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孙翔生贺】那些年BE的RPS

*HE, RPS=REAL PERSON SLASH

*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 XX❤

>>

那些年BE的RPS

 

[只看楼主]

1L

楼主狗过一对CP一阵子,喜欢他们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十年。今天凌晨,有可靠消息说攻过几天要宣布退役,楼主沉默三秒钟,还是忍不住哭了一晚上。受一周前退役时就有消息说跟他同期的攻也不远了让攻粉别高兴太早。如今悬在头顶的剑终于落下啦。

攻和受出道多久,我喜欢这款游戏就有多久,现在,我的青春结束了。

受在一个小俱乐部出道,没有青训营,上来就是一队正选。出道之前的夏天,受先因为攻发的一条微博小小火了一把。

赛季开始前新人都要去联盟北京总部登录注册。那晚上,攻突然发微博,问图上哪位,选手证掉在联盟门口被他捡了。

当年的选手证么跟现在不一样,选手穿队服让联盟拙劣的摄影师随便拍拍了事,所以出品的照片质量跟高中饭卡上的差不多,人人都像通缉犯,选手们都不爱暴露上头的照片,喜欢用俱乐部精心P过的半身照做宣传。

但是受那张照片不一样。

当年我是攻母队的队粉,母队大小算个豪门,于是当年从母队训练营提拔出道的两个新人一有微博我马上fo起来,打算享受养成小树苗的爽。攻一发微博,就有跟我差不多心理的队粉注意到,帮他转发,助人为乐。

转完我才仔细去看那张证件照。看完抽了声凉气,联盟绝逼打压我们队长了!给新人拍那么好看!

图上的少年剑眉星目,英气勃勃,像一柄将将开刃的利剑。那是一张看过就会记住的脸。

在微博上活跃的游戏粉队粉人蜜,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些人。母队的几个大粉转发后,其他队的人也看热闹一样转发寻人,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用饭圈一句有点羞耻的话——受的照片转出圈了。吃瓜路人感慨的点基本一致:原来证件照也能拍得很好看。

后半夜,可能受联系上了攻,可能攻跟公会抢完boss后知后觉转发太多不妥,悄无声息地删了微博。

当天晚上,已经有粉通过联盟官网和各个队伍的新人介绍页面找到受的资料。年底才会满十七岁,母队本地人,注册角色ID横刀,职业狂剑。一个跟他本人气质般配无比的职业。

楼主摸到受的微博,前几个月还在高中校园,穿蓝白相间的宽大校服也是校园里最帅的那只麻袋,清新得像只青色的桃子。

第二天晚上,受发了条微博,看定位应该仍在北京,吃黄寺卤煮。那家店很小,楼主之后朝圣去过,店面小,桌板窄,坐一头能碰到对面人的小腿。九张深夜美食图,猪耳朵、卤煮、酱肉、北冰洋,码了满满一桌。

楼主眼尖地注意到桌上有两瓶北冰洋,橘得晃眼睛。怀着探究精神,放大去看几张照片,发现有张图,对面的人拿着北冰洋的玻璃瓶,只露出手和左手腕上的哑光黑腕表,某个运动品牌的钢铁侠主题限量款。

业内选手们的手几乎都很好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因而一开始我就猜坐他对面的也是个职业选手。队里的前辈吧……大概?

很快楼主发现猜错了。攻母队的队长在次日清晨发了张机场大合照,说带两个小朋友去北京注册,今天回队里训练,为他们加油哦云云。图上攻困得迷迷瞪瞪,戴着口罩,一脸不耐烦,左手戴了只黑色手表。

很好,很强。

 

20L

默默萌起一对主场天南地北正主在认识后一年几乎没有明面上交集的RPS,楼主心里苦。

攻受两个出道的第二年,作为攻的母队队粉噩梦一样的一年,梦魇时时徘徊,多年后仍让许多亲历者难以释怀。

当年队里场场追比赛的大粉脱了一半,楼主新买了大炮,被相熟的亲友拉去凑数,隔周拍一拍主场照片。

赛季的第一场比赛,除了楼主怀着拍攻近照的私心,其他炮姐都不忍去看比赛。我理解他们,怕噩梦成真,怕梦醒时分。所以,第一次拍现场的我被群里的前辈带到第一排,给新任队长拍几张后,对准了攻。

他的表现像换了个人,比任何人想象得都要好。非同寻常的强悍,一肩挑起队伍的魄力,让在场的粉丝哭成一片。在赛后对攻的态度从偶尔想起有这么号人,变为颇为狂热的吹捧。当时楼主只想给他们点首这是七形滴爱!万幸万幸,攻没被铺天盖地的追捧吹嘘影响,连续几场的发挥都很稳。但粉他一年的楼主知道,攻的气质变了。

