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六(下)

*灵异,主线+单元剧都有进展的一集,九千快一万字,之前被pb了 qaq

*《胡作非为》24号晚八点预售一周

>>

末代萨满 下

由于孙翔左臂的伤,唐昊把每周三次的家教课挪到大学城。虽然嘴上说用不着,但一想到唐昊难得为他着想,孙翔心口就生出山竹般的清甜滋味。知道唐昊非人之前之后好像没有多少区别。

大学城有两所综合性大学和十几间学院,正中央有家新天地商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他们挑了间咖啡店,在一对对小情侣中间正直之至地学习风水堪舆、奇门遁甲之术。

“你为什么会这些?”孙翔背书背到头大。唐昊是个严格的老师,没有打手心的手段,可他但凡露出不耐烦的神态,孙翔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咬牙把拗口的经文符咒背下来。

唐昊冷哼:“我多的是时间和实践经验。”

“也是……”孙翔低落,“你活的比人长得多。那啥,你今年几岁了?”按唐昊家石像的说法,唐昊少说有几百岁了。

唐昊想了会儿,说:“想不起来了。我第一次以人的身份下山,中原的皇帝姓赵。”

“卧槽。”孙翔惊叹不已。他仍想打听故纸堆里的历史八卦,唐昊却岔开话题,用平板电脑调出卫星地图,问乾陵何在,接着,又抽查他何为九星,何为六仪。

孙翔叫苦不迭:“你不是大神么?人类这些瞎编乱造的玩意真的有用?”

“化作人身对力量有所限制,人体很脆弱,不是什么法术都能承受得了,用你们的法子更方便。”唐昊冷哼,“而且,有用没用,你试了那么多次,自己不清楚?”华夏道家学说,在通灵之士手上是稀世宝剑,在凡人手中不过一沓废纸。

本来就是为了抱怨一二,听罢唐昊的话,孙翔反而觉得唐昊对他的全然坦诚叫人欣慰又开心,仿佛如此这般,他便离唐昊近了几分。

“孙翔?”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孙翔扭过头,讶异地发现平时窝在宿舍里打游戏的老六和一个姑娘在一块。

“哟,老六,约会啊?”孙翔笑。

老六似乎有些尴尬,挡在那位相貌平平的矮个姑娘前面,讪讪地说:“嗯,你也是?”

“呃……”孙翔哑巴了,看看唐昊,片刻后才说,“不是,这是我请的家教。前些日子不是因为手伤缺课了吗……”

唐昊面无表情地翻书。见他没有抬眼打招呼的意思,老六很是不爽,阴阳怪气地说了句:“好了,我知道我知道,大家都懂。放心吧,我不会跟人说的。”

“喂你什么意思?!”孙翔恼了。

“什么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老六拉着那姑娘走出咖啡厅,假意小声说道,“走吧,这儿没咱们的位置,换一家好点的店,这家空气太差了。”

因为七处的工作和院里繁忙的课程,孙翔跟舍友的关系都处得不咸不淡,唯一跟他话多点的正是老六。平时被冷嘲热讽,孙翔习惯后权当没听见,可是今天当着唐昊的面被夹枪带棒地怼上一顿,还让唐昊被连累开了那种玩笑,他面上发烧,一肚子闷火。

“你脾气倒好。”唐昊讽刺,“就是窝里横。”

孙翔切了声:“他说这些暗搓搓膈应人的话,我才懒得同他计较。天天计较来计较去,最后心情不好的还是我。”

“不如给他个教训……”

“喂喂喂!”孙翔连忙阻止,“我学道不是为了欺负人啊!”

唐昊深深看了他一眼,耸耸肩:“我开玩笑的。”

单看孙翔平常的做派,唐昊不问便知,他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一定说不上好。但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今天当着他的面就有人如此嚣张,背地里不知有多少被欺负而不自知的事。也不知道跟他在一起时那股肆意昂扬、张牙舞爪的劲跑哪去了。

回到学校,孙翔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去公共浴室洗澡。几个在刷鞋的同学看了他一眼,都停下手中的活,互相对了个眼色,气氛微妙。

孙翔对此一无所察,照常上课、自习、见唐昊,再接接七处的单子。

转眼到了清明假期前夕,他年轻强健,还有时不时去唐昊家吃饭时喝的大骨汤滋补,才两个月,在南诏王陵骨折的左手就恢复原状。从医院拆石膏回来,孙翔甩甩轻松的左臂,把装各类地方奇志的快递纸箱拖到宿舍走廊尽头的垃圾桶旁,一边笑着给唐昊打电话:“你假期怎么安排?”

唐昊说:“跨界交流,公费旅游。”

“我靠!”孙翔赶忙问,“我能去吗?翔哥给你当英文翻译!你看,我是个过四六级雅思7.5分的高材生,你个黑山老妖去了讲洋文的地方能交流个啥?”

“……我去东北。”唐昊无语。

清水小甜饼戳我

 

>>

好想打上end

多多评论谢谢!每次看长图点击数和评论数对比就很……六千往上一章的连载文评论少真·动力极低。没出没在评论区的读者在我这等于不存在啊,么了个么

评论 ( 58 )
热度 ( 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