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我觉得,我舍友,喜欢我

*孙翔视角 我觉得我喜欢我舍友
*喜欢就多多评论,给我爱的鼓励(๑•́₃ •̀๑)
>>
【昊翔】我觉得,我舍友,喜欢我

“你疯啦?”邹远惊讶地放下可乐,问唐昊,“哪个舍友?”
“能是哪个?”唐昊撇撇嘴,忽然想到那家伙新染的金毛,想到他听到这个问题会露出的神态,不屑的神情延展成一个微笑,“我只有一个舍友。”
学校后门的麻辣香锅热闹火辣,邹远在嘈杂的人群中沉默片刻,夹起一块腐竹,筷子顿了一会儿后放下去,让唐昊具体说说。

被人喜欢、倾慕的感觉无法言说,何况这感觉来得隐隐约约,唐昊也是过了许久才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这一点。
孙翔喜欢他。
大学的头两年,唐昊天天跟孙翔混在一块,虽然不是一个班,一个宿舍,但选课经常巧合地撞车,所以必修和选修都一起上,小组作业什么的也常常凑对。
孙翔学习还不错,人看起来幼稚又不靠谱,可是做事态度认真,从不搭学术便车,喜欢自己当大腿。这让曾经被无数划水队友坑过的唐昊十分欣赏,于是孙翔每次提出组队做大作业,他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多来几次后就成了习惯,有时候孙翔没叫他,唐昊也会想着叫上孙翔。
“我厉害吧?”每一次一起提交完报告,做完一次完美的pre,孙翔都会问唐昊这个问题。他的眼神清澈,像映着湖光。
唐昊不习惯夸人,因此每到这个时候都会说:“还行吧。”
孙翔总会不大开心,扭过头去生闷气。唐昊神经粗,往往到下课孙翔拎上书包直接走掉时才意识到孙翔的不高兴。
“喂。”唐昊把笔记本电脑往包里一塞,赶紧追上去。
孙翔步子快,下课时人潮汹涌,没一会儿就挤进人群中失去踪影,唐昊跟在后面跑下楼,只看到在一排排取自行车的人中高出一指的小金毛。
唐昊骑上死飞车一路风驰电掣,追着孙翔的红色山地车骑到大学西门的海滨道上。咸腥的海风吹拂,细腻的沙砾漫上脚背。
“呼……”唐昊喘着粗气,看了眼背对他坐在不远处音乐喷泉边沿的金发,用手背抹去人中上的汗,走到一旁卖零食给游客的小木屋前,买了两只椰子,一包话梅糖和一包辣条。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好迎接孙翔的坏脾气,并下定决心今天不跟孙翔吵架斗嘴,务必把炸毛的猫捋舒服了再说。
“孙翔。”唐昊踩着柔软的沙滩,走到喷泉旁,“你饿不饿?”
孙翔像是没想到他会跟过来,有些惊讶。他盘腿坐在喷泉边缘,胳膊肘撑在腿上,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搭在小腿上的手手指蜷起又松开。他怔愣了一会儿,问:“你干嘛跟来?”
“怕你跳海。”唐昊把插好吸管的椰子递给他,大大咧咧地坐在孙翔右手边。
孙翔听到这话差点气笑了,他嘟哝道:“要你管?”但仍然接过椰子,低头猛吸一口,清新甘甜,沁人心脾。骑了快一公里路,口干舌燥,椰子水来得刚好。
一早上的大课,孙翔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他不跟唐昊客气,拿过辣条拆包就啃,吃得嘴唇红肿,吐着舌头,嘶啦嘶啦地吐气。
唐昊看他把饥饿压下去,心情应当舒坦了,于是看了眼孙翔,压低声音说:“东西都给你吃了,不要生气了。”
孙翔讶异地偏头看他,耳朵有些红,呐呐地说:“我没生你气……”
说谎,唐昊想。尽管不明白孙翔突然发那么大火气的理由,但他清楚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孙翔喜欢被人夸奖,这回一起的大作业又做得那么辛苦,他再不爱给孙翔面子,也应该夸夸他。
“我们这次应该能拿第一。”唐昊说,“教授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汇报,数据严谨,老师喜欢那一套……”他挠挠头,着实想不出赞美人的话。
孙翔噗地笑出声,看了看苦思中的唐昊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风筝似的飞向高空。
“那当然。”孙翔自得地点头,“有我在,当然是第一名。”
呼,唐昊松口气,这算哄好了吧?他不擅长这个,今天万里无云,阳光普照,他哄人哄出一身汗,T恤背面洇出一片汗渍,半透明的布料下背肌结实,蝴蝶骨隆起。
孙翔扯扯衣领,散热气。他的脸也晒得红红的,跟唐昊对视一眼后,像被烫到一样僵硬地看向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海。
“回去吧。”唐昊揉了把孙翔的头发,拍拍他的肩膀后站起来伸懒腰,“秋老虎,热死了,一会儿洗个澡开空调睡午觉。”
“嗯。”孙翔把没吃完的话梅扔进书包,三两步跑到自行车边,跨上车座,转头大笑着对唐昊说,“快点,现在回去食堂还有饭!”
说完一溜烟骑走了。唐昊骂一声靠,赶紧骑上车追在后面。
进校门后有段清幽的下坡路,远离宿舍区,午间寂静无声,两侧石墙爬满爬山虎,绿意盎然。他们放开车把,笑着冲下去。自行车轮转动的声音,迎面的风声和孙翔喊他快点的催促,灌进唐昊脑海中,像一首校园情歌。

