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13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五千字要评论么么
>>

13 拆礼物

“不过,那样的话输赢有什么差别?”孙翔转念一想,觉得有哪儿不对,“要不我放点水,让你赢一个人头,反正我也没去过你那。”
唐昊似乎很高兴,轻笑了声:“这么想来啊?”
刻意压低的声线撩拨孙翔的耳朵,他赶忙把耳机摘了,手机放灶台上,离得远了些,再听一遍。唐昊这个家伙……
一大碗热腾腾的大杂烩汤,一碗白米饭往上一盖,就是孙翔今晚的晚餐,汤泡饭。想到唐昊可能要来,自己总不能用卖相不佳的饭菜招待,孙翔挠挠发心,问唐昊喜欢吃什么。
“随便。”
“有随便这道菜?”
唐昊哼了声,绕回上一个问题:“今晚赌后两周的事没意思,这样吧,你输了,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
“你想知道的话我现在发自拍给你。”孙翔说。
唐昊失笑:“那你想见我,我今晚过来?”
孙翔噎住,冰凉的指尖捏捏发烫的耳垂,妥协了。

晚上开播,一叶之秋的小粉丝们都知道了唐三打要跟一叶比赛的消息。
“私下斗殴。”孙翔笑,“等着我摩擦他。”
屏幕上方飘过几道想歪的弹幕。孙翔专注于游戏,没看到,继续说:“等我晚上把唐三打摁地上,让他卖艺又卖身。”
“你拉倒吧。”熟悉的冷淡的声音。
弹幕一片沸腾,刷得飞快,一叶之秋今晚的工资蹭蹭上涨。唐三打宣布暂时停播的最后一天居然出现在一叶之秋的直播间,所谓面子里子都给到,可以说是真爱了。
两人分别以单排模式进入游戏,唐三打的直播间没开,小粉丝没法窥屏给一叶报坐标,只能听两位说好了要1V1的大佬在YY闲聊吹水。
“你在哪儿落地?”孙翔问。
“落地成盒,挂了。”
孙翔扬眉:“你骗人,公告栏没有。”
“骗的就是你。”
“骗人是小狗。”
“我是狗你是什么?”
狗的男朋友……孙翔卡壳,用力按动鼠标,选在人口密集的学校附近降落。
“今天斗嘴的画风氢气。”
“粉色泡泡满屏!!”
“这是一叶的直播间,YY要有限度。”
观众们叽里呱啦,有放飞自我脑补的,有大骂CP粉KY的,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这些孙翔没工夫注意,唐昊是个强劲的对手,作战风格非常暴力。既然约定比赛人头数,而《大逃杀》到后期人数会遽减,唐昊一定会在开始就采取进攻姿态,他必须全力以赴。
树林蓊郁,平静的海岛杀机四伏。
孙翔进入仿佛自己家一样的学校,熟练地在教学楼搜寻到一杆AK和少量子弹。
尚未开第一枪,左下角系统公告刷过唐三打的ID,孙翔骂了声“卧槽这么快”,神经紧绷起来。
老玩家的经验让孙翔在坐降落伞之时就对学校里的玩家数目和分布心中有数,算上捡资源的时间,差不多该遇上人了。
砰——
“呼。”孙翔喘口气,得意地看着屏幕上的“1 kill”。
“卧槽刚刚发生了什么?”弹幕群众一片惊呼。
刹那间发生的冲突和击杀,不但对手没反应过来,观众更是连人影都没瞧见,地上就只剩尸体和爆出的箱子了。
“常规操作,常规操作。”孙翔嘿嘿笑。
“嗤。”唐昊冷哼。
“唐三打你笑啥?”孙翔操纵的一叶之秋愤怒地跺了下地板。
“笑你。”
“我怎么啦?我刚刚可帅了。”孙翔问他的小粉丝,“有人证的,你们说我帅不帅?”
“帅帅帅帅帅帅!”
“大帅比!”
