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mew,mew,meal 01

*美食文,美食博主孙翔和摄影唐昊的甜饼,粮食掉落,是喵喵餐
*新文多多评论谢谢大家
>>
01 桃桃乌龙

“姓名?”
“唐昊。”
“嗯……学校,我看看,就在附近。拍摄经历?”
“给校会拍过宣传视频。”
“剪片子会吗?”
“会。”
“OK,你明天来工作室上班吧。”
唐昊放下手中的乌龙冰茶,香甜的桃子果肉在茶水中上下漂荡,冰块撞击发出声响。他看向眼前的青年,二十上下的样子,容貌俊俏,目光明亮。
可能他看得太久了,那人不自在地干咳几声:“需要想这么久吗?”
“不是……”唐昊摇头,“我说,你面试就问这些?没了?”
“我也是第一次招人嘛!”那人揉揉鼻尖,接着大口吸了口冰冰凉凉的乌龙茶,冷静下来后,若无其事地小声说道,“况且只有你一个人来应征,不招你招谁?”
听到这话,唐昊低声笑了笑,朝那人微笑着伸出手:“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那人笑出一口白牙,一双桃花眼笑成一对月牙,紧紧回握住唐昊的手,“对了,我大名叫孙翔,你可以叫我翔哥。”
不一定谁比谁大呢就哥来哥去的……唐昊暗暗吐槽,但仍是配合地叫了声:“翔哥。”
天大地大,老板最大。
面试完毕,草草看一眼孙翔递来的雇佣合同就签上大名,唐昊环顾一周工作日早晨客流格外稀少的星巴克,开始听未来的老板吹水。
“我要做最棒的美食up主!”孙翔眼睛发亮,金发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神情元气满满,像颗金色的小火苗。
“哦?你自己做还是去别人店里?”
现在网上流行的美食自媒体,要么走亲民风,要么走专业风,要么自己做菜,要么搜街探店挖掘美食,路线各不相同。
孙翔听到他的提问貌似很不可思议,眼睛都瞪圆了:“当然是我来做。”
“你会做饭?”唐昊脱口而出。
“那当然!我做饭可好吃了,不信你来我家,我做给你吃。”孙翔仰头饮尽桃桃乌龙茶,啪地放下透明塑料杯,杯壁上沾满细小的水珠,桌上积了一圈水渍。
果然……唐昊噙住笑意,不想笑得太明显,但心里的小纸人早已捧腹大笑。
果然,对这人用激将法再合适不过。
他靠在椅背上,胳膊搭着扶手,姿态放松,一边垂耳聆听孙翔的未来蓝图——先在B站、微博上闯出名堂,再出版写着他名字的菜谱,最后开一家自己的餐厅,走向人生巅峰,一边分神去想,他头一回遇见孙翔的时候。

