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旧识新岁

*娱乐圈,六千字一发完
>>

旧识新岁

“如果不是朋友,会是什么?”
“我没想过……”

乐坛已死。
专辑卖不出,巡演赔钱,靠商演走穴、综艺通告赚钱才是常态。
唐昊和孙翔算运气好,在起一茬死一茬的大陆偶像团体中苟了两年,总共出过一张专辑,七首歌。二专soon了一年半,始终难产。
歌红不红是玄学,但唐昊清楚地知道,照他们公司请的制作人水平,这歌能红就怪了。
音乐相关的工作越来越少,毕竟没谁有耐心在电视上看两个名气一般的小男生唱没听过的歌。他和孙翔去各种综艺、网综做背景板,孙翔嘴笨,话接不好总是被剪掉,所以他很快学会在被cue到时尴尬地笑笑,做一只漂亮的花瓶。
于是后来孙翔跟唐昊说自己接了拍网剧的工作时,唐昊没有半点吃惊。他没问孙翔新专怎么办,公司不拨钱去做歌,孙翔也不能做什么。
当时他看了眼孙翔,在大染缸沉浮两年,孙翔仍跟初遇时那般,英俊得像希腊神话故事里对水自照的男孩子,阳光一样的金头发,气质干净,身材颀长瘦削。
“解散吧,”唐昊说,“老子不想干了。”
孙翔瞪大双眼,像是没明白他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漫长的反射弧终于将他的眼神聚焦。孙翔拽起唐昊的T恤领口,鼻息急促地质问:“为什么?!”
我不过是去拍个戏!
专辑的事回来一起努力啊?!
好啊唐昊,你一定是嫉妒我……
唐昊有点累,看他停不下嘴,装得凶神恶煞、恼怒非常,实则惊慌失措到眼眶发红的模样就觉得好笑。
“我跟经纪人提过,提前解约。他也认为我们分开发展会更好……违约金你不用担心,家里会给我解决。至于你,孙翔,乖乖待在公司,或者找个有资源有人脉的下家,去拍戏,去干什么都好,你会红的。”唐昊笑了笑,脸有些僵,他很久没笑了,如今把埋藏已久的心里话说出口,笑容来得自然而然。
孙翔懵了,他问唐昊:“什么时候?”
“啊?”
“我问你什么时候有的想法?什么时候找的经纪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从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松开唐昊的衣领,颓然地沿着墙面滑坐在地。
唐昊蹲下身,摸摸他的脑袋,却被一把拍开。孙翔用手背捂着眼睛,骂他时都带着鼻音。唐昊心里不好过,说出的话却平静到残酷:“一个月前。”
或许,他本就是残酷无情的人,是孙翔的存在让他产生了月晕般温柔的错觉。而一个心硬的人,写不了好歌。


孙翔听唐昊的,没跟经纪人闹腾,乖乖去拍那部网剧。进组后,他在微博上看到他和唐昊的团队CHAOS官博宣布组合解散,官微今后停止运营的公告。
早有风声说他俩要散伙,公告出来等同于尘埃落定。两人成军,大半年没团体活动,粉丝要么跑路,留下来的多少有了准备。于是,名为CHAOS的偶像团体就此解散,姿态干净利落,有条不紊,毫无水花。
也有遗憾和质疑的声音。尤其在孙翔担主的网剧官宣后,评论区时不时有CHAOS的队粉、他和唐昊的cp粉指责他为利益出走,两面三刀,不是好人。
孙翔气炸了:“有没有搞错?!明明我才是……”他把后半句话憋回去,剧本在他手中卷成一卷,书页上五彩斑斓的书签颤动着,像蝴蝶的翅膀。
网剧由小有名气的言情ip改编,宣布男主时,孙翔被书粉好好嘲了一通,说他浅金头发,打歌居然戴蓝色美瞳,完全是个杀马特,演不了古偶。出定妆照时嘲笑的声音歇了一半,剧在视频网站上线后,讥讽被铺天盖地的花痴、赞美压过。
网剧情节简单,台词诙谐幽默。男主人设跟孙翔有八分相像,是个会说出“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的纨绔。少爷脾气,又生得俊美无俦,孙翔在各大卫视上星剧里观众们的老熟人都表现平平的暑假突出重围,赢得了一大批新粉丝的喜爱。
新粉入圈补他过去的物料,那些唱的歌,跳的舞,镶边的综艺……不可避免地会提到唐昊。
CHAOS为什么解散了啊?
那个叫唐昊的声音不错,还在圈里吗?
孙翔气呼呼地摁灭手机屏幕,心想,你们那么关注唐昊干嘛?那家伙在半年前就消失了,说不定退圈回老家结婚了,喜欢他有用吗?切!


