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前尘往事

*一发完,要评论唷

>>
 

前尘多少往事,都在心中。

 

从呼啸场馆回酒店的大巴上,轮回青训营前来观赛的小朋友们在车尾嘀咕呼啸那位队长,说唐昊好凶。打法凶狠,性格强硬,一看就不好惹。

“幸亏我没在呼啸青训营……”有个小朋友夸张地一哆嗦,“不然可能会被唐队长提前劝退。”

耳机戴久后耳朵胀胀地发疼,孙翔取下蓝牙耳机想松快松快,就听到这么一句话。

“他不管青训营。”孙翔脱口而出。

训练营的小孩儿没想到队里的主力大神会搭他们的茬,吓了一跳。过去的孙翔跟唐昊一样不好相处,近年来性子柔和许多,队里的人都知道他大大咧咧的个性,于是就有几个胆大的小朋友好奇去问唐昊的事。毕竟,青训是青训,他们出道未必会在轮回,呼啸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但是孙翔并不想聊唐昊,或者说,他连提都不愿意提。他懊悔起方才图一时口快说出的话。说到底,如今唐昊管不管青训营他怎么知道?他所知道的唐昊,已经是三年前的唐昊了。

“我跟他不熟。”孙翔生硬地说。

“哎,可是……”可是你们不是朋友吗?后辈们想追问,却被注意到他们对话的江波涛使了个眼色,再摇摇头,于是都听话地合上嘴。

孙翔乐得清净,重新戴上耳机,看向车窗外的火树银花。南京的夜景他熟,像唱针熟悉黑胶唱片。孙翔闭上双眼,曾经并肩走过的路口映入脑海。

 

“松、松手啊!”孙翔甩开唐昊的手,左看右看,路人行色匆匆,没人留意两个头戴鸭舌帽、渔夫帽的青年在街头拉拉扯扯。“你不怕被人看到吗?”孙翔红着脸,指尖仍停留着唐昊手心滚烫的温度。

“你看你逼逼那么多,街上有人瞅你一眼吗?”唐昊叹气,强硬地用虎口卡住孙翔瘦削的手腕,看那人实在放不开,只好缓和语气安抚道,“晚上,没事儿。”

他们在狮子桥附近吃的晚饭,周遭饭店林立,灯红酒绿,人声鼎沸。孙翔把渔夫帽窄窄的帽檐往下扯,盖过明艳俊俏的眉眼,然后手腕悄悄翻转,反扣住唐昊的左手。

“只有晚上可以。”孙翔悄声说。

“知道。”

“我答应你的时候约法三章过——”

唐昊轻笑一声:“知道了,地下恋么。”

“地下恋”三个字火星似的飞向孙翔,让他一下子炸开了锅:“胡说什么呢!不是那个啥,是……是考核期。我可没承认你是我那什么。”

“哪什么?”唐昊逗他。

初春的南京依然有些许寒意,孙翔却像在三伏天里打了个滚,紧张得浑身是汗。他呐呐地说:“男、男朋友。”

唐昊敷衍地哼了声,没把他的纠结放在心上。准确来说,他是势在必得。

虽然一开始有点抗拒在大庭广众之下牵手,但没过多久,孙翔就喜欢上跟唐昊手拉着手的感觉。和之前哥俩好时勾肩搭背不一样,气氛更暧昧也更温柔,心跳得很快,空气中隐隐有甜甜的花香。

他们漫无目的地在南京街头散步,走着走着就到了玄武湖附近。晚上湖水一片乌漆嘛黑,没什么好看,于是沿着环绕玄武湖的老城墙和公园绿道散步消食。

时不时有夜跑的市民经过,唐昊把跃跃欲试的孙翔按下来,啧了声:“你现在跑,小心会肚子疼。”

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孙翔疑惑。

看出孙翔心中所想,唐昊解释道:“你晚上吃什么我都知道。”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孙翔扬起眉毛,“你跟我一块吃的晚饭。”

唐昊拿他的脑回路没办法,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因为我一直看着你。”从初次见面开始,一直注视着你。

