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mew,mew,meal 03

*摄影师昊,美食博主翔
*吃喝玩乐,小情小爱 夺夺评论谢谢大噶
>>

03 德国黑啤
单恋苦逼吗?
其实未必。尤其当你一点一点发现他比你原以为的更让人喜欢时,就可以开始享受单恋的过程了。
唐昊心态很稳,虽然孙翔看上去不开窍,但身边也没有疑似竞争对手,他按部就班把人追到手就是。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在喜欢的人面前崩人设啊!
“昊哥,你怎么不说话了?”赵禹哲问,“那群不干活的SB我回宿舍就去催进度,但昊哥,这事你出马说道说道比我的话有用。昊哥?昊哥?”
唐昊揉揉绷得跟鼓面似的太阳穴,点头,让赵禹哲先回去,然后硬着头皮转过身,向孙翔挤出一个略为扭曲的微笑:“嗨,来这么早?”
一分钟前,他在和孙翔约定见面的车站等人,遇上跟他抱怨大作业组员的赵禹哲。唐昊听到情况脸都黑了,两人一块痛骂那群打一下动一下企图搭学术便车的狗逼,骂得正爽,唾沫横飞、金句频出之时,眼角余光就看到个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孙翔。
完蛋了。
保持了一周的正人君子形象一朝崩塌,唐昊脑门上写着俩字——尴尬。
“呃,没有,我骑小黄车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孙翔也被尴尬的气氛传染,挪到唐昊身边,看看公交站牌,再看看唐昊,手背在身后,拎着的塑料袋提手拧成一股绳,半晌后,终于干咳一声打破沉默,“你平时都这么凶啊?”
尢监尢介!
“没有的事!”唐昊连忙否认,“听到比较那啥的消息才这样。”
“那啥是哪啥?”
唐昊想一想,还是跟孙翔说了。孙翔听完,果然与他同仇敌忾:“那些人不就想占你便宜吗?”
噗——唐昊咳嗽:“喂,车来了,走吧。”
大学在一条公交线路的总站旁边,孙翔要去市区另一头举办的美食市集,唐昊听说后,立刻以反正你要来学校这块儿搭车为由跟孙翔说,不如一起去。孙翔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还让唐昊带上机子,拍一期vlog。
车窗外杨柳拂堤,初桐新引,唐昊平日里出门都搭乘地铁,有些日子没坐公交车,和孙翔一道坐在乘客稀少的公车后座,看着窗外的盎然春意和鼻尖沾上一点阳光的孙翔,心情大好。他把刚才恼人的情形抛到脑后,问孙翔:“手上拿的什么?”
“哦,哦哦哦,差点忘了。”孙翔撩撩被风吹乱的刘海,把塑料袋递给唐昊,“昨天试做的脏脏包,出门时热了一下,你吃吃看。”
唐昊心下一喜,接过来就吃,不料司机师傅突然来一脚急刹,脏脏包上洒得满满的巧克力粉就扑簌簌地落了一身。
这下轮到孙翔尴尬了,他给唐昊带吃的原是为了答谢唐昊,顺便让唐昊试吃新品,根本没想过脏脏包,顾名思义,吃起来脏。更何况,唐昊今天穿了件很精神的潮牌白色卫衣,一看就价格不菲,也不知道唐昊会不会生气……
“你什么表情?”唐昊挑眉,“看我骂别人一顿,所以担心我骂你?”
“怎么可能!”孙翔撇嘴,“你又不会凶我……对吧?”
唐昊站起来抖抖衣服,胸前仍沾了些巧克力色的污迹,他觉着孙翔仰脸瞧他的小表情太有意思,于是想都没想就摸了摸孙翔的脑袋。好在孙翔动了动,没表现出太多的反感。唐昊心满意足地收回手,说道:“我很生气。”
“哈?!”
“所以,你想想怎么补偿我。”唐昊慢条斯理地把装脏脏包的塑料袋系好,装回背包里,准备带回学校吃。
孙翔先是疑惑,再是恼怒,接着小声切了一声,骂一句混蛋,别过脸去看窗外,不再理人。
气氛僵持,但唐昊仍然心情愉悦,看孙翔生他气的样子也觉得有意思,自己果真是恋爱了吧。
五分钟后。
“生气了?”唐昊皱眉,“真生气了?不是吧,孙翔,我就说说……”
“哦。”
“我没想发脾气,逗你呢,这衣服回去洗洗就得了。”
“我不喜欢你逗我。”
唐昊了然,半点不磕巴地说:“我道歉。”
孙翔揉揉鼻子,扭过脸来,喜笑颜开:“原谅你了!”