之前的骄傲藏在眼底,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忽略他,现如今的自信张狂落在眼角眉梢。有人喷,有人踩,都没关系。楼主心里稳得很,只想给他给我母队打call。这才是ACE的态度。

而且他的样子,让我想起一个人。

受出道前被攻来了一手,出道出得轰轰烈烈,人人都爱他,的脸。出道后,人人都恨他,因为他太强。

狂风卷地百草折,劫灰昼飞,猿鸣虫沙,就这么强。受出道一年,差点把他母队,一个降级线边缘的小队带进季后赛,打脸的声音隔着千里地都能听到。作为新人,他是新人王,强得不像样。他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我们都知道,他不甘于此。

联盟一年一个冠军,没有春季赛没有秋季赛没有七七八八的冠军赛,只有三十八轮常规赛加季后赛之后的一个冠军。ONE AND ONLY.绝大部分选手,终其职业生涯都拿不到一个冠军。亚军没有意义,何况前八不入。

受转会在所难免,但我们都没料到,他会直接转去一支老牌豪门,转职战斗法师,得到一张让许多人又爱又恨情怀值和仇恨值点满的神卡。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谩骂、质疑,夹杂粉丝们小小声的支持——你行你上啊。当年的嘉世本就大厦将倾,也有许多像楼主一样的人选择观望,想看看受能做成什么样。

转会之前的半个赛季,受仍在小队伍,楼主当年是学生党,只追了攻主场受客场的一次常规赛。受和攻第一次作为两队领头人物正面撞上……嗯,哑火了。两边打得轰轰烈烈,实际上发挥一般,战况焦灼,赛后攻受两人都没好脸色,各自站在队伍末端,中间隔了十个人,要开全景模式才拍得全,握手也握得很敷衍。楼主心想,完蛋了,这CP没开始就完蛋了。

好就好在,受转会,愈发风光,没多久就是全明星赛,两个人都有入选。楼主找了三个代拍买票,光速抢到前排,心想,拍不到同框也能拍拍两位正主的近照。

比赛在魔都举办,场馆在静安区,附近吃吃喝喝的地儿多,赛前楼主扛着大炮和基友去一家日本料理吃鳗鱼饭。吃到一半,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说熟悉,其实很陌生。说话的人语气张扬:“让让,我要坐里面。”楼主抱头冥思苦想,脑子被锤哥的雷劈过,卧槽,这不我家受吗!

日本料理店小小的,都是卡座,楼主伸长脖子也看不到受在哪,只能听到他在不停地说话,好像很开心。

“哎,好久没见啦。”

“今时不同往日,我可比你牛逼多了。”

“以后在(打码)混不下去了来(打码)找我,我罩你。”

“你说你,连个队长都混不上。啧啧!”

“你是不是很想要XXX啊?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要我是你,我也想要。”

“垃圾游戏,没神卡好像欠了点什么似的,真不爽。”

不知道他对面是谁,怎么脾气这么好还不揍他?楼主竖起耳朵听,一边猜测。接下来,坐受对面的人终于开腔说话了。

“闭嘴,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卧槽。

“别闹了。”

HELLO????????!

楼主饭也不想吃了,紧紧握住基友的手,差点把基友手拧骨折。

这这这……是我们家攻?他们为什么在一起吃饭?吃饭就算了,“别闹了”是什么鬼?

我窒息。

楼主和基友厚着脸皮在服务员收完盘子添了两遍水后磨蹭到他们两个吃完饭,在他们走出店门后,蹑手蹑脚地跟上去,然后,出现了楼主人生里最丢脸的一幕。

楼主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请问,能跟你们拍照吗?两个人一起?”

受先转过来,手指自己问我:“你叫我们?”

他真好看……

楼主脸红了,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基友在后面怎么拧我手臂都无卵用。

攻啧了声,不耐烦要走。你说你走就走吧,干嘛拉着受的手臂……

楼主鼓起勇气,电钻式点头。

受哦了一声,拉攻过来,让我站中间,基友扛大炮给我们三个拍了张合照。背景的日式料理店和风盎然,攻面无表情,受是标准的和粉丝拍照时酷酷的笑容,站在正中间的我笑成doge……只想打基友。

签名时受多问了一句我玩什么职业,我说一开始是弹药专家,玩不转改完流氓。

“女孩子怎么能玩流氓?皮肤又不好看。也不学点好。”受白了攻一眼。

“我玩的男号……”

“哦?很有个性嘛。你是那谁粉丝?”受瞥向攻。

我是说是呢,还是说不是呢?

“我也是你的粉丝!”天啊,我想不到比这更蹩脚更明显的拍马屁了。

万幸,受这人有一点好,特别臭屁,浑身是马屁,绝不会拍到马腿。听完我说的话,马上眉开眼笑,拿手肘怼了攻一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我窒息。

淹死在粉色的泡泡里。

全都是泡沫!

