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 | ABO】冲 (下)

*孙翔装b文

*完结多多评论!很长的一更❤之前的更新删了,我的评论啊哭哭
>>

 

一个艳阳天,唐昊转会的消息在电脑屏幕中央晃得孙翔眼睛疼。

“呼啸啊……”他琢磨了一会儿,嘀咕道,“呼啸有什么好?”呼啸所在的南京离杭州不远不近,却因唐昊的存在令孙翔如鲠在喉。高铁一个半小时的距离,孙翔不得不提起警惕心,关心起唐昊每日的动向来。

好在唐昊新入俱乐部后干劲十足,不是领着赵禹哲在网游里为非作歹,就是跟新队友进行磨合训练,几乎没走出俱乐部一步,就连在七期群都甚少出现,让孙翔好好地松了口气。

“翔哥,下本不?”刘小别在群里敲他。

嘉世降级后训练的强度远远没有之前大,但孙翔绝不会因为俱乐部放松要求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相反,他正卯着一股劲加大训练量,想重归联盟后一雪前耻。

中午大块的休息时间闲着无聊,孙翔想想说道:“嗯,五人本?再随便拉几个。”

转眼副本队伍组好了,孙翔打开一听可乐,瞟一眼队友名单,“唐三打”三个字赫然居于队伍最末,他手哆嗦一下,哗啦,可乐洒了满桌。

“等一下,我换个键盘。”孙翔手忙脚乱地擦桌子,换键盘鼠标。

忽然听到队内频道有人嗤笑一声:“打游戏键盘都不准备好?”

孙翔顿时太阳穴突突狂跳,啪地摔了鼠标:“要你管?!”
队里另外两个是微草二队的小孩,听到两位大神吵架,屁都不敢放一个。刘小别迫不得已出来和稀泥:“干什么干什么,小朋友在呢!别给我丢人成吗?”

“切。”孙翔恨恨地闭上嘴,心里暗骂唐昊混蛋。

副本载入完毕,孙翔的键盘一阵噼里啪啦响,操作又快又炫,屏幕上一片炫目光影,斑驳陆离。他得意地勾勾嘴角,却邪的矛尖挑向boss。

有人配合地接上一套控制连招,孙翔刚想叫好,却想起来这队里就唐昊一只流氓,于是勉力把冲到嘴边的一句叫好咽下去。微草的小孩嘴巴甜,孙翔前辈孙翔大神的叫得孙翔浑身舒爽。他正想嘚瑟几句,可一想到唐昊在呢,肯定又要挑他刺,所以再度忍了,装一回人狠话不多的低调大神。

他哪里想到,唐昊的挑刺功夫炉火纯青,一句话戳破他的装逼假象:“装什么?”

孙翔眉头狂跳,实在忍不了了,喷回去:“唐昊你有完没完?!出去solo!”

三下五除二解决完boss,爆出的材料孙翔懒得要了,直接退出队伍,给唐三打发去一个PK请求。

唐昊那边接了,跟他玩了几个来回,孙翔五局三胜。最后一把却邪把唐三打钉在地上,孙翔这才爽快了,嘁了声:“以后还跩不跩?”说完就下线,不给唐昊再来一盘的机会。想到网线那头唐昊憋气的模样,孙翔心情大好,对着电脑哈哈大笑。

手机震了震,一个微信好友申请。孙翔看一眼那人的头像和ID,呵了声:“怎么?想追到家门口?”接着干脆利落地点了拒绝。

唐昊不依不饶,再发一次,还在群里@孙翔,问他干嘛。

碍于群里亲朋好友的面子,孙翔加了,反问唐昊找他做什么。

唐昊直接回复四个字:“晚上再来。”

孙翔无语:“……”

“怕了?”唐昊挑衅,附赠一个鄙视的表情包。

孙翔最禁不起唐昊这一套,每回必中招,立刻咬牙切齿道:“来就来!”