“《梦中的婚礼》?”唐昊嗤笑,“你说的会谈钢琴,该不会说的就是这个吧?”
孙翔脸涨红了,像只汁水饱满的西红柿。他瞪了唐昊一眼,这位他未来的队友打从一开始就不让人喜欢。
“你就会了?”孙翔嘁声。
唐昊挥手,示意他让位。孙翔不让,唐昊只好跟他挤在狭窄琴房的狭窄钢琴凳上,手势漂亮,琴声泉水般倾泻而出。
“什么歌?”孙翔好奇,“怪好听的。”
“《普罗科菲耶夫第三奏鸣曲》。”唐昊哼了声。
“……你说啥?”
孙翔喜欢有能力的人,唐昊的一手钢琴和声乐上的表现很快得到了他的认可。当然啦,我也不差!孙翔喜气洋洋地想,一年,最多两年,他和唐昊会红遍大江南北,小学生做广播体操都用他们的歌做BGM。
可是现实跟他想的不一样。入圈以来,他学到最重要的一课就是,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
无论他和唐昊多努力在练习室排练新歌,练舞练到小腿酸胀,倒在地上都能睡着,拍出的MV因为公司硬件关系效果一般,市场反应也平平。接着陷入了粉丝少、人气低、话题度低、公司投入低的恶性循环。
“是歌不行。”唐昊得出结论,推一把在宿舍床上翻来覆去打滚的孙翔,告诉他,自己想亲自作词作曲,“我们的歌当然我们最了解。”
孙翔那时年纪小,十七岁出头,烦恼被唐昊一句话打散,立刻兴致勃勃、斗志满满。接下来一个月,他都在唐昊的淫威和对新歌的期待下帮唐昊端茶倒水捏肩膀,弹琴累了帮做手操,肚子饿了一块点满六十减三十块的情侣麻辣烫套餐。
有天他喜滋滋地拎着外卖从公司后门溜进去,走路跟猫儿似的悄无声息,怕被监督他们饮食体重的助理看到。
练习室的门虚掩着,里头传来唐昊和经纪人的声音。孙翔脚步一顿,懊恼地看了眼手中的麻辣烫,只得挠挠后脑勺躲进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五分钟后,隔着男厕大门,孙翔听到走廊上经纪人打电话和脚步的回声。他重重松口气,拾起笑容哼着小曲往练习室走去。
推开门,唐昊背对他,弓着背坐在地上,双手攥成拳头,手背上青筋毕露。
“外卖来啦!”孙翔两步跑过去,拉了张凳子,把麻辣烫放上去。
唐昊闷闷地哼了声,揉揉紧绷的太阳穴,转过头来道谢,一边收拾地上散落的碎纸。
“这什么?”孙翔掰开一次性筷子,歪歪脑袋。
“没什么。”唐昊把碎纸揉成团,塞进口袋。
孙翔挑眉,明显不信。于是趁唐昊专心吸溜方便面时,手往他裤兜里掏。
皱巴巴的纸片展开,音符和唐昊张扬的字化成一只只歪七扭八的蝌蚪,被撕得七零八落。孙翔顶着唐昊抗拒的视线,把碎纸拼成了一支歌。
“为什么撕掉?”孙翔一本正经地问。
唐昊看着他一无所知的样子,有些恼怒,又有些无可奈何。孙翔这样的人,怎么在这圈里活下去?被人吃干抹净,连骨头渣子都不留,他还会帮人数钱吧?
“不是我撕的。”唐昊平淡地说。
经纪人撕他交上去的新歌谱子时说了句:“翅膀硬了?”撕完又说了句:“什么破歌?”
孙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登时脸色大变,站起身就想冲出去跟经纪人理论,好不容易才被唐昊按住。
“他凭什么……”
“重写就是了。”唐昊无所谓地撇撇嘴,“一首不行就两首,总有一天能成的。”
“可是!”孙翔眼睛用力眨了眨,眼角发红,一副快要哭了的神情。
“没有可是。”唐昊打断他,然后孙翔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写着他们新歌的谱子重新揉成团,丢进垃圾桶。
两个人都没说话,坐在拉伸用的瑜伽垫上,围着小板凳,弓着腰垂着头,默然无语地吃满六十半价的情侣麻辣烫。
孙翔睫毛很长,一眨就扑簌扑簌地往麻辣烫里掉眼泪。
“不够咸你也不用这么拼吧?”唐昊冷哼。
“……不是。”孙翔吸鼻子,嘶嘶地抽气,“是太辣了。”