小年轻的小矛盾来得快去得快,下车后唐昊找了家便利店买包纸巾料理好衣襟上的可可粉,顺带两瓶柠檬水、一盒口香糖给孙翔试吃前清口。
孙翔看他买的一小袋东西,哇哦了一声:“我都没想那么多,你蛮细心的嘛唐昊!”
那要看对谁。唐昊哼了声,和孙翔一起向美食节活动入口走去。
和世界各地的国际美食节一样,活动入口也有一座充气拱门,和主办方用来做装饰的大型雕塑,道路两旁彩旗彩带飘摇,远远地传来嘈杂的人声和欢快的音乐,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这回做装置艺术的雕塑是座巴士大小的香蕉船,色彩鲜艳,上头的马卡龙和奶油都很逼真。唐昊路过大号香蕉船,扫过上头的香蕉和香蕉根部垫的两只马卡龙,回头又看了一眼,不由满头黑线。
“孙翔,你觉不觉得……”唐昊欲言又止。
“啊?”孙翔招手喊唐昊过来,“快来换代币,里头买吃的不能用现金。”
好吧。唐昊按捺住奇怪的联想,孙翔看上去懵懵懂懂的样子,不要告诉他比较好。
“我们先买三十个,够吃一上午了。代币,呆逼,嘿嘿嘿。”孙翔蹲在美食节卖代币的自动贩卖机念叨,紧接着开始傻笑。唐昊过去一听,心想,完了,这二逼疯了。
揣满一口袋的代币,孙翔拉着唐昊从烤鳗鱼吃到墨西哥卷饼,从蟹肉塔吃到芝士条,从威灵顿牛排吃到北极虾寿司。镜头中,金色的气泡酒咕噜噜冒泡,孙翔在香槟杯另一面向唐昊弯起眼睛笑:“吃得好开心啊!”
唐昊哼了哼,没说话。
游园会上最出受人瞩目的展区当属德国展台,排香肠拼盘的队伍蛇形绕了半圈。孙翔边跟唐昊科普德国香肠的种类,边端着塑料杯喝口味浓郁的黑啤。
“少喝点,刚刚红酒就喝了一轮,小心喝醉。”唐昊眉头紧蹙。
“我酒量可好啦!能一人吃一锅啤酒鸭呢!”
唐昊无语,这人怕是已经上头了。
排队途中,唐昊用一旁免费洗照片的机子洗了几张方才用手机拍下的照片。一张孙翔吃虾,一张孙翔低头研究美食地图,一张孙翔和他在人群当中穷极无聊拍的比V照。唐昊把合照给孙翔,另两张自己收着。虽然这么做有些心虚,但在他看到孙翔对此毫无反应时,就气急败坏起来。
“哎唷你弹我干啥?”孙翔捂住额头。
“你个傻逼,喝多睡着了,口水流到我肩上都不知道?”
孙翔晃晃沉重的脑袋,看向唐昊肩头的一滴不明液体时脸红了红,唐昊今天穿的这件白卫衣命运多舛啊。
“回家。”唐昊看一眼缓慢挪动的队伍,“美食节要开两个周末,你买的套票,下周来把剩下的补齐不也一样?胡吃海塞那么多,胃受得了?”
“啊?都排到这儿了……”孙翔揉揉吃饱喝足后在一层薄薄的腹肌下仍圆鼓鼓的肚子,放弃了抵抗,“好吧,下周末再来,我们吃个够。”
“我们?”唐昊轻笑,“行啊,下周我再陪你来。现在,听我的,打车回家去。”
不出唐昊所料,一上车,孙翔就睡得昏天黑地,脑袋歪在他肩头,嘴唇微张,一股子酒气。酒精饮料试喝单论量不大,合在一块儿,而且喝的是混酒,酒精的后劲就实打实地上来了。
欸,唐昊叹气,动动被孙翔压在背后的胳膊,揽住那人的肩。细碎的刘海黏在额头上,唐昊耐心地把它们拨到孙翔耳后,接下来,放心大胆地看了一路孙翔的侧脸。孙翔半个人窝在他怀里,比平时站直了要矮上一截,这个角度看下去,目光恰巧能沿着鼻梁扫向下巴和锁骨。
唐昊跟唐僧念咒似的小声哔哔,我是正人君子,正人君子绝不乘人之危,我是……什么来着?
他稍稍颔首,无巧不成书,孙翔的脑袋顶就杵在他嘴皮子底下。他心想,这可不怪我啊,你凑过来的,接着闷笑着,在熟睡的孙翔热烘烘的发心上印下一个吻。
黑啤浓厚的麦香和焦糖的香气扑鼻,唐昊像啤酒里咕嘟嘟冒泡儿的无数颗泡泡中的一颗,心满意足地膨胀了。

tbc.
放假了,加快进度

评论 ( 27 )
热度 ( 4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