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九 (上)

*灵异向

*给电台续一续,连载多多评论唷

>>

九.红眼兔子

 

暑假过完,孙翔升上大三,分完系后专业课一下子多了起来,因此认识许多院里其他班的同学,大二因为与唐昊的种种传言而跟同学打过一架的往事被他忘到脑后。新的同学朋友,鬼情七处的工作蒸蒸日上,时不时有外快进账,情人虽是旧情人,但总的来说,过得很是滋润。

“我回家啦,作业的事晚上群里聊。”孙翔挥别专业课的同学,背着只黑色老花的双肩包,快步往校门口走。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电线杆子下停着辆方方正正的奔驰越野车,车身下半截沾满泥沙,高高的底盘下卧着一只野猫。

孙翔过去把猫抱到马路牙子上,拍拍手,坐上副驾驶。

“怎么这么久?”唐昊蹙眉。

“教授拖课。”孙翔把包丢到后座,系好安全带,笑着说,“干嘛?不乐意等的话,下回我自己坐公车回去。”

唐昊瞥他一眼,问:“上次跟我说下班高峰期挤公车太憋闷的是哪位?”

“嘿嘿。”孙翔摸摸后脑勺,不做声地笑。

几个月前唐昊说要买辆车,孙翔还在心里嘀咕一只煞居然会开车。拉风的越野到手后,孙翔眼馋得不行,奈何他没驾照,更不会开,只能在唐昊接他回家时满怀爱意地摸一摸方向盘。

六点过,正是堵车的时候。他们陷在去市中心的车流中,孙翔弯着眼睛说起学校的事,唐昊时而吐槽几句,倒也不觉得时间漫长无聊。

“吃完饭我教你开车吧。”唐昊突然说。

孙翔一上车就摘了隐形,听到这话,一双浅蓝色的阴阳眼便惊喜地瞪大。“真的?”孙翔喜不自胜,“好好教啊,我学很快的。”

唐昊点头,没一会儿孙翔又问他上哪儿学。

“城西有个驾校,上个月刚倒闭,里头就一块空地,门锁开了都没人管。”唐昊说,“我下午从那儿过,看到就想起你。”

孙翔应声“哦”,片刻后脸红了红,好在车厢内一片昏暗,唐昊看不清楚。

这人在别的时候也会想起他……孙翔心砰砰跳,感觉自己好没出息。

 

晚饭照例是孙翔做的,这些日子他厨艺见长,能做出一桌让唐昊不皱眉头的菜了。吃饱喝足后,他把晚上要写论文的事抛到一边,拉着唐昊开车往城西去。

夜风微凉,驾校旧址空空荡荡,大铁门吱吱呀呀地响。一片黑咕隆咚的空地,看着有些阴森。孙翔见多了大场面,扫一圈便知周围飘有几只孤魂野鬼。好好的约会他当然不想被外“人”打搅,抬手就是一个手诀,把随身携带的黄符甩向半空,啪的一声点燃后,再将符灰抛向四面八方。

“用不着。”唐昊哼了声,“有我在它们不敢过来。”

“切,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唐昊懒得理他,从后备箱取下几只探照灯,摆在空地两旁,不知他使了什么术法,应急灯的光线非但不刺眼,而且把整块空地照得一片亮堂。

附近除了他俩,连只鬼都没有,孙翔满意了,摩拳擦掌坐上驾驶席。唐昊此人虽然看上去急躁,但对上心的人和事都很有耐心。说教孙翔学车,就认认真真地教。那只脚踩油门刹车,转向灯怎么打,一件件细细说明后再让孙翔上手。

“看不出来啊唐昊。”孙翔赞赏,“你还挺会教人的。”

“老师好,学生不怎么样。”

“喂!”孙翔瞪他。车内开着盏小灯,柔和了唐昊清俊锋利的五官。孙翔看着他的侧脸,心脏猛地往下一坠,差点掉进胃里。

“看我干嘛?看前面!”唐昊一把握住方向盘,堪堪把孙翔往空地边缘冲去的车拐回来。

“靠,还不都怪你。”车停了,孙翔心有余悸,撇着嘴吐槽。

两人就这傻逼事到底怪谁小吵一场,吵到最后孙翔笑得见牙不见眼,揉着眼睛跟唐昊说:“回家吧,翔哥没力气学了。”

回去的车当然由唐昊开,所以车停在城西一座小山山腰处时孙翔愣了愣,问唐昊:“你不是要在荒郊野岭谋财害命吧?”

唐昊嗤了声:“你出门连钱包都不带,哪来的财?”说完,抬抬下巴,示意孙翔往前看。

孙翔疑惑不解。越野停在半山的平台上,城市的万家灯火映入眼帘。人间的平凡喜乐,像细细密密的泡沫在心中升腾、鼓噪。而他身边的人,不,不对,是煞,恰是平凡无奇的反义词,神秘而危险。

默默看了一会儿,孙翔问:“这算约会吗?”

这些天唐昊在七处早出晚归,除了跟孙翔家长似的早晚接送,其余时候他们都忙到没空给对方发信息,只在睡前有时间说说话,字面意义上的约会好久没有过。

“不算。”唐昊回答,“只是昨天路过这里时猜夜景兴许不错,想带你来看看。”

孙翔不大满意,想了想,依然没忍住,把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你最近在忙什么?”

