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话梅糖

*短篇一发完,要评论哟
>>

01
孙翔喜欢某人喜欢到明目张胆的地步。
每天晚训结束,队友老是调侃肩膀夹着手机跑出训练室的他,问他,“那谁的电话啊?”
孙翔摸摸后脑勺,嘿嘿笑。很得意。
然后故意撇着嘴对电话那头的唐昊说,“干嘛呀?我很忙的好不好。”
“训练结束了?”
“嗯。”
“现在十点半。十一点竞技场见。”
孙翔看眼手表,急匆匆地跑回宿舍,洗个战斗澡。YY连上唐昊时,话语间仿佛水汽蒸腾,比平常软和些。
他嚷嚷,“唐昊你快点,慢死了,我等你等得很辛苦欸,有没有搞错。”
“……好嘛,拖拖拉拉的,明明是你约的我,记住了吗?”
“……那我等你就是了。”
于是喜滋滋地,托着下巴等唐昊穿好裤子。再一想那谁可能打着赤膊在跟他打游戏,呼啸队长严苛认真的形象全无,忍不住噗地笑出声。脸颊发烫。
一个小时的竞技场比拼,真正认真的不过三十分钟。轮回的超强实力来自于严酷的训练,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中午休息三小时,中途各类专项训练、战术讲解,从不间断。所以,和唐昊的特训孙翔不过使出六成实力,对方应当差不多。说到底,只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会儿话。
孙翔倒豆子似的说他一天都干了啥,偶尔蹦一句低端的嘲讽,说“唐昊你刚那操作啥呀,好low”,随即被糊了一脑门砖灰。
屏幕上光辉绚烂,唐三打面无表情的系统脸上一双深灰色的眼睛似乎要看进人心底。
孙翔的心突地一跳,别别扭扭地问,“你今天怎么样?”
唐昊说,“还好。”
“做队长很辛苦吧?”
“嗯。最后一把。你早点睡。”
孙翔耳朵红了红,嘁了声说,“我手游日常没做。”
唐昊冷哼一声,“小学生十二点准时睡觉,明天不训练了?”
“我小学九点钟就睡了。”
“那还不快去?”
“唐昊你干嘛说话像我爸妈?”
呼啸队长光速掉线,片刻后孙翔的手机屏幕亮起,微信弹框里是典型的唐昊式命令句,“不打了,睡觉,晚安。”
孙翔气急败坏,说好的最后一把呢?于是打电话过去指责他说话不算话。
“改天再说。”
“你说请我吃饭也说改天,哪天实现了?”
唐昊那边顿了顿,貌似把这茬忘了,冷哼一声,“我能欠你一顿饭?半个月后你们来南京比赛,我带你去吃……”
“吃什么呀?”
“呃,没想好。”
“快点想。现在想。”
“你想吃什么?”
孙翔马上跟按到开关的复读机似的唱起菜名,完后摸摸肚子,指责那人,都怪你,我说饿了。
唐昊哼笑出声。
孙翔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再用冰凉的指尖捏滚烫的耳垂。不经常笑的人,可能是因为笑声太好听,怕别人听到会想七想八吧。
“那……晚安。”
“嗯。睡吧。”
孙翔蹙起眉心,要求唐昊也跟他说晚安。唐昊万般无奈地说了。
“这还差不多。”
挂断电话,孙翔在床上滚了几圈,心想,会不会太明显,唐昊该不会看出来了吧?

02
唐昊知道不知道,孙翔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让唐昊知道。
知道有知道的好,一腔沸腾了许多年的热血,没地儿泼,对不住自个儿。
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唐昊无论是看上去还是抛开外在看本质,都不像同。而孙翔很悲催的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如果我是女生……夜深人静时总会被这般稀奇古怪的想法雷到。但仔细一想,如果老子是女的,哪儿有那么多磨磨唧唧的事,上去就是……
认认真真地告白。
唐昊接受与否无所谓,最起码,能光明正大地说,我喜欢你。而不会遭致厌恶。
不过,男人也有男人的好。他能心怀鬼胎地待在唐昊身边,从不熟的同期生换着花样挑衅最后变成最好的朋友。唐昊的仗义、严厉、认真、温柔,还有讨人嫌的自大、狂妄、冷酷,他能全方位地感受一遍,咂摸咋摸嘴,确信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唐昊。好的部分,不好的部分,都喜欢。
等人的时候总会天马行空地想些可望不可即的事。
孙翔在场馆的休息室换了便装,队服坨成一团塞黑色的老花双肩包里,牛仔裤,黑色卫衣,兜帽套上俊俏的样貌隐没在黑暗中,唯有一双眼睛亮着,打老远就看到走廊尽头走来的唐昊。
“搞定了?”
