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我觉得,我喜欢,我室友

*孙翔视角,昊哥视角在下一篇,见归档
>>

#1
都在分享暗恋经历,我也来说说我的!
虽然比起恋爱故事,我的事更像一部搞笑漫画,笑中带泪,未完待续。
啊,哈哈哈哈。

#2
舍友,就叫他T吧,他跟我是大学同学。同院不同班,宿舍隔了三层楼,大一入学时压根不认识,更没机会认识。之后为什么变成舍友,只能说事在人为,嘿嘿。
大一军训后就是篮球新生赛,刚在太阳底下站了半个月军姿,去比赛的每个人都黑成碳。除了我,天生皮肤白,观战的同班女生说我白得发光,这点我也很苦恼。男生黑一点比较帅。
然后我就看到他,在另一块场地边缘坐着,脑袋上顶着张毛巾,浑身是汗。当时我心里头就咯噔一下,问女同学,这人哪个班的啊?
是7班的某某。
我记住了他的名字。
隔壁场子比完了,是7班赢。我算了算,如果赢下这一场,下一回就是跟7班在半决赛对上。我很兴奋,因为T的身高身材在他们班那群小菜鸡中鹤立鸡群,一看就是打篮球的料子,赢掉眼前这局,我就能跟T比赛了。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只是在无聊的大学生活中随手挑了一个假想敌。没想到,假想敌会变成我的美梦和梦魇。
斗志昂扬地上了场,可是剧情发展跟预计的不大一样。
T打完比赛后没急着走,而是和7班队伍里的人留下来看我们比赛。查看敌情吧?我猜。反正这局不论谁赢,都是他们的对手。
有他在,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哈,总感觉边上嘀咕我的女生少了一半,都在往他的方向瞟。
我就不爽啦。于是一开始就攻得很凶猛,直到那些目光,包括他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才心满意足。
结果,浪过头,脚扭了。我们班下半场整段垮掉,我追悔莫及,却无力回天。半决赛的入场券跟我擦肩而过,也没可能和T对上,当时有些低落。
“你就是孙翔?”
我坐在篮球架底下,周身一股云南白药味,听到这句话,心脏狠狠往下坠,猛地抬头看,是他。
我可是很高冷的,嗯了声没多理他,想等他说明来意。
但我没料到,他性格蛮讨厌,说了句像水浇进油锅里的话。
“你的打法太笨了,听他们吹水我以为有多牛逼,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
我,操!
我站起来想打他,可是用力过猛,嗷的一声又跌坐回去。那时的我气死了,气呼呼的,问他:“你就厉害了?”
T专门过来挑衅我,自然早有准备:“别的不说,比你强是一定的。”
“你……”我气懵了,心里的小鹿小兔子都死翘翘了,只想打他,“你有本事等我伤好了再说!”
现在想想,两个人都很幼稚。来撩我的T完全是性格恶劣的小学生,一撩拨就中计的我也不遑多让。
我们约好半个月后决一死战,地点是眼前这块篮球场。
决一死战的结局我记不得了,只记得一颗柿子似的夕阳挂在西边,天空是橙粉色,塑胶地滚烫,夏末的清风微凉。我和T精疲力尽地瘫在球场上,听到篮球咚咚拍在地上的声音,和他在我耳畔剧烈的呼吸。
那一刻的心悸和运动后鼓噪的心跳融为一体,难以觉察。很长时间以后我才想明白,原来那个时候我已经喜欢他……那么一丁点吧。