“哦,噢……”孙翔僵硬地扭过头,脖颈跟机器人一样涩。他不想让唐昊看出他在害羞,那好丢脸。

走到公园深处,清凉的带有水汽的湖风轻轻吹拂,柔嫩的柳枝掠过孙翔肩头。他们聊了许多生活中的琐事,提及那部没能一起去看的电影时唐昊忽然停下脚步。

古城墙肃穆地立在一旁,昏黄的路灯下,唐昊凌厉的五官多了几分温和,看上去比平时要俊朗。

“下次一起看。”唐昊说,“下一部应该在两年后。”

“好啊。”孙翔爽快答应,不一会儿才明白唐昊在暗示什么。他看着唐昊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如果我们还在一起的话。”

唐昊气得想打他,最后没忍心下手,长长吐了口长浊气后,一把将孙翔揽入怀中。

“这么晚了,没人会经过。”他紧紧搂住扑腾挣扎的某人,“让我抱一会儿。”

“我信你的鬼话!”孙翔骂,“上次就是这样……”跟他告白时,唐昊就是这么骗他,说就抱五分钟,结果趁他放松警惕亲了他。那可是翔哥保留了二十年的初吻啊!

“想让我亲你?”唐昊闷笑,胸膛震颤的感觉让被搂着的孙翔害羞不已。

“谁想了啊?!”

“我想了。”唐昊掐住他的下巴,欺身吻上去。

孙翔嗯嗯呜呜地一阵乱叫,半晌后,终于安分了,倚靠在唐昊怀里,被亲得七荤八素。

“喵。”

“嗯?!”孙翔挣脱开,左顾右盼,眼神亮闪闪地问唐昊,“你听到没?”

“好像有猫叫。”唐昊耸肩,“不就是猫?”

“不是,不是,唐昊你看你头顶!”孙翔抬抬下巴,示意唐昊看过去,自己先笑开了花。

身后的古城墙不知为何缺了一块方砖,一只长毛猫从墙洞里探出颗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脑袋。因为毛色金黄,在晚上和城墙融为一体,他们刚才都没看到。

孙翔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这儿为啥会钻出一只猫!”他掏出手机咔咔咔一顿拍准备发微博,那猫胆子也大,临危不惧,喵喵叫着看向城下两人。

身旁的人笑得没了形象,新染的金发汗津津的,刘海中分,露出光洁的额头。唐昊觉得此时的孙翔,只有他能看到的样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令人惊艳。

“真好。”孙翔忽然笑着看向唐昊。

唐昊明白他的意思,上前握了握孙翔的指尖,问他要不要帮忙把这猫抱回呼啸去。

“这样你下次来南京也能看它。”

“好啊好啊,它在外头流浪也蛮可怜的,带回呼啸吃大户吧。”

他们冲到远处的麦当劳,要了一只大号纸袋,费了些工夫把金毛小猫勾引下来,装进麦当劳外卖袋里。这只从M字纸袋里探出脑袋的小黄猫着实吸引眼球,路人纷纷回头看猫。回去的路上他们没拉手,只看着对方笑。

后来孙翔问唐昊,猫叫啥。唐昊说,叫朱八八,问清楚是什么梗后,孙翔又是一顿哈哈大笑。看他那么开心,唐昊心想,让这猫吃穷也值了。

 

但是最后,他们分开了。因为无休无止的争吵。

十一赛季,轮回的夺冠压力很大,联盟内外都在等着看这只纸面实力强悍的队伍能否拿下冠军。呼啸那边不遑多让,唐昊内忧外患,一个头两个大。外界在急切地期盼他们的成长,而一旦错过这次时机,就会是铺天盖地的指责,个中压力不为外人道。

若在以往,孙翔会把这些苦涩一个人消解。但和唐昊在一起后,他难以自控地去跟唐昊宣泄他的压力和烦闷。唐昊喜欢他,脾气那么差却肯包容他,孙翔明知自己不对,却越来越肆无忌惮。

后来……后来唐昊开始跟他吵架。吵完又过来上海找他,冷脸相对,然后发泄似的在宿舍做,像要把彼此刻入骨血般用力地拥抱和亲吻。

越亲密,越想要伤害,也越容易受伤。

唐昊提的分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孙翔愣在当场,回过神后把唐昊的微信号拉进黑名单,除此以外,看上去十分平静。

同行,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倘若真的不想见面,有一万种方法逃避。孙翔每年就见唐昊三五次,常规赛季后赛全明星,夏休时七期聚会但凡有唐昊参与他都不去,推说有训练任务。同期小伙伴多问几次后就想明白其中微妙,之后拉上唐昊的聚会都自动自觉不叫孙翔。

邹远私下问刘小别:“别哥,这样好吗?”