“嗯,记者话有点多。”唐昊勾上他的肩膀。
孙翔僵硬了一下,顺拐了几步,很快冷静下来,问他们吃啥,这点儿有店开吗?说话时脑子几乎是懵的,刺耳的蚊音和狂乱的心跳声占据脑海。
他嗅到唐昊的味道,深灰色棉质卫衣上柔顺剂的薰衣草味,还有颈窝那儿飘来的,海盐味沐浴露的味道。气味笼罩他,侵染他,再过不久,可能他身上也会有唐昊的气味。
孙翔抬起胳膊,嗅嗅手腕内侧。
唐昊嫌弃地问他干嘛,没洗澡?
孙翔一讪,你才没洗澡!
唐昊偏头过来,鼻尖贴着他的头发嗅了嗅发根的香气。电竞比赛是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运动,赛后孙翔的体温偏高,洗发水残留的椰子味也暖融融的。
孙翔甩开唐昊的胳膊,噌地跳到一边,抬起肩膀蹭发红的耳朵,质问,“你干嘛!”
唐昊无语,“闻闻你洗没洗澡。”
“你神经病啊!”
妈蛋靠那么近……靠那么近,我怕你听到,我有多喜欢你。
虎着脸去德基后边一家酒楼吃饭,晚上十点多,远近闻名的海鲜酒楼大厅人声鼎沸。唐昊要了个角落的位置,在一排高大的植物和人工小桥流水旁边。直到半打芝士焗生蚝上来,孙翔才笑逐颜开。
“你不吃啊?”
“点给你的。”唐昊说,低声吐槽的“小孩子玩意”隐没在嘈杂的人声中。
孙翔还是分了他两份,大晚上吃芝士,有点腻。而且,很好吃啊,得让唐昊尝尝。
他们默契地说起晚上的比赛。
作为对手,互相嘲讽一下对方的三脚猫功夫。作为朋友,说某几处连招是真的帅。
一盘白水灼螺蛳,孙翔拿牙签挑半天,挑废几根签子,硬是没整出来。他把螺蛳当啷往盘里一扔,说不吃了,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唐昊那儿高高垒成小山的螺蛳壳。
“想吃啊?”
“不想。”
唐昊冷哼一声,边问他酒店住哪儿,还是原来那家吗,边动手给他挑起螺蛳。
孙翔埋头苦吃,眉眼弯弯,憋着笑。
他知道唐昊喜欢嫌弃人又照顾人的毛病。每次吵架,一旦他不小心暴露了受伤的表情,唐昊就立刻偃旗息鼓,皱着眉头,拐弯抹角地哄。
妈的脾气真大。我他妈干嘛让着你?我有病吧我让着你。孙翔我跟你说,没下次,再有下次你……
然而有很多次“下一次”。
唐昊干嘛总在关键时刻放大招?
孙翔心里养着只小怪兽,贪吃,贪喝,贪睡,贪恋唐昊的温柔。他想要的太多,归根究底,要怪唐昊把他的胃口养大了,养叼了。搞得孙翔没办法不喜欢他。
挑了一小碗螺蛳肉,沾上酸酸甜甜的蘸水,不好吃不要钱。接着唐昊顺手给忙于啃螃蟹腿的孙翔剥了半碗虾。
这家伙手很好看嘛,剥虾的手速飞快,修长的手指卡住虾肚子中缝,挤开软壳,两指夹断虾头,一扯,一剥,一只连着虾尾肉的大虾完完整整地躺在碗底。
孙翔给唐昊比大拇指。
为了保持头脑清醒,赛前没怎么吃东西。孙翔饿得像三天没吃饭,唐昊看他狼吞虎咽的觉得可怜,把海参泡饭分给他一半。
“真难养活。”唐昊啧了声。
“又不要你养。”孙翔嘴快接话,半晌,用耳语般的声音说道,“你要养也可以……”

03
回程的的士上,孙翔跟拔丝苹果似的整个人黏在唐昊身上。
“我操,够可以啊孙翔?吃醉蟹也能上头?”唐昊特无语。
“嗯嗯嗯嗯嗯。”孙翔点头,像只幼年期的大熊猫。
“你房卡呢?”