网剧上线后一年,孙翔所在的草台班子公司勉为其难地维持着摇钱树孙翔仅有的一小撮粉丝和几个找上门来的资源。
当初他和唐昊签的五年艺人经纪约,如今只剩下三个月。经纪人来找孙翔商量续约事务时,孙翔盯着一沓合同纸和经纪人那张肥腻的脸看了会儿后说:“不用了。”
经纪人惊讶,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孙翔你什么意思?”
孙翔甩开他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字面意思。会有人来跟你商议,我先走了。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跟唐昊的照顾。”
合约到期,换公司,组工作室……粉丝们欢欣鼓舞,庆祝孙翔终于有个业内大佬经纪人带,摆脱了只会吸血不会造血的破公司。
CHAOS的相关版权还在旧公司,而新公司倾向于把他打造成一颗冉冉升起的影视新星,尽量淡化他做爱豆组男团的过去。往事不被允许再提,孙翔也不喜欢回忆。唐昊已经走了,从今往后都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有专业经纪公司加持,一年过去,孙翔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资源多了,粉丝多了,人气高了。挑剧本的范围也从粗制滥造的网剧变为精心打造的上星剧。
新戏临开拍前夜,孙翔戴着口罩边咳嗽边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影视基地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这一周他都在为腾出拍戏的空档而拼命赶行程,把北上广长沙杭州飞了个遍。昼夜颠倒,超负荷工作,在开机前夜又遇上航空管制,不得不在机场生生坐了六小时,再年轻强壮的身体也扛不住,来横店的路上就发起低烧。
助理叮嘱他吃过药就好好休息,明天八点整举行开机仪式,一定不能迟到。
孙翔点头如捣蒜,吞下几颗消炎药后,昏昏沉沉地换上睡衣,裹上被子,在大床上缩成一颗白白胖胖的蛹。
头痛欲裂,鼻子又塞住,呼吸困难。孙翔难受极了,睡不着,索性打开手机,迷迷瞪瞪地听歌刷微博。
网易云的私人电台在后台随机播放,忽然间,孙翔握着手机的右手一哆嗦,一道电流从天灵盖蹿到脚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耳机里年轻的男声像杯加了冰块的烈酒,唱着海潮般温柔的情歌,海面下却压抑着难言的情绪。
孙翔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安安静静地听完那首讲初恋未完待续的歌,在切到下首歌之前猛然清醒过来,解锁手机,把随机播放改成单曲循环。
滚动的歌词上方写着歌手的名字,歌/词/曲:唐昊。
孙翔打了个激灵,小声念叨那人的名字。
唐昊。
唐,昊。
心脏像被敲钟的木桩子狠狠地撞了一下,颤栗不已。
他后知后觉想去跟唐昊说话,却在翻不到尽头的微信对话框首页前退却了。他们已经快两年没联络,现在去问唐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不来找他,有必要吗?
歌曲首页有介绍,说这首歌是一部即将上线的校园剧主题曲。孙翔在圈内浸淫这么些年,对宣传力度大的剧目多多少少留有印象。再看歌下方的评论数量,听众一窝蜂地在评论区缅怀逝去的初恋,就明白唐昊的新歌已经先于剧红了。
过去孙翔总想让他和唐昊的歌为大众所知,现在想想,那些编曲粗糙的口水歌貌似没有让别人听到的必要。他们没做到的事,唐昊一个人做到了……孙翔心里不大舒坦,想关掉app又下不了手。
他蜷缩在柔软的被窝里,隔着被子听唐昊的声音,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眼皮沉重,坠入梦乡。