#3
大一都躁动,同院同学来自五湖四海,上学期大家都不熟,所以有五花八门的联谊,比如我们班和7班,班长和7班团支书勾搭上,搞了个跨班交流。
活动安排在郊区新开的温泉旅馆,团购加开业活动价,很实惠,所以去掉周末有安排的人,两个班加一块去了四十个。
一大帮子人挤上始发站的公交车,摇摇晃晃坐了一小时,才到旅馆所在的山脚。在车上我就看到T也在,对着车窗里的自己憋笑了好一会儿。不知为何,跟他比完篮球后没怎么说过话,一个多月过去,不但没觉得生疏,而且还期待着和他见面。
想是这么想,做是另一回事。我维持着高冷的表象,一个人领头往半山腰的旅店走。秋天过去半截,山风呼啦呼啦地刮。有女孩问我借外套,我想都没想就给了,反正我不怕冷。
“想不到你还挺绅士。”某人在后面哼了一声。
我的脑门上当即蹦出个井字,扭头问他:“怎么又是你?”
“什么叫怎么又是我?”T一脸疑惑,显然把之前挑衅我都事忘了。
我把气摁回肚子里,撇撇嘴说:“我不像有些人……”那么烦人!
有他们班的女同学听到我们的对话,笑嘻嘻地问T借外套挡风。T当然借了,我心底却开始冒火。我就不明白了,说了来爬山,你们穿吊带连衣裙干啥?
后半程的路我都没理他,一个人一马当先地抵达酒店,一个人找了间房间。我们班的人都习惯了我的作风,于是直到我在房间躺了一小时,出门发现走廊空无一人时才反应过来,他们把我扔下泡温泉去了。
有点不爽。
什么破温泉!
老子不泡了!
可是……坐一小时车,在山上住一晚,就为了睡觉?好像有点傻。
我换上泳裤和浴袍,独自往酒店后的温泉走。刚开业客人寥寥,所以后院只有来联谊的几十个人嬉闹聊天的声响。
他们好像在泳池边玩BBQ,我摸摸肚子,不是很饿,也不想半途插进聚会里,那样太丢脸,想了想,就一个人往温泉区角落走。
蝉鸣寂寥,像哑了嗓子的唢呐,吱吱地长长地响。
我找到一个小小的背对泳池的池子,沐浴冲洗一下后就迈进去。池子位置很好,有几块山石环抱,把人群隔绝在外,视野好,能看到月下的远山。
我喜欢热闹,有的时候,却也享受孤独。和无法交流的人说话是浪费时间,不如不说,不如一个人。
想到这里我开始质疑自己来联谊的动机。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总不能因为他吧?
“嗯?怎么是你?”熟悉又陌生的嗓音。T的声音很有特点,冷冷的,自带居高临下的倨傲。他能顺顺利利长这么大,也算奇葩。
我不想说话,抬起眼皮懒洋洋地看他一眼,就继续手撑着脑袋,泡在温热的泉水中看天上那枚咸鸭蛋一样的月亮。油汪汪,黄澄澄,肥美饱满,望之,则腹中空空。
T抱着胳膊在我背后站了片刻,好像终于找到一个嘲讽我的角度:“喜欢泡牛奶浴,你是娘们儿吗?”
我喉头梗了一下,默念,不跟小孩子计较,他是故意的,生气你就输了!
但我没忍住,骂了句“有完没完”,起身,哗啦啦水落一地,不等T反应,就一把将他拽进池子里。
还是打架了。准确地说,是终于打了一架。
为了不让水花声引人注意,我和T默契地没选择动静大的方式,放弃花拳绣腿,直接用手格挡,胳膊搅成麻花,腿互相别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看谁先力竭。
模糊的灯光与月光映在他脸上,他皮肤比我黑一些,是好看的蜜色,五官又深邃,月色下,有种奇异的属于成年男性的帅气。
我皱皱鼻子:“阿嚏!”喷了他一脸口水。
“我操!”他赶紧松开我,撩起奶味浓重的温泉洗脸。
我哈哈大笑,笑到气虚腿软,脸颊晕了两块卡通人物似的红。
头有点晕……我用力眨眨眼睛。
下一秒,他皱着眉头问我:“不舒服?”
再下一秒,他把我从池子中拽起来,架着我冲洗干净,把浴袍罩在我头上,带我回了房间。
他的房间。
这这这……我心脏哐哐乱跳,深吸口气问:“你一个人一间?这么好?”
T嗯了声,说其他人要通宵玩狼人杀太吵了,他怕晚上睡不好,所以自己定了一间房。然后他教育我,温泉不能泡太久,更不能空腹泡,会低血糖。
善意这种东西,我能感觉得到,这也是为什么T惹火我那么多次我却没把他记上黑名单的理由。
我点点头,说我肚子好饿。
T说等他一会儿,转身出去,五分钟后带来一盒烤肉和一碗粥。
“吃吧,剩的肉我都抢来了,让他们自己再烤。”
我笑了声,没扭扭捏捏地推辞,边吃边说:“T你真是个土匪。”
土匪气笑了,但仍然愿意跟我聊天。我们说了好多,院里的老师,过去的期中考,令人烦躁的小组作业……越聊越觉得,脾气对不对胃口是门学问,玄学。
电视开着,是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综艺。我坐在床边,手握遥控器,把音量键从大到小按一遍。
T夺过遥控器,关掉电视,把它放在床头柜上。
我伸个懒腰,说:“我回去了。”
身上只穿了浴袍,怪奇怪的!
我把湿淋淋的泳裤揣浴袍兜里,摸摸半干的头发,问在玩手机的T:“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你可以住这。”T放下手机,看了我一眼。
而我鬼使神差地,对这提议心动不已。他的眼神,若无其事的眼神,让我难以拒绝。
“唔,也行,你不打呼噜吧?跟我同屋的那个室友,天天晚上打呼噜,跟火车似的。”
T摇摇头,说我真可怜。
各自吐槽了一会舍友,我兴冲冲地刷了个牙,蹦到T的床上。
“跟你聊天蛮开心的!现在你也没那么讨厌了。”
T挑起右边眉毛,看得我心里一哆嗦,他问:“你讨厌过我?”
“不是。”我摇摇手指,“不是讨厌过,是正在讨厌。”
T没生气,只是皱了皱眉头,问:“为什么?”
“你每次都说气人的话啊……”我掰着指头,“气得我想揍你。”
“你看上去比较欠揍。”
“……彼此彼此!”我长长地切了一声,抢过大半张被子,盖到鼻子下方,眼睛一闭,假装睡着。
T低声骂了我一句,我没听清,在忙着听自己的心跳。心脏钻进逼仄的耳道,压迫耳膜,咚咚地响。
T的气息和体温像火焰般将我环绕,我身在其中,除了坠入深渊别无他法。滚烫的气息,这就是恋爱吧。
那晚我半梦半醒,T却睡得安稳。如他所说,睡相很好,不打呼噜。
天亮时我醒来,看着T睡着时的样子陷入沉思,明明不说话时挺帅的,为什么非要嘴巴刺人来招惹我?
他鼻子很挺,裸着上身,被子半遮半掩着结实的胸膛和手臂。我凑近看了看,发现他眉毛挺黑,睫毛也蛮长……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勇敢和说一不二。
趁着T熟睡,我胳膊肘撑在枕边,鬼迷心窍地亲了一口他的……脸。