连打几天竞技场,孙翔恍惚间意识到唐昊在拿他测试新账号卡的威力。想到这一节孙翔并不恼,直截了当问了唐昊得知确实如此后,又听唐昊说:“毕竟联盟里能当我对手的人不多。”话说得猖狂至极,却对了孙翔的胃口。他知道唐昊很强,也知道唐昊有一说一就事论事的性格,这句话相当于拐弯抹角地夸他牛逼,因而心情大好,配合地跟唐昊研究起了唐三打。

“你不怕我摸清楚数据后把你打得七零八落?”孙翔问。

唐昊的回答不出所料:“你摸得清楚吗你……”

如此这般针尖对麦芒的相处习惯后居然颇有乐趣,孙翔回了句走着瞧,然后跟唐昊一块喷笑出声。

孙翔想,这家伙虽然讨厌,但也没那么讨厌了。

嘉世训练室的灯一直亮到晚上十一点,孙翔从早上八点就坐在同一个位置上,用软件练习微操,观看比赛录像,闲暇之余去网游里跟唐昊特训。一站起身,他全身上下的骨头就咔啦咔啦地响。洗漱完躺在床上,尽管身体疲惫,精神头依然十足。他习惯性地扫一眼和唐昊的对话框,看到那人几小时前说去晚训后就没冒泡,心想,不是还在练习吧?

像在响应他的问题,手机嗡嗡震动,对话框上冒出一条新消息。唐昊问他:“练完回宿舍了?”

孙翔回他一个呼呼大睡的表情。

那头应该在忙,没腾出手来,发了条语音,是唐昊轻轻笑着说:“哦,晚安。”

孙翔的脑袋里嗡的一声,精神了,他坐直了,手指都在打颤,慢吞吞打出几个字:“笑什么?”

唐昊说他的表情包很好笑。

“哪里好笑了……”

没营养的对话你来我往,两人竟然都没觉得无聊。唐昊一条条语音回复孙翔幼稚又嚣张的挑衅,低沉的带着生来有之的傲慢劲儿的声音电流般蹿进孙翔的耳膜。孙翔的脸有些红,逮着唐昊又说几句后,才醒悟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他居然在故意跟唐昊说话让那人回复他,就因为那家伙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真是疯了……

“我睡觉了!”

“不是不困吗?”唐昊那边传来关门的声音,“呼啸明天不训练,我看部电影再睡。”

孙翔立马打起精神:“什么电影啊?”

“《生化危机》,第一部。”

“好老的电影。”孙翔打开笔记本,从视频网站上把电影拖出来,“唐昊你个老古董。”

唐昊哼了声:“话真多。”

孙翔闭上嘴,没一会儿又说:“我也要看。我数一二三——”

“神经。”唐昊哼笑,“赛跑啊,还一二三?”

“一!”孙翔哪里管他,“二——”

“三。”

电影缓缓揭开帷幕,突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唐昊发来语言通话请求,孙翔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按下接通后,却也没吭声,默默听唐昊跟他科普这部系列老片的背景知识。

“唐昊!”孙翔打断他,“不要剧透。”

“哦。”唐昊意兴阑珊地合上嘴巴。

两人沉默地看着老电影,只在看到有趣的地方一块笑,看到惊悚的地方一块骂卧槽。孙翔怀揣着秘密,对这般超乎寻常的亲密虽然不安,但又甘之如饴。

幸好当初没让唐昊知道,他想,要是去年就被唐昊晓得自己糊里糊涂被他标记的事情,他们二人之间或许不会有如今这样平和的相处。这段时间来,唐昊的性格他了解得八九不离十。这家伙性子直爽,责任心极强,倘若知道事实,不是嫉恶如仇把他当坑人的骗子,就是臭着脸说要负责。负什么狗屁责任,孙翔才不要。

想着想着出了神,孙翔窝在被子里睡着了,笔记本倒在一旁,半晌后因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第二天醒来,孙翔揉着眼睛看微信,昨晚跟唐昊的通话时间将近两小时,他睡着后唐昊居然没挂断,一直连着线,直到电影放完。那家伙脑袋有坑吧?