“包里。”孙翔下巴搁唐昊颈窝里,热乎乎的鼻息蹭着唐昊脖子。解酒装疯,趁火打劫什么的他不懂,也不会承认。只不过是唐昊的怀抱太暖,他忍不住,要怪,就怪唐昊好了。
唐昊吐槽完孙翔的酒量,见孙翔不说话,闭着眼睛,睫毛颤动,也不知睡没睡着,于是安静下来,揽着孙翔肩膀的那只手抬高些摸摸孙翔滚烫的额头。
车窗外穿梭的光影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清表情。六朝古都,他们历经的时光只是短短一瞬,是光阴的河流中不为人知的一粒砂。流金般的岁月像偷来的宝贝,而他们是偷安旦夕的小贼。
一八五的高个,看起来瘦,抱起来沉。唐昊把孙翔丢床上,坐在床头,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他倾身把孙翔鞋带松了,板鞋扔地上,架着孙翔的胳膊,脱掉加绒的卫衣。牛仔裤不好上床吧?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琐事,手指头刚碰到冰凉的拉链,孙翔忽地睁开眼睛,屁股猛地往后一蹭,双手捂着皮肤白皙的胸口,惊恐地问,“卧槽,你干啥!”
唐昊挑眉,“我能对你干啥?”
孙翔红了脸,反问,“我怎么知道你能对我做啥?”
唐昊凑近了,鼻尖对着鼻尖,然后嗤笑出声,“我想对你干嘛你能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
孙翔舒了口气,放心了。接着又有点不开心。
啊,果然是钢铁直男,你干嘛不去做钢铁侠?
唐昊起身去洗漱,孙翔光着身子裹着薄薄的空调被,等一身薄荷味的唐昊从浴室出来才想起来问,“你不回宿舍?”
“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你忍心赶我?”唐昊扬起眉毛,很不爽。
“忍心。”
才怪。
酒精作祟,孙翔脑子仍有些懵,刷牙洗脸躺到唐昊身边,适才想起他没穿睡衣,刚刚只穿了条四角短裤在唐昊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
卧槽,有点点害羞。
可是唐昊一点反应没有,在一边玩手机,等他躺好,胳膊越过他按掉台灯,言简意赅地说,睡觉。那一瞬间,唐昊的身影遮住所有光明,带来长久的静默而温暖的黑暗。铺天盖地的雄性荷尔蒙袭来,孙翔心若擂鼓,紧紧屏住呼吸。
唐昊也没穿睡衣,初秋么,两个大男人么,正常。但这个场景,不发生什么都有点说不过去。
孙翔怀着数不清道不明,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侧过身,嘴唇蹭了下唐昊的肩头,立刻绷直脊背,乖乖躺好。
唐昊的呼吸平稳,但他的气息、体温和强烈的存在感都像水里滴下的墨,盘旋着,染脏干净透明的清水。
孙翔控制不住地去想些让人脸红的事。如果,偷偷勾一下唐昊的指尖会不会被发现?如果趁唐昊睡着时偷亲他,就一下,会不会叫唐昊知道?他猛地摇头,头发丝洒在唐昊肩膀上,后者冷哼一声,问他搞毛,能不能好好睡觉?
不能,翔哥现在心猿意马,只想跟你睡……呃。孙翔强行刹住胡思乱想。唐昊人很好,他不该想这些恶心的事。
我只想喜欢你。
仅此而已。
“孙翔。”唐昊侧过身,跟他面对面,是个卧谈会的架势。
孙翔懵了,被子提到鼻尖,闷闷地问,干嘛。
“你最近怎么怪怪的?”
