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钗头凤

*给 @料峭 的《白虹贯日》同人,原文一个无关紧要的时间线里甜甜的小车,这篇文超好吃孙翔清新可爱帅气唐昊帅裂天际,之前还写过另一篇也是同人的同人【昊翔】打秋风

*邺王唐昊×郡王殿下孙翔,年龄差

>>

钗头凤

起初,孙翔是不乐意跟唐昊去封地的。邺王唐昊的封地远在司州,时值六月,皎阳似火,从京城过去快则半月,慢则一个月。无论坐车还是骑马,都不会是个舒适差事。

三日前,唐昊一提这事,孙翔就想起之前骑马被磨得鲜血淋漓的腿间,立即趴倒在书房的榻上耍赖,说什么也不肯去司州——天高皇帝远,鬼知道唐昊会对他做什么。

三日后,孙翔仍趴着,在诸侯标配的五匹高头大马所拉的车架里,揉他被颠到发青的屁股蛋子,一边回忆从前。

想当初!

想当初,翔哥也是个二十一世纪铁骨铮铮的汉子,出则的士、高铁、飞机,入则空调、电扇,柏油马路一马平川,何曾受过这种苦?忆甜思苦,不由眼眶发热。

我怎么就……怎么就信了唐昊的邪,跟他一块上司州呢?那家伙怕是给我下了蛊。

那晚烛光摇曳,唐昊听罢他的抱怨哼了声:“不去就不去吧。只是留你一人在京,平白叫人挂心。”

这话一出,孙翔脑中鸣雷紫电,立刻神思不属起来,迷迷糊糊间叫来侍女莲子,收拾起去司州的行李。

“要到了。”唐昊控辔徐行,从外头掀开车帘,低声说道。

“终于!”孙翔振臂欢呼,腰也不酸了,臀也不疼了,只那难言的地方微微胀痛,但都可以忽略,满心满眼都是即将到来的司州风物。

“郡王殿下不下车看看?”唐昊问。

“看什么啊?有啥好玩的?”

唐昊挥手叫停车队,差人牵来孙翔的马,坐了一天的马车,孙翔几乎是脸贴着马鞍翻上的马背,姿势虽然不酷,但挺直了背坐在马上英气勃勃的模样依然令人怦然心动。

司州西望太行,东眺齐鲁,扼守燕地。此时暮霭沉沉,山水迤逦,一道铁灰色的城墙像天与地的交界般延展。

孙翔心下赞叹,就听唐昊说:“前方就是邺城。”

就在他打算配合地说句“不愧是你的封地,真有范儿”时,唐昊却附耳过来:“我们像不像在迎亲?”


用力戳我,戳999下送孙翔

评论 ( 19 )
热度 ( 3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