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完结章 (上)

*灵异

*明后天完结,多多评论。应该有小朋友陆续收到《胡作非为》了,求长评求repo求心心

>>

.午夜电台

 

“FM106,AM1276,长安午夜电台,我是主播吴越。”

出租车行驶在古都西安稍显破旧的城区中,远处,琉璃宝石般璀璨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孙翔不大想说话,靠着唐昊肩膀错眼看车窗外脏橘色的天空和忽闪而过的月亮。那人下颌骨的线条硬朗,背光时像块冷淡的石头,低头亲他发顶的嘴唇却很温柔。

“上回,有听众朋友说到家仙,让我想起小时候听表哥说的一个故事。家仙,也就是家里一代代供奉的神仙精怪。在解放前,不少老宅有间屋子是不许外人进的,那儿就奉养着家仙。不同类型的家仙有不同的叫法,蛇叫白先生,狐狸叫胡先生,刺猬姓灰,黄鼠狼姓黄。”温和的男声侃侃而谈。

孙翔努努鼻子,问唐昊:“真的吗?”

“你说家仙?有些人养成了,大多数人家的供品便宜了老鼠和野猫。”的士空调打得大,冷风飕飕,唐昊摸摸孙翔的膝盖,跟冰块似的,就干脆搁在那儿没动弹。

孙翔对此一无所察,刚想追问家仙的事情,又听男主播说:“我问表哥,你家的家仙姓什么?他说姓白。当时我想,那不是跟表哥一个姓么?于是问表哥,你家祠堂后的小屋我进去过,没问题吧?表哥笑了笑,没说话。”

“啥意思?”孙翔不解。

主播没接下去说这个故事,而是切了首沙哑的女声情歌,开始接通观众热线。

“一百三十七块。”出租车停在万达希尔顿门口。一早跟唐昊去七处办事,晚上就飞来西安,孙翔身心俱疲,脚步沉重,半个人挂在唐昊身上,把午夜电台里道听途说的鬼故事忘到脑后。

鬼情七处平均每个省只有六到十名调查员,有些省份由于风水和历史缘故案件发生频率比其他省要高,人才难觅没法扩招,于是忙不过来时只能抽调别省的兄弟来帮忙。孙翔习惯了和唐昊一起出远差,工作之余还能和那人逛逛大好河山、大街小巷,虽然忙碌,但也开心而满足。

这份开心绝不包括刚睡下就被唐昊从松软的被窝里刨出来。

“干嘛啊!”孙翔蹙眉,“我也有起床气好吧!”

“让你眯一会儿没叫你睡得跟猪一样。”唐昊鄙视他,“走,去见委托人。”

床头柜上的夜光电子钟显示凌晨两点。气不打一处来,孙翔骂:“谁家委托人后半夜出门?难不成是鬼?”

工作时唐昊很少惯着他,当即拉下脸来,说:“爱去不去。我走了。”

“哎你等等!”孙翔赶紧从床上蹦起来,直接蹦到唐昊背上,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

唐昊颈子上绷起青筋,咬牙切齿地说:“你想勒死我?”

“你又不会死……”孙翔咕哝,跳下来,手脚利索地套上裤子和板鞋,扒拉几下头发,把自己折腾出副人样后朝唐昊抬抬下巴眨眨眼睛。

“幼稚。”唐昊冷哼。

 

深夜营业的面馆像黑暗的海面上亮灯的渔船。屋外空气燥热,掀开凉皮卷似的透明门帘,一股凉意扑面而来。孙翔舒服得一哆嗦,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肚子掐准时机咕嘟一声响。

他惊喜地问唐昊:“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想不到,这家伙还有会心疼人的一面……

“啊?”唐昊扫视狭小的店面一圈,锁定坐在角落的一位年轻男子,向那人走去,“吴越?我们是鬼情七处调查员,唐昊,孙翔。”

孙翔虎着脸坐下来,扬声叫老板上碗臊子面,一边竖起耳朵听唐昊和委托人交谈。

“你好你好,我是吴越。想不到七处的调查员这么年轻有为!”年轻男人的笑容讨人喜欢,发胶捋起的时髦分发一丝不苟。

孙翔正揣摩他的身份,觉得这人温和的声音十分耳熟,再一听他端正清晰的咬字,恍然大悟:“你是午夜电台的主持人吴越?!我们从机场来这儿的路上刚听过你的节目!”

“哦?是吗?那说明我们缘分不浅呐!喝一杯?边喝边说。”吴越笑着起身,从冰柜里拿了两瓶啤酒。

深夜电台节目主持从晚上七点上班准备台本和歌曲,十二点开始录制,节目结束后完成一些收尾工作直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下班。吴越白天要补眠,所以只能在这个诡异的时间见七处的人,他看上去很过意不去,直说要给他们买单。

“言归正传。”唐昊屈指敲了敲桌子,“说说你找上七处的那桩案子。”

“好,事情是这样的……”

三年前,播音专业毕业的吴越回乡应聘上电台主持的工作,不是热门的交通台、音乐频道而是午夜十二点准时播出的灵异节目——午夜电台。工资少得可怜,但吴越一向对鬼怪传奇感兴趣,就没想着挪窝。

节目除了讲些胡编乱造的鬼故事外,还有听众热线环节,让听众参与胡编乱造。一个月前,吴越在节目中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是一个女人。”吴越抬眼看看窄小的面馆,右上角架着台蒙尘的旧电视,“她说,她的尸体被人偷走了,从铜川偷到西安。”

一般水平的瞎编,节目组照单全收,但这种显而易见的危言耸听,为了不越红线,吴越一般都打个哈哈说信号不好把连线切断。可是,事态的发展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除了喜欢听人说偏门的民俗故事之外,还是个无线电爱好者。”

“什么叫无线电爱好者?”孙翔插嘴,“你平时做电台主播还不够啊?”

