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09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日更要花花和评论
>>

09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有了上一轮的经验,孙翔和唐昊在进场前换了套低调的外观。一叶之秋的金长直换成系统自带的短马尾,唐三打的银色寸头上罩了一条迷彩头巾。
阳光浸润山坡,两人一身卡其色迷彩军装,隐没在淡黄的草垛中。远处,凋敝的小镇传来枪响。
“过去劝架。”孙翔笑。
唐昊哼笑:“可以。”
贴着墙根,蛇行进入破败的美式村镇。沿街墙面上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海报泛黄,缺了一角。
屋檐阴影下,唐昊举枪,嗤的一声,对街屋顶的狙击手应声而落。他们只有两个人,听枪声,镇里有四五支队伍在乱斗。
作战计划,无需商议便轻松定下。孙翔从东面切入,唐昊在他斜后方,互相补充视角。
现在的场景,让唐昊想起海洋纪录片里尾随沙丁鱼的鲨鱼群。无声无息地追上猎物的踪迹,逐渐蚕食掉外围的势力,等对手反应过来,已无还手之力,此时再一口吞下。
战场如同旋转的风球,唐昊他们在边缘不断跑动,下手快准狠。
“是一叶之秋!”在场的人看到屏幕下的击杀公告,一片哗然。
虽然在场的选手没有按下T键跟周边的对手交流,但从队内频道和对手们四处环顾惊惶失措的表现可以看出事态有变。一叶之秋和唐三打来抓人了。
上一轮,一叶之秋的队伍堪堪拿到十一名的成绩提前出局,引发热议。所以,在场的人都清楚最后一轮一叶之秋他们对人头的需求有多热烈。
该死,难道我们要任一叶宰割吗?人人心中惶然。其实,如果他们暂时联合起来,反身去追咬一叶和唐三打,那么情况会瞬间反转。
可惜,《大逃杀》没有对战网游般的公共频道,需要按下T键才能跟几个身位内有限的玩家语音交流,做不到一呼百应,群起而攻之。而且,人皆有私心,每个人都在担心,万一被眼前这群龟儿子反捅一刀该如何是好?更何况,他们的站位相对于藏在外围的唐三打二人来说有些不利。
“哼,巷战。”唐昊冷冷地做出判断。
“小意思。”孙翔深吸一口气,攀到一栋小楼的外挂安全梯上。这儿被两侧屋檐的影子覆盖,枪口藏在垃圾桶后,难以察觉。
唐昊则胆大包天地在孙翔射程范围内主动狙击敌人。一道短巷,有两人在互相射击。唐昊嗤笑一声,凑过去,先抢了前面那人的人头,再把背对自己的对手三枪爆头。
头盔终结者,再高级的防御也挡不住流星赶月般的好枪法。
“后面有人。”孙翔提示,接着,旋开手榴弹,掷向对楼的窗户。里头有一个狙击手,正探出头来想击杀过分嚣张的唐昊。
“我去处理掉他,你悠着点别玩脱了。”单手撑住锈红的栏杆,孙翔翻身下楼,飞快地跑进烟雾浓浓的两层小屋。
咻——子弹划破他的脸颊,一道血痕,血珠子一颗颗地渗出。孙翔大爆手速,换了支近战的步枪,突突几声把苟延残喘的对手炸碎。
血腥是游戏的卖点,准头和预判才是本质。缺少其中一二,无非是任人宰割和反抗后再任人宰割两种结果。
枪炮声歇了。
“呼……”孙翔看着屏幕左上方提示唐昊坐标的小箭头,三步并作两步往那儿跑去,“都搞定了?”
“你说呢?”唐昊正趴在一间教堂的长凳下,孙翔蹲在他身边,看这位人高马大的雇佣兵绑绷带回血。
屏幕上多一个蓝色箭头,多一个队友,给孙翔带来难以置信的安心。他笑着对唐昊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会不会说话?”唐昊咳了声,被水呛着了,“你干掉几个?”
“五个。你呢?我在楼上蹲着,看你都刷屏了!”
“六个。”
“切诶。”孙翔鄙视,“跟我差不多嘛!”
唐昊不满:“想多杀几个,也得有这么多人才可能啊。难道你会玩大变活人?”
砰!
说时迟那时快,孙翔举枪往弹痕指向的方向射击。
唐昊只有半血,对方来路不明,人数未知,他出去极有可能送人头。于是并不逞能,继续淡定地磕医疗包。等他血回到安全线上,孙翔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支胳膊和胸口都负了伤。
“靠,我这一招英雄救美不错吧?”
“一般。”
“喂!”
“英雄救美什么鬼?”唐三打的视角在孙翔选的美女特工建模身上晃了晃。
孙翔脸涨得通红,妈的,翔哥一个男子汉,居然被你调戏了?他磕磕巴巴地说:“那,那就英雄救英雄,英雄惜英雄咯。”
“哼。这还差不多。”
扫除这一片区的敌人,加上开场后干掉的几个,总计人头十五人。比赛结束前还剩下最后两个安全区没有刷新。
孙翔道一声“抓紧时间”,坐上唐昊开的摩托车,左右肩各扛一杆枪,一手举着平底锅护脸,山大王一样往下一个安全区杀去。尘土飞扬,播放器轻声放着首coldplay的老歌,阳光穿过路两侧葱茏的树木,树叶的影子如涟漪般轻晃。