在广袤的地图上分头行动,不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但能从各自陡然停顿的聊天中推断又有一名玩家遭殃。他们像两头独狼,撕扯猎物般蚕食地图,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孙翔有种奇妙的感觉,尽管看不到唐昊的人,但是那个人的存在感突破了广阔的空间,随着在公告刷屏的次数愈发强大。
口罩下,孙翔勾勾嘴角。既是爱人,又是对手。唐昊的双重身份令孙翔兴奋到指尖战栗。
“主播今天格外认真呢!”
“和唐三打比赛的缘故?”
“躺平吃糖!”
金发美人一叶之秋驾驶越野车翻山越岭,无视公路,无视陡峭的山坡,盘旋而上。第一视角叫人眼晕,孙翔却处之泰然。忽然,车子哐的一声撞到树上,车头压扁,一叶之秋打了个滚翻出冒火的车厢。
“我去。”孙翔抹汗。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
弹幕纷纷从这豪迈的开车风格确定:“是一叶之秋本人没错了。”
匍匐在山坡顶部一处灌木丛后,隔着树叶与山石,孙翔架起在一个死人身上捡来的狙击枪,旁观半山腰的一场战斗。
一位银发迷彩背心的雇佣兵正在单挑一支四人队。
独狼啊,孙翔心想。他游戏基本的战术素养扎实,清楚此刻一旦发出一丁点声音,唐昊就会发现自己的位置。
他安静了,弹幕却激动到无以复加。
“啊啊啊啊好刺激!”
“想到唐三打收完人头被一叶爆头的样子,乐死我了!!”
“加油啊一叶之秋!”
“喂。”孙翔突然说,“我们打的赌还算数吗?”
唐三打收割掉一个人头,同时被打成残血,正在一只空投箱后吃补血包。危机时刻,唐昊的语气很是平静,不过轻哼一声以表疑问。
吃瓜群众打足鸡血,刷屏式提问:“打什么赌?”
孙翔瞄了眼,笑道:“赌输了我给唐……唐三打看照片。”
“我也要看!”粉丝们不服。
“嫉妒使我丑陋。”
“好气啊我想看一叶之秋!”
“支持唐三打聚聚公开照片!”
唐昊那边正在生死一线,居然有余裕挑衅:“你等着。”
孙翔好整以暇,哼着小曲看山下吕布战三英。他迎上唐昊的挑衅:“输了我直播给你看。”
这话说得冲动,如同石子扎入沸水,弹幕评论一片哗然。众人呼朋唤友,直播间观众数量飙升,《大逃杀》版和其他游戏版的吃瓜路人蜂拥而至,一个个化身为唐三打的小粉丝,一面倒地为银发刺头的雇佣兵加油。
孙翔咬咬舌尖,有一点后悔,但想想唐昊也就释然了。他做的工作当下固然难以得到家人认同,但和唐昊交往那一刻起,心中已暗自决定今后要更认真和坦荡地生活。如果他自己不能光明正大地做游戏主播,如何说服父母这是一个正当有前途的职业呢?
“不用吧……”唐昊听起来有些担心。
“要的要的!唐大佬你放心打!”观众们齐呼。
唐三打趴在空投箱子后边半晌,孙翔收到一条唐昊大爆手速发来的微信消息:“你不愿意可以不做,觉得不高兴可以不做。这回不算你耍赖。”
“没事。”孙翔心头一暖,同时有点哭笑不得,“真没事,你想啥呢!”
唐昊没了声,专心致志地对付眼前的三位玩家。换弹夹,举枪,一个,两个……
砰!砰!孙翔出手收掉唐昊打半血的第三个人头。
此时按照弹幕计数君的报道,两人的人头数将将持平。
“比我想得少,不过无所谓了。”孙翔语气骄傲,“一决胜负吧!”
“妈的,你在后面窝多久了?孵蛋啊?”唐昊啐了口,迅速躲回无敌掩体空投箱后边,孙翔想打到他,必须从山坡上下来,绕到空投箱子的另外三面才行。
“咯咯哒。”孙翔接住唐昊的梗,然后放了几声空枪。
“虚张声势。”唐昊冷笑。
“你出来,四边没别人,就我俩,1V1。”
唐昊哼了哼:“你当我傻?你说出来就出来?”
