。
“啧,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唐昊说。
“嗝。不是要去打球吗,早吃完早消化。”
刘小别无法反驳,在唐昊的目光注视下突然觉得很饱,收了手,叼着吸管喝可乐。
“我怎么觉得……”刘小别犹犹豫豫,觉得哪里不对,又觉得哪里都对,仿佛事情本该如此,“你俩……”
孙翔咬住筷子头,浑身僵硬,看了唐昊一眼。
唐昊拍拍他的大腿,让他放松,转而问刘小别:“我俩怎么了?”
刘小别眼睛一转,接着蛛丝马迹纷涌而至。他惊讶地问:“你们两个,在谈恋爱?”
孙翔脸红了,脸颊滋啦滋啦的,像铁板上的熏牛肉。他结结巴巴地问:“干嘛,干嘛这么想?”
刘小别越想越觉得有理,看孙翔的反应更应证了七八分,于是回答:“待遇不一样啊!唐昊给你的是女朋友,哦不对,男朋友待遇。咱这是路人乙待遇。”
卧槽,怎么办啊!不是说高考是智商巅峰吗?怎么刘小别考完了大脑没清空,依然那么机智?孙翔揪了把唐昊的腰,他腰上的肉硬邦邦的,揪不动。
“我和他,是你想的那样没错。知道就知道别说出去就行。”唐昊居然干脆地坦诚。
孙翔想了想,也是,别哥自己人,早晚要知道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简简单单地说了:“对,就是在谈恋爱,怎样?”
这人也太欠揍了!刘小别按捺住听到惊天八卦的激动,拐弯抹角地打听:“那唐昊班的那谁,就他高一同学,很漂亮的那个,你怎么搞定的?”
孙翔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茫然地问:“谁啊?”
刘小别不想跟他解释,一是那位女同学喜欢孙翔年级里无人不知,二是唐昊的眼神忒吓人,杀气腾腾,他不能再说了,省得小命呜呼。
“你们啥时候在一起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孙翔掰着指头数了数:“高一吧!”
“卧槽。”刘小别惊呆了。他还以为唐昊和孙翔是在出国申请季结束后空闲的几个月擦出的火花,哪想到历史源远流长,能追溯到高一去?“我……我特么三年过的什么日子?你们真能瞒!”
“怎么跟你说啊……”孙翔无奈,长腿伸出烤肉店狭窄的围座,脚踝交叠,手酷酷地插在裤包里。
刘小别想想也是,叫来一瓶啤酒。他和唐昊干掉一瓶,孙翔不能喝,舔了舔唐昊杯子里的泡沫。
“祝你俩百年好合。大学都在加州吧?那多的是时间。找个良辰吉日去拉斯维加斯把证领了。”
孙翔羞到不行,骂了句滚蛋。
唐昊倒觉得刘小别难得口出良言,举杯干掉,祝刘小别同志前程似锦,早日脱单。
那晚他们打篮球打到十一点,体育中心闭馆,户外球场的探照灯咔哒咔哒地接连关闭。刘小别家在附近,走路回去。唐昊他们送他到街角后继续往前走,到大路上拦的士。
“毕业了。”孙翔忽然说,“以后好像没机会回高中了。”
唐昊摸了把他汗湿的头发,说道:“想回去总有机会回去。”
话虽如此,但两人心里清楚,以毕业校友的身份回去探望老师回忆青春,到底跟过去不一样了。
孙翔怀念他和唐昊只隔了几间屋子的男生宿舍,那条长长的宿舍走廊,他们无数次在上面飞奔,被宿管骂过。还有高一时的走廊,他们在隔壁班,每次下课都会有意无意地聚在前后门相邻的地方,靠着栏杆,说会儿话,阳光洒在唐昊锋利的五官上。大礼堂,艺术节时他们在里面度过数个日日夜夜,挥汗如雨地排练。那儿的舞台灯一打,孙翔就汗流浃背,指挥大导演唐昊同学去贩卖机买可乐喝。厚重的天鹅绒帷幕,散发着淡淡的灰尘气,那是时光的味道。
高二一起去了出国班,两人如愿以偿当了两年同桌。桌子相邻的地方,被孙翔用铅笔画了许多涂鸦,以后会被下一任主人擦掉。高二的班级里也挂着唐昊三脚猫功夫的书法,装裱得有模有样,今后不知道会被班主任放到哪儿去。
还有阳光充沛的连廊和桌椅凌乱的小课室,他们两个那儿度过许多许多个背单词刷题的备考时光。篮球场,灰绿色的地面,蓝绿色的篮筐,白色的边线,不远处的四百米跑道是猩红色的,跑道和球场中间立着几组金属的活动阶梯座椅。球场上奔袭的脚步,砰砰的击球声,孙翔永远不会忘记。
“唐昊。”孙翔转过身,在一个路灯昏暗花香浮动的角落抱住他的腰,“你高中三年里最幸运的事是什么?”
唐昊想了想,说:“……刮刮乐中了两百块?”
“靠!”
眼看孙翔要怒,唐昊赶紧拍拍他的背安抚:“逗你的。我最幸运的事就是……”他看着孙翔睁大的眼睛,棕色的瞳仁,黑暗中眼神仍亮着,眼尾上翘,睫毛像鸟儿的羽毛,又黑又密,摸起来软软的。
“遇到你。”
“我也是!”孙翔兴高采烈地接话,“真巧!”

fin.
>>
没想到会继续写会完结的一篇文。再度感谢琉璃的催更,谢谢各位连载期间的陪伴。我这人是没有鼓励绝对不会往前挪动的类型哈哈哈。
想写甜甜的,像玻璃糖,像气泡水一样干净甜蜜的青春。想写遇到的最大烦恼是他居然敢不喜欢我的青春。想写虽然早恋了但是仍然在努力学习呢的青春。所以写了这篇文。前身是另一篇昊翔EAST HIGH!!,题材略有不同。没看过的小朋友可以看一下,嘿嘿嘿。
如果我的读者里,有还在中学念书的小朋友,珍惜你们的初中和高中时光。好好学习,高中三年是决定未来难度最低的三年。有空的话谈谈恋爱。过了十几岁的年纪很多事情的看法变了,可能变得更成熟冷静强大透彻,但世界也远没有中学时候那么有趣可爱。

评论 ( 44 )
热度 ( 3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