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游龙戏凤 03

*孙翔男扮女装嫁入豪门,狗血向
>>

猛将困于府中,无异于雄鹰囚于牢笼。然而唐昊心中纵有再多怨愤,也知道眼下不是抒怀胸臆的时候。
忠肃王府外有羽林卫轮班值守,王爷出事后,府中家奴多被打入天牢,轮番审问,只回来了三分之一。而这余下的仆从中,又不知被安插了多少名眼线。王府内忧外患,唐昊装也要装出副安分守己的样子。
演武场,唐昊屏退下人,独自拉弓习射。黑羽箭较白羽箭重,难以掌控,但杀伤力十足。
砰!箭尖深深扎入靶心,黑色尾羽嗡嗡震颤。
唐昊反手取箭,随即在箭筒深处摸出一管小指长的竹筒。他不动声色,把竹筒藏入手甲夹缝,射完余下的箭,才挥手叫跟着他的长随过去收拾,接着转身就走。
走到虎啸园前的大湖旁,唐昊看了眼远处跟随的下人,借假山遮掩飞快取出竹筒。
这种传信工具在战场上常用于军事机密,如若打开的手法不对,就会当场自燃。唐昊小心打开竹筒,拿出里面塞的纸卷,扫上一眼,而后指尖一碾,搓热竹筒中的引线,眼睁睁地看着竹筒和密信在手中化为灰烬。
他拍拍手,让黑灰随风散去,飘入湖水中。
信是他留在王府外的暗卫辗转送来的。三日前,他让他们去调查孙家二少爷,结果却与唐昊所想大相径庭。
孙二并未说谎。
武英侯府在今年六月,确实因突发痨病死了个二少爷。而在大婚前一日,也确实有一抬黑色小轿被抬出侯府,当日就出了京城,说是往南方去了。
这下可不好办了。唐昊没想到,区区一个武英侯府就敢痛打落水狗在他婚事上做手脚,而他偏偏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此事,彻底落了下风。
不过,侯府将自家嫡小姐偷偷送往南方,不是去投奔亲戚,就是隐姓埋名出家为尼,一路上必然会留下线索。一旦查出来,唐昊会沦为笑柄,甚至性命堪忧,但侯府一样不会好过。
所以,武英侯府和忠肃王府一样,都不想将此事捅出来,暂时给了唐昊喘息的时间。
“世子。”一道黑影出现在假山山洞中。
唐昊负手站在湖边,眼睛一瞬不瞬,片刻后,低声命令:“去查那位侯府小姐的去向,查到后先不要惊动。”
“是。”暗卫抱拳颔首。刚想走,又听唐昊说道:“等等,还有一事……”

秋老虎来势汹汹,唐昊在演武场待了一下午,虽在湖边吹了半晌的风,依然被闷出满头汗。
他大步往园内正院走去,嘱咐候在屋外的侍女准备沐浴的东西,推门进去,就见他的新婚妻子独自一人在卧房外间的小榻上看书。
为了不出茬子,唐昊明令禁止侍女进屋侍候,也跟孙二耳提面命让他少出门玩。孙二嫌穿女人的衣裳外出麻烦,这倒好,有了唐昊的命令,他正好天天在房里窝着,不是看话本,就是拿唐昊金贵的笔墨涂涂画画。
眼下他正干着唐昊眼中蹉跎人生的事,边看话本小说,边喝着冰镇过的牛乳茶,空闲的右手捻着块梅花大的糕饼,沾了一嘴儿的白糖霜。
唐昊一见孙二,就一个头两个大。只见那人没梳发髻,长发拢在脑后,身着杏色石榴裙,百子纹绣红罗夹衣,端的新妇模样。然而那缎面石榴裙高高撩起,露出内里卷到小腿肚上的嫩红衬裤。
孙二大马金刀地坐着,见唐昊来了还招呼他来吃白糖糕。
“你这什么姿势?!”世子爷嫌弃地啧了声,“没骨头吗?坐直了看。”
孙二听罢,不痛不痒,勉为其难地挪了挪屁股。
屋外送水的侍女敲门,孙二这才把裙子撩回来,但上半身依旧靠着靠枕,歪在榻上。
木桶搬进屋,屏风立起,一桶桶热水接连送来。水汽熏了孙二满脸,他怔了怔,问:“你要洗澡啊?”
唐昊脱了外衣,瞟他一眼:“怎么?要跟我一起洗?”
“不……这倒不必。”孙二挠挠头发。
外间摆上屏风和浴桶后有些拥挤,他坐在榻上,跟唐昊只隔了张屏风。水声哗哗,他能隐约看到唐昊的人影,听到那人舒服的喟叹。
一时间,孙二坐立难安。他跟唐昊虽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到底不熟,唐昊每日早出晚归在园中练武,压根不搭理他。此刻的情形,让他尴尬不已。
没法子,孙二只得磨磨蹭蹭地滑下榻,趿拉着鞋子,悄没声儿地往里屋走。他手中的话本早翻完了,于是往唐昊床头的书格翻了翻,找到几本没见过的书。
一本书封翻卷了的兵法,两本图画书。孙二对兵法不感兴趣,当然看了看另两本。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不得了。
“这这这……”孙二烧红了脸,跟烫到似的,把那两本乱七八糟的书往后甩。
他没听到书本落地的声音,于是噌地转头,果不其然看到唐昊手中掂着两本熟悉的书本,向他挑挑眉毛。
孙二脸皱成包子褶,准备听唐昊发作。
“你翻我东西?”唐昊冷哼。
“我没有!……我,我就是随便看看。”孙二嘟囔,“书房里拿的那些我早看完了。”
“所以你就想看这些?”唐昊脸不红心不跳地朝他翻开其中一本。书页正中间,两男一女,三只妖精正在打架。
孙二的脸唰地红了,连耳垂都变得粉粉的,当即扭过头,不愿去看。
“谁让你床边放这些……奇奇怪怪的书!”孙二想到一招,连忙反驳道,“还说我不学好,我看啊,是你最不学好。一个大将军,居然看这种乌七八糟的玩意!”
他不说就罢了,一说什么“大将军”,无疑触到了唐昊的怒点。
只见唐昊眉毛拧了拧,深吸口气,假意和颜悦色地问:“你没看过?”
孙二少爷听他语气放缓,立刻着了道,抿抿嘴唇,不好意思地承认:“是没看过。”
“那就多看几遍。”唐昊横眉怒目,暴露了真面目。
任孙二郎如何反抗,只作听不见,把他那堆话本往外一扔,丢给侍女,叫孙二好生研读这两本武学教材。

世子房内成日热热闹闹,倒比唐昊在外征战的几年间多了分生气。若非王府外羽林卫来来往往,可以说是偏安一隅,岁月静好。
中秋将至,一封圣旨打破了忠肃王府虚伪脆弱的平静。
宫里恩准忠肃王世子及其新婚妻子孙氏在中秋之日入宫领宴。
宣旨的太监刚走,阖府便惊慌失措,如临大敌。王妃虽然不是唐昊的生母,却也将唐昊从十岁幼童抚养至今。她将唐昊召进王府正院,尚未开口,已潸然泪下,痛哭失声。
唐昊咬紧牙关,跪在白发苍苍的王妃膝下:“母亲切莫担心,儿子会平安回来的。”
“不止你……还有芸娘。”
唐昊愣了愣,才想起芸娘是孙二的妹妹,本该嫁入王府的世子夫人。
“我明白。”唐昊说,“儿子会照顾好他。”

>>
求更多评论,嘤嘤嘤
剧情进展还算快吧?

评论 ( 26 )
热度 ( 2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