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mew,mew,meal 07

*美食文,摄影师与美食up主
*要评论唷(๑•ั็ω•็ั๑)
>>

07 豆乳盒子

“其实,豆乳盒子就是豆浆味儿的卡仕达酱和戚风蛋糕。戚风蛋糕之前做过……”孙翔对着镜头侃侃而谈,或者说,摆出一副侃侃而谈的样子,一面在心里吐槽,唐昊那样看着他,惯常面无表情的人居然眼中带笑,让他面上发烧,熟练利落的手法都不自然起来。
鹅黄色的蛋糕糊放入烤盘中,颠平整了,再放进预热好的烤箱。孙翔抬起胳膊抹去额头上的汗,跟唐昊说:“休息一会儿。”
戚风蛋糕不用烤很久,两人就近在厨房长长的料理台边喝饮料聊天。午后的饮品是孙翔自己做的黑加仑气泡水,甘甜可口。
“喂,那啥,唐昊,拍片子认真点,别老是盯着我。”孙翔抱怨。
“我不盯着你,怎么调整镜头?”唐昊哼了声,摸摸孙翔的金发。
“不是说这个……”
“那是说啥?”
看唐昊一脸理直气壮,孙翔无语:“……总而言之,叫你不要盯着我看就不要。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我喜欢。”
“唐昊你是小学生吗?!”孙翔问,“幼稚不幼稚?”
见他被惹毛了,唐昊摸摸下巴,后退一步:“好像是有点幼稚。”
孙翔这才满意:“你知道就好。”
“现在呢?”唐昊的胳膊越过料理台,抚过孙翔的鬓角。
“什么现在?”孙翔愣住,被唐昊两指捻着的耳垂嘶嘶地冒热气。
“现在我想看着你。”唐昊哼了声,将孙翔往前一拉。
“唔……”孙翔张开口,探出舌尖,一边在心中嘀咕,看就看嘛,亲什么亲,接吻不是要闭眼睛嘛……
热恋的感觉就像烤箱中的蛋糕,慢慢长大,变成漂亮的金色,连裂缝都是酥脆香甜的焦壳,蓬松而甜蜜。
孙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唐昊给他的每一个亲吻,每一次拥抱,都比他想得要好。
“在想什么?”唐昊贴着他的嘴角,把“不认真”三个字还回去。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孙翔摇头。他像颗草莓养乐多上的浮冰,酸酸甜甜,浮浮沉沉。明明拥有着现在,却在彷徨或将失去的未来。
孙翔心不在焉,豆乳盒子做得也不顺利。第一份卡仕达酱里加了肉眼可见多了几份的盐,重新打发又花了一段时间。
“咔!”唐昊叫停,“孙翔,你在跑什么神?”
豆乳盒子是入门得不能再入门的初级烘焙甜品,孙翔的失常实在反常。
就这样反复拍了两次,唐昊没了办法,说回去剪辑算了,让孙翔继续。知道自己状态不好,孙翔有些烦躁,咬咬嘴唇,好歹把最后一步裱花裱得中规中矩,结束战斗。
“擦擦汗。”唐昊递去一张纸巾,“空调房里都能大汗淋漓,不知道的还以为……”
“唐昊。”孙翔猛地停下擦拭料理台的动作,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向眼前的人,“我喜欢你。”
唐昊一愣,笑着说知道。
你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压抑不住的难过像吱吱吐气的开水壶,一股子气在孙翔心中上蹿下跳,压得他快要爆散开来。
男朋友情绪不高,唐昊出乎意料地没去刨根问底,而是跟孙翔一块收拾好厨房后,一起把豆乳盒子带到客厅,一人一小盒,围着茶几开始吃迟到的下午茶。
下叉子前唐昊多问了一句:“喂,你说这豆乳盒子像不像释迦摩尼的头?”
孙翔哈哈大笑,压抑的心情一扫而空,笑得畅快淋漓。笑完,他才暗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祖如果生气,就对准了劈唐昊吧,千万别带上我。