“我保证不一枪干掉你。”
两人打嘴炮的间隙,一叶之秋的粉丝们临阵倒戈,从没像现在一样期待一叶之秋失败。失败了一叶会很不爽,不过没关系,能看到主播真容,不爽就不爽吧,大不了刷礼物哄回来。
说话间,拥有金发美人视角的观众轻易猜测到局势的转变。一叶之秋正弓腰潜伏下山,从唐三打的左后方绕去。
那儿有一条潺潺的流水,阳光明媚,波光粼粼。水声和鱼鳞般的水波纹能掩饰一叶之秋的踪迹。
尽管早晚要给唐昊知道长相,早晚要在直播间露脸,孙翔依然想赢。
他和唐昊是生于竞争,并在一次次残酷竞赛中成长的野生动物。对胜利的偏好刻在他们骨子里,其余的杂务琐碎一概不理。
哗啦。
湿漉漉的金发黏在脖颈上,下一秒又变得如绸缎般顺滑。一叶之秋朝唐三打的所在位置发起冲锋。
枪林弹雨,僻静的山坳瞬间变成枪炮连天的地狱。唐三打反应很快,且居高临下,背靠空投箱,使出一招秦王绕柱走,让孙翔无法瞄准。
这是一款射击生存类游戏。高手预判走位乃是基础中的基础,而势均力敌的强者相遇,预判与反预判,与反预判的预判,两相对峙,竟再度陷入僵持。
孙翔屏住呼吸,他了解唐昊的风格,这个人看似狂放凶狠,其实粗中有细,不惮于在交锋中使用诱敌等阴招。他必须慎之又慎……
啵!
轻如弹拨橡皮筋的射击声。
屏幕泛起血花。一叶之秋痛苦呻吟,咳嗽连连。孙翔低骂一声,唐昊有带消音器的98K,之前居然一直藏着!
消音器狙击步枪的存在让孙翔很难判断唐三打的具体位置,他边嗑药边晃动视角,试图从黄绿相间的山坡上找到身着迷彩的唐三打。
比眼力,我可从没输过。
他往推测的一个位置射出三枪,似乎中了,于是拉近距离,此时他吃药后几乎满血,唐三打应该是半血或者三分之二血,面对面对狙,他一点不虚。
一叶之秋边弓腰爬坡找掩体,边朝影影绰绰的唐三打射击。
砰砰砰!
枪声震天,水声歇了,枪火交加的声音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声响。
“靠!”孙翔一枪下去,唐三打没进入残血状态倒地,立刻察觉不对。
刚才唐昊并没有中枪!他故意趴下来骗人的!
卧槽!千小心万小心,没逃过这招。
一叶之秋的血线直线下降,降到系统强制匍匐的血量时,孙翔又骂了句靠。
他眼睁睁看着高大的银发雇佣兵走过来,对准他的脑门来了一枪。屏幕暗下去前,他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和唐三打那张冷淡平静的脸孔。
唐昊发来的消息却一点也不平静:“不要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这个唐昊,是笨蛋吗?孙翔笑了笑,眼眶却微微发红。这个叫唐昊的笨蛋,虽然脑补的真相和事实南辕北辙,但是在傻里傻气地保护他啊。
“没事儿。”孙翔对YY那头的人说。
唐三打那边应该是退了游戏,因为直播间屏幕上正被“唐三打送来一碗草莓刨冰”刷屏。
“卧槽围观土豪。”
“唐三打,真·粉圈大佬。”
“喂喂喂。”孙翔无语了,“说了没事没事,不就是摘个口罩嘛!”