“你不怕孙翔骂人再问好不好吧!”刘小别耸肩,“他们啊,王不见王,就这么僵着,老死不相往来最好,省得炮火轰到无辜群众。”

亲朋好友私下的嘀咕孙翔半点不知。他与唐昊见面时眼里只有胜负,强行忽略对方,握手握得漫不经心。只是每次见面情绪都会低落几天,队友都看出孙翔的不对劲。

有次和呼啸比赛后,江波涛特意叫住孙翔,问为什么每回跟呼啸比完,他状态都不好。

“比赛时状态好就行了。”孙翔状似无所谓地摆手,“副队,你不要瞎操心啦。”

孙翔知道他在逃避,而逃避的原因,大概是不想知道唐昊讨厌他的事实。

 

周一周二是电竞周末,孙翔情绪低迷,于是鬼使神差地在南京多逗留了一天。

他一个人去玄武湖划船,浩浩汤汤的大湖上,他蹬着一只小鸭子船四处乱转,蹬到腿酸。

湖面上忽然刮起大风,孙翔想到出门时听到出租车收音机里说有强降温,心中叫糟。风高浪急,景区游玩的船只陆续收拢。孙翔奋力往岸边蹬去,但这只小黄鸭船像在湖中央迷失了方向,竟然开始原地打转。

“靠!我不会游泳啊!”孙翔脸色发白,赶忙套上扔在一旁的安全背心。

船转得孙翔想吐,周边的景致在瓢泼大雨中朦胧。那一瞬间,孙翔想了很多。他想到唐昊,和这三年。

景区工作人员开着快艇把他救下来,孙翔在细雨中打了个寒噤,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热水后,好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谢谢。

“哎,你不是……那个谁吗?打游戏的那个?”有人认出他。

孙翔揉乱头发,把刘海按下来盖住额头和眉眼,摇摇头说:“你认错人了!”开玩笑,这事要是被俱乐部知道,他会被副队和经理爆骂一顿。而且……他不想让那谁知道。

不过这种小事,那谁应该不感兴趣吧。

他猛地晃晃脑袋,心想,孙翔,你脑子里是水啊,快晃出去!然后就想把方才在危机关头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忘到脑后,假装无事发生过。

 

如果真这么顺利就好了。孙翔看到一家餐厅前的呼啸众人,下意识地脚尖一拐,想跑。

南京那么大,为啥非要来游客聚集的新街口!我看唐昊就是想出风头!

没来得及溜掉,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赵禹哲:“哎,队长,那不是孙翔吗?”

前些年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孙翔常来呼啸找人,一来一往呼啸的正选跟他都熟了,昨晚比赛才见过,也难怪赵禹哲隔着老远就认出他。

“孙翔孙翔——这儿!”赵禹哲大声叫。

怕他咋咋呼呼地引起围观,孙翔硬着头皮转身回去,尴尬地说声:“嗨。”

唐昊没说话,孙翔刚想松口气,却听赵禹哲问他:“你没跟轮回一起回去啊?来新街口吃饭吗?你一个人?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吃吧,唐队请客。”

一连串问题把孙翔砸懵逼了,被赵禹哲搭着肩膀带进订好的包厢时他尚未想到话语来招架。

都是年轻人,孙翔又是联盟里的顶尖大神,在饭桌上被呼啸几个新出道的小队员团团围住,一顿狂吹,把孙翔吹得很膨胀。他心想,唐昊的生活环境真舒坦,那么多人拍马屁。

他埋头扒饭,忽然听到唐昊冷声说:“不要光吃饭,吃蔬菜。”

孙翔的心脏像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向圆桌对面的唐昊,却发现他脸冲着一个十三四岁豆芽菜似的小队员,没在跟他说话。

说教癖犯了吗?孙翔愤愤地夹过一只大鸡腿,用力咬了一口,化悲愤为食欲。

说实话,是有那么一点难受。

再说句实话,那就是孙翔心态崩了。

三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过的。看上去人模狗样,实则浑浑噩噩。现在亲眼见到唐昊比他更人模狗样,怎么受得住?

