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六 (上)

*主线,两个人是布丁打架.jpg,一个人就是一只布丁打醉拳吧(。

>>

末代萨满 上

 

大理城外,云雾叆叇。

孙翔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到房间角落地灯温暖的黄光,嗅到花束的甜香。他小声叫了句“唐昊”,后又抿上嘴唇。左臂似乎打了麻醉,敷上石膏的胳膊传来阵阵隐痛。

护士进来,见他醒了,对他异于常人的蓝色眼眸视若无睹,先给他测了耳温再递来几粒药。

“我在哪?”孙翔问。

护士说了一家大理私人医院的名字,交待了当前的病情,左臂骨折,全身有几处挫伤,还有轻微脑震荡和脱水症状,他昏迷了一天半,石膏已经打上,再躺两天就能出院,不过这间高等单人病房的钱付了一周,他想多待几天也成。

孙翔对私人医院、疗养所这类场所有心理阴影,听罢挑起眉毛,纠结了会儿才问:“送我来的人呢?”

“您说唐先生?”

“唔。”

“他说有事出去半天,让我把您的手机和钱包交给您。”

孙翔心生疑窦,他被盗墓贼绑来云南,个人物品早被收缴丢掉,唐昊从哪儿弄来的?等护士回转,孙翔接过一只牛皮纸袋,打开瞧见一台黑色iPhone和纪梵希的黑色钱包,都不是他的东西。

“谢谢。”

送走护士,孙翔急忙打开鼓鼓囊囊的钱包,以为会有唐昊留下的小纸条道歉信什么的,结果尴尬地发现一沓钱,看厚度有近一万块。再打开没上密码的手机,桌面空空,没装几个应用,信号满格。他下意识地打开桌面上的便签,果不其然,唐昊在上面有留言。

“跟你父母联系。钱是鬼屋案子的酬劳。”

短短的便签条,他上下扫了几遍,言简意赅,指向明确,没有暗语,没有言外之意,再把短信收件箱、草稿箱,一切有可能留下信息的地方都翻找一遍,最终颓然地垮下肩膀。

距离开学仍有两天,孙翔给他妈打电话,她老人家完全不晓得他失踪几日的事,只问他手机号怎么换了。

“哦……我手机在公车上被人偷了,这是我……哥们的号,借来用几天。”

“要家里打钱给你买新的么?上一台用了一年,也差不多该换新的了……”老妈啰嗦几句,让他新学期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云云。

命悬一线,重归人间。孙翔眼眶发热,哽咽着说:“不用,我有打工的钱。”

“怎么啦声音听着委委屈屈的?”

“没,就是有点感冒。”

孙翔匆匆撂下电话,揉揉眼睛,叫来护士帮忙定明早回去的机票。

半夜,过了探视时间,孙翔撑着止痛药的副作用没睡,眼皮重若千斤。

唐昊说半日后回来,却一整天不见人。孙翔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想骂人想揍人想跟唐昊把话说清楚,那人竟不见踪影,可恶至极。

一道灵光鸣雷紫电般击过天灵盖。孙翔瞪大双目,指尖颤抖,砰地打开床头柜抽屉,取出手机,上下看了几回后,握着机子的右手使不上劲般发颤,他给移动公司发了条查话费的短信,收到回信时,恨不能把手机砸墙上。

“靠!”孙翔死盯着躺在松软被褥上的手机,气到说不出一句整话。

怪不得他一开始想这台没有手机壳的黑色iPhone长那么眼熟,这特么是唐昊的手机!

唐昊把自己的手机连带电话卡一起留给他,几个意思?孙翔大声喘气,半晌平静下来,咬紧牙根骂了句“混蛋”。

那个混蛋,说半天后回来就是拖延战术,不让他刚醒来便冲动地去满世界找人。那人压根不打算道歉!

不道歉就不道歉,孙翔气急败坏地想,算我白瞎一双眼,认一个妖怪当朋友,等着吧,早晚有天抓到你,抽筋扒皮!

 

年后的大学城,涌入青春洋溢的沸腾人气。宿舍楼下的小广场播着五月天和苏打绿的老歌,几家电信公司支起的简易帐篷分庭抗礼。

孙翔空手回到久违的宿舍,舍友来了一半,几个出去和社团聚餐,只剩老六在打游戏。

“你什么时候来的?昨晚没见你人。”老六噼里啪啦地敲键盘。

“前几天就来了,跟朋友去附近玩了两天。”孙翔敷衍。

老六看到他打了石膏的左胳膊,猥琐地笑笑:“玩啥哟,这么激烈?”

