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ABO】冲 (上)

*老套的装b文,要评论❤

>>

一进门,孙翔就皱皱鼻子,咕哝一声:“谁花露水洒了?”

KTV包厢里七期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们群魔乱舞、引吭高歌,天花板上挂着的迪斯科球骨碌碌转动,往黑摸摸的人群中间洒上银花,热闹、喧哗,没人听到他的抱怨。即便听到了,一群alpha和beta大概也无法理解孙翔的烦躁。

但那味儿像冰片掺了点薄荷,冰冰凉凉,蛇信子似的穿过人潮准确地窜进孙翔鼻腔。抑制剂没喷够就出门,谁这么没公德?!孙翔愤愤地坐下,两腿大大咧咧地岔开,占了点歌台边上的沙发好大一块位置。

唐昊走过来时有意无意地撞了下孙翔的腿,面对孙翔不满的瞪视,道歉的语气依然带了点嘲弄:“没看到你,不好意思。”

孙翔打小性子就横,撞上唐昊,像一块打火石碰上另一块打火石,噌地就冒起火花。那火光自他眼底蔓延至上挑的眼尾,再沿着留有婴儿肥的面颊滑向勾起一个挑衅弧度的嘴角。

“几个意思?”孙翔站起来,很满意地发现唐昊算上刺猬似的头发才跟他一样高,于是气势十足地揪住唐昊的衣领,骂道,“道歉用这种态度?”

他俩从出道起就互相看不惯,在群里有的没的闹过几次,通通用去竞技场solo解决,现在手头没电脑没账号卡,眼看就要打起来,玩一局真人PK,旁边唱歌唱入迷的同期赶紧过来劝架。一边人拉一个,分别摁到包厢两端,中间隔着七期的十来个人,看不到对方的脸,终于安分了。

旁人说他们俩性格像,却也不像。像风要分个东西南北,像火的话,火焰的颜色也大不相同。孙翔是火焰外圈的金色,最热烈最明艳,唐昊是蓝色的焰心,看着温度不高,摸上去却烫手。所以聚会上人人都爱闹孙翔,可不怎么敢起哄唐昊。

“1号,翔哥,来来来大冒险,过来抽签!”

孙翔糊里糊涂地伸手过去,在用传单叠的左边纸盒子里抽了张纸条,又往右边的纸盒里摸了一张。

“亲13号一口。”孙翔挠挠后脑勺,“13号谁啊?”

七期拢共十几个人,今天全明星结束后的聚会只来了十三个人,号码按刚才的座位安排,孙翔和唐昊坐一头一尾,13号,能是谁?

一时间,满室寂静。

“嗨!谁切的歌?有没有眼色!”刘小别吐槽。

度过歌曲间歇的尴尬沉默,一屋子的人眼睛乱瞟,谁都不想站出来收场,只想把事情糊弄过去。唐昊眉头紧拧,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不说话,一看就心情不虞,没人想上去招惹。

哪想到孙翔这不怕死又一根筋的家伙扬声道:“到底谁啊?不是怕了吧!不就是大冒险吗?”

众人都以为孙翔胆大包天,今晚跟唐昊杠上了,索性都后退一步,紧紧靠着沙发,让出空来,给他们斗。其实吧,孙翔心里在打鼓,他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易感期又要到了,万一亲到一个alpha,闹出麻烦来就不好了。不过他心念一转,琢磨着七期alpha和beta各占一半,他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

事实证明是挺倒霉的,倒大霉了。

孙翔跟唐昊面面相觑,刚才的嚣张气焰全没了。唐昊是alpha,用不着看身份证都清楚。更何况,唐昊是他最讨厌的人,天天找他麻烦,刚才他俩还小闹了一出,现在过去亲人,未免尴尬。

“不是要亲吗?”唐昊看出孙翔一时的退缩,像比赛场上抓住对手失误时一样紧跟着上去穷追猛打,他讽刺地笑笑,“那就来吧。”

人人都爱看热闹,唐昊这么痛快,大家始料未及,惊讶之余立刻顺杆往上爬,开始吹风点火。

“亲一个!亲一个!”

“孙翔不要怂!”

“唐昊打你我们帮你打他!”

“两个alpha,说不上谁占谁便宜呢!”

众人哈哈大笑,又是拍手,又是拿摇骰子的杯子一阵晃。同时有人小声嘀咕,孙翔是alpha吧?一看就是alpha!哎不对?好像上次听他说,是beta?算了,无所谓啦!