“机密任务。”

鬼情七处的任务由内网发布,调查员级别不同,任务的权限也不同。唐昊是省内的领头人,接到的任务都是绝密和难度系数高的,让孙翔好生羡慕。

于是唐昊这么一说,孙翔就不爽了,撇撇嘴角,问道:“连我都不能说吗?我好歹也是七处的人吧?”而且……我可是你男朋友啊。

“想知道?”唐昊挑挑眉毛,“想知道周末就把手头的案子做了,我那头要是没解决好就叫上你。”

“好嘞。”目的得逞,孙翔收了心,看着山下倒映的星河,和唐昊一起享受片刻宁静。

左手搁在座椅边,不知不觉就被人握住,手背骤然一暖。孙翔傻笑几声:“还说不是约会。”

唐昊从鼻腔里哼了声,硬是没承认。孙翔不与他计较,牵了会儿手,身体就跟吸铁石似的往唐昊身上靠。

毛茸茸热烘烘的金发在颈间磨蹭,唐昊呼吸稍滞,不由自主地松开右手,抬高胳膊去揽孙翔的肩。

他们个子都高,幸亏是在车里,孙翔往下缩一点,就显得刚刚好。脸贴在唐昊胸膛上,能听到沉稳的心跳。如果不说,谁会知道这具身体是煞的化身。

孙翔抬眼瞧唐昊,鼻尖蹭到那人的下巴。四目相对,呼吸相闻,孙翔手撑到唐昊腿上,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

“做什么?”唐昊眼神一暗,又平又直的睫毛阴影落下,眼窝深邃,眼珠子黑黢黢的,像看着主动送上门来的猎物。

“没做什么……”车厢光线昏黄,孙翔像浸泡在金色的琼浆之中,晕乎乎的。他心跳得很快,如同揣了只兔子。

“你知道你看我的眼神像在说什么吗?”唐昊嗤笑,“像……唔。”

孙翔堵住他的嘴,用柔软的唇舌,和过于积极的主动进攻。顷刻之间,唐昊便掌控了战场的节奏,扶着孙翔的后颈,用力吮吸他的舌尖,舔舐他的上颚。麻麻痒痒的感觉电流般传至尾椎,孙翔呼吸不畅,呜呜地叫出声。

半晌,他们才停下。孙翔手搭着唐昊的肩膀喘粗气,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居然翻身坐到唐昊腿上。两包炽热的硬硬的东西互相抵着,仿佛两军对垒。

唐昊扯扯嘴角:“做吗?”

孙翔心里一惊:“在这里?”

四下无人,唐昊找的这个小山包几乎没有车会经过。孙翔心里跟弹幕似的叫,卧槽卧槽不好吧,但又挡不住唐昊的提议对他的诱惑。

空气愈发黏稠,孙翔心跳加速,轻轻动了动。唐昊闷哼一声,慢慢把座椅放下去。孙翔搂住他的脖子,等椅背完全靠到后座,空间宽敞到足够他们肆无忌惮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喂,你当初买这车,该不会就是为了……”

“不然呢?”唐昊反问。

孙翔气得说不出话,狠狠咬唐昊肩膀一口,落下两道红艳艳的牙印。

衣料窸窸窣窣地摩擦,牛仔裤难脱,唐昊只把两人的裤子褪到膝盖上面。那玩意解脱出来时,孙翔呼地松了口气。

都没说话,孙翔震惊于换个地方自己就情难自禁的同时,唐昊的动作也比往日粗暴。好不容易开拓好,孙翔已是浑身汗津津的,车内暖光之下,两腿像上了釉的瓷器,看得人喉咙发紧。

“嗯……”孙翔咬着牙,一手扶着唐昊的肩,手指在肩头的肌肉上握出几道指印,一手扶着唐昊的那里,缓缓坐了下去。

这个姿势进得更深,孙翔本以为会疼得要命,真的进去后只觉出酸胀,和难以言喻的满足。没带套子,他们严丝合缝地相连,碰到某个地方时,孙翔的小腹开始痉挛,表情痛苦又快乐。

他紧紧抱住唐昊的背,胸膛相贴,前面的两点磨蹭得发硬发红。上下起伏间,唐昊偏头去吻他的脖子和锁骨,在胸口的地方落下几枚红色的印记。

孙翔呼吸急促,嘴唇贴着唐昊的耳根,悄声说:“我喜欢你。”

似乎非要在这种时刻,衣物和包裹着自身的骄傲铠甲通通卸下之后,他才能对唐昊坦诚。不过,纵然他不说,唐昊也知道。

车身微不可查地晃动,好长一段时间后才停下。孙翔瘫在唐昊身上,缓了一会儿才翻过身。

他们并肩躺着,十指相扣,微风从车窗缝隙中钻入,吹散暧昧的气味。

后视镜中隐隐约约有两道衣衫不整的身影,孙翔看得脸红,故作正经地咳嗽一声,问唐昊:“想不想知道我接的案子?这回蛮有意思,比找猫找狗有趣多了。”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