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mew,mew,meal 02

*美食文,美食博主孙翔和摄影师唐昊
*多多评论😘
>>
02 地锅鸡

虽然不想承认,但在去孙翔家的路上唐昊的心情的确很是雀跃。
那家伙看着二了吧唧的,对做美食博主一事却十分认真,问清唐昊的课表后,就利利索索地发来工作日程,让他周一下午来工作室拍片子,第一条视频将在周五上线。唐昊喜欢对人对事认真的人,孙翔的性子刚好对他胃口。
“这么多东西?!”孙翔打开门,震惊地贴着门板,让出路来把唐昊和一堆器材迎进去。
“嗯,买的打光板和柔光灯,前期光线做好了后期省得费劲。”
孙翔有些惊讶,还有点不好意思,就问唐昊东西多少钱。
“不用。”唐昊摇头,“入门器材,不贵。我自作主张买的,你用着就是,少磨磨叽叽的。而且,我来你这儿也是为了积累经验。一样的。”
具体什么一样,唐昊没说,孙翔也想不明白。他挠挠头发,说道:“那……以后工作室包饭,我给你做好吃的,就当礼尚往来,怎么样?”
“三餐吗?”唐昊哼笑一声,没理会孙翔说他得寸进尺的话。
节目上线的第一条视频,孙翔思来想去决定做一道大菜。既要看起来丰盛,操作起来又不能太难,材料最好家家户户都有。
“地锅鸡?”唐昊问,“跟云南的汽锅鸡差不多吗?”
“差这——么多!”孙翔拿手比划了一下比灶上的大铁锅更宽的长度,“汽锅鸡是蒸的,地锅鸡是拿大锅先炒后焖的。”
“行吧,留着话一会儿拍视频说。”唐昊一边支反光板一边说道,“稿子背熟了吗?”
“当然!”
“卡壳了不要怕,后期配音也行。”
“唐昊你好啰嗦!”孙翔抱怨道,“不放心我水平啊?我跟你说,上次试拍卡壳纯属意外!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实力。”
唐昊也觉得自己有点啰嗦,上心过头了。现在火候未到,要是让孙翔知道他的心思,或许会适得其反。
于是他耸耸肩,说:“随便你,自由发挥就好。”
准备好材料,一只只造型漂亮的厨具排排码好,时针指向下午三点,宽敞的厨房窗明几净。唐昊站在三脚架后,向孙翔比了个手势。
“各位好,我是孙翔。”
有感染力的笑容就像美味佳肴,温暖,热情洋溢,叫人胃口大开。
孙翔很上镜,灯光一打,俊俏立体的五官没被镜头吞掉,而是与周边明亮时髦的环境相得益彰。他的声音很特别,像清新爽脆的冬笋,口条利落,吐字清楚,这在浩浩荡荡的美食up主中也不常见。
随着孙翔做菜的进度,唐昊有条不紊地调整焦距和光圈来拍摄细节,同时心里暗自琢磨,孙翔选美食博主作为职业算是选对了。
先揉面醒面,再处理好葱姜蒜和干辣椒等调料,接着用厨房剪刀庖丁解牛般来了回孙翔解鸡,把半只小公鸡顺关节大卸八块。
“小公鸡做炖菜味道比较好,老母鸡得拿去炖汤。”孙翔说起做菜来津津有味,眼睛发光,“接下来,下足量的油,把刚才处理好的蒜头丢进炒炒捞出来,再放葱段、桂皮、八角……”
油花滋啦滋啦地响,屋内弥漫着香料爆香后浓郁的香气。
“鸡块下锅,接着放一勺糖给鸡上色。然后,放一开始剥好的栗子,超市一般有卖剥好的,没有的话可以不放,或者你们拿香菇啊各种菌类代替也OK。”
鸡皮染上焦糖色,倒入生抽、老抽、米酒、耗油后,唐昊已经闻到了扑鼻的肉香和板栗香。
孙翔的解说越说越顺,加上水,在等待鸡肉炖熟的过程中还得空跟唐昊嘚瑟。唐昊翻了个白眼,心想,哔哔这么多,一会儿不还是得剪掉?不过,孙翔嘚瑟起来的样子挺可爱的,要是有条尾巴,现在一定在得意洋洋地摇。
“好啦,鸡肉差不多熟了,面也醒好了。我们把面团分成小份,我给的分量大概能分十二份,手里沾点油,把小面团扯成长椭圆形的薄饼。最后给锅里加点水,没过鸡肉,把饼沿着锅边贴好,一半在汤里泡着煮,一半用锅壁煎熟。”孙翔松了口气,“最后的最后,再盖上锅盖,炖上十五分钟,就会非常非常好吃啦!”
见孙翔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给自己使眼色,唐昊摇摇头,指了指那锅喷香的铁锅炖鸡,趁着“垃圾时间”飞快地说:“做好了拍成品,你要么吃一块,要么夹起来让我拍下细节。”
“水汽那么大能拍得清吗?”
“放心。”
等过了一刻钟,孙翔揭开锅盖,拿筷子戳戳炖得软烂的鸡肉,再装模作样地把盖子盖回去,向唐昊眨眨眼睛:“好啦,快拍。”
“知道,你先站好位置。”
镜头中,随着搭配大铁锅的木锅盖被掀开,滚热的水汽像要冲出屏幕般涌出,顷刻之间云消雾散,留下一大锅油汪汪的炖鸡。
孙翔在上头洒了一把青翠的葱花和红艳的尖椒圈,笑着看向唐昊:“大功告成!做好的地锅鸡鸡肉非常软嫩,贴的饼上面是脆的,下面一截吸饱了鸡肉的汤汁,是软的,喏,你们看。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喜欢的话,点击订阅关注我吧。”
呼……唐昊跟孙翔一块肩膀一垮卸下紧绷的力道,谁也没想到第一次拍摄就这么顺利。
孙翔把筷子递给唐昊:“来尝尝味道。”
唐昊半点不客气,拿过碗筷,夹起一根小鸡腿就开吃。
鸡肉如孙翔所言,炖得软烂香酥,鸡皮染上糖色,鸡肉鲜嫩到挂不住骨头,轻轻一扯,就能和鸡腿骨完整地分离开。唐昊心下赞叹,吃进嘴里,只觉入口丰腴鲜美,大铁锅炖出来的小公鸡,有种在农家小院灶台上炖煮出的风味。
见唐昊吃完一口后没说话,孙翔心里七上八下,左看看右看看,撇撇嘴说:“不好吃就直说,我……承受得住。”说着,拿眼角余光去瞥唐昊,手背在身后攥成拳头,哪里像承受得起批评的模样?
唐昊失笑:“谁说不好吃了?好吃。”
“那你支支吾吾半天做什么?!”
唐昊哼了声:“想词来夸你。”
孙翔噎住,片刻后挤出一个问题:“想出来没?”
“没有。”
“喂!”他急匆匆地给唐昊夹了块饼子和几颗板栗,“你再吃一口这个,和这个。”
看孙翔急火火的样子,唐昊忍不住笑出声:“急什么?”
孙翔跟他对视一眼,也笑起来:“我就说嘛,孙翔出品,口味保证。”
说是工作室包饭,其实就是为了不浪费把录影结束后的成品解决掉。地锅鸡用不着重新盛到碗里,直接用大铁锅吃起来风味最佳。
他们把锅搬到厨房边上的料理台上,一人一张长腿凳,一杯芭乐汁,把一大锅的鸡肉和锅边贴的饼子一扫而空。
唐昊看了眼手表,五点不到,便问把在锅碗放进洗碗机的孙翔:“晚上这么空,要不要一块去看电影?”
话甫一出口,唐昊就差点把舌尖咬掉。这算什么老土的提议!
所以,在孙翔想了会儿说有点累不想晚上出门时,他虽然失望,但也确确实实地松了口气。