孙翔头皮发紧,脸颊滚烫。对,是他搭的梯子,是他主动挑衅,谁知道唐昊这么混账……糟了,糟了。

他一步一步,穿过人群往唐昊身边走,银色的射灯冰花般掠过那人面容英挺的脸庞。身边的人都在闹,呼喊声哗啦啦地如同海潮。但此时的他什么都听不见了,只看得到唐昊眼神中的不屑,嘴角上的嘲弄,十足十地在看他笑话。

冷冰冰的气息牵引着孙翔的步伐,他走到唐昊跟前,心想,我不想输。绝对不会输给你,等着吧,马上让你吓一大跳。

于是他抚过唐昊耳后,在一众惊呼声中重重地啃向唐昊的嘴唇。他听到唐昊嘶地抽痛声,得意地闷笑。

唐昊看起来硬邦邦的跟石头一样,谁撞谁死,嘴唇倒是挺软的。孙翔怔了怔,鬼使神差地舔了一口。没想到,唐昊忽然张开嘴,勾住了他的舌尖。

薄荷的气息狂风般卷入脑海,孙翔腿一软,整个人跪坐在沙发边缘,搂住唐昊的脖子。激烈的亲吻,谁也不让谁,最柔软的唇舌,在此时成为最锋利的武器。孙翔尝到血的味道,应该是唐昊被他咬的,这味道让他兴奋得不能自已。

唐昊手扶着孙翔的颈子,少年的脖颈白皙又修长,大动脉的血液在他手心下方汩汩流淌,换个角度,换个力道,就能掐死他。被孙翔压着啃了半天,唐昊被挑起火气和难以言喻的征服欲的同时有些莫名其妙……

“咳,你俩差不多得了。”刘小别出来打暂停。

邹远也扯了扯唐昊的袖子,低声叮嘱,让他别欺负过火。

到底谁欺负谁啊?唐昊有点憋屈,但还是推开孙翔,看那家伙哆哆嗦嗦地站直了,仍在嘴硬说“我就没怕过谁”的样子,就一阵不爽。他在黑暗中往衣摆上擦了擦手,不出意外地看到孙翔恼怒的目光,他无所谓地扭过头,不去接招,憋死孙翔最好。然而手心的汗意像怎么也擦不掉似的,暖暖的湿意始终黏糊在他手上,钻进血管,淌遍四肢百骸。

 

聚会到十二点才散场,平常没机会沾酒的年轻人都跟风喝了点小酒,孙翔喝得最少,苦着脸买了单,和滴酒不沾的邹远一道把人一一送回酒店。

“孙翔。”邹远扶着刘小别,面露犹豫,“别哥酒店没跟我们一起,我送他回去。那个,我记得嘉世和百花订的一间酒店,唐昊就,呃……麻烦你了。”

“好吧,我送他回去。”孙翔摆摆手答应下来,爽快程度让邹远坐上的士后开始担忧唐昊的人身安全。

的士车尾灯闪过街口,孙翔的脸一垮,肩膀一耷拉,气哼哼地扯了扯挂在他身上的唐昊,骂道:“我就该买完单直接走,留下来逞什么英雄?!”

现在好了,要拖着个醉鬼走上半公里,负重行军不过如此。

到唐昊房间门口,孙翔浑身是汗,边架着唐昊,边往他口袋里掏房卡,一阵手忙脚乱。

“钱包,口香糖,创可贴,手机……我靠,你这兜里是异次元空间吗?”孙翔摸了半天没摸着,牛仔裤紧贴大腿,唐昊喝醉了,整个人热烘烘的,他手指往裤包深处勾了勾,好像戳到了个什么滚烫的东西,然后才找到那张卡在牛仔裤口袋夹层里的房卡。

孙翔是男人,当然知道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啥玩意,咬着牙把唐昊丢床上后,才气呼呼地把手往唐昊胳膊上一抹,算报仇血恨。

年轻人火气旺,唐昊的羽绒外套里头就穿了件短袖,方才酒气熏天的外套被孙翔嫌弃地脱掉扔到地上。孙翔冻得冰冷的指尖拂过唐昊的小臂内侧,像水滴洒向张天烟炎,转瞬即逝,但那一瞬间舒适的感觉却像电流般蹿进唐昊的血液。唐昊指尖颤了颤。下一刻,孙翔眼前一花,摔在柔软的床垫上,睁开眼,看到背着光的唐昊压在他上面。

“你做什么?!”孙翔叱骂,手上没留力,往唐昊肩上揍了一拳。

唐昊喝迷糊了,身体歪了歪,轰然倒在孙翔身上。孙翔差点被压断气,咳嗽几声,开始推唐昊。

但他发现他推不动。喝醉的人沉得跟浸了水的麻袋似的,紧紧地禁锢着他,无论他如何挣扎,唐昊都无动于衷。

“之前不是很牛逼么?”唐昊哼了声,滚烫的鼻息掠过孙翔的耳根,胸腔的震颤绵延到他身上,让他的双腿跟着发软。

“我怎么了?”孙翔不明所以,“又哪里惹到你了?”

“这儿。”唐昊眯起眼睛,眼神危险,“亲完不认账?”

孙翔看着唐昊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自个儿的嘴唇,一瞬间,几小时前那差点擦枪走火的回忆蜂拥而至。他舔舔干燥的唇,心想,酒店的暖气开得太足了。

又来了,那个味道。孙翔闭上眼睛,半清醒半迷醉地去寻找薄荷味的源头,像寻找猫薄荷的猫。

忽然,他睁开眼,往唐昊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呸了声:“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出门不喷好抑制剂。”

“你找死。”唐昊定定地看向他,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7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