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16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日更要多多的评论
>>

16 引火烧身

唐昊不见了!
睡到早上九点,孙翔在床单上胳膊划拉几下,没摸到人,登时惊醒。昨晚他不知道怎么在唐昊怀里睡着了,做了一夜的美梦,醒来前想着跟唐昊絮絮叨叨他的梦境,睁开眼却发现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上哪去了?孙翔在唐昊卧室这层转了一圈,到一楼客厅也没见到人,等他洗漱完毕,给唐昊打电话没人接,这才担心起来。
那么大个人,总不至于在自己家消失。正当他稀里糊涂之际,院里的大门滴的一声,缓缓打开。
孙翔趿着拖鞋走到客厅落地窗旁,看到唐昊和那条毛发蓬松的阿拉斯加。牵引绳绕在手腕上,短袖被汗水浸透,贴合着胸腹的线条。孙翔看着大汗淋漓应当是刚晨跑遛狗回来的唐昊,心头拂过一阵凉爽的秋风,淌过令人踏实熨贴的暖流。
“杵门口干嘛?”唐昊看见孙翔,也愣了。
孙翔不发一言,突然抱上去,下巴蹭到唐昊颈上的汗水,再低头在唐昊衣领上擦干净。
“嘿嘿。”孙翔傻笑。
唐昊的身体滚烫,刚运动后肌肉仍然紧绷,孙翔紧紧搂着他,心中得意。
狗爪子搭上大腿,半大的雪橇犬呼哈呼哈地喘气,跟孙翔摇尾巴。孙翔会意,松开唐昊,弯腰抱住他家的宠物狗,胳膊用力,把整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抱了起来。
唐昊似乎不大满意,戳戳孙翔的上臂,哼了声:“你现在抱它,以后我遛狗它会要求我抱回来。”
“唐昊,你不是在吃一只狗的醋吧?”孙翔笑。
唐昊翻了个白眼,上楼去冲凉,下来便看到孙翔坐在料理台后的高脚凳上,紧张地看着自己。
长台上一盘荷包蛋,一盘煎培根,几片烤面包。
“那啥,我翻了你家冰箱。”孙翔挠挠后脑勺,“会做的只有这个。”
单面煎,蛋白滑嫩,黄澄的蛋心上洒有黑胡椒和盐。唐昊倚在桌边,三两口吃完一个。孙翔叼着一片面包,眼睛一瞬不瞬地看向他,就差一根毛尾巴在身后摇了。
“还行。”唐昊说。
“什么叫还行?!”
唐昊失笑,摸摸孙翔的发心,轻声说:“还行就是好吃的意思。”
孙翔喜滋滋地收下唐昊的夸奖,仿佛一日之内晋升为米其林三星大厨。

唐昊家所在的城市发达程度跟省会差不多,新修的街区人行道比省城更宽敞。两人在料理台边啃了两只苹果,在去人来人往的景区和随便出门转转间选择了去闲逛。
“这叫约会。”唐昊糊了把孙翔的后脑勺。
“不就是看电影?”孙翔切了声。
看电影也叫约会?孙翔奇怪,我跟江波涛看过一打电影呢。
今天唐昊换了辆宾利,银蓝色的车身招摇过市。孙翔看到后视镜上挂的出入平安观音牌扑哧一声笑了。
“我妈硬要我放车上……”唐昊搓搓鼻尖,“孙翔你看外面,那是我中学。”
知道他在转移话题,孙翔还是侧身去看车窗外红墙碧瓦历史悠久的校园。高三补课的学生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陆续进入校门,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你穿这套校服一定很帅。”孙翔脱口而出,继而想咬住舌尖,说什么不好,去吹捧唐昊?谁不知道唐昊最爱翘尾巴?
果不其然,唐昊点点头,毫不谦虚地接受孙翔的夸奖:“那是。”
周末的路况不佳,开一步停两步。孙翔不觉得烦躁,跟唐昊谈起各自高中时的趣事。孙翔的成绩一直很好,唐昊则在初中择校高中插班混了六年之后,到国外念书时才回心转意,抓紧了最后的学生时光。
“高中很多人追你?”唐昊问。
孙翔摸摸下巴,诚恳地说:“也没有很多。几十个吧。”
“没抓住机会多谈几次恋爱?”
“我们学校很严,那个时候跟傻子似的,哪懂这些?再后来,后来就……”孙翔噎住,除去几段懵懵懂懂拉小手的暧昧,唐昊居然是他第一个认认真真谈恋爱的对象?我靠!
“后来怎么?”唐昊哼了声。
“后来我去了大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一周换一个女朋友,脚踏八十条船。”
“你说这话不心虚么?”唐昊冷笑。
孙翔挺起胸膛。
交通台播送着欢快的流行歌。银蓝色的宾利拐入商场的地下车库,孙翔解开安全带,刚想打开车门就被人压在椅背上。
“唔!”他睁大眼睛。
唐昊的舌在他口中搅弄,他一挣扎便停下来,侧头去吻他的喉结和脖子上的筋脉。
孙翔气喘吁吁,忽而听到唐昊得瑟:“后来你在游戏里遇到我。”
“遇到你又怎么样?”
唐昊哼着歌,耸肩,打开车门锁。孙翔被人反将一军,但说不出反驳的话,下车后踢了踢唐昊小腿。