搞不懂唐昊在想什么,孙翔干脆把这事忘在脑后。他行走江湖的准则很简单,必须想清楚的事抓耳挠腮都要想明白,稀里糊涂暧昧不清的麻烦事就抛在一边,绝不给自己平添烦恼。

现在他和唐昊,勉强算半个朋友吧?孙翔搔搔蓬乱的金发,借助玻璃窗的反光把刘海理好。他在联盟里朋友不多,多唐昊这半个友人,还不赖。

嘉世这厢人心浮躁一团乱麻,呼啸那厢不遑多让。孙翔压力大,唐昊头一回当队长压力也大。赛季开始后,唐昊神经紧绷,私底下给孙翔的吐槽就更多了些。两个头大的人凑在一块,把有的没的事一块骂了个遍,总结陈词往往是碾压全联盟的雄心壮志,一时间,情投意合,提到对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欣赏。

“要么你来南京?”唐昊问,“心情不好,我陪你逛逛,请你吃饭。”

孙翔心里咯噔一下,可是听唐昊询问的语气那么自然,这回也是他先说在杭州憋闷得要死出门都不得安生经常被队粉怼到眼前追着骂,所以想想就答应了。

不就是去南京,又不是去龙潭虎穴,孙翔有全身而退的自信。

 

第一顿饭约的夜宵,周六晚上,呼啸主场比赛结束之后。孙翔不想去呼啸场馆人挤人,近来他在网上人间蒸发,只在嘉世的队内训练照片里出现,并不想被不相干的人看到他来南京了。

呼啸的比赛场馆像颗切面光滑的钻石,由上到下充斥着土豪的气息。孙翔站在选手通道对面的树影下,俊俏的脸庞隐没在黑暗中。一抬头,就看到呼啸的H形队徽在那闪闪发光。

“H……唐昊的昊啊?”他为自己的联想笑出声,咕哝道,“H啊……”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这什么狗屁设计!谁干的!

孙翔在心中跳脚,面上却一副高冷的模样,抱着胳膊靠着树干。但由于脑海中的胡思乱想过于精彩,选手通道的安全门被推开了都没发现。

“喂。”有人冷哼一声,“站那么远,差点找不到你人。”

孙翔一个激灵,拍拍袖子,双手插袋:“慢死了。”

不远处人声鼎沸,比赛散场后的观众犹在兴奋,声音如潮水般涌来。唐昊身后的土豪场馆煜煜发光,他背着光走近孙翔,心想这人脸好白,是不是没吃饱。

“怎么样?”孙翔问。

“啊?”唐昊愣神。

“问你比赛怎么样?”孙翔撇嘴,“赢了没有?”

唐昊笑:“当然赢了。”

孙翔被他的笑容晃得眼前一花,赶紧扭过头,小声说了句:“那就好。”

网上聊得热火朝天,这回是他们第一次私下单独见面。哦,不对,孙翔脑门上炸开一个井字,不是第一次,但那个第一次,他打死都不想回忆,所以就当第一次面基好了。

网友相见,面面相觑,相顾无言。唐昊察觉到空气中的尴尬气氛,挑挑眉毛,问他:“怎么了?哑巴了?”

“没有!我在想事……”孙翔打算糊弄过去,同时开始后悔答应唐昊见面的事。

但他没想到,唐昊皱皱眉头后竟然说:“别想了,你瞎几把想有用么?让你过来玩两天就是来放松的,好好玩,调整好状态再回去。”

这么义正言辞的一番话,让孙翔无法反驳,无法拒绝。他呐呐道:“要你管我……”唐昊偏头看了他一眼,看得孙翔心惊胆战,赶紧说:“要管就管吧,多管闲事,切。”

初冬的南京风跟刀子似的往脸上刮,孙翔紧紧单薄的外套,跟唐昊打车去了新街口。

“吃什么?”孙翔问。

“跟我来。”唐昊是地主,熟门熟路,孙翔没多想,跟着他去了。

没想到,唐昊在新街口地下四通八达的通道绕了半圈后,拐进了一家蛋糕店。

“喂,你请我吃夜宵,就吃这个?”孙翔不满,“我要吃肉!烧烤!酸菜鱼!”