这一年他们大三,刚因为分专业搬进一个宿舍。四人间的另外两个舍友不住学校,因而四人间变成了两人间,唐昊从上铺搬下来睡到跟孙翔头对头的下铺,中间只隔着两张蚊帐。长条形的四人书桌顺理成章分派给两个人用,中间放一只热水壶,泾渭分明地一人在左一人在右。
左边是唐昊的,专业书规整地靠墙排成一列,书页间蹿出五彩斑斓的便签纸。右边是孙翔的,书和漫画以诡异的逻辑堆成几摞,放满奇奇怪怪的小电器和杂物。
“你买只储钱罐做什么?”唐昊嫌弃地看向那只金色的猪,“你是小学生吗?”
孙翔像怕他抢似的一把夺过他的猪,拍拍饱满的猪屁股,说:“这是给你明年生日礼物存的钱,可宝贵了。”
“神经。”唐昊撩起孙翔的刘海,手背去碰他的额头,“我们什么关系,送什么生日礼物?”
孙翔愣了愣:“什么关系?”
“啊?”
孙翔猛地晃晃脑袋:“没。我想送不行吗?以前我……今年我们好歹是舍友了,不送你点什么说不过去。”
“那你呢?”唐昊问,“我记得你生日在十二月,比我早几个月。想要啥跟你昊哥说。”
孙翔拍开唐昊摸他脑袋的手,皱了皱鼻子:“我想要的你给不起。”
话虽如此,临到十二月,唐昊依然纠结起给孙翔买生日礼物的事。送太贵孙翔不会收,太便宜呢,对不起孙翔那只金猪,思来想去,找熟悉的代购买了只潮牌钱包,黑色短夹,缠着条抓眼的黄色logo绑带。
“哇!”孙翔看上去很惊喜,“唐昊你吃错药了?”
唐昊恨不得把礼物拿回来。
“嘿嘿……”孙翔当着唐昊面把钱包换了,卡和钱挪个窝,然后揣进兜里,没给唐昊反悔的机会。
“怎么样?”
“唔?”
唐昊啧了声:“礼物,怎么样?”
“嗯……”孙翔后撤一步,深深地看了唐昊一眼,“我很喜欢。谢谢你。”
唐昊放下心来,可孙翔的眼神又让他心慌意乱。他摁下那股古怪的感觉,拉上孙翔,说给他的生日组了个饭局。
“饭局?”孙翔犹豫,“不会有我不认识的人吧?”
“没,你都认识。”
孙翔仍在犹豫,坐在床头任唐昊拽他胳膊,不大想动。
“不喜欢聚餐啊?”唐昊问。
孙翔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麻烦……半生不熟的人来给我过生日,有点怪。不过你都叫了人了,我们走吧。”
知道他在院里的朋友不多,唐昊当然不会做多余的事。但孙翔这样,还是让他有些担心和在意。
“骗你的。”唐昊对瞪大眼睛的孙翔说,“时间太赶,来不及通知人给你折腾聚会。今天就我们两个,我请你去市中心吃饭,吃什么你选。明年生日再多叫些人。”
孙翔反而比刚刚更高兴些,点头道好,利索地换上一身帅气利落的打扮,灰色加绒卫衣和牛仔裤,在南方的初冬刚好。
吃的海底捞,吃到最后孙翔八块腹肌的肚子圆成一块,打饱嗝都是股番茄锅的味道。孙翔心满意足地揉着肚子,和唐昊一走出店门,险些被妖风吹个仰倒。
“降温了?”孙翔浑身激灵,手揣进卫衣前面的兜里,哆哆嗦嗦地耸起肩膀。
唐昊比他穿得厚,多一件外套。去地铁站的路上路过一间商场,唐昊看他牙齿打颤的可怜样有些不落忍,拉着他进沿街的店里,说买条围巾套上。
“不用!我又不是纸糊的,风一吹就倒。”孙翔不喜欢唐昊看轻他。
可唐昊这人行动力极强,在快消店转了一圈,出来时递给孙翔一只纸袋。
“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二号。”
他都这么说了,孙翔不好不接。结果,一拿出来他就想丢还给唐昊。
那是条白色毛茸茸的围巾,和手套帽子一体,展开来像块羊羔绒的披肩。帽子的部分,有一对兔耳朵。
“你在女装店买的?”孙翔眉头狂跳。
“看来看去就这条适合你。”唐昊笑得揶揄。
孙翔怒:“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戴上看看。”唐昊摸摸鼻子,“你戴很可爱。”
“噢……”孙翔鬼使神差地套上毛乎乎的白色围巾,暖融融的,被风吹僵的手刚好揣进手套里。
唐昊沉默地看着他,金色刘海从压低的羊羔绒帽子里蹿出来,眼睛水滟滟的,皮肤白,修长的脖颈缠上厚实的围巾,上沿抵到下唇,衬得唇红齿白,很是俊美。
“别戴出去。”唐昊哼了声,“看上去像个傻逼。”
孙翔大怒:“喂!是你让我戴的!”说着就要摘掉。
但唐昊拦住了他的手,两手扯了扯孙翔帽子上的兔耳朵,毛茸茸白乎乎的两条垂在鬓边,配上孙翔因为恼羞成怒而睁大的眼睛,像只脚跟啪嗒嗒拍打地面的垂耳兔。
唐昊把兔耳朵握着,轻轻往下拽,孙翔的脑袋就往前倾。那一瞬间,唐昊有种冲动去亲亲他的脑门,让他不要闹小孩子脾气。但他忍住了。
商场快打烊,冷锋过境,路上少有行人。他们站在店铺橱窗前,明亮的灯光下,看着彼此的眼睛。
孙翔半晌没吭声,抿着嘴唇,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错开眼神就输了,唐昊想。可是孙翔眼中的东西已经震住他,他想探究,想追问,却不想打破他和孙翔之间的平衡。
“好了不欺负你了。”唐昊松开握着兔耳朵的手,揣进外套兜里。
一路上孙翔都没说话,睡觉前也安安静静,搞得唐昊心下不安。
那种熟悉的慌乱又来了。像洪水滔天、烟炎张天前的征兆,一旦正视,就是万丈深渊。
“晚安。”唐昊没经历过如此尴尬的情况,只好率先打破沉默。
孙翔把脑袋埋进枕头里,闷闷地应了一声。
“对了,差点忘了说,生日快乐。”唐昊挠挠脖子。
“唔……谢谢。”
唐昊额头上青筋紧绷,脾气上来,忍不住冷哼一声,翻身坐起来,冬天没挂蚊帐,他直接越过床栏,一把将趴在床上的孙翔翻过身,俯视着他问:“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啊?”孙翔发愣,像是没理解他的意思。
唐昊看着孙翔的脸,也愣了,眼角居然湿漉漉的,还有点红。
“我惹你了?”他放轻语气,不那么严词厉色,而是真心实意地询问。
孙翔抹抹眼尾,哑着嗓子说,没有。
“那……我让你不高兴了?”
孙翔皱眉:“也没有。你在说什么?”
“那你哭什么?!”
“你才哭了。”孙翔一把扯过被子,盖过额头,只露出一撮金发,“懒得理你。嘁。”
“不想说就不说。睡觉!”唐昊气头上来也没了哄人的耐心,把寿星晾在一边,自己躺下,盖好被子。
片刻,孙翔那头传来闷闷的一句:“不是我不想说,是你不想知道。”
唐昊困得迷糊,一时没理解孙翔的意思。思绪一沉,睡着了。