吴越干笑几声:“工作就是兴趣,兴趣就是工作。”

普通收音机的频段在78到108Mhz,而无线电爱好者常用的频段为1.8到30Mhz。吴越在家楼顶架了天线,家里也有些专业设备,用来跟全世界的爱好者们用电波交流。不仅如此,他还收集了几架中古收音机、发报机,算得上发烧友级别。

录节目时接到的怪异电话他没放在心上。然而,就在一周前,他一个人在家中调试设备时,突然间接收到一段古怪的信号。

“下午嘛,我以为是欧洲的朋友随便发来的信息,就试着把精度调高了些……”他摩挲着双手,“我又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她说什么?”

“她说,虽然我死了,但请救救我。”吴越一口喝干一杯啤酒,“我吓了一跳,赶紧换了个频段,却还是那个女的的哭喊!我以为我平时工作听多了这种东西发癔症了!”

从那天开始,每隔几天,都会有一个同样的女人打热线进吴越的节目。这回,听到的不止是他,连听说这事后特意来求证的电台领导也听到了。

“同事们都认为我惹到了什么人。可我每天要么工作要么宅在家里倒腾我的设备,怎么会惹到谁,做出这种恶作剧呢?”

吴越是午夜电台主持,节目内容恰好是魑魅魍魉、都市传说,跟七处的人算半个同行,三人交流起来还算轻松。而且,他嗓音跟温润的流水一般,说话跟说故事似的,抑扬顿挫,有悬念有转折。孙翔噙着玻璃杯沿,一小口一小口地抿啤酒。听到关键处,咕咚咽一大口,一股酒气直冲上鼻腔,冲得他满脸通红。

“咳咳!”孙翔接过唐昊递来的面纸抹抹嘴巴,接着,让吴越伸出他的双手,“让我看一看。”

八字测来世今生,手相看此时此刻。和天地山水一样,手上的沟壑亦大有乾坤。孙翔拄着下巴,仔细看了半晌吴越两手之上的八卦。除兑、乾两处代表父母的区域隆起饱满,其他区域都平坦无力、掌纹杂乱。这些东西,不用阴阳眼也能算出名堂。

“哥们。”孙翔让他撩起刘海闭上双眼,再看了会儿后说道,“你惹上脏东西了。”

“真有女鬼?”吴越大惊失色,“她她她……”

“她现在不在你身上,但跟你关系匪浅,长此以往会影响你的运势,乃至安危。”孙翔问,“你生活中认识或者见过横死的女性么?一般来说,鬼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你。一定是你在哪儿跟她有过接触……好好回忆一下,否则七处也没办法帮你。”

“我……”吴越沉思片刻,说道,“我好像见过一具女尸。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在医院,我陪我妈去医院复查,从医院大楼上往下看,一不小心就看到医院的人抬了具尸体进底层的太平间。这,算么?”

“从楼上往下看?”孙翔挑眉,“如果看一眼就算冲撞到她,那太平间的人要天天做噩梦了。你再想想。”

吴越苦哈哈地说:“我想不到啊。不然这样,你们先听下那几次节目?我下载到手机里了。说起来,因为这档子事,我的电台节目在微博上小小火了一把。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接过手机,音乐播放器一个单独的收藏夹里孤零零地躺着吴越提前剪辑好的音频,总共五次来电,剪到一块才一分钟左右。孙翔皱着眉头听了几遍,年轻的女声,令人胆寒的话,跟吴越的口述大同小异。

“这个……没什么问题。”他艰涩地说。

“什么叫没问题?”彬彬有礼的青年突然有些抓狂,“我快要被这女的逼疯了!”

“嗯。”孙翔点头,“我的意思就是,这不是人类的声音。”

电台主播脸色一白,孙翔的解释好像让他的心态濒临崩溃。看他脸色不对,孙翔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别担心,既然七处来了,一定帮你解决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吴越给孙翔斟酒,麦芽色的啤酒咕噜噜冒泡,他看向坐在一边冷着张脸不吭声的唐昊,“这位,唐昊调查员?来一杯?喝完去我家,看看那台收音机。”

“不必了。”唐昊冷声说,“你接着撒谎的话,我看不出有继续调查的必要。”


tbc.

>>

眼看要完结了有一丢丢丢丢的不舍得

结局章其实是一开始就想好的几个故事之一,希望(只是希望哈哈)是从结构和剧情上都精彩的一章

评论 ( 28 )
热度 ( 2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