不是最近……
“说话说一半,情绪化,你不是大姨妈了吧?操!”唐昊揉揉被狠狠揍了一拳的肩头。
“你想太多。”孙翔嘁了声。
“那为什么电话里说得好好的,见了面闷葫芦似的,我锯你嘴了?”
“靠,什么鬼!那是因为……”孙翔瞳孔微缩,顿住呼吸。
唐昊刚才突然靠近他,他差点忘了要说什么。
“哼。你看,我一这样,你就那样。”
什么什么?哪样?
唐昊摸了摸他的额头,担忧地问了句,“你到底怎么了?发烧了?”
“没有。”孙翔把被子往上扯,又被唐昊扯掉。现在,差几厘米,他能碰到唐昊的嘴唇。
不行啊,孙翔。他想。唐昊会讨厌我。
被男的喜欢,很恶心吧?被一直当哥们的男人喜欢,不晓得唐昊会恶心成什么样。一片真心付了狗屁。
“没有就好。”唐昊没追问,给他掖掖被角,然后隔着被子抱住他。
孙翔额头抵着唐昊的胸膛,眼眶一热,心想,太近了,太近了,他的心跳那么剧烈,他怕唐昊听到。
“有事跟我说。”唐昊说。
“真的吗?”
“不然是假的?”
孙翔抬头,紧盯着他的眼睛,突然间有种破釜沉舟的冲动。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唐昊的?从刚出道时莫名其妙注意到那时毫不起眼的同期生开始,职业生涯的几次起伏,唐昊都在他身边跟他灌毒鸡汤,“不要怕,现在怂了,以后更难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实际上,职业联赛里他没有害怕的东西,胜利总会来到,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他绝不会退缩。但是唐昊这个人不一样,常常会让他暗暗恐惧。一喜一怒皆被对方掌控的恐惧,一言之差就可能会失去那人的恐惧……感情不是一年年轮回的比赛,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没有便没有吧,他想,我想让他知道。
那一刻,孙翔仍有余裕去想孤注一掷的自己真特么帅。
“我一直很在意你。这件事能跟你说么?”
唐昊似乎愣住了,半晌才轻轻地哼了声,拍拍孙翔的脊背,轻声说,“我也是。”
脑袋里在放烟花。
咻,砰砰砰。
孙翔埋在唐昊肩头,大大方方地闻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冷冽的,像海面上呼啸而过的风。后半夜,从蚕宝宝变成八爪鱼,大大咧咧地挂在唐昊身上。
一夜好梦。

04
轮回一早的高铁回上海。孙翔赶早跟唐昊去狮子桥附近吃了鸭血粉丝汤,鸭腱鸭肠来一套。吃得胃里暖乎乎的,才跟唐昊打车去南京南站。
“我走了哦。”孙翔隔着人群,跟等在安检后的队友们隐蔽地挥挥手。
唐昊哼了声,抬抬下巴。
“不说点什么?”
唐昊看了眼时刻表,“不了,还有二十分钟发车,你先进去。回头微信联系。”
“好。”孙翔点头,随即来了个结实的拥抱,“拜拜,唐昊。下次见面……”
“全明星。”
“嗯。不过,我在上海,你在南京,想见面随时都可以。”
唐昊糊了把他的头发,催他去过安检,“想啥呢。快点,今天周末,人多。”
“拜拜!”孙翔笑。
笑容直到进了检票口也没停下来。
杜明撞撞他的肩膀,问,“成啦?”
