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14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甜度爆表的日更要亲亲
>>

14 面基

直播露脸的影响力比孙翔料想的要大,观众数从起初的十几万飙升至将近百万不说,企鹅TV的工作人员专程到省城来,要重新签订他的直播合同,保证一叶之秋这棵摇钱树不转投他处。
学校里,因为一条转发上万的小视频,前来围观孙翔的人亦不在少数。好在孙翔早已在校外租房,教授们授课时画风严厉,总算没因这件事影响到现实生活。
“烦死了,跟动物园看猴子似的。”孙翔跟唐昊抱怨。
“放轻松,注意安全。”唐昊叮嘱,忽而笑了声,“你做直播跟ipanda也差不多。”看的人大部分不玩游戏,不学技术,单纯看脸。
“喂喂!我好歹是技术流好吗?”孙翔把单车停在全家门口,买了几只饭团做晚餐。瘦高的男孩子,个头比货架高出一截,为了躲避校园内探寻的目光,他把黑发染成金色,刘海剪短削薄,和先前清俊模样相比多了几分恣睢肆意。
可是和唐昊打电话的语气却透出些许软和:“你几号回来?”
唐昊说下周四,然后告诉孙翔他把高铁票定了,周五下午他去火车站接人。
“要见面礼吗?”孙翔问。
“不用。”唐昊说,“你就是见面礼。”
孙翔骂了句靠,把电话撂了。饭团包裹的梅子酸酸甜甜,米饭化出令人心中妥帖的甘甜。

和江波涛料理好店铺搬仓库的事,按部就班地上课上班做直播,一两周的时间随风而逝。
孙翔跟观众请周末三天假时面对不舍和好奇但笑不语,收拾行李时却淡定不起来。
约定好三天两晚的行程由唐昊全程接待,孙翔对吃住不挑剔,随便唐昊安排。可一想到要朝夕相处三天时间,而他和这个“男朋友”只有过一次互不知情时面对面的交流,他就喉头发紧,打算带去换洗的衣服折了又摊开。
不一会儿,衣柜空空荡荡,大床上则铺满孙翔的衣物。
孙翔对着衣服骂了句我靠,把它们团成一坨,摞回柜子,挑了件样式简单的灰色卫衣。穿衣镜里的少年高挑又英俊,孙翔摸着下巴左看右看,心想,人长的帅就行。
头天晚上,孙翔跟小学生春游前夜似的没睡好觉。翻来覆去,做着反反复复的梦。周五上课时人是懵的,头痛得仿佛被平底锅打过,太阳穴突突跳动。
高铁差点坐过站,孙翔呼吸着站台上另一个城市的空气。秋风猎猎,他浑身一凛,扯了扯双肩包背带,大步往出站口走去。
人头攒动,旅客们拖家带口,背着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孙翔跟在人群后面,个头高又清瘦,戴着耳机,不自觉地弓着背,盯着上升的扶手梯台阶看。
心脏里头像有只小鹿,拿稚嫩的鹿角撞击心房。喉咙眼仿佛有只蝴蝶,扑棱翅膀。
孙翔突然有种转头逃跑的冲动,想了想,他不能退缩。虽然故事的开头和别人的不一样,虽然他之前没像喜欢唐昊一般喜欢别人,但别人是别人,他们是他们。所有的不一样,说不定只是为了遇见那个人。
滴完身份证,孙翔尚未做好心理建设,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这儿。”那个人跟他差不多高,没穿上回校友会活动时的笔挺西装,套了件美国职棒俱乐部标志的薄毛衣,看上去和孙翔一个岁数,二十出头。
“你……”孙翔结巴,“那个,唐昊啊?”
唐昊哼笑一声:“不然呢?”
“那啥……我是孙翔。”孙翔恨不得咬断自个儿的舌头。
唐昊摸摸他新染的金发,软软的,笑了笑:“知道你是。走,带你去吃饭。”
孙翔缩缩脖子。他不喜欢被人摸乱头发,可是唐昊刚才揉他脑袋,却不觉得反感,心跳反而更快了,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就这么晕乎乎地跟在唐昊右后方,盯着唐昊的后颈看了会儿,孙翔暗骂自己,怂!连个唐昊都搞不定!
那个孙翔搞不定的对象似乎掌控了全场的节奏,直到坐进R8的副驾驶,唐昊看他发呆,在他两眼间打了个响指,适才回过神。
“系安全带。”唐昊声线冷冽,“还是要我帮你?”
“用不着。”孙翔嗤了声,试图振作,可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也来为难他,安全带扣了半天没插进去。
唐昊叹口气,倾身帮忙系好。
车里没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孙翔皱皱鼻子,能闻到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和他家用的不一样,是唐昊的味道。
电话和微信里聊得火热,甫一见面,孙翔却成了锯了嘴的葫芦,一个字都蹦不出。
收音机里,交通台播报着实时路况。望着窗外的街景,听着不熟悉的地名,左手边坐着熟悉又陌生的人,孙翔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说好的不怂呢?!孙翔攥紧袖口,抱着他的双肩包,扭头去看专心开车的唐昊,心头忽地一跳。
“你在想啥?”他问。
“我在想……”唐昊哼了声,“你要憋着不说话到什么时候?”
“我有点不好意思嘛。不行吗?”
唐昊偏头想了想,说:“初次见面,可以理解。”
“不是第一次。”孙翔嗫嚅。
“哼?”
于是说了校友会的偶遇。唐昊有些惊讶,他那时对站门口的礼仪队看板孙翔同志没有印象。国内的大学对他而言十分生疏,大学生在他眼中都像一群小朋友。
“那天……”唐昊想到当时决定不见面的原因,有些尴尬,又有些懊悔。
孙翔看出他的纠结,心里一松,弯弯眼睛说道:“那时候我觉得你好傻啊,不过,应该是个好人。”虽然说话直白,看似唯我独尊,但在意想不到的时刻会为人着想。
“你在给我发好人卡?”唐昊挑眉。
“好人卡是啥?”
“当你拒绝别人告白时说,你是个好人,这就是好人卡。”
孙翔撩撩刘海,看了唐昊一眼,说道:“可我没拒绝你。”
话音刚落,孙翔就想倒带。唐昊哼笑几声没多说话。交通台播到一首烂大街的苦情歌,唱爱如泡沫,终将消磨。车里却充斥着暧昧的泡沫,而孙翔像只黄色豆豆眼的橡皮鸭子,在粉色的泡泡里上下漂荡。