“我上个洗手间。”孙翔干笑几声,掠过嘻嘻哈哈的呼啸众人,跑去饭店后门抽烟。

抽烟不是好习惯,孙翔也没这习惯,烟是刚从自动贩卖机买的。他初中时为了装逼学着抽过,后来发现又呛又涩,不如喝可乐。

他坐在台阶上,身后饭店厨房的排气扇呜呜作响,眼前的窄巷石板湿漉,留有雨水积起的水洼。

安全通道的大门被推开,孙翔后背发紧,接着便听到唐昊的声音。

“你躲到这抽烟?”

“唔……”

唐昊没像孙翔想的那样问他,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而是坐到他身旁,神色自然地寒暄:“好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

孙翔不想说话。他不想跟唐昊进行这种“分手后还是朋友”的对话,他受不了。

见孙翔闷声不吭,唐昊暴脾气上来,就想走。

甩上厚重的铁门之前,唐昊突然听到孙翔说:“我过得很好,非常好,比你好。”

“孙翔,你今年二十三,不是十三。为什么还这么幼稚?”

孙翔炸了。怪不得这三年他根本不想见唐昊,也不想听别人提唐昊,有人把唐昊跟他摆一块比较他就会生气。原来,只要唐昊一开口,就能轻而易举地激怒他。

“关你屁事!”孙翔眼眶发红,“我过得怎么样,幼稚不幼稚,跟你有关系吗?!”

唐昊走过来,两指夹走他手中的烟,把烟蒂碾掉,丢进垃圾桶,然后拍着孙翔的肩膀安抚。

孙翔陷入恍惚。过去在他各种各样的难堪时刻,当他陷入跟他人难以启齿的脆弱和彷徨之时,唐昊也是这么拍他的背,低声安慰他。仅仅在分手那一次,唐昊第一次露出厌烦的神色,就决绝地提了分手。昨日重现。

如今的唐昊是以什么立场安慰他呢?不对,安慰人本不需要立场和资格。可能唐昊就是这样,喜欢管人,责任心过剩。就像他敦促小队员吃蔬菜,和过去他叫孙翔不要挑食一样。作为被叮嘱和关心的对象,没什么特别。

“让开。”孙翔撇开唐昊,昂首挺胸地回到包厢,跟大部队告别。在关上包厢门的瞬间,孙翔扭头往回看,发现唐昊在看他,吓了一跳,急匆匆地跑走了。

 

回到酒店,孙翔洗完澡收到唐昊短信,叫他下来,聊聊。

夜色深沉,空中弥漫着雨后泥土的清香。他们在夜晚的南京街头散步,情景熟悉得让人心慌。

现在的唐昊,对他来说已有些许陌生。更成熟,不像二十岁那样青涩莽撞,而像只野心勃勃、杀气腾腾、气势强盛的野兽裹上一张成熟社会人的皮囊。这时的唐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唐昊,而完完全全是呼啸的队长了。

唐昊问他:“我们还是朋友吧?”

孙翔心想,时隔三年,问出这种蠢话,亏我还夸你成长了……理想的回答应该是,是啊,我们是朋友。我系孙翔,系兄弟就来砍我。

“不是。”孙翔语气生硬,没按套路出牌。

我们不是朋友,以前就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他可能这辈子都做不到跟唐昊和平相处。他们之间就像紧绷的弹簧,像磁铁的两极,永远不会做志同道合的朋友,不会做擦肩而过的路人。要么是敌人,要么……

孙翔脑子里乱哄哄的,说出的话也没了逻辑:“分手后还是朋友,不存在的。”他扬起下巴,挑衅地看向唐昊。

以后你遇到喜欢的人,愿意相守一生的人,我绝对不会祝福你……如果你不是我的,我情愿做个恶人。虽然这么想,但孙翔又矛盾地不想让唐昊讨厌他。

途径一座白色的旱桥,一旁挂着块铁牌,说是什么文化遗产。天有要下雨的意思,桥上路人零星几个,都脚步匆忙。

诶,唐昊叹气。他这辈子叹的气,十之八九因为孙翔。因为这人,他总是拿他没办法。

亲吻突如其来,孙翔非常震惊,眼睛瞪得老大,像只受惊的猫。

孙翔推开唐昊,抬起胳膊抹抹濡湿的嘴唇,喘着粗气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是。”唐昊冷冷地回答。