孙翔嘿嘿傻笑。
轮回一行发出“哦唷”声打趣。
“嘘!”孙翔给他们嘴上缝拉链,“不许告诉别人。”
这是个秘密。
一个孙翔恨不得昭告天下的秘密。
之后的相处,跟以往没什么不同。他们都很忙,唐昊尤其忙。孙翔嘴上说要抽出时间见面,但上海到南京高铁两小时,飞机一小时的时间他们压根腾不出。
网络上的交流一如既往地密切。孙翔开始跟唐昊讲些生活中的琐事,家里的事,他怎么在去越云前跟父母闹翻,又是如何在嘉世挂牌出售而他前途无依时跟家人和好。唐昊认真听着,在他问起时才坦然地谈及自己。
孙翔感觉自己在非常努力地向唐昊敞开,想让唐昊了解自己,喜欢上完整的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他的人生干净、直白、明朗,对唐昊没有秘密。
可是,欠了些什么,缺了些什么的感觉如影随形。如同一张上万片的拼图,乍一看完美无缺,其实在细细碎碎的色块间缺了一块。心也缺了一块,有一处空洞,风吹拂而过时会不明所以地难过。

05
今年的全明星在昆明,唐昊作为地主和邹远一起请同期的好友吃地道的云南菜馆子。
孙翔坐在他身边,笑笑,“那么久没见面,你都不跟我说话啊?”
“我说了啊?”唐昊摸不着头脑。
“不是,我是说……”
情侣之间的那种。
“我很想念你。”他凑到唐昊耳边,悄声说。
唐昊的耳朵不易察觉地红了。
孙翔得意地笑,在桌下抓了下唐昊的手腕。唐昊欸了声,拍拍他的脑袋,揉揉他的头发,很认真地回答,“我也是。”
“这还差不多。”
“我靠,你俩也忒腻歪。”刘小别听了一耳朵,逮着孙翔吐槽。
孙翔甩开他的胳膊,切了声,“怎么?嫉妒吗?”
“不嫉妒,我跟我发小也喊宝贝。”直男的友情么,有时候比情人更黏哒哒。
孙翔呕。他跟唐昊哪有那么腻!
饭后,其他人回酒店,唐昊回家,孙翔说他也要去。
“我爸妈不在。”
“啊?那不刚好吗?”有长辈在,他施展不开手脚。
唐昊哼笑,“那你不是见不着家长了吗?”
孙翔羞红了脸,撞了下唐昊的肩膀,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职业联赛如火如荼,让唐昊孙翔这样的战队王牌职业选手迅速聚垒财富和名声。名利的冲击起初十分剧烈,左右了一些选择,习惯后逐渐回归本心,往最想要的方向前进。
唐昊家从老旧的单位小区搬到西山区的高层公寓,能远远看到水墨画般的山水景致。
孙翔翻了双拖鞋,走进客厅前小声喊了句叔叔阿姨好,见果真没人,马上放飞自我,弹到沙发上躺平。
“我们找点好玩的。”孙翔说,“明天晚上才有活动,今天能晚点睡。”
唐昊俯身,捏住他下巴,笑了声,“行啊,做点有意思的事。”
孙翔屏住呼吸。唐昊这是要……他定定地看着唐昊,而后闭上双眼,乌鸦尾羽似的睫毛轻轻颤动。
唐昊没更进一步。
孙翔有些懊恼地睁开眼睛,不亲就不亲嘛,让他提心吊胆那么久,几个意思。
不过,为什么不呢?气氛刚好,距离刚好。他们那么久没见面,上一次高兴坏了,忘了,没来得及,这回也要糊弄过去?
“我想亲你。”他说。
“啊?”唐昊愣住。
孙翔不顾唐昊的惊愕,坐起身,一把拽住唐昊的领口,亲了亲唐昊的脸颊。
“你……在干嘛?”唐昊很是惊讶,“你知道你在干嘛吗?孙翔?”
孙翔奇怪,“没干嘛啊。小气,不让亲啊?”
“不是……你他妈做什么……”唐昊明显吓到了,话都没说利索。
孙翔愣了,彻骨的寒意蔓延开来。
“你什么意思?”
“哈?”唐昊问。
孙翔冷了脸,他似乎明白了一件事,一件他早该发现却因为太高兴于是囫囵略过的事。
他们在谈恋爱。
他以为他们在恋爱。
他以为唐昊也喜欢他。
他以为。
那他妈的,这几个月自己在傻乐什么?!