但那句话伏线千里,总在唐昊发呆想起孙翔时突然出现。
什么叫我不想知道?我他妈都不知道你在说啥!
唐昊抱怨完这句后,心虚地看向宿舍的浴室门,里头水声哗哗,孙翔正在洗澡。
或许……有一种可能。他知道,很早以前就知道,只是一直都在逃避。
孙翔从浴室出来,皮肤烫得粉粉的,冒着热气,金毛一缕缕地黏在额头上。他站在床边吹头发,唐昊假装对着电脑写作业,眼角余光看到他修长的小鹿一样的小腿跟腱。
脚踝好细,唐昊冒出一个念头,握在手里一定很棒。
他突然觉得有些热,挤开孙翔,急急忙忙地冲去洗澡。
可浴室刚被孙翔用过,热气腾腾,充斥孙翔洗发水的椰子味。进去后唐昊更热了,他脱掉衣服,一手抹开镜子上氤氲的水汽,看向镜中的自己,眼神中写着熟悉而陌生的欲求。

“等一下——”邹远打断他,“我不想知道细节。”
“哦。”唐昊停住难得的倾诉欲,喝了口可乐。
“其实……”邹远斟酌用词,“其实你也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问题是,问题是接下来你想怎么做?你们都是男的……”
唐昊把身体重量压向椅背,手背在脑后,看向天花板。
“是啊,都是男人。”唐昊说,“我能承受后果,他呢?孙翔那人你不知道,他就是个二逼,想一出是一出。他怎么想,是一时冲动还是怎样,我不知道。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没想过以后。”
同性,没有法律意义上的保证,不为世俗所容。家庭的阻碍,旁人的冷眼,甚至以后感情淡了该如何面对彼此,唐昊在短短的一瞬间想了很多。而他确信孙翔没想过这些,孙翔就不是这种人。
个中艰辛,他能忍受,孙翔能吗?孙翔那么幼稚,那么傻逼,心那么大……他不想让孙翔承受太多。
“为什么不问问他?”邹远问。
唐昊说,你不懂。
如果问了,捅破的窗户纸涌进凄风苦雨,孙翔会说他不在乎,而唐昊会相信,会被蛊惑,但是,真的吗?
邹远叹气:“那怎么办?”
“装作不知道,等他忘了。”唐昊说,“谁年轻时没有几个喜欢的人啊?”

本来到这里,唐昊以为故事就结束了。但孙翔非凡人,不走寻常路,喜欢在正片结束后放出彩蛋。
大三上学期末,几轮专业课考试完毕,一个系三十几个人约上熟悉的助教一块吃饭,算作系里的尾牙。
年轻人一多,就爱搞七搞八。什么狼人杀啊阿瓦隆啊,一个来一套。玩腻了开始玩大冒险,喝醉的人什么都干得出来。幸好老板跟他们熟,今晚客人又少,没把吵吵嚷嚷的整个包厢赶出去。
唐昊抽奖运一向差得离奇,抽不到真心话,玩的都是喝三杯、吃辣椒、给教授打电话的整蛊大冒险。第四次轮到自己时,唐昊差点崩溃了。这也太倒霉了!
一看牌面,让他亲右边人的手背。唐昊下意识往左手边一看,孙翔铁青着脸,显然也看到纸条上的内容。
右手侧坐着个不熟的姑娘,唐昊只在专业课上见过几次。几大桌的人都在敲碗拍桌子起哄,姑娘脸上红云密布。而唐昊,单看孙翔在桌下握紧的拳头就知道,那人脸色有多糟糕。
操,什么鬼。唐昊被人拱着,稀里糊涂地拉起隔壁女孩的手,潦潦草草地亲在自己的虎口上。借位,没让隔壁的女生尴尬。唐昊动作飞快,其他人都没看清,吹着口哨起哄。
在一起,在一起。