拍摄时间比预计的长,孙翔作为工作室老板主动承担起给员工做晚饭的责任,翻出冰箱里剩的海鲜边角料,做了西班牙海鲜焗饭,懒得多洗盘子,直接把锅端上桌,和唐昊一人一口分完了。
夜色渐浓,唐昊瘫在沙发上抱着孙翔的笔记本电脑给素材做粗剪。孙翔在一旁挑刺,见唐昊脸色不妙再吹嘘几句,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多。
“糟糕。”唐昊看一眼手表,惊得站起身,“宿舍门禁时间到了。”
“那怎么办?!”孙翔惊讶,“那你岂不是要睡大街上?”
唐昊觉着好笑:“不至于,不行就去网吧对付一晚。”
“说得也是。”
孙翔坦然了,唐昊倒不爽起来。怎么说他也是孙翔板上钉钉的男朋友,留宿一晚怎么了?
“我去网吧了。”唐昊往玄关走了两步,见孙翔仍没反应,乐呵呵地跟他挥手道别,立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转身就把孙翔搂怀里。
肆意的金毛被摁在唐昊肩头,孙翔闷哼一声,一边挣扎,一边骂唐昊有毛病。
“哈?你就这么看着我去网吧跟人开黑熬一宿?谁有病?”
“……你想怎样?”
唐昊无力了,孙翔好歹是个社会人,怎么恋爱智商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不如?
“我睡你家。”唐昊扯着孙翔往楼上走,“不介意吧?”
孙翔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炸了,踉跄几步,问道:“跟我睡一屋?”
“不然呢?”唐昊瞟他一眼,觉得孙翔惨白的脸色有些奇怪,“晚饭不是吃了很多么,脸怎么跟白萝卜似的?”
你才吃得多!你才是白萝卜!
“唐昊……”孙翔想不出给力的理由让唐昊放着好好的床不睡去外头的网吧包夜,当真去了,他也过意不去,但唐昊跟他睡一块,两个人年轻气盛,保不准会发生点了不得的事。眼看要十二点了,孙翔愈发焦躁不安,想了想,说道:“我睡相不好。”
“我不介意。”
“身体也不舒服……”孙翔苦着脸,“要不你睡客房?”
大半天下来孙翔的状态唐昊看在眼里,眼下苍白的脸色也极具说服力,所以唐昊没多想,摸了摸孙翔的额头确认这家伙没发烧后就跟孙翔在卧房门口道了晚安。
孙翔家应该有钟点工定期收拾,客房能直接住人。忙活了一天,唐昊洗漱后没过多久就闷头大睡,进入梦乡。
梦境光怪陆离,唐昊先是梦到被一只狮子追着跑,画面一转,跑到瀑布前。白花花的水流轰隆作响,身后的狮子虎视眈眈,炽热的鼻息喷到后颈,唐昊膀胱一紧,两眼一闭,跳了下去。
我操。唐昊惊醒时脑子依然懵着,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突地跳动,像是快要爆出一对鹿角。他打着哈欠,赤脚走去走廊尽头的浴室。
灯亮着,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唐昊肚子发酸,心中叫糟,敲门问道:“孙翔,好了没有?”
没人回应。唐昊心中脏话一串串地跑,赶忙跑到楼下的洗手间解决了紧迫的生理问题。
回来时二楼浴室的灯仍然明亮,唐昊竖耳细听,又听到了细碎的响声。
老鼠?顶楼会有老鼠?不会是从隔壁天台跑来的吧?
他好奇地转动门把,竟然没锁,走进去一看,什么都没有。
眼前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脚踝被个毛茸茸的东西撞了一下,唐昊呆住,愣了片刻。
猫?唐昊摇摇头,孙翔家他来过那么多次,几时见过有猫?何况孙翔家没有猫爬架没有猫砂盆,更没有一股猫味,哪像养猫的人家?
那这猫哪来的?唐昊循着那团金橘色小旋风的踪迹走下楼,一路摁下灯的开关,而那只小猫好像受了惊吓,逃窜的路上跌跌撞撞,丁零当啷的撞倒了不少东西。
看到大门前拼命跳起来想转动门把却因为身长不足力道不够而次次与门把失之交臂的黄毛小猫,唐昊哼地笑了,怎么傻得跟孙翔似的。
“你是谁家的猫?”唐昊蹲下身。
小黄猫长着小圆脸,一对蓝色猫眼瞪得圆滚滚的,浑身毛发炸得跟颗红毛丹似的,随着唐昊靠近的动作,不断往门板上缩,缩着缩着渐渐贴到门上,像块长毛门毯。
“从天台跑来的吧?”唐昊无视掉金毛小猫嗷嗷的叫声,一把把它捞起来,“今天太晚了,先把你关在厕所,明早就给你家主人送回去。”
卧槽啊唐昊!关厕所?是不是亲男朋友?孙翔尴尬得快疯了,迫不得已地在唐昊怀中喵喵叫。
唐昊却觉得这只猫长得很亲切,甚至有些眼熟,要不是这猫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是家养猫,他都想把它据为己有了。于是他抱着猫往回走,路过孙翔房间时发现门虚掩着,地灯也亮着,顿时玩心大起,脚尖一拐,走向主卧。
孙翔开始疯狂地挣扎,奈何体型太小,只有唐昊小臂长,看着胖,其实只是毛茸茸的,像只刚出炉的小麦面包一样蓬松金黄,一点力气都没有,哪里争得过唐昊?
完了完了完蛋了我死了……孙翔僵在唐昊怀里,看着唐昊走向床,掀起虚虚隆起的被子……
空无一人。
唐昊愣住,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头看向臂弯中的猫。
金毛,圆圆的猫眼上挑,看着既嚣张又可爱得理直气壮……
“孙翔?”
“……喵。”孙翔蓝色的猫眼眨了眨。
唐昊脑壳疼。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3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