“你怎么了?”唐昊问,伸手抚摸他的头发
孙翔一把拍开,说你滚。然后想起这是唐昊家,于是推开唐昊,起身找外套穿鞋子,准备自己滚。
他小时候吃过话梅糖,这几年没怎么见到的传统甜食,麦芽糖裹着酸酸咸咸的话梅干,先吃到甜味,再尝到咸涩。现在的他和小时候,并没有区别。都他妈一样的傻。
以为甜的东西是甜的,那就会一直甜下去。糖做的么,它不甜谁甜。
对可能的痛苦毫不设防,就这样把疼痛难忍的可怜相曝露在刺眼的阳光下。丢脸死了。
“孙翔!”唐昊叫住他,还拉住他的手腕,“到底怎么回事?!”
孙翔喉头一哽,他没法说发生了什么。仔细想想,唐昊没说出格的话,没做越过安全线的事,没给他一个字的承诺。而他居然因为唐昊说,在意他,有在想念他,傻了吧唧的以为唐昊跟他一样。
“没事。”孙翔哑着嗓子说,“我……我想回家。”
“你在昆明回个鸡毛的家。”唐昊皱眉,“今晚住我家,不是说好了吗?又闹什么脾气?”
蠢哭了。
货真价实地蠢哭了。
孙翔眼眶发热,抬手抹抹眼睛,觉得自己好尼玛傻,骂一万遍都不够。他傻到什么程度才会相信,唐昊会喜欢他?
唐昊摁住孙翔的肩膀,把人翻过来。
孙翔仰头,努力睁大双眼,不敢眨眼睛。怕破碎的眼泪丢脸地落下。
“你哭了?”唐昊当真有些吃惊,“谁欺负你了?”
卧槽,这什么台词,你不喜欢我,干嘛对我说这种话?
“别哭了,看起来好丑。”
“是真的丑。”
“……孙翔。”
“因为我不让你亲?就这事?”
孙翔抬胳膊抹干净眼泪,“我回去了。”
“不行,把话说清楚再走。靠,不对,黑灯瞎火的你想往哪儿去?不准走。”
“那……你想亲就亲……操。”唐昊捂住肚子。
孙翔收回拳头,背在身后,紧紧攥着。
“说不说?”
“不说。”
“说话。”唐昊皱眉。
一滴水落进滚热的油锅,孙翔啪的一声炸了,骂道,“你已经让我丢脸一次了,还想让我丢脸第二次?你想得美唐昊!你,你不过仗着我喜欢你……”
禁锢肩膀的力道松开。唐昊退出一步的距离,打量他。
孙翔脸色惨白,抿紧嘴唇,心想,糟了。
这才是真相吧?唐昊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他。
我为什么会那么……二逼?一厢情愿也要有个限度吧?!现在好了,唐昊该讨厌我了。
刹那间,万物灰飞烟灭,如常运行的世界于孙翔没有了意义。他转身步入玄关,脚步磕绊着去拧开厚重的防盗门。
“对不起。”

05
对不起,我不该喜欢你?
还是,对不起,我喜欢上你了?
唐昊想不清楚,于是追上去,用劲拽住孙翔的手腕,让他说个明白。
性格霸道,嚣张,有些自负。这是外人对唐昊的评价。
别的不说,霸道这一点唐昊自己也知道。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手,喜欢的人一定要把到手,不管什么先来后到。牛逼的人,自然能得到想要的一切。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在跟孙翔相处的时候,会软上几分。孙翔想吃这个,想喝那个,他会尽量让着。与荣耀无关的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不吝于让孙翔开心些。孙翔想要什么东西时的眼神亮晶晶的,心满意足的时候也一样。看上去像只猫,顺毛时咕噜噜叫,肚子饿时喵喵叫,生气时会拿爪子抓人。有时候敏感、脆弱,有时候二了吧唧的,走路会撞到玻璃门。
现在的他,陷于想逼迫孙翔说出真相,又不忍心让孙翔难过的两难境地中。
唐昊人生头一回感受到字面意义上的手足无措。
“不许走。”唐昊不顾孙翔激烈的挣扎抱住他,“讲清楚讲明白之前你休想……”
“唐昊……”孙翔的声音颤抖,仿佛咬着牙根,恨恨的,又像被人勾着心弦,差一丝力气就会绷断。
“我喜欢你,你SB吗?还不明白?”孙翔咬牙切齿,“不,不对,SB的是我。因为你说在意我,竟然以为我们互相喜欢。你说我是不是太蠢了,蠢到去喜欢你?”