那是一个普通的夏夜,地气蒸腾,蝉呜呜渣渣地嗡鸣,唐昊和一群不熟的大学同班同学走在去超市买火锅配菜的路上,深感四面楚歌。
上大学后,因为选课时间和专业课程不同,同一个班的人到毕业可能都认不全人。唐昊懒于应付无谓的社交活动,对这样的情况适应良好。
奈何他们班有个不甘寂寞的班长,经常跳出来组织聚会。校园中本多躁动的年轻人,有人牵头,就有人响应。唐昊虽然性格直接严肃,但皮相不差,在女生中很受欢迎,跟同寝关系又很铁,拒绝一次还好,回回拒绝就说不过去了。
这回也是如此。班里租了间别墅搞聚餐,晚上熬夜玩狼人和桌游,大部队在前头商量火锅底料买哪种,唐昊缀在队伍最末,有一搭没一搭地踢跟前的小石子。
忽然间,前面的女孩们语气变了,唐昊尽管不在乎但对这些改变很敏感,于是一下子就敏锐地察觉到佯装正常的聊天中一丝矫揉造作的成分,仿佛一群小黄鸭掐着嗓子扮黄鹂鸟,声音尖了,人也左顾右盼起来。他抬头往众人视线聚焦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有个长得还可以的家伙推着购物车从他们面前走进了超市。
一帮人按照分派的采购任务一哄而散,有几个好奇心重又胆大的姑娘跟在那人身后,看了一眼,扭头使眼色。唐昊嗤笑嫌弃她们无聊,转了个弯往摆满油盐酱醋的货架走去。
料酒是什么东西?下火锅应该不需要吧?他们说底料买哪家的来着?唐昊蹙眉在货架旁徘徊,忽然之间踩到个奇怪的东西,低头看,是只黑色的折叠钱包。
哪个傻子把钱包丢了?他挠挠头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钱包带去服务台,在路上顺手打开,看到夹在透明卡夹里的身份证哼地笑出声。这不是路上遇到的那个谁?唐昊看了眼名字,孙翔。
“孙翔小朋友,孙翔小朋友,您丢失的钱包在服务台,请及时领取!孙翔小朋友——”
唐昊坐在服务台旁一株叶片肥厚的绿植后的金属长椅上喝可乐,气泡滋啦滋啦地在舌上爆散开,神清气爽。
片刻后,就有位高挑的年轻人小旋风似的嗖地冲向服务台,再呼地跑回收银台,给他面前一大车食材买单。唐昊眯起眼睛往不远处的购物车里看,色彩鲜艳的蔬果分门别类码好,上面还摆了一只脸盆大的鱼。
孙翔趟着超市温暖明亮的灯光向他走来,金毛一缕缕地黏在额上,他揉揉鼻尖,想了会儿从重量扎实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只苹果,然后抿抿嘴唇对唐昊说:“服务台的姐姐说是你捡的钱包,这个给你。”说完就走,连句谢谢都没说,也没给唐昊发挥的机会。
而唐昊像踩在刚出炉的泡芙上,身旁的世界变了个模样,脚步踌躇,甜香扑鼻,眼看着那家伙没了影子。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微妙到唐昊一旦仔细去回想就能闻到一丝奶油和酥皮的香气,微妙到难以捕捉,再去寻思又想不出名堂。
直到在年级群里看到有个学姐帮忙转发的兼职招聘广告,看到“联系人孙翔”几个字时,唐昊才想明白之前的种种。
孙翔是个大众化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唐昊有种奇妙的直觉,就是这个人。发布消息的学姐正好跟唐昊在校会就认识,他直接在微信找到人,说:“这份兼职我要了学姐你看着办吧。”
“去工作室剪片子?也好啊很适合你。”学姐心领神会,很上道地在群里又发了句,“已经招到人了谢谢各位帮忙。”
“多谢。”
“没事,赚了钱请我吃饭,哈哈。”学姐回他一个笑脸。
唐昊应了,接着来一套直球弯球回旋球,把此孙翔乃彼孙翔的事问清楚后,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找到你了。

“喂,你有在听吗?”孙翔撇嘴。
“有啊,你说到巧克力麦芬怎么做。”唐昊坐直身子,哼了声,“不过,你说了这么多,都没跟我说清楚视频你打算怎么拍。我这儿有一台机子,一会儿去你那看看采光怎么样,取景怎么搞,不行的话得弄几块打光板。厨房布景也得看看,你那是开放厨房还是普通家用厨房?还有,你要露脸吗?”
孙翔听得目瞪口呆:“我……没想那么多。”
“你不是要做最好的美食视频么?”
“菜做得好吃不就完了。”
唐昊摇头:“观众又吃不到嘴里,真正跟你学做菜的一千个里有一个就不错了。”
“那他们看教程视频干嘛?”孙翔有些不开心。
“闲着无聊……饱饱眼福。”
孙翔了然:“自己没法做,看我做饭就等于吃到啦?我明白了!”
“……也可以这么说。”唐昊揉揉太阳穴,“这样吧,相机我带了,一会儿做饭时试拍一次,你看了再想该怎么做。”
“嗯。”孙翔点头,“招你来算招对人了。走吧,去我家。”