不久,孙翔沉默了,傻乎乎地看着唐昊拎出一个小蛋糕盒子。

唐昊没提,他自己都要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队里没人想起给他庆祝,反倒是这家伙记得。孙翔纳罕:“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啊?”唐昊扬起眉毛,“你生日?这是南京出名的一家网红店,我买来给你尝尝……”

孙翔恼羞成怒,当即气得要走。唐昊赶忙拉住他的胳膊,状似不耐地安抚道:“喂,这么开不起玩笑?给你买的,生日蛋糕。”

“你有病啊唐昊。”孙翔翻白眼。

“蛋糕还吃不吃了?”唐昊往上拎了拎蛋糕盒。

“吃!”

不但要吃,还要大吃特吃。孙翔埋头苦吃,一副誓要把唐昊吃穷的架势,点了一桌子硬菜,加上蛋糕,吃得直打嗝。

唐昊目瞪口呆,把人扶回酒店时还在啰嗦:“刚才这么能,现在怎么这副鸟样?”

孙翔没力气怼他,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脱了外套就倒在床上。

“我回去了?”唐昊问。

“唔。”孙翔冲他摆摆手,“拜拜。哦对了,还有,谢谢你的蛋糕。”

“不就是个蛋糕……”唐昊站在床边,看着八块腹肌软成一块中间还微微隆起的孙翔忽然很想笑,“生日快乐。”

“嗯……”孙翔半张脸埋进枕头,躲开唐昊的视线,遮掩他发烫的脸。

见他困了,唐昊也不多留,帮忙关上灯后就离开了酒店房间。听着门板合上的闷响,和隐约传来的电梯到达的轻响,孙翔长长地舒了口气。他揪着卫衣领口,散散热气。

今晚因为有比赛,唐昊的抑制剂喷了再多,也不可避免地泄露出几分虚无缥缈的信息素。幸而他的alpha信息素是宜室宜家的薄荷香,过路的人乍一闻只会以为是花露水、口香糖之类的味道。

但孙翔就难过了,闻了一晚上,刚才又共处一室,差点没忍住。万幸距离易感期仍有半个月,孙翔强自忍耐片刻,就把那股子冲动摁了下去,同时打定主意,第二天就跟唐昊辞行。他们还是做网友比较好,见面太伤神。

 

天有不测风云。

孙翔背着双肩包走出酒店大堂,看着阴惨惨的天空,迎着猛烈的妖风和片片冰花,眼前飘过这几个字。

等他收到通知旅客高铁停运的短信时,就只有一句“祸不单行”可说了。

因为急着回杭州,他一早就退房了,等他想回头再订一晚时,酒店前台却早已挤满了因为飞机、高铁延误、停运滞留南京的住客。好不容易排到他,看到前台小姐姐抱歉的笑容,孙翔哀嚎一声:“不是吧!”

“怎么说?”唐昊发微信问。

“高铁明天才有,酒店没空房,卧槽,我咋那么倒霉!”孙翔抱着背包,在大堂沙发上飞快地敲手机,“一会儿雪停了我去别家酒店问问,现在订房app都炸了,我靠。”

“打得到车吗?”唐昊哼了声。

“那不然我走过去啊?”孙翔反问,“雪这么大。”

唐昊叹口气:“等着,我来接你。”

“啊?”孙翔没反应过来,“哈?”

唐昊没理他,只说让他待在原地不要动。

半小时后,一辆商务车停在酒店门口。唐昊坐在副驾驶,旁边是呼啸俱乐部的司机,他降下车窗,让孙翔上车。

孙翔疑惑:“你要带我去哪?”

“呼啸。”

孙翔愣住,怀抱着双肩包坐上后座时犹未醒过神,姿势乖巧得像个去春游的小学生。

 

呼啸的场馆孙翔去过,俱乐部里面的宿舍区他却从没来过。原以为唐昊要给他找间空房,不料,那家伙径直领着他去了三层宿舍小楼的顶层,队长的套间。

卧槽!孙翔头皮都炸了,鞋底黏在走廊上,一步都不敢迈进去。

“磨叽什么?”唐昊不耐烦地接过他的双肩包,黑色皮制的老花双肩包,被他挂上的一叶之秋钥匙扣划出几道痕迹。

“我跟你住一屋?”孙翔惊恐万分。

唐昊挑挑眉毛:“你以为呢?”