器材都扔在工作室,唐昊背着相机回一站路外的学校。舍友们在吵吵闹闹地联机打游戏,问他要不要来一把,他叹了口气说:“不了。”
“昊哥你叹什么气啊?心情不好啊?”赵禹哲边噼里啪啦地敲键盘边问。
唐昊站了一下午,孙翔那头又看不到进展的苗头,被小赵这么一问就更丧了,取下相机储存卡,把笔记本带上床,直接倒在了床上。
“不是吧昊哥?失恋了?”
“你少乌鸦嘴!”
失恋,失什么恋,连恋都没有呢!
唐昊坐起身,开始给孙翔剪片子。
孙老板要求一条三到六分钟的短片,再长观众没耐心看,但唐昊手里的原始素材有快一个小时,还不包括中间炖鸡时按暂停的部分。粗剪的时候,唐昊就盯着这一小时的片子翻来覆去地看,跳过切近景拍烹饪过程的部分,只看孙翔露脸,还有得空跟他聊天的片段。里面有些不会出现在正片里的,都被唐昊单独截下来,放进压缩包,安安稳稳地放在电脑里一个专门的文件夹里。
醒悟过来自己在干什么时,唐昊尴尬地咳嗽几声,伸个懒腰,开始干正事。
周三是孙老板验收的日子,本来把片子打包发邮箱就是了,唐昊却跟孙翔说:“我刚好逛到工作室附近,就上次那家咖啡店,你下楼来一起看,我当面改。这样效率高一点。”
孙翔信以为真,趿拉着拖鞋就下楼来了,身上穿的还是件睡衣T恤,皱巴巴的,奈何唐昊戴了瓶盖厚的滤镜,没皱眉毛,也没讽刺挖苦,还觉得挺好看。
“你上次说节目直接叫MEALS对吗?”
孙翔点头:“会不会太土?”
“会。”
见孙翔苦了脸,唐昊哼了声:“土不是问题,好记就行。我做了logo,你看看。”说着,给孙翔放起了剪好的五分钟短片。
简单大方的白色圆形logo,大大的M字符像猫咪的嘴巴,看上去简约又有趣。孙翔看得一愣一愣的,唐昊还给他的视频配了字幕,正片后放了食材用量,排版风格也跟片头一样简单利落,一看就是专业的。他雇唐昊只是为了剪片子,什么logo什么排版,他尚且没想过。这么一想,唐昊做了许多额外的工作……
孙翔抬头,鼓起勇气问:“唐昊,你要不要加工资啊?”
噗。唐昊起身问店员要纸,回来时一边擦喷了满键盘的咖啡,太阳穴上的青筋一边砰砰砰跳动。
“我顺手做的,不费事。”
“噢!那就好!”孙翔把心放回肚子里,冲唐昊笑笑。
唐昊很想吐血,但是想了一想,还是算了。
秋后算账,现在才是春天。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4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