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06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日更要评论哟😘
>>

06 溜了溜了
为了给下个月中的企鹅杯预热,在报名表上填上一叶之秋和唐三打的ID后,孙翔和唐昊约好每天晚上直播时双排两把,给队伍积攒人气,然后各自干正事,下播后再抽出一小时开小号进游戏练习。
“德里罗这个名字好奇怪啊。”说话间,孙翔用98K干掉远处一名驱车逃窜的敌人。
越野车头像揉烂的纸团,卡在树杈间。火光冲天,银发的雇佣兵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个小说家的名字。”
“你还会看书?”孙翔震惊。
“喂。”唐昊不满,“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嘴毒脾气暴成天哼哼唧唧到处BB游手好闲的富二代。”
“我下线了。”
孙翔笑了声,他知道唐昊没生气,只是像只懒得理你的猫,需要哄一哄。于是他说:“那你是什么样啊?文艺青年?霸道总裁?拉倒吧唐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孙翔在私底下会叫唐三打的真名,而唐昊既没有表示不满意,也没有多问一句孙翔的名字。家教使然,网络上建立的友谊不需要和三次元过分贴近。
他们的关系越发亲密,倘若第二天有早课,孙翔发愁视频没剪没上传,唐昊就会催他去睡觉,接过邮件里几个小时的直播录屏,帮他剪出精华的几局,再传到一叶之秋的B站账号上去。
“你不用睡觉的吗?”孙翔打哈欠。
“公司晚点去没关系。你是学生,在长身体,早点滚去睡觉。”
神特么长身体。孙翔脸红:“你才比我大三岁!怎么说话像我爸?”
“快,跪下来叫爹。”
“滚。”