恰好到饭点,唐昊带孙翔去了一家城里出名的餐厅。这家店在市中心闹中取静,连片的几间屋子环绕一汪人工池塘和别有意趣的小花园。定好的两人座靠窗,隐约能听见孤零零的虫鸣和潺潺水声。
“想吃什么?”唐昊把菜单给他。
孙翔翻了翻,价格还好,没贵到不可思议的地步,顿时松了口气,幸好唐昊没给他玩霸道总裁的戏码,不然他会窘到掉头就跑。
“吃肉。”孙翔是肉食动物。
菜名千奇百怪,看名字看不出内容,孙翔点了杯可乐,把厚重的菜单本递回去,让唐昊搞定。
“有忌口吗?”唐昊显然对招待客人颇有心得。
“我什么都吃。”
“酒呢?”
孙翔摇头:“我酒精过敏。”
唐昊默默把啤酒鸭和醉蟹划掉,点了一桌本地特色,海鲜、野猪肉和竹荪炖鸡。
忙于课业和直播,孙翔的三餐基本上用食堂、外卖、便利店解决。唐昊送来一箱火腿,但他不能天天吃腌制食品吧。于是一份份色香味俱全的菜品摆上桌,孙翔咕咚咽了口口水,确实饿了。
野猪肉的做法跟德国脆皮猪蹄一致,锡纸包着散发香味的蹄膀,刀切下去,香脆的猪皮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孙翔不客气地吃到肚圆,两手戴着手套不方便拿纸巾,纠结片刻,跟喝着汤的唐昊眨眨眼睛。
“喂,男朋友。”孙翔说。
唐昊愣了愣,马上明白状况,噙着笑意帮他拿了张纸,伸长胳膊,帮忙擦干净嘴角。
“SB。”唐昊说,“纸都不会拿。”
孙翔嘿嘿一笑,转而问起晚上的住处。他们边吃边聊平台的事,游戏的事,时间如砂般飞逝,大多数客人散去,庭院里的灯笼灭了一半。
“你想住酒店还是住我家?”唐昊靠在椅背上,胳膊搭着桌沿,打量孙翔。
“呃。”孙翔顿住。现在是旅游淡季,临时去酒店能开得了房间。可是,无论跟唐昊去开房还是住到唐昊家,他都隐隐觉得危险,如同敏锐的小野兽。
具体哪里不对,孙翔说不上来,转念一想,唐昊对他很好,有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在酒店和唐昊家的大别墅里选择了后者。

湾区公园附近的四层别墅,倒不缺孙翔睡觉的地方。
唐昊那个大忙人父亲远在美国出差,母亲去欧洲扫货,唐昊前脚出差回来,她后脚拎着小包走人,家中唯一的活物是唐昊家养的短毛阿拉斯加。
“我靠。”孙翔看着威风凛凛立在院子里的大型犬,惊叹,“它跟你长得真像!”
唐昊脚下一个趔趄,转过身用力揉了把孙翔柔软的金发。
“会不会说话?”
“很帅啊,我是说。”孙翔努努嘴巴,“蓝色眼睛,看上去冷冰冰的……”
两人就你是狗,你才是狗,你是狗的爸爸一系列没营养的对话吵了半天。唐昊领孙翔去了客房,然后指指天花板:“我房间在楼上。”
孙翔刚放下包,正想收拾收拾躺平睡觉,马上有了精神,想去参观唐昊直播的地方。
“那在我的书房。也在三楼,走吧。”唐昊带孙翔上去,脚步声消弭在地毯间。
唐昊的卧室比孙翔租的跃层两层楼的面积加起来还大,书房在旁边,全套高配置的主机键盘鼠标和尚未拆除的麦克风。孙翔啧啧几声,这配置,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在唐三打直播间做背景板的书柜前晃了晃,孙翔又坐到唐昊的电脑椅上,仰头问唐昊:“以后真的不直播了?”
“不了。”唐昊坐在书桌一角,面朝孙翔,长腿耷拉着,“不过,你想我的话随时可以回来。”
一个房间,两个人。孙翔脸忽地发热,脸颊上飘了两片欲盖弥彰的红晕。
唐昊朝他伸出手,手心朝上,搭在大腿上。
“我才不会。”孙翔把手放进唐昊手心,心脏砰砰跳动。
手指屈起,攥住孙翔指尖。唐昊哼了声:“你会。”
他弯下腰,俯身去吻孙翔的额头。孙翔呼吸几乎停滞,嘴唇微张,惊骇到说不出话。
不待孙翔反应,唐昊滑下书桌,把孙翔拢在三面有皮枕倚靠的电脑椅里,偏头吻到他的唇上。

tbc.

评论 ( 74 )
热度 ( 6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