#4
想明白我喜欢T之后,回到学校,原本一两个月见不到一次的人突然存在感高了起来。这一点,当然归功于我本人。
我换了公选课时间,跟T一起在上午上课,大清早爬起来,还能一起在食堂吃饭。加上T的微信好友,顺理成章跟他在手游里组队,更顺理成章地跑到T的宿舍,四人间,加上我刚好五排上分。
做了这些,我想得很清楚,最多最多变成T的朋友,事实上我也做到了。这世界上就没有我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T除外。但我仍然乐此不疲。
因为,喜欢T让我很开心。
我只是想让快乐持续的时间长一点。

#5
大一大二两年,我成功跟T好到穿一条裤子。两年来他变帅了,褪去高中刚毕业时的青涩,成熟了很多。而我呢,比他更帅,追我的人一茬接一茬,但我一个都没答应。
T问我为啥,我说我没空,不想谈。
“我看你天天很闲的样子……”T挑了挑眉毛。
“干嘛?我很忙的好不好!”
T故作成熟地叹口气:“欸,等你长大就知道要谈恋爱了。”
“我二十了,哥们,跟你同年!”
“心理年龄,你最多三岁。”T比了个三的手势。
“有喜欢的人就是长大吗?”我故意不屑地嘁了声。其实我心里清楚,喜欢一个人,确实会让人一夜长大。放在以前,我哪里会憋着事,不让T知道我的心思?现在……我并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失去他。
“等你遇到就懂了。”T回答。
那时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里有我不明白的情绪,看得我心慌。
有一点点心酸。
我都懂啊,我遇见你了,怎么会不懂。

#6
大三开学,天助我也。因为分系分专业,宿舍搬到园区另一头,院里让同系的同学自组宿舍,方便学习交流。
我,理所应当地跟T选了一个系,在他发愁选舍友时自告奋勇,占了第一个席位。
但我万万没想到,大三跟我们分到一个宿舍的另外两个同学,一个是本地人,每晚回家睡觉,通常不回来,一个因病休学一年,所以宿舍里只剩下……我和T两个人!
我惊到说不出话,但在T问起时,急急忙忙地说这样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哈VIP啊哈哈哈哈。差点喜形于色。
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
和T单独住一间宿舍,没有我想得那么轻松。美好,但是痛苦。如同直男走进美女成群的女生浴室,减肥中的吃货走进香喷喷的面包房,想碰不能碰,难受至极。
T每晚洗完澡就光着膀子在宿舍走来走去,一会儿吃苹果一会儿敲键盘写作业。我怀疑他想秀腹肌。
而我,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大好青年,就不得不忍耐他洗澡后热腾腾的沐浴露香和强烈的……荷尔蒙的味道。
尽管T劣迹斑斑,但他有一个优点,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在别人身上我都没闻到相似的气息,淡淡的冷冽的香味,每次他靠近,都能闻到,都会心跳失速。
洗完澡不爱穿上衣以外,T对我还不错。周末睡懒觉帮忙带午饭,帮我拿外卖取快递,零食水果也会分给我一大半……怎么都是吃的!这就是我胖了五斤的原因吗!
同住一间宿舍,还有个特别不方便的地方,嗯,那个啥。
以前在别的宿舍,我一般在没人醒来的清晨在浴室随便弄弄,但自从和T搬到一起后,即使有排气扇和稀里哗啦的水声,我依旧担心会发出奇怪的声音被他听到。更何况……我想着的人是他。一想到幻想的对象与我仅有一门之隔,我就羞耻得不行。
这一点,绝对不能被他知道。