“孙翔。”
“听够了没?听明白没?”
唐昊哼了声。
”那放我走。”
“不可能。”
“唐昊!”孙翔恼羞成怒,转身想跟唐昊打一架。
唐昊看向孙翔晃着泪光怒意横生的眼睛,心尖突然颤了颤。他看不得这个人哭泣,哪怕是因为自己。
“别哭。”他抚摸着孙翔的脊背,隔着厚实的冬衣感受他单薄但肌肉紧实的身体。
“卧槽我哭不哭关你屁事?你以为我想哭……唔。”孙翔睁大眼睛,眼底满是惊诧。
嘴唇上的触感,麻麻的,痒痒的。柔软但侵略性十足的攻击,让他情不自禁地松开牙关。
唐昊在吻他。
又喜又怒又惊又怕。
是一场梦境,还是一段该死的安慰?
孙翔不明白。
不懂就问。
“你亲我……做什么?”
唐昊要是有一个字说不对,他一定会跟唐昊打一架,揍到他妈都不认识。
“试试。”
“靠,唐昊!你这个混蛋!”
唐昊收紧胳膊,按住剧烈挣动的孙翔,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在思考,对你好是因为什么。”
“啊?”孙翔傻了,“为什么?哎,不对,你也没有对我很好……唔……”
这回的深吻更漫长。两人气喘连连地靠在门上。孙翔一动,撞到挂在门板后的铃铛,清脆的铃声丁铃铃响。
“我精力有限,对别人可不这样。”
“哦。”孙翔撇嘴,“那、那又怎么样?”说话间,偷偷勾上唐昊的指尖。只是想勾勾手指而已,他想很久了,可是唐昊这个流氓,居然跟他贴着手心,手指慢慢嵌入指缝。十指相扣。
“意思是,我喜欢你。”唐昊嫌弃地看他一眼,“一定要我把话说那么明白吗?”
“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
“这话你问问你自己。”唐昊冷哼。
孙翔有点不好意思,又觉得唐昊在倒打一耙,羞恼地问,“在意你不是喜欢你的意思吗?是你傻逼。”
唐昊翻了个白眼,盯着他把鞋脱了,把外套重新挂回门口的木架上。
“好了,说完了,刷牙洗脸睡觉。”唐昊伸个懒腰。
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嘛,孙翔疑惑。就这样?没了?
等他换上唐昊的睡衣,躺在唐昊床上后,才知道后续。
原来亲吻之外,能做许多其他的事。
孙翔手脚酸软,四肢无力地歪在唐昊怀里。幸好全明星的活动是晚上,不然他可坐不住,疼死了。
汗水黏糊在一起,他抱着唐昊的肩膀,还是忍不住问,“你确定你喜欢我?不骗人?”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唐昊冷哼,“而且,这种事……”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孙翔厚着脸皮把想问不敢问的话问了。
唐昊想了半天说,“看你哭起来的样子……”
“唐昊!”孙翔马上变了脸色。
“急什么?”唐昊抚摸他紧绷的脊背,手往下,揉按酸痛的后腰,“你哭的时候,我就想,我很想照顾你,感觉……放心不下。”
“就这样?”
唐昊挑眉,“你呢?真能藏啊孙翔,藏着掖着,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瞒到我不喜欢你为止……呸。”孙翔把唾沫星子抹唐昊胳膊上,“那啥,你问问我为什么喜欢你呀?”
唐昊哼了声。
“原因很多啊!”孙翔掰着指头数。
很快他发现十个指头不够掰,加上唐昊的也不够。
那晚孙翔说了许多话,说到困了,说到唐昊都有些飘飘然。
喜欢你的原因有很多,至于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却没有理由。
你是我的朋友,哥们,是对手,是同路人,是臭味相投的那个臭,是梦想成真的那个梦。
话梅糖吃到最后,是甜的呀。

fin.
九千字,要评论~
单恋也是甜甜的可爱
孙翔在我心里是那种,虽然看上去是会做“大不了告白了不做朋友”的人但实际上会有所顾忌,还是想留在喜欢的人身边,无论用什么方式。也是特有的勇气吧。

评论 ( 100 )
热度 ( 7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