唐昊尴尬得脖子僵硬,没敢去看孙翔什么表情。他摆摆手,咳嗽一声,让起哄的都别逼逼赶紧下一轮,好险把这关渡过去。
宴席后半段,孙翔没说话,没吃饭,一个劲喝酒。唐昊拦他,他就说关你屁事,怼上几次后唐昊也搓起火,后脑勺对后脑勺,不再看彼此。
可最后还是要任劳任怨送孙翔回宿舍……
搀扶着脚步虚浮的醉鬼,唐昊自言自语:“我造了什么孽!”
孙翔很沉,半个人压他身上,脑袋歪在肩头,灼热的鼻息拂过唐昊颈侧,酒气浓重,像颗泡发了的酒酿圆子。
其他人嘻嘻哈哈走在前头,唐昊拖着个麻袋,远远落在最后。
突然他觉得脖子湿漉漉冰凉凉的,于是停下脚步。想了想,脚尖一转,把孙翔牵到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上。
“哭什么?”他问孙翔。
“你有病,我没哭!”
“难不成是口水?”唐昊摸摸脖子,一手的水。他扶着孙翔的肩膀,面对面,抬起孙翔的下巴,果然……
孙翔眼睛通红,吸着鼻子,眼里噙着泡泪,晃一晃就会沿着脏兮兮的泪痕落下。
“好丑。”唐昊的心脏骤然紧缩,他拍拍孙翔的背,说,“别哭了,你现在太丑了。”
孙翔被他激得,又想哭又想骂人。酒精入脑,一个没忍住,隔着衣服狠狠咬了口唐昊的肩膀。
一阵隐痛。唐昊庆幸于今晚穿了羽绒服没让孙翔咬到实处的同时,那家伙脑袋一歪,换了个地方咬在他没遮没掩的脖子上。
“嘶……”唐昊后背一紧,没推开。
孙翔尝到血味,回过神来骂他:“你傻吗?不躲?”
“不想躲。”唐昊哼了声。
孙翔愣住,刚想问,却听唐昊问他:“你到底怎么了?”
“还说不躲……”孙翔嘀咕。
唐昊没听清:“哈?”
“说什么不会躲开!”孙翔大声说,“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一直在躲我!现在又来问我为什么不高兴!你是混蛋吗?”
唐昊脑子一阵发懵,孙翔的话轰然降临,他一点准备也无。
“孙翔,你喝多了。”他抚摸着孙翔的脊背,想让他冷静点。
“我没醉……”孙翔说话颠三倒四,“不喝醉我怎么说出口?说我之前就喜欢你了,你不信去看我写的那个……”说着,他抢过唐昊裤包里的手机,手心都是汗,解锁解了几次才摁开,眯着眼睛慢慢吞吞找到一个帖子。
唐昊一手撑着孙翔,一手拿着手机飞快浏览。一旁的孙翔手舞足蹈地对帖子内容进行讲解,听得他心跳加速。
“为什么写这个?”唐昊问。
“因为我想跟你结婚。”孙翔傻笑,一哈气,尽是酒味。
唐昊又无奈又想笑,扶着神经搭错,不哭了,改为哈哈大笑的孙翔回到宿舍。折腾半宿才把人安顿回床上。
看着孙翔的睡脸,侧躺着,脸颊被枕头压得鼓起一团,眉目清俊,这副样子,唐昊无法说服自己他的喜欢经过深思熟虑。
但是,不那么成熟,不那么严谨,又怎么样呢?
唐昊摸摸孙翔的脑袋,喝多了,发心热乎乎的,打着小呼噜,像只在茶炉边睡着的猫。
唐昊想到后半夜才睡下,心里也有了答案。
然而等他睡到中午醒来,跟他头对头睡着的孙翔却不见踪影。
“我就知道!”唐昊咬牙切齿,翻出昨晚那个贴子,果不其然,已删除。
这是要死不认账?唐昊失笑。
打电话,没人接,微信,没人回。唐昊想来想去,孙翔也只有一个地方可去。