三十杀!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孙翔欢呼雀跃:“谢谢企鹅TV,谢谢CCTV,谢谢观众朋友……谢谢我的,嗯,谢谢唐三打!冠军!”
两人的弹幕被“666”和“XXX送来一架飞机”刷屏。生活重压下疲惫一天的观众们回到家里,只想躺在床上看技术牛叉的主播,无脑刷一段“666”,放松僵硬的肩膀和紧绷的神经。
决赛圈时,唐三打和一叶之秋贡献出神级操作,完美地击杀足以送他们登顶的人头。正式比赛,三十杀。这比平常的吃鸡匹配二十杀、三十杀难度高出百倍。
“太刺激了!”
“大片既视感!”
负责转播赛况的频道里,主持人像只被掐住脖子的公鸡,撕心裂肺地嚎:“漂亮!”画面不断重复着他们在决赛圈的悬崖峭壁上,先把一个人击杀下海,再反身击倒另一个敌人的完美操作。
弹幕中不乏酸溜溜的声音,譬如说一叶之秋和唐三打登上版头,说明平台早就想捧他俩,比赛另有内幕。还有人说,一叶之秋在跟唐三打炒作卖腐,两个直男蹭腐向热度。
不过,这些不是孙翔所关心的。微博放出那张腥风血雨的三十杀成功吃鸡截图后,粉丝数一路狂飙。他没露脸,这些都是拜服于他高超技术的粉丝,想到这儿,孙翔得意地勾勾嘴角。
江波涛发来贺电,说孙翔的小店零食库存卖完了,以后可以考虑开发点周边。还有,平台联系他了,想让一叶之秋和唐三打来一次直播访谈。
“啊?访谈?访什么啊?”孙翔知道他和唐三打是现在平台里的人气双排组合,也知道有些粉丝脑袋瓜里在YY他和唐昊的基情,平台访谈自然有往这方面打擦边球的可能。
粉丝私下YY是一回事,直播里要是主持人没下限地问起他和唐昊的关系,他当真不知道作何回应,好像怎么回答都怪怪的。再说,以唐昊的性子,冷笑一声当场掀桌子也说不定。
“行吧,我去问问唐昊。”
“唐昊?”江波涛奇怪。
“就是唐三打!”孙翔挠挠后脑勺,“对了江哥,比赛奖金啥时到帐?我给你提前开年终奖,包个大红包,然后我们去吃顿好的。”
“说到奖金,你跟唐三打打算怎么分?”
孙翔笑:“怎么分?我七他三,哈哈哈哈,不是啦,五五开!不过,他是个大少爷,可能看不上这点钱。”
话虽如此,等孙翔听到唐昊说“不用了,给你吧”的时候,还是一蹦三尺高,质问唐昊:“几个意思?”
“啊?”唐昊愣了愣,“我是说,老子不缺钱,你开店又直播天天累成狗,不如给你了。”
孙翔像只受惊的刺猬,噌地炸起满身的刺。攥着手机的右手背浮起青筋,他怒气冲冲地问:“你当我是什么?”
这回吵架的动静有点大,孙翔退了他们两个人的YY频道,卸载掉微信,日常用电话短信跟其他人联络。比赛结束,他们俩似乎没了一起练习的理由,再没开过双排。
孙翔一个人或开着越野或骑着哈雷在地图上驰骋,有人在弹幕问起唐三打,也不做回应,固执地做着一个人的练习。
另一个直播间,主播唐三打有几日没开《大逃杀》,专注于给一款对战网游上分刷排名。
虚拟网络连接的感情如蛛网一样脆弱,断掉联系,他们就像是两个从头至尾没说过话的陌生人。只是孙翔时常会想起,那些睡前有人陪他聊天,互道晚安的夜晚。

tbc.
>>
放心!

评论 ( 37 )
热度 ( 4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