孙翔家,也就是工作室,在一个新建小区的顶楼,楼中楼带一个天台花园。一进他家,唐昊就确定他很爱做菜,开放式厨房非常宽敞气派,银灰色的双开门里塞满他认识和不认识的食材,就连客厅的柜子上都放着一套套造型花纹各异的餐具做装饰品。
“光线还行,厨房的窗户不错,朝向很好。”
孙翔听到他的话嘿嘿一笑:“那当然,这房子就是因为看中了这个厨房才买的。”
“直接来吧。随便拍,你不用紧张。”唐昊从背包里掏出三脚架和相机架好,调好机位,对孙翔比了个开始的手势。
“啥?!这么快?我做啥菜比较好?要说话吗?我靠,你突然袭击太过分了。”孙翔边念叨,边从冰箱里翻出材料,对唐昊笑笑,“嗯,今儿个翔哥就给你做一道油焖大虾。”
“先去虾线,虾线就是虾的屎。呃,这一句剪掉!”孙翔没被镜头对着拍过,有点紧张,不过到准备调料时就镇静下来,动作都很利落。
只是,利落有余,台词不足。
“虾就这样,炒一炒,看着差不多了就放料酒……”孙翔冲唐昊笑笑,“闻到味儿没?”
大虾油汪汪的,鲜味扑鼻,洒上葱丝姜末,唐昊满口生津,但毛病依然要挑:“你的解说太粗糙了。”
“哈?这还不够?”
“不够。起码把用量、火候说清楚。”
孙翔点头:“行,你先别拍了,我回头想想。再做两个菜一起吃午饭。”
唐昊坐到餐桌边,假意摆弄相机,眼角余光看孙翔在厨房里打转。
“这锅挺漂亮的。”唐昊说。
“贵啊!”孙翔戳戳扑棱棱吐气的红色陶瓷锅,“锅中法拉利,帅吧?”
“嗯。”唐昊哼了声,“你也很上镜。”
“嘿嘿,一般一般。”孙翔笑,“没有本人好看。”
唐昊无语,顿了半天才说:“视频拍露脸的比较好。”
“为啥?”
“我搜过出名的美食博主,大家都会做菜,风格也差不了太多。你要做到最好,就得有独特的点……”
“比方说我长得比他们帅?”孙翔眨眨眼睛。
你这比方得也太快了!唐昊翻白眼:“自恋。”
一顿美餐上桌,都是快手菜,油焖大虾、麻婆豆腐、清炒秋葵、凉拌蕨根粉,搭配孙翔自己泡的梅酒加雪碧,唐昊食指大动,不跟孙翔客气,风卷残云般把一桌子菜吃了个干净。
孙翔心情很好,追问他:“好吃吧?是不是很好吃?”
午后的阳光从采光极佳的厨房窗户洒进来,孙翔的刘海被厨房夹夹到脑门上,看上去有点傻。唐昊情不自禁地笑了笑:“还可以。”
“喂!什么叫还可以!”
半嗔带怒地把主动提出帮忙洗碗的唐昊赶出去,孙翔嘟嘟囔囔地把锅碗瓢盆丢进洗碗机,再喝一杯梅酒去火气。
“什么嘛,还可以是几个意思?”
突然间放在料理台上的手机震了震,孙翔打开一看,是唐昊的微信。
“很好吃。继续努力。”附赠一个大拇指。
孙翔立刻眉开眼笑,坐在料理台外侧的高脚凳上,拿起一旁的菜谱和平板电脑,琢磨起第一条视频的解说词来。
认真做事时时间走得飞快,转眼间日落西山,温暖的橙色余晖洒满宽敞整洁的厨房,挂在水龙头上的水珠也像点上金箔,啪嗒一声落下。
孙翔想到甜橙派、肉桂红酒和杨枝甘露,赶紧把脑子里蹦出来的点子记在文档中。天色渐暗,一个人住晚饭无需弄得太麻烦,做一盘海鲜炒饭,倒一杯柠乐,完美。吃饱喝足,再在微信上跟新认识的唐昊聊上几句。
孙翔倒在沙发上,伸伸懒腰,打一个长长的哈欠——转眼,变成了一只猫。

>>
第一章的名字超可爱的吧?
这篇主要是唐昊视角

评论 ( 52 )
热度 ( 6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