深冬的海滩,荒凉又空旷。灰蓝色的海水温柔地涌向细幼的沙砾,音乐喷泉因旅游淡季而暂时荒废,干涸的水池里积满落叶。
远远地,唐昊看到孙翔背对自己坐在那个老地方。手撑在身后,长腿岔开,看着无垠的海面。
路边没了卖零食的餐车,唐昊掏掏口袋,翻出一颗奶糖。
幸好,幸好。他舒了口气,手心里攥着糖果,走向孙翔。
“一大早空着肚子出来吹风?”唐昊把糖果硬塞进孙翔手中。
孙翔握紧拳头,却又怕把奶糖捏碎,只得拆开吃掉。
“要你管我……”他扭过头,嚼碎香甜的奶糖,甜滋滋的奶香沁入舌根。
“孙翔。”唐昊正色,“你昨晚说的我想过,你写的那些东西我也看了。”
孙翔把卫衣兜帽一戴,装没听见。实际上紧张得要命,指甲在手心印出几道月牙。
“我觉得,你喜欢我。应该不是我自作多情。”
“就是!”
唐昊无奈地拍拍他的肩膀,轻轻哼了声:“别嘴硬。对了,我觉得,我也喜欢你。”
“噢……”孙翔整个人定住了,一动不动,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
唐昊等了半天,没等出一个屁,马上失去耐心,骂:“啧,慢吞吞的。”
“什么慢……”孙翔想回嘴,却再也回不了了。他闭上双眼,紧张地握住唐昊的上臂,在厚实的外套上压下几条痕迹。卫衣兜帽笼住他,也藏匿了一个漫长的亲吻,海浪声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一股奶味。”唐昊冷哼一声,松开孙翔,趁他怔愣之际亲了亲他的鼻尖。

fin.

评论 ( 28 )
热度 ( 6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