黏黏糊糊甜丝丝黏答答的泡沫!

那天跟我一起的基友,算一算,从一起做母队队粉到如今也有十年了。十年间,我大学毕业,到南京工作,她在她本命复出后AFK,如今是两个宝宝的妈。微信聊天也从给主队做战绩散点图折线图,写发去NGA和虎扑的小论文,互传新鲜出炉的照片,变成美妆包包双十一打折券基金学区房……

受退役那天,她发微信问我,你还好吗?

我说,很不好,不过他退役对他好。伤病、年龄增长对电竞选手的影响如此致命,我情愿他在一切尚好前离开。

攻退役的消息一出,她打电话过来,还是那句话,你还好吗?

我说,我很好。

电话通了半小时,泪眼把酒话当年,忘在脑后的小论文一个字一个字往喉咙眼外冒。

他们是记忆中的少年,灿灿生光,光点飞旋升腾,弥漫天际。驻足的人倘若用手触碰到星光,会忍不住想,想要变成和他们一样,明亮的样子。

 

100L

我没有故意写叫你们难过的故事。

眼泪明明在故事的最后。

之后的一个赛季,受去的豪门战队分崩离析。1949,太平轮沉没。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我不知道,受在那一年里经历过多少痛苦、挣扎、自我怀疑。不过他比任何人都要坚强,要强大,再艰涩难忍的刹那,于他不过巍巍高楼的阴影,阴影越多,楼台越高耸入云,遥不可及。

那一年,受说什么,做什么都被骂得半死。有豪门队的队粉,神卡前持有人的粉,还有他自己的粉。

做什么都是错。

有些人眼里,他呼吸都是错。

你打我,我打他。

受有天发了条微博,普普通通地分享了一首英文歌。评论转发不出所料骂声一片。

你还好意思听歌?你听得懂英文吗?崇洋媚外,为什么不听凤凰传奇?高中没毕业就不要拽文了好伐?玩物丧志,怪不得会输。

受隔天把那条微博删了。

骂上瘾的人没有停下脚步,奔到前一条日期为一个月前的微博评论区继续。碾压一个骂不还口的人很有快感吧?何况是他?让一个骄傲的人低头,忍让,一定很有快感吧?

战队的公关接管了他的微博,采用鸵鸟政策,打算用挑战赛的实绩说话。

这支昔日的豪强,在忙碌的赛季一开始几乎被遗忘了。官微时不时放出的训练图片,稳定民心,队粉以外的人不再关注他们——除了一向杵在聚光灯下的受。

骂声最烈的时候,有人让他滚出竞技圈。思路类似于,叫一个明星滚出娱乐圈。

受没说话,楼主无从知道他怎么想。

没有人帮腔,赛季初大家都很忙,而且,受跌得越惨,对大家都好。昔日豪强落到打挑战赛的田地,暗地里偷笑的人不知有多少。即使一年过去受的队伍重整旗鼓回归联盟,这里,还会有他们的位置吗?

所以,攻说话时,楼主的第一反应是他吃错药了。

你清醒一点!!!!!

有心人在攻微博评论问,对有人叫受滚出联盟怎么想?

攻回复:“比他弱得多的人都在场上,我想不出谁有资格叫他滚出赛场。”

喂,你说你……弱,就罢了,弱得多是怎么回事?联盟两百多号人,您这一句话得罪了起码有一大半。

攻的回复掀起轩然大波,本来他某年某月突然开窍变牛逼后目中无人的猖狂劲就叫许多人不爽,从老将手上拿到职业神卡后更是吸粉的同时等量吸黑,毁誉参半,此话一出,无异于把攻丢进了受的阵营,一起享受名为“教做人”的洗礼。

受的微博骂声一片,攻的微博一片骂声。

很好,很强。

服气。

攻喜欢删微博,页面清清爽爽,只有赛程公示图、队伍宣传图和自己做的职业攻略,个人生活、随口评论类的东西发两天一个看不爽就删了。楼主原以为攻会把带有那条腥风血雨评论的微博悄咪咪删掉,不留一点痕迹。万万没想到,不不不,应该说是早就料到,攻是这样的性格。你们越骂,我越不删。非要梗着脖子跟你犟,爱服服,不服滚蛋。

攻的队伍公关不是吃素的,花了大价钱在各类自媒体和门户网站上往网络暴力的方向洗地,也算积德行善。

至于那条微博,光看内容看不出底下几万条撕逼的来由,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攻的主页上,一直没动过。

 

416L

不要吵架!