新歌爆红,连名创优品都在循环播放那首校园剧主题曲。闲着没事的网友把唐昊的过去翻出来,发现他跟这段时间风生水起的人气小生孙翔居然曾经是一个偶像团体时大吃一惊。
他俩的过去被翻出来,团队解散以及过去的许多八卦旧事重提,闹得满城风雨。
CHAOS过去有个团综,因为经费不足只拍了两期,也被粉丝们从网络的废墟故土中刨出,津津有味地一帧一帧细细品味。
第一期在动物园拍的,孙翔举着十块钱买来的叶子去喂长颈鹿,他个子高,被长颈鹿吃了一口头发。孙翔脸都绿了,唐昊在一边哈哈大笑。
第二期时,他们去上海跑通告时顺道去迪士尼,组合不火,拍摄过程都没人看,以为他们是游客。一个摄影,一个打光兼助理,两个不知名小艺人偷偷摸摸地拍视频。后期剪辑剪得光鲜亮丽,实际上二十分钟的团综光排队就排了一整天。
孙翔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去迪士尼,玩得很开心,之后他再也没时间也没办法去了。具体玩了什么他记不清楚,只记得和那个人在一起笑笑闹闹嘻嘻哈哈地玩了一天,比任何时候,比跟任何人在一起都要快乐。
最后的镜头是给这个节目做ending打板,那时的他们并不知道这会是CHAOS最后一期团综。唐昊和孙翔站在旋转木马前,身后的城堡在黑夜中莹莹发光。光影,烟花,旋转木马,欢欣的音乐,和满心的喜悦,美好得像一个幻梦。
啪。
打上句号。
 