“我……你们呼啸不是财大气粗,一人一套学区房一辆奔驰车吗?!找间没人住的宿舍给我不难吧?”

唐昊失笑:“你打哪儿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笑完又说道:“空房有啊,就是没多余的被子,房间里也没有空调,你住一晚上可能会冻死。”

喂,不要笑着说这么恐怖的话!孙翔在心里吐槽,我情愿冻死,也不愿意……

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唐昊眉头拧成结,问:“不愿意跟我睡?”

孙翔本就在想些没下限的事情,唐昊此话一出,他的脸立刻红了,磕磕巴巴地说:“当、当然不愿意。”

“也行,你去跟赵禹哲挤挤。”

孙翔点头如捣蒜:“行行行,挤挤就挤挤。小赵怎么说也是我……后辈!就不委屈你了,唐大队长。”

可是等唐昊叫来赵禹哲,让他领孙翔去房间,孙翔就傻了。

之前他跟赵禹哲都没说过一句话,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如今大眼瞪小眼,才发现赵禹哲他妈的也是个alpha!

联盟alpha多如狗,孙翔对外都是牛逼beta的光辉形象,此时此刻压根没脸问唐昊,你们队里有谁不是alpha。

见他磨磨唧唧的,既不说走,也不提留,唐昊没了耐心,先让赵禹哲回房间,然后抱着胳膊问孙翔:“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我奇怪吗?”孙翔干笑,“没有啊,哈哈。”

“你不是beta吗,怎么这么事儿?”唐昊无语,揽过他的肩膀就把人往屋里带。

孙翔被“事儿逼”几个字打击到,一时想不出回击的招式,于是乖乖地缩在唐昊住的套房一角,说他睡沙发就好。唐昊没多想,交待他食堂位置和wifi密码后就回去训练了。

门一关上,孙翔就唰地冲到窗户旁边,推开窗子,把夹雪的冷风灌进来,冲淡屋内隐隐约约的唐昊信息素味。

“靠,什么情况啊!”孙翔捶胸顿足,后悔得要死,却不知从哪一步悔起。就算人生能悔棋,也容不得他从开头撤子儿吧?

更何况,人生在世,落子无悔。

怎么办?能怎么办?孙翔咬紧牙关,心想,忍一晚。反正唐昊住里间的卧室,他睡套房客厅的沙发,谁也碍不着谁。大不了,大不了他点支蚊香!

 

“有蚊子?”唐昊一进屋,就看到了摆在沙发边的一盘蚊香,他冷笑一声,“你大冬天的点蚊香?”

孙翔猛地把袖管一撸,露出皮肤白皙的一截手腕和小臂,硬着头皮说:“有啊,你看我都被咬了。”

唐昊不愿跟他纠结这些,直接走过去把蚊香灭了,接着教训他:“蚊香放在沙发边上,怎么想的?晚上把你被子点着了怎么办?”

孙翔没想到这一遭,被唐昊说了也没话可以反驳,只能憋屈地闭上嘴,心想,都怪你,还不是怪你。

相安无事,直到后半夜。孙翔起床放水,洗完手从浴室出来,就遇上了来客厅喝水的唐昊。他本就睡得迷迷瞪瞪,半梦半醒,脚下一时没收住,直接撞进了唐昊怀里。

“靠……”孙翔捂着额头,揉揉眼睛,“你看路啊。”

唐昊推开他,目光却黏在他宽松睡衣领口露出的脖颈上:“是你没看路。”

孙翔还想与唐昊分辩,却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是哪呢……孙翔水汽朦胧的眼睛看向唐昊。

两人都顿了顿,甜腻的果香悄无声息地蔓延开,而冷冽的薄荷香像锋利的剑锋刺破黏稠的暧昧的屏障。

糟糕。

完蛋。

死定了。

孙翔腿一软,险些跪地上去,没有当场给唐昊跪了的原因是,那个可恶的家伙一把兜住了他,有力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腰。

“你是omega。”唐昊行事果断,直接给出结论。

孙翔犹在与本能挣扎,听到这话,索性自暴自弃、破罐破摔:“是!那又怎么样!我都说了不跟你住一屋,是你……”

“你早些说啊。”唐昊皱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Alpha的自控力在平常的情况下比omega稍强,孙翔已经腿软了,唐昊却仍有理智去问:“带药了吗?”