电影唐昊选的,两个人都喜欢的系列动作片。周末早晨十一点的VIP厅,观众不多不少,他们在的最后一排只有他们两个人。
恢宏的音乐和爆炸声涌进耳蜗,耳膜震颤。孙翔吃着爆米花,纸桶放在两人之间,时不时会在拿爆米花时碰到唐昊的手。多来几次,孙翔再迟钝也发觉不对,瞪了唐昊一眼。
“你干嘛?”他的双眼在忽明忽暗的屏幕光线中闪烁,嘴唇绷紧,有些责怪的意味。
“没干嘛。”唐昊丢过去一张影院附赠的湿纸巾,让他擦手。
“这还差不多。”孙翔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指尖,正想同唐昊讨论女主角的身材和男主角的日天日地,下巴却被人钳住,沾着糖粉的嘴唇撅起来。“喂!”
“嘘,看电影,安静点。”唐昊闭上眼睛,舌尖舔舐孙翔的嘴角,甜的。
孙翔惊诧万分,跟男朋友去看电影确实跟别人不一样……为啥看电影这么纯洁的事被唐昊搞得这么不纯洁?
他尽量压抑自己吞咽唾沫的声音和粗重的呼吸,张开嘴,任唐昊占据他的口腔。唐昊的吻令他浑身燥热,显而易见的引诱,让孙翔欲罢不能。
他拍拍唐昊的手背,后者放过他,松了口,终于得以喘息。影院的黑暗像包容万千的黑洞,多少情绪藏匿其间。
孙翔夹紧腿,扯了扯卫衣宽松的衣摆,挺直脊背,唐昊牵他手时也不矫情,尽量平复呼吸,不让唐昊知道他竟然因为一个吻起了反应。

对男友有了绮思再正常不过,可是孙翔是那种说个黄色笑话都会脸红的雏,一想到和唐昊做,把唐昊压着这样那样,他就在心里嗷嗷嚎叫着红了脸,不敢去深想。
来唐昊家,睡唐昊的床,坐唐昊的车,吃唐昊的饭,要是再睡唐昊的人,会不会太过分,对不起东道主?
孙翔掂量唐昊的体格,比自个儿壮实一点,也矮上几厘米,他欺负欺负唐昊不成问题。可是,两个男人该怎么那啥呢?想不明白!算了,放他一马!
“孙翔,你看我的眼神怎么那么怪?”唐昊皱眉。
“没有啊。”孙翔背着手干笑。
他们上午去看电影,下午去射箭。晚上两个高个儿小年轻领着阿拉斯加去湾区公园玩。一天走遍唐昊常去的几个地方,真正驻进那人的生活,回家洗澡看电视,忘掉繁忙的工作和学习,孙翔心满意足,恋爱的感觉比他预想的要好。
因而唐昊一问这话,他立时紧张起来,想到易于激动的早晨发生的糗事。
唐昊从哪儿看出来的?我没把想推倒你写脸上啊!孙翔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不约而同地选择一起睡,孙翔第二天下午要回去,想跟唐昊多待一会儿。这个决定让孙翔后悔莫及,只见唐昊向前一步,他膝盖一软,往后坐到床上。
“喂!”
“你怕什么?”唐昊问。
“我会怕你?!”孙翔不服气,可是,唐昊单膝跪在床头,靠近他时汹涌的压迫感依然叫他绷紧神经。
砰。孙翔仰倒在床上,唐昊的神情既迷惑不解又兴致勃勃,眼神深沉而滚烫。
“你要做啥?”孙翔咽了口唾沫。
“你刚刚在想啥,我就想做啥。”
孙翔瞥了眼唐昊结实的腰,两腿迫不得已地张开,卡在他腰间,愈发紧张:“你、你能知道我想做什么?”
“应该说,你想对我做什么。”唐昊冷哼。
完蛋,暴露了!
孙翔情急之下,说道:“不就是想上你吗?小气鬼!凶什么凶?”
唐昊搂着孙翔闷笑,胸膛颤动。孙翔遽然双颊羞红,该死,掉唐昊坑里去了。

tbc.

要不要车,纠结

评论 ( 73 )
热度 ( 4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