#7
人越期待什么,越会落空。越不想让某事发生,那件事越有可能成为现实。
有天早上T出去了,我迷迷糊糊间听到他穿上跑鞋,以为他要去晨跑。
学校旁有条海滨跑道,每年都有马拉松,学校附近的这一段跑完,一来一回也要四十多分钟。
“帮我带饭……”我闷在被子里说。
T路过我的下铺时,哼了声,隔着被子摸摸我的脑袋:“懒鬼。”
门刚关上,我便失去睡意。摸了下滚烫的额头和脸颊,回忆T摸我时的力道,还有他说话的声音……我没忍住,手往被子里伸去。
想着他做,很舒服,浑身过电的感觉让人难以舍弃。下面湿漉漉的,硬得快要爆开,胀得发疼。
呼吸逐渐粗重,我试探地把手指往后,伸了一节指节进去。痛到不行,但是,酸胀的感觉,和是他进来抚慰我的幻想,几乎叫人疯狂。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用后面。原来,我想让T抱我啊。不仅是回应我的感情,而且想要他满足我难以启齿的渴求……太害羞了!!!!
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T突然回来了。我当时僵在被窝里,手指特么都还在身体里面,两腿屈起,把被子顶起一个包。
怎么办!!!
“不是去跑步吗……”我咕哝一句,转身,夹着腿掩饰反应,背对T面朝墙壁装作尚未睡醒。
手指卡在那个地方,一拔出来就会有咕叽咕叽的水声……我的脸涨红了,小声说:“你先去洗澡,臭死了。”
不料T直接说,他在路上遇到同学发现有份作业没交,所以没去跑步,让我赶紧起来洗漱,他带了早饭。
我特么怎么起来?!!光着腚吗?!
尴尬至极。
天无绝人之路,有人给T打电话,他贴心地去阳台接。而我,趁此机会整理好仪容,冲去浴室洗干净手,还眼疾手快地满屋子喷了几泵运动香水。
“呼……”我累得气喘吁吁,瘫在书桌上,看向那包布满水蒸汽装着包子的塑料袋。
“喷香水干嘛?”T进屋时皱了皱眉毛,“你要约会啊?”
“对对对……啊,那啥,没有没有!我,随便喷喷,嘿嘿。”
“傻笑什么?”T嫌弃地看我一眼,让我赶紧吃饭。
我傻笑了好久,心头充斥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8
有人问,为什么不跟T告白。
我想说,T的问题不是他直,是他太直了!!!
上次我问他喜欢的类型,他说斯嘉丽·约翰逊,让他现实一点,他说喜欢胸大腿长皮肤白娇小一点的女生,直男审美,无可救药。
我呢,就是在T直男做派中被归为狐朋狗友的那一个,理应满足了。
才怪!!!
我想过这个问题,要是T交女朋友了我怎么办?
祝你们幸福?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我心没那么大,没那么有奉献精神,我喜欢的人就想让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如果T交女朋友……我大概会在心里对他竖中指吧!
好像想太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
其实我长得很好啊,T也夸过我帅,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可能因为他是直男。我只有这么安慰自己。
这算安慰吗?

#10
酒后……失言。
期末同系一块聚餐,我喝多了,没忍住跟T一股脑全说了。从头到尾,事无巨细。清醒过来时我只想找个楼跳跳看。
T一直没说话,拍着背给我顺气。
“XX,你喝多了。”
“我没醉。”我看着他,“我就是喜欢你。等酒醒了,就不喜欢你了。”
单恋太痛苦,是一场漫长、甜蜜的折磨。喜欢他让我很开心,但是渐渐的,已经不再快乐了。

#11
我才知道昨天晚上把写贴子的事交待出去了!!!!!完蛋了!!!去哪里删帖???
为什么别人的暗恋都很美好,我的恋爱鸡飞狗跳!!
不说了,我去想法子删帖,准备离家出走。
还有,那个谁,如果你看到的话我想说……
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不!
一点也不。
如果你说你也是的话,那……再好不过!
( *・ω・)✄╰ひ╯

>>
孙翔的内心活动非常丰富,哈哈哈哈!
最近压力太大了想写点小甜饼缓缓,六千字呢,多给我评论一起开心鸭。

评论 ( 48 )
热度 ( 6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