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游龙戏凤 04

*孙翔男扮女装嫁入豪门,狗血向
>>

离中秋宴尚有七日,但七天时间让孙少爷学会宫规宫矩成为足以以假乱真的世子夫人远远不够。
婚礼那天,他穿着层层叠叠的嫁衣和豪奢的全套头面始终坐在床边,加之烛火摇曳模糊了身形才将一屋子下人蒙混过去。除了次日去给唐昊的父母敬茶,他极少走出房门,生怕被看出端倪。
于是,唐昊一说入宫的事,孙二少爷的小脑袋就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去。
“宫里人都跟人精似的,我去了,要是被看出名堂,岂不是一个死字?还会连累你……”孙二郎气呼呼地说,“那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死在你手上,总好过……唔。”
唐昊捂住他的嘴,不赞同地啧了声:“中秋佳节,少说不吉利的话。”他看孙二实在不乐意,又说:“不是我要你去,而是此事非你不可。”
忠肃王府中暂时无人知晓世子夫人实为男儿身,临时找信得过的侍女顶替,必会惊动王妃。唐昊的这位继母性情谨小慎微,事事以王爷为先,到时孙二性命堪忧。
况且,唐昊想到一件事。京城贵女们年幼时多多少少都见过,进宫当秀女时更是互相混了个脸熟。纵然孙二的妹妹孙芸娘选秀后回家教养了一段时日,豆蔻少女抽条快,一月一个样,但若是突然间变了个人,被见过她的人戳穿,那忠肃王府的罪名又要多一条欺君之罪了。
“你说过,你和你妹妹长得很像。”唐昊道。
孙二点头:“没错,虽然并非一母同胞,但我和她都长得像一位远嫁的姑母。所以,她和母亲都……不大喜欢我。”
出身乐坊的姬妾生出的庶子和身份贵重的嫡小姐一般模样,如何不遭人忌恨?不过,若没有肖似的长相,孙芸娘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但对孙少爷而言,这张俊俏的脸带来的除了噩运还是噩运。
见孙二神情低落,萎靡不振,唐昊起了几分恻隐之心。他们都被命运逼到墙角,退无可退,唯有昂首抗争。
他握住孙少爷的小臂,低声道:“圣旨下来,召你我二人入宫,知道什么意思么?”
孙二困惑地眨眨眼睛。
圣上已到天命之年,却依然膝下空虚。大皇子六年前战死,二皇子夭折,只剩下两位年幼的公主。皇权脆弱飘摇,故而对犯了事儿的忠肃王处理格外暧昧。倘若……把那位子交给血脉至亲,总好过模糊正统,致使王朝倾覆。
“你是说……”孙少爷张张嘴,惊讶不已,“你以后或许是皇帝咯?”
唐昊被他气得不轻,瞪他一眼:“你要是嫌我死得不够快就继续说。”
“唔。”孙二闭上嘴,打量的目光却没停下。他将唐昊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肩宽腰细,身形颀长,相貌堂堂,眼神鹰隼般锐利毒辣,神情倨傲,一派上位者的气场。这样的人,不是名垂青史的明君,就是遗臭万年的暴君。
唐昊睨他一眼,不耐烦道:“要是像你想的那样容易,我会被千里迢迢地从西北军营押解回京?要我说,最想让我死的人……”唐昊指指卧房天花板上镶的夜明珠,“我的命悬在旁人一念之间,至于你,只好委屈你,暂时与我同生共死了。”
这句话暗含威胁,孙二听进心里去,面上似有不满。他蹙眉片刻,叹口气道:“好,我同你进宫。”