孙翔合上床帘,当没听到。

开学初拥挤的食堂,教学楼下停满的自行车,学校咖啡厅嘈杂的人声,现实世界烟火缭绕,南诏古墓中的绝境仿佛一场梦。百鬼娱尸的奇景犹在眼前,唐昊周身笼罩的凌冽朔风闭眼能见,孙翔搓搓通红的鼻尖,把书包丢在大教室长椅下边。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孙翔百思不得其解。

不可能是灵体,灵体修不成肉身。也不可能是妖,大妖虽会收敛妖气,但他和唐昊朝夕相处甚至同床共枕过,没可能发现不了,倘若如此,他收拾收拾准备从七处退役吧。

想不出唐昊的真身,孙翔转而去想唐昊现身人世加入鬼情七处的目的。南京那窝狐妖的姑奶奶说,唐昊在妖怪间的名声不佳,在人类官方组织鬼情七处反而混得有模有样,想想也是讽刺。

鬼情七处,一定有唐昊想要的,或是想利用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葵蓬鬼屋,唐昊立于天台垂眸看向他时冷漠的神情忽然出现在脑海中。孙翔双手击掌,叫道:“没错!就是这个!”

“孙翔?!你在课堂上大喊大叫什么?”教授问。

同学们哈哈大笑,孙翔捡起双肩包,在教授的怒视和一片笑声中弓腰冲出教室。

鬼情七处一群业内人士都没能发现唐昊的不对,可见唐昊收敛气息掩藏身份的技术臻于化境,也可见普通道士能力之有限。唐昊藏身于七处混迹到高层的目的,唯一的可能是七处能做到而唐昊一个非人类做不到的事——七处遍布全国各地的灵异事件情报网。

唐昊能利用这张情报网做什么?

联系狐妖的话,答案呼之欲出。

唐昊吃妖。

吃那些来不及归于轮回的怨灵,狩猎那些祸乱人世的妖孽,还有什么身份,比成为七处调查员更方便?

孙翔浑身发冷,右手抹去额上的冷汗,方才步入七处于外街的门面,中华烟草店。

对完切口,一张臭脸的售货员换上笑眯眯的脸孔,问他:“没跟唐昊一起来?”

“没,今天我一人。”孙翔头也不回地踏入七处隐于市井的小院。

这儿不是江南,却胜似江南。春寒仿佛隔绝于粉墙黛瓦之外,槐树生出绿芽,厢房内温暖如春。

孙翔捧着老头儿递来的搪瓷杯,里头是画风迥异的热可可。

“你问唐昊?”老头打了个带烟味的喷嚏,片刻后才说,“他没跟你说?上头有机密任务,召集各省的一级调查员去处理,要么过两天,要么三五个月回不来。这段日子咱们省的七处工作由何姑负责,你有事去找她,报销之类的事才来找我。”

“什么机密任务?”孙翔很懵,他没想到,唐昊居然没走,还有胆子在七处干活。想想也是,他没有证明唐昊是坏人的证据,随便跟旁人说,会被当成傻逼。而且,他也没想过要借助七处其他人的力量逮到唐昊。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老头打上几个喷嚏:“阿嚏!阿嚏!唐昊说的,我怎晓得?我们几个就是负责处理文书工作,一条腿迈向退休生活的老头子!”

唐昊说的……孙翔默默琢磨这几个字,给所谓的机密任务打上问号。切,说不定是唐昊的借口!那个家伙,惯会装腔作势。

他心里头想着唐昊的事,打车到市中心附近吃晚饭。酒足饭饱,料峭春风拂面,他哆嗦几下,一抬头,恍惚间发现自己转悠到了唐昊家附近的公园。

中山公园周边房价高企,一条妖魔鬼怪混得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好。孙翔鼻腔里喷了几声气,大摇大摆地拐进别墅小区,看到唐昊家三层小楼里亮起的灯光,眼珠子差点脱窗。敢情他瞎琢磨半天,唐昊都在自己家睡大觉打游戏?!