孙翔傻了,唐昊再度吻上来时没能反应。嘴唇酥酥麻麻,舌尖颤抖,他有些腿软,于是试探地抱住唐昊的背,手心按着微微隆起的蝴蝶骨,心想,唐昊的背肌比之前厚实了一些。

这算什么……孙翔边吻边茫然,趁虚而入来撩他,唐昊这个混蛋。

最后什么也没发生,唐昊啥都没做,把一脸懵逼的孙翔送回酒店。

当晚孙翔把唐昊的微信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发过去一个睡觉的表情,故作冷淡地说:“我明早的高铁。”

“哦,不送。”

孙翔气得半死,在心里把唐昊骂得狗血淋头,回到俱乐部,忙起来才把这破事丢到一边。

 

回上海后,有时唐昊会给孙翔发微信,没啥有营养的内容,就问问孙翔在做什么,发一发猫咪朱八八的照片,然后吐槽下中午吃的盐水鸭好鸡儿咸。

“是鸭儿咸。”孙翔回复。

唐昊哈地笑出声,路过的赵禹哲问:“昊哥你谈恋爱了啊?”

唐昊喊他闭嘴,接着专心致志地敲手机。他跟孙翔说,南京有个动画公司拍了个鸭子为主角的动画片,那可能是活着飞出南京的第一只鸭,这部动画的名字叫——《逃出绝命镇》。

孙翔被逗得嘎嘎大笑。

每天中午休息和晚上睡前,唐昊就会跟他发微信。孙翔嘴上嫌弃唐昊废话多,心里却暗暗期待着每天的两个十二点。

我们这算什么……孙翔不明白,但他不想问唐昊。有些问题的答案,他可能并不想知道。

唐昊对人好可以好到无微不至的地步,这一点孙翔知道。唐昊对哥们仗义,对队员维护,看起来凶,但对身边的人都很好。

有一天,孙翔微博转发奶茶店攻略,下午就有人送一只外卖箱几十杯奶茶来,记的孙翔手机和名字。

孙翔知道是谁干的,于是在微信上给唐昊包红包。

唐昊拒绝:“没有五位数别给我打钱。”

孙翔于是给了他一万块,转账。

那边沉默一会儿,用揶揄的语气发来一段语音:“你就这么想让我帮你点外卖啊?” 

孙翔脸爆红,让唐昊还钱!

唐昊不还。

类似的闹腾有许多,每次闹完孙翔都会思索,他们算什么关系。是前男友和前男友,还是互为捧哏逗哏的相声选手?

 

某天,联盟大群里退役的选手们在畅聊情感话题,孙翔被尬到,扭头跟唐昊吐槽:“看不出来啊,这群老人退休生活这么丰富多彩。”

“你呢?”

孙翔顿住:“我……我的就没那么复杂。”

“也是,你一根筋,复杂不起来。”

“喂!”孙翔吼他,紧接着低落起来,小声说,“我搞丢过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唐昊那边半天没说话,回复的话也很平静:“发生了什么?”

“我跟他吵架……”孙翔说,“我不喜欢吵架,喜欢痛痛快快打一场。但我和他离得太远了,只能动嘴。”

“……很远吗?”

“很远。”孙翔说,“所以我才不喜欢异地恋。”

“我明白了。”

那边沉默许久,孙翔慢半拍,反应过来,补充道:“我不是在说你。呃,我是说,前面是,后面那句不是……”

两个人都没吭声,微信界面就这么凝固了。

五分钟后,孙翔看到对话框上面的“正在输入中”,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容有些紧张。

唐昊说,他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见你。”

孙翔在床上抱着枕头滚了两圈,撇撇嘴,用最装逼最冷酷最无情的语气跟唐昊发了条语音。

“哦,那你就来呗。”

 

fin.

>>

嘤嘤嘤,破镜重圆队又加一分!

送两位帅哥一句歌词:argue all day, ml all night!

评论 ( 44 )
热度 ( 5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