“……在包里。”

唐昊把人扶回沙发上,再端来一杯水,让孙翔赶紧把抑制剂吃了。

孙翔心中苦笑,抑制剂有什么用?他下午才吃过。但是遇上这个标记了他却不自知的alpha,任何化学试剂都抵不过天生的费洛蒙。

眼见着孙翔把抑制剂大把吞下去,屋内汹涌的橙子果香却半点没有消退的意思。外人看着目中无人,但唐昊确确实实是个为人正派的人。他年轻气盛,忍了一会儿,也有些待不住,根本不敢看孙翔。看到那人被汗水汗湿的额发和沾着细汗的挺翘的鼻梁,还有紧抿的嘴唇,他怕自己做出对不起孙翔的事来。

“嗯……”孙翔捂着嘴,歪倒在沙发上,双腿难耐地互相磨蹭,看上去非常痛苦。也是,孙翔自嘲地笑笑,在那个人身边,他能忍得住才有鬼。说什么来见唐昊没什么,接近唐昊没什么,都是……自欺欺人吧。

眼前的光线忽地一暗,孙翔挣扎地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半跪在沙发边的唐昊,他眨眨眼,用眼神问唐昊,想干嘛。

“我帮你。”唐昊喉结滚动,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尽量用安慰的语气说,“你侧侧身,我给你临时标记,会舒服一点。一会儿我去找队医,会没事的。”

好心的alpha给动情的omega做临时标记,原本是符合道义的折中之举。但对孙翔来说,旁人的解药,恰恰是他的毒药。一箭穿心,见血封喉。

他猛地摇头,想要阻止唐昊:“不行……绝对不可以!”

一旦行将踏错,他一直以来深埋心中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而他接近唐昊的举动,都会被那个人曲解。

我不是因为那件事才……可是,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

孙翔睁大双眼,双手抵在胸前,推拒着唐昊:“不要,我……我被人标记过了。”

唐昊果然停住动作,沉默地听孙翔结结巴巴地解释:“所以……你给我临时标记,也没有用。必须要我的alpha才可以。”

卧槽,天才!孙翔为自己拍手叫好。

唐昊如他所料般站起身,说了句我去找队医扭头就走。孙翔呼了口气,可一口浊气卡在半截没呼出去,就看到唐昊转过身来,面色不善地看着他。

“骗人有意思吗?”唐昊问。

孙翔傻眼了。

“被标记的omega会对别的alpha有反应?”唐昊生得五官深邃,此刻一生气上火,眉宇间就多了几分狠厉之气,“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不是我没有!

我巨冤!

窦娥都没孙翔冤!

我的青天大老爷!

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孙翔的内存条不够用了,只想赶紧摆脱想跟他刨根问底的唐昊。对对对,我就是讨厌你。他想这么说,但是一看到唐昊深棕色的眼眸,登时什么狠心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算他当真厌恶唐昊,当真恨他恨得要死,他也不想对着眼前的这个人说出伤人的话。

见孙翔低垂眼帘,刘海垂落,神色黯淡,唐昊也不想再多说。他和孙翔,哪里是一句讨厌不讨厌,喜欢不喜欢,能够解释得了的?棋逢对手,相恨亦相知。熟悉后,才发现孙翔本人绝不是旁人口耳相传的那般难相处。别人看到刺,他看到了刺猬柔软的肚子。等他想靠近,轻轻触碰那个人,却被一句冷冰冰的话扇在脸上。

“我去找医生。”

“……不用了。”孙翔撑着扶手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唐昊,“不用。”

我在做什么……孙翔没工夫想了,现在的他,只想让唐昊知道一件事。

“你就是我的alpha。”

 

fin.

>>

哈哈哈哈终于写完了!一个狗血恶俗的老梗!爽
这两天lof抽了,发东西出去无法显示在粉丝的时间轴上,以防万一喜欢我或者我文的小伙伴们关注下子博 @饨饨

评论 ( 59 )
热度 ( 6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