 

受还是回到了联盟,换了只牛逼哄哄的队伍,手上还是那张“怀璧其罪”的神卡。

长大了很多,变高,变帅,变成熟。讨人嫌,其实又有点小可爱的话出现频率越来越低,话肉眼可见地变少,背公关的稿子背得愈发像样。此处点播一首《那些年》。

变了吗?

没有变吧!

那个时候,在攻发宣传图的微博评论区甩自拍,说:“我比你帅。”在记者问起联盟相熟的友人时,会嘿嘿笑着,说攻的名字。

忍不住翻出一篇年代久远的采访,共赏。

攻有什么优点?

“优点?不存在的。”

攻的缺点呢?

“罄竹难书。”

你们的初遇是?

“他发失物招领,我去领失物。”

第一印象?

“好……跩。”

对方对你的第一印象?

“完美!”

真是……令人难以释怀的笑容。不履尘霜,干净如初。

 

777L

他们关系好到全世界都知道,同期,走得近,兴趣相投,很多很多理由抵不过夏休一起去哪个海岛旅行的微博。

你帮我拍照片,我给你做卖相难看的早餐。

攻有段时间沉迷厨艺,动刀子动得俱乐部的人心惊肉跳。有天给受做了顿不中不西的饭菜,受特特发微博笑说:“(打码)说,这个菜的名字叫放荡土豆哈哈哈哈!我笑了有半小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有个词,叫作“颟顸”。不好认,不好读,但我想把这俩字塞给受本人。

糊涂又马虎。

他捧着放荡土豆笑得一脸荡漾的照片上,穿着攻的衣服。

不戴滤镜地说,同款么,正常。年纪轻轻的高薪阶层,能买的休闲新款无非那几个牌子。戴上粉丝滤镜去看,攻的T恤无疑了。

戴上黑子的滤镜呢?

有心之人的无端揣测,蜚短流长,中伤的不止有他们两个,还有俱乐部。

你们,本来就是对手。

就算前辈们有再多亲密的友情关系又怎么样?

我说你里通外敌,说你打假赛,说你泄露俱乐部装备数据,你能拿什么证据反驳一件没做过的事?

他们能怎么样?

又能怎么样?

人,天生偏听偏信,喜欢耸动消息。屁股坐在哪无所谓,哪边声音大,站哪边占上风,为哪边发言爽,就为哪边说话。

别有用心之人到受面前问:“你和攻进展到哪一步了?”

受愣了:“什么哪一步?”

“恋情啊!不是都说,你们谈恋爱了?”

“在大陆,跟同性……会觉得辛苦吗?”

“队友有拿有色眼镜看你吗?”

等一等。

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头,亦不是一个好的结局。

最起码,不是一个恋爱故事应该的样子。

受傻在当场,副队长接管麦克风,公关四处活动,没有用。第二天的头版头条依然是,受为攻黯然神伤,感情或生变,浅谈联盟青少年心理健康,等等等。

人云亦云,真相没人想听。俨然而人者,不过如此。

况且,谁也不知道真相是怎样,应该是怎样。即不惮修阻,当复如何?

他们不再联系。赛场上遇到,像对陌生人。

 

999L

攻的俱乐部踩在夏季转会窗关闭前发布公告,宣布队长退役。

楼主的荣耀生涯,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结束了。一片黑白的好友名单在今晚亮了三分之一,都是粉攻和受认识的基友,剩下的三分之二,几年前就A了游戏脱了CP。

楼主的基友们大多是在攻母队时期认识的粉丝,玩弹药专家的十之八九,其余十分之一玩剑客、战法,楼主这样的人妖流氓号是少数派中的少数派。

弹药的火光如繁花漫天,剑客的剑光摇动碧空,战法的炫纹光彩夺目。

一场轰轰烈烈,张扬招摇的道别。

楼主站在层层朵朵的烟花间,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岁岁年年年年岁岁,不足以窥探到他们光辉灿烂人生中的一星一点。

粉丝么,就是脆弱的同义词。蜉蝣撼树,螳臂挡车,声嘶力竭也不能影响一分一毫,不能缓解他们的苦痛。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故事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们是两个很好的人,在一起,不在一起,都有干净敞亮的人生。

来路山长水远,愿未来一片坦途。

 

 

 

 

2017L

非楼主,补充。

孙翔V:@唐昊 最烦的//荣耀游戏官方主页V:@你的游戏生涯中最__的朋友!

 

fin.

>>

点播两首不合时宜的BGM《真相是假》《AFK》

写时真情实感眼泪哗哗,发现我特别适合写粉圈小作文,接单中(不)

生日快乐我的大可爱,爱你爱你爱你!!新的大男主文,要把你写得帅帅的!世界第一可爱,草莓蓝莓加起来都没你可爱!

评论 ( 44 )
热度 ( 6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