当事人讳莫如深的rps最好磕。CHAOS解散的原因众说纷纭,正主沉默,粉丝闲着无聊,唯有撕逼解闷。
凑热闹的媒体在采访时追问唐昊。唐昊没预料到这个问题,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对着镜头说:“都忙,没时间联系。希望大家多支持孙翔的新剧。”
冠冕堂皇,无可挑剔。
孙翔气成一只河豚,在酒店房间摔了半晚上的枕头。
怕有利益牵扯,经纪人暂时不让孙翔回应相关质疑,更不许孙翔跟唐昊私下见面。
“陈姐,你想太多了!”孙翔挂断电话前说,“我跟他……上辈子就没联系了,这辈子更不可能有。”
新剧杀青,横店常驻人口孙翔走出大横国时有关他跟唐昊的八卦总算如经纪人所料没了声音。
有一堆工作在等,娱乐圈这么大,他们一个唱歌一个演戏,圈子几乎没有交集,想避开对方易如反掌。
孙翔每天在天上飞着,有时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飞机落地长水机场时他还问助理:“这哪儿啊?”
“翔哥,昆明长水机场,当然在昆明啦。”
昆明……孙翔愣神,第一想法不是这是云南省会,这儿的米线和鲜花饼好吃,而是这里是唐昊的故乡。他晃晃脑袋,把这该死的念头甩出去。
他们明天中午有站台活动,给一家一线化妆品做推广。地点在昆明首屈一指的奢侈品中心,酒店自然也定在商场楼上的五星。
晚上闲着无聊,孙翔就戴着帽子,带上助理小哥,趿拉着人字拖到客流稀少的商场闲逛。
空气中弥漫着高级的香水味,大理石地砖光滑如镜。
孙翔买了一只新的双肩包,黑色格纹,筒形帆布包,往里头丢一台手机一只钱包,空空荡荡地背在身上,自我感觉酷酷的,心情很好。
助理去刷卡买单时,孙翔就对着一旁占了半面墙的穿衣镜折腾他的刘海,折腾完勾起嘴角笑笑。帅呆了,Nice!
“翔翔?”有个女声试探地问。
孙翔下意识地转过身,而后惊讶地张开嘴,他挺直身板,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走过去礼貌地问候:“阿姨好。”
唐昊老妈!孙翔心中七上八下,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很好,唐昊不在,危险解除。
他和唐昊签约时都是未成年,第一回远离家人北上集训。孙翔父母工作忙,一年见不了他几次。唐昊家似乎很富裕,母亲是个爱子心切的贵妇人,集训的头两个月虽然不怎么见得到人,却还是在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买买买之余,会给他们送煲汤和水果。公司不给他们赶通告派车也不给报销的时候,唐昊妈妈就会临时担起助理的工作,开车载他们去拍摄现场。
十六七的孙翔思想幼稚,热血又莽撞,可是长得又高又帅,脸上仍有些婴儿肥,脸上全是饱满的胶原蛋白,非常讨长辈喜欢。唐昊的妈妈把儿子的同龄小伙伴当半个儿子,孙翔自然受了不少照顾。
几年斗转星移,他和唐昊已是沧海桑田,可是见到唐昊的母亲,孙翔心中依然浮起一丝温柔的情绪,仿佛回到他的十六岁。
“阿姨你怎么在这?”孙翔问。
“做了美容来逛逛。”唐昊妈眼角有笑纹,亲热地拍拍孙翔的手臂说他变高变帅了。
孙翔不好意思地搔搔脸颊:“也没有很帅啦……”
“吃晚饭了吗?”唐昊妈妈问。
孙翔摸摸肚子,刚想说没有,助理却走过来,疑惑地看着他。
“小张你先回酒店,这是我阿姨,我陪她吃顿饭。”孙翔挥别助理,帮唐母拿上大件的纸袋,往停车场走去。
“回家吃吧,家里煲了汤。”唐昊老妈开车,孙翔坐在副驾驶,听到煲汤马上满口生津。
看着长大的孩子,纵然几年没见,唐母依旧关心孙翔,一路上没问他工作相关的事宜,而是问他在剧组饭吃得好不好,父母身体怎么样,气氛温馨,让久未归家的孙翔逐渐放松下来。
到唐昊家门口时,面对眼前的四层别墅大宅,孙翔脚步踌躇。唐昊在昆明的家他没来过,这里是唐昊长大的地方吗?他没跟唐昊说,自顾自跟唐昊妈妈来了,被唐昊知道会不会生气?话说回来,他跟唐昊还是能互相拜访的关系吗?两年来他们连面都没见过,更没说过一句话……
“妈……孙翔?!”
孙翔闻声抬起头,猛地往后退了两步,震惊地看向唐昊,再看了眼唐母。
“你怎么在这?!”两人异口同声。
“这他妈是我家。嘶!”唐昊揉揉小臂上被老妈揪了一把的皮肉。
“翔翔你跟昊昊先聊着,我去看看家里阿姨饭做得怎么样了。”唐昊妈妈笑了笑走了,孙翔这才迷迷糊糊地想起来,在车上当他神思不属的时候,唐昊的母亲貌似说过唐昊也在的事。
所以……我为什么要来啊!!!!!
孙翔拖鞋没换就想逃跑,刚转身肩膀却被唐昊按住,那人眉头紧拧,面色不善地问他:“跑什么?”