孙翔在主播圈里没有朋友。游戏中是独狼,直播人气不上不下对大主播没威胁对小主播来说没有拉拢的必要,一直以来圈地自萌,默默耕耘,攒出了一批固定给他直播送礼物去他店里买小零食的粉丝群。
唐昊是第一个,大概算是朋友的存在。
“唐三打技术说得过去,在《大逃杀》圈子里只跟我打过双排,别人对他了解不多。等我把他训练成才,一定能像天降奇兵一样杀到对面措手不及。”男厕所,孙翔笨手笨脚地系了个丑丑的领带,跟在后面放水的江波涛吹牛逼。
“名师出高徒。”江波涛配合。
“那是。我可是他的启蒙恩师。”孙翔抬了抬下巴,他生了张巴掌脸,桃花眼眼尾上扬,含笑时不像别人家的桃花眼那般脉脉含情,而像一柄削金断玉的宝剑,眼神敞亮又锋利。
江波涛笑着摇头,拍拍肩膀以示鼓励:“企鹅杯的奖金丰厚,赢下来后平台对你的宣传力度也会加强,年底的奖金就靠你了。”
孙翔自信满满地点头,目送江波涛跟着大部队进入学院的阶梯大礼堂,和另一个礼仪队的哥们一起杵在门口。那哥们头上抹了发胶,油光满面,和一棵小白杨似的孙翔相形见绌。
商学院的校友基金会用有钱二字不足以概括。院里出过几名商界大佬,校友会成员多是相关行业的精英人物。每年回报学校捐赠的钱物足以维持商院体面的运转。
这个世道,有钱就是爸爸。所以每年的九或十月份,学院会组织一系列的校友活动感谢基金会董事,同时给学生们提供接触业界精英的社交平台。
孙翔的成绩中上,大二靠直播自食其力以来对专业领域的事有些兴致缺缺。他赚的钱,足够买套小房子,积攒一笔创业基金。今后不做直播了,开淘宝店积累的经验也能帮助他开发新的版图。所以,其他同学探头探脑围观嘉宾席时,孙翔眼观鼻鼻观心地做一樽门神。
嘉宾全部入场后,礼仪队的人才能从后门进去。孙翔膝盖发酸,心里想着一会儿溜号的事。
“校友座谈会是这儿吗?”有人问,见孙翔发着呆没回应,又补充两个字,“请问。”
那人和孙翔一样穿了西装,垂眸看到孙翔领口那个花卷似的结时,似乎嗤了一声。
“您是嘉宾吗?前面请,活动马上开始。”孙翔对面的哥们迎上来,专业地伸出左手,摆出迎客的手势。和孙翔擦肩而过时,那哥们拍了孙翔一把,低声说:“打起精神,翔哥,最后五分钟。”
好吧,好吧。孙翔抑制打呵欠的欲望,用力眨眨眼睛。忽然,他瞳孔变大,惊讶地扭过头去看那人的背影。看不出所以然,但是那个声音……他每晚听着入睡,绝不会认错。
不是吧,这都能遇到?唐三打?唐昊?!
跑路的心思歇了,孙翔在主持人声音响起后,弓身钻进后门,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呜呜泱泱的后脑勺,那个人的寸头和板正的身形在前三排的地中海中分外瞩目。
心跳突然好快。孙翔没经历过跟网友猝不及防面基的事,整个人像洒满了跳跳糖,坐立难安,骨头芯子咯吱咯吱地响。
“你在干嘛?”他给唐昊发微信。
没多久,那个寸头的小哥低了低头。孙翔的手机一震。
猪队友:“开会。”
孙翔:“晚上直播吗?”
猪队友:“不了,今晚有事。等我回家再跟你双排,练一下。”
孙翔:“你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粉丝会跑光的。”
猪队友:“无所谓。你明天有早课吗?没有就十二点后练,有的话我争取早点回去。”
孙翔:“啊?你出差啊?这么忙?”
猪队友:“被老头子拉来外地见世面,无语。”
孙翔这才知道,唐昊不是本市人,能以嘉宾身份参加他们大学的校友活动,应该是蹭了他老爸的光。
两个大佬演讲完毕,台下的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提问,而后主持人操着昂扬的声调和故作幽默的语气有请基金会代表上台讲话。
哇。孙翔本来昏昏欲睡,被身旁礼仪队的队花小声惊呼吓醒了。他坐直身体,看到站起身的人不由失笑。
唐昊的心情应该非常一般,深灰的西装裤包裹两条长腿快步走上台时,孙翔能从他的脚步声中听出一股腾腾的杀气。和前面几位成功人士相比,带稿上台的唐昊像来划水的,面无表情,冷冰冰地念着稿件。
可是他的出现,让看够大佬们指点人生开始觉得无聊的年轻人们耳目一新,尤其是孙翔的女同学,各个直勾勾地盯着唐昊的脸。讲台上的鲜花和明亮的舞台灯光掩映下,唐昊冷硬的五官柔和了,让人不禁心生幻想。
唐昊的声音在那次和孙翔的乌龙事件中就在主播的声控粉中小有名气。一通官话下来,孙翔几乎能听到周围春心萌动的声音,像春雪消融时节,嫩芽伸出地面的轻微声响。
我靠,至于吗?你们旁边坐了个活的孙翔呢!
孙翔切了声,举起手机,在一众喀嚓声中给台上的唐昊拍了张照。然后拍拍屁股,钻出人群,走人了。
孙翔:“十块赎一张。”
发送图片。
十分钟后,列表里的猪队友同学说:“你读这间大学?”
孙翔:“嗯。名校高材生,想不到吧?”
猪队友:“你在哪?”
孙翔呼吸一滞,这是要面基的意思?啊啊,有点突然,有点害羞。他没跟网友见过面呢!
话说他知道唐昊的声音长相,唐昊完全不知道他的样子。之前在礼堂门口撞见,唐昊没睬过他。要不要见面呢?见面后万一很尴尬,万一他跟唐昊想的不一样,那该如何是好……
在他犹犹豫豫的时候,唐昊又发来消息:“你不好意思的话就算了,下次再说。活动后我赶着回家,晚上游戏见。”
孙翔愣住,唐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你OOC了吧!
他思前想后,想不出问题所在。傍晚,捧着麻辣烫问来他家里帮忙理订单的江波涛:“唐昊被黄大仙上身了?”
“他可能担心你……”江波涛斟酌措辞,“担心你担心自己的长相问题,所以……”
孙翔晕头转向,好半天把这句绕口的话理清楚。江波涛的意思是,唐昊怕他相貌寒碜羞于见人给他一个台阶下?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二次元的朋友相见有时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朋友跟脑补的长相不一样幻灭啦,网上操的白富美高富帅人设崩塌啦。网络给人以施展才华发扬特色的平台,到了现实生活中人们嘴上不说但大多数人都是以貌取人的庸人。
主播一叶之秋一向以口罩示人,被人如何揣测、攻击也不肯摘下。起初是为了遮盖过敏时的红疹,后来,孙翔为了让父母放心,不暴露他“不干正事”的事实,暗自决定在做好家人思想工作前暂且不曝光长相,以免家里人生气,受到伤害。
如此一来,一叶颜值低的传闻愈演愈烈,成为平台公论。
孙翔哑口无言,他总不能发张自拍给唐昊说,哥们我长这样,你用不着照顾我的玻璃心,那样太神经病了。而且,就算他当真是个两百斤满脸青春痘的游戏宅男,又有什么不敢去见传说中的高富帅主播唐昊呢?外表从来不是问题,自卑才是。至于孙翔,自卑?不存在的。
事已至此,唐昊已坐上回邻市的车,想把人拉回来一块逛逛校园聊聊天吃吃食堂二楼的炒面也没有办法了。
孙翔松口气,同时有些遗憾。不过,唐昊的城市和他所在的省城相距两百多公里,开车三小时,高铁一小时,想面基,有的是机会。

tbc.
>>
吃鸡文主要是孙翔视角,所以心理活动格外丰富多彩(掩面

评论 ( 56 )
热度 ( 5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