次日,唐昊叫来王妃身边的嬷嬷,说夫人在侯府娇生惯养,散漫惯了,请她给世子夫人好好“巩固”宫里的规矩。
嬷嬷心有疑惑,只道世子跟夫人感情不睦,闹矛盾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在正房跟孙二念叨繁琐冗长的规矩。
孙二答应了唐昊,只得硬着头皮听,让嬷嬷给他示范,还假装早就懂了的样子,边坐在软榻上喝茶,边挨个挑刺。
嬷嬷气得让他做一遍,他就推脱。说这儿疼,那儿酸,把责任推到唐昊脑袋上,好不要脸,把经人事的嬷嬷闹得脸红。嬷嬷牛鼻子气得哼哧哼哧,心道,难怪世子跟夫人吵架,这大小姐脾气,世子哪里受得了?
晚上,世子屋里的烛火燃到深夜。唐昊打着呵欠坐在床头,看孙二光脚穿着裙子,在软和的地毯上别别扭扭地练习京城淑女们的举止礼仪。
渐渐地,孙二临时抱佛脚抱出些名堂。七日过后,他梳妆打扮,在唐昊面前婷婷袅袅地走了一圈,不再昂首阔步,而是颔首垂眸徐徐而行。
唐昊有些错乱。不知是孙二演技太好,还是天赋异禀,配上他那张雌雄莫辨的俏脸,竟然有些扑朔迷离。
“可以了。”唐昊挥手让孙二松快松快。他们辰时就要进宫,忙到后半夜,得早点休息。
孙少爷忙不迭地把嫩红色的石榴裙蹬在地上,将满头满脑的钗环取了,披散着头发,穿着里衣,蹿到外间的榻上。他困得迷迷瞪瞪,一时间没注意到唐昊被他豪放举止惊到目瞪口呆的神情。
“等等。”唐昊揉着太阳穴,撩起琉璃门帘,倚在隔断上,看向大大咧咧躺好的孙二少爷,“还有一事。”
“何事?”孙二疑惑。
“你的声音虽不低沉,但到底是男子的嗓音。明天,要么捏着嗓子说话,要么别开口。少说少错。”
“我知道。”孙二躺床上伸个懒腰,环绕他的靠枕散落一地,他赶紧伸长胳膊去捡,里衣往上翻,露出白生生的一截腰。
唐昊错开目光,又听他道:“这你不用担心。”孙二得意地笑笑,用虎口卡住喉咙,压了压喉结:“我娘过去在乐坊唱曲儿,最擅长的就是一人两角……”转瞬间,他的声音竟然变尖变细,语调温柔,如同潺涓。
唐昊的心忽地一跳,正要疑惑,却见孙二眼尾波光粼粼,目露怀念。他咳嗽一声,干巴巴地说:“那就好。”

宗妇入宫须得大妆。唐昊起先还担心孙二被人看出真身,等侍女给他抹上匀净的香粉,涂上胭脂,画上黛眉,贴上花钿,完完全全变了个人,就歇了担忧的心思。
这画的跟鬼似的,孙二的亲妈都认不出吧!
为遮掩身形,孙少爷特地让侍女给梳了低低的双刀髻,戴赤金红宝簪,穿杨妃色曳地锦裙,比一般女子大的足藏在裙摆下,再低着头走,旁人只会觉得世子夫人身材高挑,行止有度。
忠肃王府就在宫门外不远处。厚重的大门轰然打开,驶出一辆乌木制成的马车,细碎的灰尘在空中飘荡。
车轮粼粼,孙二悄悄掀起车帘,看到王府外围一批批的羽林卫,啧了一声。
唐昊腰板挺直,自出府后他的神经就紧绷着,没留意孙二的举动。
仿佛转瞬之间,王府的座驾便停了下来。孙二抱怨道:“屁股都没坐热呢!”
唐昊拍拍他的肩膀,指尖点点他被侍女涂得殷红的嘴唇:“嘘。”而后率先下车,看孙二扶着侍女的手一步三晃地走下车架。
许是在王府待久了,乍然闻到府外自由的空气,孙二的嗓子眼儿痒痒的,抬袖掩嘴,咳嗽几声。
他仰头看眼前的宫城,朱红的城墙红月般蜿蜒。神霄绛阙,琼楼玉宇,亭台楼阁,廊腰缦回,一望无际。
臣子不可在宫中乘车御马,何况,他们是罪臣之子。
孙二伴随唐昊步入朱红的宫墙,像从一个囚笼,踏入另一个,天罗地网。

tbc.
置顶的那篇文都看了嘛?没看的去看,嘤嘤嘤
求评论各种❤



评论 ( 19 )
热度 ( 2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