好像确实没有要跑路的理由。他们的团虽然因为唐昊解约而解散,看起来跟绝交差不多,但明面上他跟唐昊并没有恩断义绝……
还是朋友。
孙翔停下脚步,沉默地换上拖鞋,由唐昊领着去餐厅等晚饭。
餐厅一头的电视机开着,在放新闻联播。两个从不关心时事的人目光灼灼地盯着电视看,场面尴尬。
菜上齐了,有唐昊妈妈在饭桌上的气氛活跃了许多。孙翔说些在片场的趣事,提到明天要给某品牌站台时,唐昊老妈配合地承诺下次去店里买护肤品一定说因为孙翔才来的。唐昊在一旁扒饭,安静如鸡。
酒足饭饱,孙翔想走的话绕到唇齿间,看到唐昊妈妈开怀的笑容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以往受过那么多关照,多陪一会儿也是应该的。就是唐昊这个混蛋,在一旁装什么逼呢?!
“好啦,我有电话要打,你们自己去玩一会儿。昊昊带你的小朋友去屋里屋外转转。”唐昊母亲笑盈盈地上了楼,留下唐昊孙翔两人面面相觑。
“去天台看看?”唐昊干巴巴地问。
“哦、哦,好啊。”孙翔尴尬地扯了下飘到额前的碎发。
天台修了个室内游泳池,三面落地玻璃窗和玻璃屋顶,窗外幽静的花园和昆明璀璨的星空一览无余。岸边摆着几樽一看就很贵的雕像,水池内两排蓝白色的照明灯荧荧发光。
“哇喔!”孙翔情不自禁地赞叹,接着扭头调侃唐昊,“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大少爷。”话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这话说得太过熟稔,而他和唐昊如今生分得像陌生人。
唐昊哼了声,坐到游泳池边,拖鞋丢到一旁,修长的小腿在池水中晃荡,微波粼粼。
“坐啊?要我请你吗?”唐昊扬起一边眉毛。
呵!孙翔气呼呼地坐下,学唐昊把双脚伸进泳池中,让冰凉清爽的水波抚平他心中的烦躁。
玻璃房在初秋的夜晚没有半分寒冷,唯一的照明是水中潋滟的灯光,仰头便是彩云之南的满天星。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块泡脚!”孙翔不满。
平静温馨的气氛肥皂泡似的噗的一声消失殆尽,唐昊一口气没喘上来,咳嗽半天,差点想把孙翔推水里去。
“你不愿意可以回去。”唐昊冷声说。
孙翔心一横,手撑着池沿就想走。不料手心打滑,眼前的唐昊晃了晃,哗啦一声摔进泳池里。
“唔……”孙翔在池水中扑腾几下,好不容易扶着岸边站稳,却发现唐昊也跳了下来,他满脸莫名其妙地问唐昊,“我会游泳啊你下来干啥?”
唐昊无语。
“想英雄救美?”孙翔哈哈大笑。
唐昊气得把他的金毛脑袋往水里按,两个人就着瓢泼的水花在池子里打了一架。
这是他们分开后第一次打架,在水中四肢交缠,一拳一脚由于水的阻力,像放慢动作一般往对方身上招呼。
末了孙翔气喘吁吁地扒着唐昊肩膀,骂他有病。
“我新买的衣服!”孙翔气死了。
湿都湿了,干脆泡在水里。两人站在一人高的池水中,扶着泳池边沿,刚好露出脑袋脖子,也不费力。
孙翔下巴搁在湿漉漉冰凉凉的手臂上,小声哼歌。
唐昊侧耳听了半天,突然笑出声。
“你笑什么笑!”孙翔恼羞成怒。
“你唱我的歌,还唱走调了,我不能笑?”唐昊挑眉反问。他利剑似的眉毛沾了水,沉黑如墨。单薄的T恤湿透了,黏在身上,显出胸膛和胳膊结实的训练有素的肌肉。
孙翔默默移开视线,低声说:“我偏要唱。”
他荒腔走板地唱着,把一首怀念中带着甜蜜的小情歌唱成黄土地上的秦腔,把唐昊弄得又好气又好笑。
孙翔想到过去的日子,唐昊常常吐槽他vocal水平不佳,除了担当门面,也只能拉几句尴尬的rap。唐昊离开他之后,确实写了好听的歌。
所以,唐昊离开他是对的。
哼歌哼着哼着就哼出了鼻音。
唐昊想糊他后脑勺的手稍稍往外移,揽住他的肩膀。
“你写歌时在想啥?”孙翔干咳几声,想转移话题。他眼眶红了,鼻尖也红了,不想被唐昊看到。
“在想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谁啊?”
唐昊低声笑,凌厉的眉眼在此时变得温柔和怀念:“那个人很傻。傻乎乎的,很单纯,说什么信什么,很容易被人骗。”
孙翔脑补了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顿时有些酸溜溜。男人的劣根性啊,喜欢让人有保护欲的女孩。
“她好看吗?”
“蛮漂亮。”唐昊说,“皮肤很白,眼睛很大,腿很长。”
“哦——”孙翔攥着衣角,手背青筋凸起,唇线紧绷,却还要故作轻松,“啥时候介绍给哥们认识?”
唐昊笑:“行啊,改天告诉你。”
“说定了哦,不许骗我!”孙翔瞟唐昊一眼,眼尾上挑,像只在威慑猎物的猫。

fin.
要评论,嘤嘤嘤

评论 ( 43 )
热度 ( 450 )