唐昊那边也对孙翔很无奈,发来信息说:“我喜欢你跟其他事情无关。”
这话说的……孙翔老脸一红,活了二十年,收了几箱情书,头一回见到不因为他长得又高又帅跟他告白的人。那个人话说得还特直白,让人怎么办哦……
“我喜欢你首先因为你长得对翔哥胃口。”孙翔回。
把天聊死。唐昊那头彻底没话讲了,爱咋滴咋滴。
“好好看着。”他轻声说。
直播间的观众也能听见这句话,下一秒世界上多了一个加强排的孙翔私生子。
一叶之秋开播起,始终戴着口罩,梳着刘海,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孙翔有一打口罩,有只写着“乖巧”,有只写着“超凶”,有只干脆画着企鹅TV的logo。眼下遮住半张脸的口罩要当众摘下,不仅孙翔紧张,观众也很紧张。
“有种新郎官揭盖头的感觉……掩面。”
粉丝们的心脏跳到嗓子眼儿。只见孙翔指尖一勾,脸一侧,口罩的挂耳摘了一半。众人勾着脖子捂着心口瞧,只觉得孙翔皮肤挺白的。等另一边的挂耳摘下,口罩放在电脑桌边,孙翔素着脸直视镜头时,人人皆抽了声凉气。
比预想中要好太多了……或许是粉丝滤镜,或许是企鹅TV自带滤镜,孙翔精致俊美的面孔被打上十层柔光,观众尖叫之余,须感叹一句人间琢玉郎。
此情此景,可以纳入企鹅年度十大经典直播画面。
面对山呼海啸般的吹捧和告白,孙翔表面镇定,实则局促不安。唐昊会怎么想?
“那啥,各位好,我是一叶之秋。”孙翔说,“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所以,以后会用呃……真面目直播。”
“主播你考虑考虑出道吧!”
“主播你去美妆区吧!”
“一叶,人家想听你哄睡觉说晚安。”
孙翔叫苦不迭,只想回一句:“我这么帅不会影响我们正常交流吧?”
“游戏照样打,跟现在一样。晚安?我每天都在说啊。”
手机屏幕一直没有亮起,孙翔的心跳得飞快,像有一只发疯的兔子,在他心房里死命蹦。当着直播间上升到几十万的观众,他不可能在YY里问唐昊。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戳进YY一看,唐昊下线了。
“喂。”孙翔在微信里喊人,心里七上八下,莫不是刚才太戏剧化,把唐昊吓跑了?不过,唐昊有这么怂吗?
“接电话去了,等一下。”唐昊冒泡儿。
哼哼,大半夜的还有什么工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天天灯红酒绿的纨绔。不是工作电话,会是什么人打来的呢……
孙翔胡思乱想之时,唐昊拨来微信语音电话。
“刚才在忙工作。”
“噢。”孙翔搔了搔脸颊,“那啥……你有啥想法?”
“很帅。”唐昊笑了声,“比我差一点儿吧。”
“你自信过度了吧唐昊!”
“还有……”
孙翔喉咙发紧:“什么?”
“有种拆礼物拆到宝的感觉。”唐昊压低声音。
孙翔明知道唐昊在撩拨他,却无法自控地被蛊惑。他红了脸,转而问起唐昊出差的事:“去西安两周……这么久……”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唐昊了,可是第二天有全天的课,晚上还要直播,唐昊也要上班,压根挤不出时间坐高铁过去见面。越想越着急,但语气仍然端着,尽可能不让唐昊看出他的意思,不然实在丢人。
“我可以明天早退去见你,当晚回来。”唐昊意外地提出配合孙翔时间表的方案。
孙翔反倒不好意思了,唐昊赶来赶去,跨越几百公里就为了跟他吃一顿饭,委实辛苦。他不是三岁小孩,体贴人的心思还是有的,于是断然拒绝:“之前说好了我输掉就去你那儿,没有毁约的道理。等你回来再说。”
唐昊沉吟半晌,说道:“也行。乖乖等着我。”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情话,只此一句,足以让孙翔心脏砰砰乱跳。恋爱有多神奇,呼吸的空气是甜的,繁忙课业和工作的每件琐事都充满了意义。
以前的生活雁过无痕,一天一天,白驹过隙。和唐昊交往,像摁下一个开关,像刻下一道剑痕,自此以后的每一日,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温柔的水,塑造着生活的模样。以前是过日子,现在是“过日子”。

>>
热恋中(ฅ>ω<*ฅ)
夏天不要吹太凉的空调,哭哭,谢谢昨天关心的妹子(ಥ_ಥ)

评论 ( 87 )
热度 ( 6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