摁响门铃,大门应声打开。小花园内绿草如茵,像被人精心打理过,做旧的铜色围栏上缠着和唐昊喜好不搭界的牵牛花。

哼哼,还有心情侍弄花草!看我怎么收拾你!孙翔双手插在裤兜里捏手诀,长指弯曲勾连,一纸黄符隐于手心。

“唐昊!”孙翔一脚踹开一楼大门,首先听到电视声,湖南台重播的综艺。接着,看到一个陌生的矮小中年人,脑袋像北方的馒头,表面光溜,圆圆滚滚,细眉细眼像卷刃的小刀刻上去的,整个人长得很模糊。

节目嘉宾尴尬的笑声打破此刻尴尬的气氛。

孙翔讪讪地问:“大叔,你谁啊?”

天啊,莫非唐昊的真身是颗馒头精?!

馒头摸摸瓷实的脑袋瓜子,笑眯眯地说:“孙翔,我们见过几次啦!”

“有吗?什么时候?!”

“我是唐昊家院里的石像。”馒头背着手,余光瞟向电视机,“他不在的时候,我负责看家护院,料理他人间的财产。”

“他不在的时候?”孙翔敏锐地抓住话语间的关键。他迟钝惯了,对唐昊的事,可能由于心理阴影尚在,总要敏感许多。

馒头大叔专注于无聊的综艺节目,只分了一半心神应付不请自来的客人,说话颠三倒四:“嗯……他修炼啊,养伤啊,游历啊,几十年上百年不在人间,他们那群厉害家伙,你懂的。”

孙翔太阳穴咚咚直跳,牙根咯吱咯吱响:“你的意思是,唐昊现在不在人间?回去了?回哪去?为什么回去?”

一股脑的提问砸得大叔有些懵,他摸摸光亮的脑门,无奈地回答:“我不知道,他从不跟我交待。我受唐昊庇护,在人世间悠游享乐,不该问的事我不问。”

客厅角落的篮球机孤零零地蒙尘。孙翔望了一圈熟悉的环境,怅痛不已,像被千斤重的钟锤猛地击中心脏,有什么脆弱微妙的东西碎了,玻璃渣扎在心脏鼓动的肌肉间。

“你告诉我,他在哪?”

或许因为孙翔此时的表情太过可怕,大叔咔哒一声收起惊落的下巴,说道:“我想想,我上回见他,好像在一百五十年前的青海……”

“不过……”大叔手指天花板,“他们,有自己的据点,互相知晓,轻易不去其他地盘。你想知道的话可以问问认识唐昊的厉害角色,如果你有命回来,再去找他。”

弯弯绕绕的,孙翔听得着急上火,他要是知道其他妖怪的老巢,犯得着跟个一问三不知的馒头精打太极?

“唐昊不是妖,他是什么?”孙翔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大叔缄口不言。

迈出别墅时,孙翔脚步虚浮,惶惶然然。西边落日熔金,灯河漫漫。

唐昊走了。

上次见他,是一百五十年前。

一百五十年。

 

当夜,孙翔包了辆的士赶往封县封平镇。

那是他和唐昊初遇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那里有只千年槐树精,还有只蚩尤战于逐鹿时驱使的神兽山魑。

的士司机神情诡异地看他在山前土路边下车,独自上山,像看一个杀人抛尸的潜在犯罪分子。孙翔没有回头,踏上冠盖匝道的山路。

四个月前,山魑用计引来他和唐昊,解决一桩掩藏数年的连环凶案。这样算来,山魑欠他们一个人情。

孙翔并不确定山魑的所在,但站在半山腰的山台处遥望周边山势,地龙伏野,清河如带,是钟灵毓秀,养气修身的好地方。他往烟雾飘渺的深谷走去,执一符,掐指成诀,山神显形。

两人高的巨兽从树影葱茏间走来,不惊动一花一草。“何事?”山魑似乎被他打扰,语气疏离冷淡。

“请教一个问题。”孙翔抬抬下巴,硬着头皮对上山魑俯视他的目光,“你,在认识我之前就认识唐昊,对吗?”

山魑颔首,转身欲走。

“你知道他在哪吗?”

“一个问题。”远古巨兽无情地转身离去。

孙翔后悔不迭,眼眶因情急而发热,他两三步跟过去,想要拦下山魑,却被它足上的鳞片骇住。再往前,是云雾仙境,再往前,非是人间。

“喂!等等!”孙翔大叫,“请你告诉我,拜托了!我有话要同他说……”

我想见他。

 

评论 ( 20 )
热度 ( 2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